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1006章 咩之劲敌

    我真的长生不老正文第1006章咩之劲敌竹君棠没有很积极地去教室里等着上课,先来到了白茴工作室的楼下。

    这些白色的小楼依山而建,最高不过五层,没有安装电梯,竹君棠不想走楼梯,两个面包人抬了飞行器放到她脚下。

    白茴的房子在三楼,这样的低空飞行,竹君棠并不惧怕,要知道当初在南山牧场时,她可是从度假中心的楼上仓惶……不,如同刘长安在宝隆中心一号楼顶一样,潇洒跃下。

    踩着飞行器,刚刚升到2楼阳台的时候,一个正在嚎啕大哭的小男孩看到了竹君棠,不由得愣住了,顿时止住了哭声。

    “看到仙女,都忘记哭了?”竹君棠没有继续往上飞,准备逗弄下这个小男孩。

    小男孩点了点头,长得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姐姐,又是飞上来的,肯定是仙女啊。

    “你为什么在这里哭?是挨打了吗?”竹君棠看了看阳台上乱七八糟的盆栽,还有小男孩手里的一把剪枝刀。

    “我……我帮我爸爸……修剪……修剪他的盆栽,结果……结果他不表扬我,还打我!”小男孩抽泣着说道。

    竹君棠不由得想起今天自己牵着小羊羔啃刘长安的铁线蕨。

    原来这样做是会挨打的。

    可刘长安并没有打她。

    “哈哈哈……今天我也这么做了,我让我的羊,把我爸爸的盆栽吃掉了,他都没有打我!”竹君棠顿时羊羊得意,“你爸爸会打你,一定是因为你不是亲生的,你肯定是他在路边捡到的,或者充话费送的,买彩票十等奖抽回来的。”

    竹君棠也不是亲生的,可别人又不知道。

    更何况刘长安这個后爹,明明就做出了谋女篡妈的姿态,想当咩咩的亲爹来着。

    小男孩愣愣地看着竹君棠,很快嘴巴就扩成了四边形,眼泪咣当一下子就砸了出来,喉咙中发出哀嚎,一手就丢掉了剪枝刀,甩着双手跑进了房间里:“爸爸……外面……外边有个仙女,她说我是你捡……捡到的……”

    竹君棠趁机飞上了三楼,只听下面传来说话声:

    “哪有什么仙女?”

    “仙女……仙女飞走了!”

    “胡说八道,是不是我打你不痛啊?”

    “啊……真的有仙女!”

    竹君棠落在阳台上,事实证明刘长安还是极其宠爱自己的,只要自己不是故意去气的他活蹦乱跳,闯了别的什么祸或者做了别的什么坏事,他都不会和她计较。

    心情十分愉悦,竹君棠哼哼着走进了房间里,看见一直都在处心积虑光速挥舞小锄头的小白猪,正在聚精会神地修图刘长安的照片。

    竹君棠走到白茴身边,白茴都没有发现她,只见白茴的眼睛里映照着屏幕上刘长安的样子,闪闪发光,她的眉眼唇角都散溢着温柔,似乎是真正的刘长安正在和她对视,而她控制着的光标,就像在代替着她的手指,在轻轻抚摸照片中刘长安的脸。

    “咩啊!”

    好一阵子白茴都没有发现自己,竹君棠不得不大叫了一声。

    “啊,你什么时候来的?”白茴吃了一惊,发现了咩咩。

    “昨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安暖跑到了刘长安家里,先是在厨房里表现,又来陪澹澹打牌,很晚才走……”竹君棠做了一个虚握着羽毛扇的动作扇了扇,“她干的这些事,前阵子你也做过了哦?”

    “这……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我……我那就是找澹澹玩而已,又不是要表现。”白茴不以为然地说道,但是因为爱好八卦,所以紧盯着竹君棠,希望她再透露点消息。

    “关键是,今天早上我又在街边遇见她和澹澹了,我十分怀疑,她昨天晚上只是装作离开,然后转头又通宵达旦和刘长安寻欢作乐,到了早上装作是又来找刘长安的样子。”竹君棠哼哼一声,区区三十六计之回马被枪捅,咩咩岂能不知?

    白茴心头一痛,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身躯强健的刘长安,依然被浪笑的安暖镇压在身下,紧咬着嘴唇娇喘的样子。

    这么想着,她脸颊绯红,心脏怦怦乱跳,又是难受又是希望取而代之,这大概就是很多喜欢看牛头人文章的人的心态吧?

    “不过安暖不是很聪明,我要帮你出谋划策,为你扳回一床才行。”竹君棠又扇了扇手,紧皱着眉头。

    “为什么你明明没有什么文化,说话又总喜欢用很多成语?”白茴有些疑惑地说道,竹君棠经常乱用错用成语,不过刚刚讲的几个成语没有问题。

    “呸!我放在古代,那是孔老夫子一样的存在!对了,今天还有一个叫秦子思的女人来找刘长安,刘长安说她是儒家五大高手之一。”竹君棠几乎忘了这个小老妹。

    白茴差点被竹君棠的自信给震伤,别说九年义务制教育阶段的字都认不全的竹君棠,就算是当世的大师们,也没谁会说自己放古代就是孔老夫子一样的存在啊!

    “儒家哪有什么五大高手?这女孩子的名字,是和儒家圣人中的一位同名罢了。刘长安说的是儒家五圣。”白茴的高中语文基础知识还没有忘记,向“放在古代是孔老夫子一样的存在”普及下常识。

    “武圣?她这么厉害吗?那我倒是要小心一点。”竹君棠没看出来。

    白茴不想再解释了,有些紧张地问道,“这个叫秦子思的,找刘长安干什么?她也姓秦啊,难道也是刘长安的表姐?”

    “这你倒是放心,她要是对刘长安春意盎然,自有秦雅南应付。你现在是要加紧自己的步骤,想想高中阶段你也是和安暖差不多的人物,要打起精神,主动出击,整天在这里修图,你能把自己修成刘长安的形状吗?还是把刘长安修成适合你的形状?”竹君棠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伱怎么这么污?”白茴丢下鼠标,连忙抬手捂脸,大女孩了当然懂这些污污的暗示,有时候梦里也常常有羞人的情景,其实女孩子和男孩子一样,也很好奇和有一点点憧憬的。

    “没有啊,我就是说修照片啊,你想哪里去了?”竹君棠懵懵懂懂地看着白茴。

    白茴从手指缝里看了一眼竹君棠,她的眼眸清澈如水,容颜清纯,微微向前伸头而瞪大眼睛的模样,更像是不谙世事的白莲花。

    “装的真像!”白茴可不上当了,竹君棠其实啥都懂,也特别擅长装模作样。

    “哈哈哈……总之,我是希望你再主动一些。除了我这样的宇宙之主,大部分人都需要自己努力,才能找到那渺茫的机遇走上人生巅峰,实现梦寐以求的理想。”竹君棠站了起来,往阳台上走去,“我去上课了,要是今天还逃课,刘长安会疯。”

    白茴不由得有些羡慕,刘长安对竹君棠可以说是穷凶极恶,但却也是无比的关注,像别的什么女人,例如颜青橙什么的,肯定也想让刘长安这么管着。

    在白茴这里耽搁了一阵子,竹君棠飞下楼的时候,又嘲讽了一番那拿剪枝刀的小男孩,等她赶到教学楼的时候,刘长安都已经比她早到了。

    刘长安正在和颜青橙说话,他手里拿着一些礼品,荔枝罐头,驴胶补血颗粒,大罐奶粉,都是八九十年代走门串户时常带的礼品种类。

    颜青橙似乎是推搪了几下,就略带羞涩地从刘长安手里接了过来,竹君棠看到这一幕,暗呼失策。

    她原本只是觉得安暖陪着刘长安,她只能当电灯泡,别的什么双挖锄神也没有机会,哪里知道锄神之所以是锄神,就是能够充分抓住任何一点点裂缝开始挖。

    竹君棠才稍稍迟到一点点,颜青橙就找到机会了,不愧是咩之劲敌。

    竹君棠连忙冲了过去,挤到刘长安和颜青橙中间站着,双手张开按着两人的胸口把人分开更远。

    “你干什么?”刘长安看到竹君棠,眉毛就自动皱成了团。

    “你干什么!”竹君棠收回双手,生气地提了提裙子,然后叉腰。

    “刘教授让他给我捎点吃的。”颜青橙语气温和地说道,谁能和一个试图让爸爸只喜欢自己的小朋友生气呢?

    “为什么不给我捎点吃的?”竹君棠这个气啊,他就从来没有给她捎过吃的。

    仔细想了想,真的没有!

    “给你。”刘长安顺手把另一罐1500g的荔枝罐头递给了竹君棠。

    正好她今天还把“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改成了什么“日啖荔枝三百颗”,那就先来三斤吧。

    竹君棠只觉得双手一沉,弯着腰才又重新抬起手捧在怀里。

    愣愣地看着那一罐巨大的荔枝罐头,她只喜欢吃新鲜水果,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看上去就是以廉价量大为卖点,但肯定品质一般的罐头!

    “吃吧。”刘长安又把罐头盖子拔开,拆了塑料膜装的叉子递给竹君棠。

    “我……我……我中午吃了咚咚妈的猪肘子,现在不能吃水果罐头。”竹君棠瞪大眼睛,她发现这种水果罐头里居然有悬浮物!白色的!像蛆!

    “我等会吃吧,我能分点给寝室同学吃吗?平常都是她们分东西给我吃。”颜青橙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刘长安的同意。

    “当然行。”刘长安点了点头,颜青橙柔美顺目的乖巧模样,对比之下看着真舒服。

    颜青橙看了竹君棠一眼,便先拿着礼品进教室了。

    “她看我!”竹君棠一手抱着巨大的荔枝罐头,一手指着颜青橙的背影,瞪着眼告状。

    “看你怎么了?是不是她的眼神里都是优越感和轻蔑,还有得意,不屑,狂妄自大和按捺不住的大笑?”刘长安记得去年竹君棠来湘大附中找刘长安,安暖看了她一眼,她就是这么向仲卿告状的,说安暖的眼神是个情绪扇形图,还被她完全解读出来了。

    “嗯嗯。”竹君棠用力点头,当然是这样,而且颜青橙还在暗示:我比你更适合当乖巧的宝贝女儿。

    这一点是刘长安没有读取出来的,但竹君棠已经发现了。

    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