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恶魔就在身边 汉宝

0986 盗尸(第三更,求月票)

    这么高的违约金,明显就有合同陷阱。

    不过强势方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解释。

    就比如说,因为利特.格罗夫需要钱,所以预付了一年的薪水,为了防止利特.格罗夫违约,所以将违约金设置在高位,这样解释也可以说的通的。

    主要还是需要看谁在强势方,如果是利特.格罗夫强势,那么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合同反诉医院欺诈。

    “我要去告那么医院。”利特.格罗夫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因为他还有把柄在陈曌的手上,如果他同时面对两个官司的话,那么他几乎必败无疑。

    一旦陈曌控告他雇佣杀人未遂,那么他就将处于非常被动的位置。

    卡西里作为医院院长,他当然更清楚。

    如果没有安全的前提,他是不会给出这种合同的。

    “孩子,你下次签约的时候,应该看清楚合同。”卡西里微笑的说道。

    ……

    “陈先生……陈老师,您放过我吧,求您放了我,我再也不敢和您做对了。”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利特.格罗夫给陈曌打电话,祈求陈曌放过他。

    现在只有陈曌网开一面,才有可能让他得以解脱。

    不然的话,他这一年的时间里,都将要与尸体为伴。

    “去医院当保安,或者是进监狱,你自己选一样吧。”陈曌说道。

    放过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

    利特.格罗夫奢求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放过他。

    注定不会得到结果。

    看起来陈曌给了他两个选择,实际上利特.格罗夫没有选择的余地。

    要么就是当这个保安,要么就是进监狱。

    “嘿,新来的,过来,到你上班时间了。”

    利特.格罗夫脸色苍白:“我就在这里,我会看着这里的。”

    “好吧,记住了,一个小时需要进去巡逻一圈。”

    “为什么要进去巡逻?里面都是死人。”

    “知道维尔法案吗?”

    利特.格罗夫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曾经有一个叫做维尔的人,他因为假死被送入太平间中,可是在太平间里又活了过来,只是因为没有得到有效及时的救治,死在太平间内,监控记录下了他死亡的全过程,所以后来国际医疗机构设立国际公约,医院的停尸房必须要有值守人员,并且按时的巡逻。”

    利特.格罗夫嘴上答应下来,不过心想着反正等下自己值班的时候,只要坐在外面也没人知道。

    反正打死他也不会进停尸房,他不想去见那些死人。

    利特.格罗夫除了看守停尸房之外,还要登记从医院里送过来的死者。

    这种感觉并不好,利特.格罗夫感觉自己会失去对肉类的兴趣。

    过了凌晨后,利特.格罗夫越发的不安。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过来两个,穿着防护服,蒙着脸的人。

    其中一个人走到利特.格罗夫的面前:“登记表在哪里?”

    利特.格罗夫看了眼两人:“你们是谁?”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没太多的时间。”另外一人说道。

    利特.格罗夫面前的那人拿出电击枪突然打在利特.格罗夫的身上。

    “啊……”利特.格罗夫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这两人开始从停尸房里将尸体一具具的推出来,放在一个大袋子里。

    并且这些尸体被堆叠在一起,又从停尸房外面进来一人,将大袋子拖走。

    这时候先前与利特.格罗夫对话的那人,已经找到了登记表。

    他开始翻阅登记表,随后说道:“这次的质量不错,大部分都只有三天的时间,让傻大个轻一点,不要把我们的货物弄坏了。”

    “这个人要处理掉吗?”

    “不需要,我们并不是来杀人的。”

    ……

    大清早,陈曌就被电话吵醒了。

    陈曌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卡西里的声音。

    “陈先生,你的学生出事了。”

    “我的学生?”陈曌这会儿脑子还有点懵,没转过弯:“你是说利特.格罗夫吗?他怎么了?”

    “昨晚医院来了一批盗窃尸体的窃贼,从停尸房偷走了十二具尸体。”

    “什么?利特.格罗夫怎么样了?”陈曌猛的坐起来。

    “他当时被电晕过去,现在正在接受治疗,不过他的精神状况很差,他惊吓过度。”

    “你确定不是他自导自演的?”陈曌问道。

    “应该不是,而且从警方的说法,这不是个案,洛杉矶已经发生了三起盗尸事件了。”

    “我现在就去医院。”陈曌说道。

    不管陈曌和利特.格罗夫的私人恩怨,既然是自己的学生出事了,陈曌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陈曌到医院的时候,利特.格罗夫正窝在病床上。

    昨晚的事情,把他吓得不轻。

    麦茜和拉玻儿也在病房里,看望她们的这位同学。

    “利特,我来看你了,从被窝里出来。”陈曌说道。

    麦茜和拉玻儿已经从利特.格罗夫那里得知了。

    陈曌的所作所为,不过利特.格罗夫显然没把事情说清楚。

    她们不明白,陈曌到底是怎么胁迫,让利特.格罗夫成为医院停尸房的保安的。

    两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陈曌。

    她们都知道在开学的那天,陈曌和利特.格罗夫的冲突。

    只是,陈曌报复的方法真的让她们别开生面。

    “你给我出来。”陈曌看利特.格罗夫还躲被窝里。

    利特.格罗夫很不愿意见陈曌,他伸出头看着陈曌:“陈先生,我现在非常的难受,我需要休息。”

    “我给你几天的假期,和我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陈先生,那些人真的不是你派来捉弄我的?”

    陈曌要捉弄利特.格罗夫,也不会开这么过分的玩笑。

    把别人的尸体偷走,这个玩笑就太过分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呵呵,误解,利特.格罗夫可不认为自己和陈曌有什么误解。

    “陈先生,我不想再当停尸房的保安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你让我换一份实习工作吧。”

    “呵呵……”陈曌笑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每个人都必须承担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我那时候只是一时冲动……”

    “每个罪犯都会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