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恶魔就在身边 汉宝

02479 威胁

    最让巴赫头痛的还不是泰戈的暴力倾向。

    而是他对自己以及公司的不信任。

    现在巴赫每次说,公司可以处理好他的事情,泰戈总是言辞激烈的反驳,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处理好,自己就不用躲到国外去了。

    这让巴赫每次都不知道如何反驳,因为此刻的他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马代科.帕维奇的确是让他有些失望。

    以前的时候,马代科.帕维奇出手,不需要三天就能解决问题。

    可是这次已经过去十天的时间了,却始终得不到任何的答复,甚至连一点音讯都没有。

    前几天他去见过一次马代科.帕维奇。

    马代科.帕维奇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和泰戈一样,焦虑、易怒,还有莫名的恐惧。

    这让巴赫的心理产生了一些变化。

    他已经不再那么信任自己的老板了。

    那个无所不能的老板,似乎也遇到了麻烦。

    今天,泰戈又在失控发狂了。

    虽然他没有打人,不过刚进别墅的巴赫就听到泰戈在客厅里大声的咆哮。

    那个佣人正唯唯诺诺的面对着泰戈。

    巴赫突然感觉到心累。

    好在那个佣人怂了一波,没有被泰戈打。

    巴赫正打算在泰戈消停的时候进去,和泰戈谈谈心里话。

    可是一个来电打断了巴赫的想法。

    “喂,我是巴赫,哪位?”

    “巴赫先生,有兴趣出来吃顿便饭吗?”

    “抱歉,我没兴趣和陌生人吃饭。”巴赫说着就想挂断电话。

    “巴赫先生,你的态度让我欣赏,不过希望你在监狱里的时候,也能有这种强硬的态度。”

    “你是谁?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巴赫额头青筋暴起。

    威胁?他并不是第一次接受威胁。

    不过他不怕,他也不是新入社会的年轻人。

    在经纪人这个行业摸爬滚打。

    他见过太多人,见识过太多的手段。

    他也不会被区区一句话吓到。

    “我找到了一位叫做隆卡.达拉斯的前短跑运动员,我们聊的很愉快,我从他的口中听说了巴赫先生的许多事迹。”

    “隆卡.达拉斯?”

    巴赫眼皮直跳,那是三年前巴赫带过的一个短跑运动员。

    隆卡.达拉斯曾经有过短暂的辉煌时刻。

    不过最终却被毒品和各种丑闻毁掉了职业生涯。

    “那家伙只是个失败者,一个落魄的失败者,我不知道你给了他多少钱,可是我想他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巴赫不屑的说道。

    隆卡.达拉斯的确知道他的很多秘密。

    可是只要隆卡.达拉斯拿不出确切的证据,那么一切都毫无意义。

    巴赫怎么可能让一个弃子掌握自己的把柄?

    如果真的有自己的把柄,隆卡.达拉斯也活不到现在。

    “他的话的确不会让人相信,不过我会制造出让人信服的证据,特别是让法官信服的证据,哦,对了,我叫雅莉克斯,我现在是南加州地区最大的律师事务所的老板。”

    巴赫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律师小姐,你不该惹我。”

    “巴赫先生,因为你的这句话让我感到恐惧,我想你会死在监狱里,而且三天之内你就会进监狱,不需要任何真实的罪名,你知道的,我就是干这个的,然后在未来的一周时间里,你就会在监狱里发生意外。”

    雅莉克斯从来不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律师,如果真的本分当一个纯粹的律师,在这个国度里是永无出头之日的。

    她很清楚的知道,当你面对一个恶棍的时候,你需要的不止是法律。

    “律师小姐,你觉得我在监狱里没有力量吗?你挑错了对手。”

    “嗯,我知道你有,洛杉矶第一监狱、第三监狱、巴莱克监狱……不过我也知道你的资产不过两百万美元,这两百万美元的资产你能动用多少现金来自保?而我可以用比你的身家多一倍、两倍的价钱来买你的人头,或许是十倍。”

    巴赫的脸色一僵,沉默了半响后,说道:“律师小姐,我不值那么多钱,如果你给我两百万美元,我会亲自把自己的头颅交到您的手中。”

    巴赫已经是变相的服软。

    他的确有人脉,他不畏惧进警察局,不畏惧进监狱。

    因为他能够摆平那些事端,不管进哪里去都能平安的出来。

    可是那些人脉并不是他自己掌握的力量。

    如果有人出更多的钱为难他,甚至直接买他的人头,恐怕也会有大把的人乐意效劳。

    巴赫身处于黑暗之中,所以他比任何人更清楚黑暗的恐怖。

    “那么现在我有荣幸,请你吃顿饭吗?”

    “当然,地点、时间你来决定,这顿饭我来请。”

    “就今天,玛丽娜餐厅,我已经预约了一间包厢。”

    巴赫心头有些沉重,对方明显是吃定他了。

    不然的话,怎么会提前在玛丽娜餐厅预定好了包厢?

    巴赫不止一次的去过玛丽娜餐厅,他知道那里的规矩挺大的。

    要想预约至少需要提前几天的时间。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那个大律师。

    在这个国度里,可以和任何人作对,哪怕是怼总统都没问题。

    可是千万不能招惹两种人,一个是记者,他们是无冕之王。

    另外一个就是律师,他们是流氓、无赖、恶棍。

    就连真正的黑帮都不想招惹律师。

    他们挥舞着法律的大棒子,抡翻一个个羔羊。

    他想弄明白那个女律师到底要做什么。

    对方的目标肯定不是他。

    如果对方的目标是他的话,就不是给他打电话了。

    而是直接把他送进监狱里。

    巴赫是真没信心和一个掌握着一个律师事务所的人掰手腕。

    毕竟他的黑点实在是太多了。

    有些黑点甚至是致命的。

    和一整个律师事务所为敌,很可能搭上的不值是自由,还有宝贵的生命。

    所以在开始的时候刚了一波后,巴赫果断的认怂。

    认怂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宁折不弯不适合在这个社会混,甚至都不适合活着。

    巴赫看了眼客厅里的泰戈,默默的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