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恶魔就在身边 汉宝

02990 疯子邪神

    “相较于我自己,我更好奇,你看到的奥丁是怎么死的。”

    “当然是被魔狼芬里尔咬死的。”

    陈曌走向格欧费茵,突然伸手掐住格欧费茵的脖子。

    “回答错误。”

    “你就忍心对一个柔弱的女人下杀手吗?”格欧费茵虽然被陈曌提在半空。

    可是脸上依旧是那般的柔弱与楚楚可怜。

    却没有半点的慌乱与不知所措。

    “我所认知中的神灵,可没有一个是弱者。”

    “这倒是实话。”

    突然,格欧费茵脱落了陈曌的手掌。

    陈曌楞了一下,刚想再上前一步,却发现原本所铸格欧费茵的锁链,此刻正锁在自己的四肢上。

    这时候,格欧费茵漫步的走向巴德尔等人的面前。

    “真是令人愉悦,没想到一个神灵会带着四个人类来解救我。”

    这时候,格欧费茵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

    从一个柔弱的少女变身成了一个老妇人。

    又从一个老妇人变成魁梧的战士,再变……

    不断的变幻着,他仿佛有千张面孔,千个身份。

    “我们可不是来救你的,邪神洛基。”二十三代血玛丽说道。

    “呵呵……可是你们来了,而且你们还亲手将我从禁锢中解脱出来,准确的说是替换出来。”

    “替换?我想你搞错了,那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愚弄的对象。”

    “是吗?我以为他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邪神洛基扭头看向陈曌,眼中充满了嘲弄。

    陈曌猛的一拉锁链,锁链被陈曌拉的绷直,不过并没有断。

    “哈哈……你想要挣脱这条锁链?别做梦了,这可是矮人族之王亲自为我打造的,然后奥丁施加了魔法,与这个小世界连为一体,你要扯断这条锁链,首先要摧毁这个小世界,而现在的你,要怎么摧毁这个小世界?”

    陈曌看向邪神洛基,眼睛里充满了危险的光芒。

    “我喜欢你的眼神,充满了危险与愤怒。”

    “激怒他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张天一说道,同时转头看向巴德尔:“如果这个世界毁灭了,奥丁的宝库是不是也会一起毁掉?”

    巴德尔点点头:“是,奥丁宝库就在这个世界的中心。”

    “原来是一群窃贼,巴德尔,作为光明之神的你,居然勾结人类,盗取奥丁的收藏品,你可真让我没想到。”邪神洛基嘲讽的说道。

    巴德尔看了眼邪神洛基,又看了眼被锁链锁住的陈曌。

    “现在怎么办?”巴德尔问道。

    “小问题。”张天一手中飞速的掐出一个手印。

    下一瞬,法印打在邪神洛基的身上。

    邪神洛基楞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毫发无损。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邪神洛基笑了:“或者你以为我被封印了几千年,所以可以随随便便的打败?”

    可能是自己太强了,以至于那个人类老头以为魔法对自己有用。

    邪神洛基正要上前,可是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又被锁链困住了。

    再看向陈曌,已经从锁链中挣脱出来。

    “怎么可能?我都没触碰到你……你怎么能和我置换?”

    “这货被封印了多少年了?”张天一指着邪神洛基。

    “不知道,应该是在黄昏之战后被奥丁封印的吧。”巴德尔说道:“至少也有三千年以上。”

    “难怪了,连本座的乾坤大挪移都不认识。”

    “乾坤大挪移不是张无忌的技能吗?”

    陈曌活动了一下四肢,笑呵呵的看着邪神洛基。

    “也就是说,只要不和你接触,就不会被置换,是吧?”

    “人类,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你老婆。”

    邪神洛基脸瞬间黑下来。

    “人类,虽然我被束缚,可我依然是神,不是凡人可以侮辱的,哪怕是奥丁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

    “他一般会直接身体力行。”

    “够了,是谁给你这样的勇气?”

    邪神路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陈曌隔着数米的距离,笑盈盈的看着邪神洛基。

    “生气了吗?来,别生气了。”

    一根骨头棒子丢到邪神洛基面前。

    邪神洛基气疯了。

    有这么侮辱神的吗?

    邪神洛基全身都开始冒火。

    陈曌一个闪电砸在邪神洛基的身上。

    除了溅起一阵火星之外,无事发生。

    “嗯?索尔那个蠢货的权柄?你获得了索尔的权柄?”

    影视剧里,索尔是洛基的哥哥,单方面吊打洛基。

    实际上,洛基是索尔的叔叔。

    不说洛基本身实力如何。

    洛基的三个子女没一个省油灯。

    传说中能够咬死奥丁的魔狼芬里尔,又传说头尾相衔能够绕地球一圈的尘世巨蛇耶梦加得,以及死亡女神海拉,都是他的种。

    作为父亲的洛基,不说比他的子女强,至少也不会比他们弱。

    至少在传宗接面以及智商方面肯定比索尔强。

    所以硬接陈曌一招五雷轰顶而毫发无损也就不难理解。

    “陈曌,我们办正事要紧。”张天一提醒道。

    “激怒了我就想走吗?”洛基阴着脸看着陈曌。

    “不然呢?”陈曌停下脚步。

    原本他的确是不打算理会洛基的。

    惩罚一个人未必需要杀了他。

    囚禁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特别是对洛基这种恶名在外的邪神。

    “我要向你挑战,你敢接受挑战吗?人类强者。”

    “不敢。”

    “……”

    邪神洛基愕然,咱们走剧情好吗。

    你这样我接不了话啊。

    “如果我输了,我可以向你效忠。”

    “呵呵……”陈曌可不相信邪神洛基的话。

    邪神洛基和巴德尔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巴德尔这种神,他被奴役四百年想的是,四百年,挨一挨就过去了。

    可是邪神洛基,他如果被奴役一年,他所想的却是,怎么在一年的时间里将主人弄死。

    所以这时候哪怕他跪在陈曌面前,陈曌都不会接受他的臣服。

    陈曌更不会天真的觉得,自己能够凭个人魅力征服他。

    开玩笑,这货就是为了造反而存在的。

    他自己就是阿萨神族的神灵,结果非得拉着老婆孩子和奥丁唱反调。

    然后再和奥丁一户口同归于尽。

    作为诸神黄昏的发动者,洛基没有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任何利益。

    可是他就是发动了,都说疯子与天才只距离一线之隔。

    可是洛基就是纯粹的疯子。

    不可理喻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