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 醛石

第374章 态度

    托比站在了简恒的面前,正色的说道:“老板,我们必须谈一谈!”

    简恒看着一本正经的托比,笑着说道:“可以,走,到餐厅里去,外面太冷了”。

    刚送走了莫雷家的运草车,托比便在简恒的回家的半道上把自家的老板给截住了,立刻搬出了一副我为牧场好的态度,决定制止自家老板的败家行为。

    简恒也明白托比要和自己说什么,于是便想邀一起进个有暖气的屋子说。

    托比是个办事十分周全的人,听到简恒说要去餐厅,于是建议去他的宿舍,这样的话可以避免很多可能发生或者不会发生的尴尬事情。有些事情私下里谈可以照顾到大家的颜面。

    托比的宿舍和其他人的宿舍没什么两样,相比较下来说托比的宿舍比上章嘉良,甚至是黄小冬的宿舍都显得老气,因为这两个人的宿舍墙人还会张贴一些衣服少的美女大海报,而托比的房间呢,除了家里老婆和孩子的照片,剩下来的几乎都是和自己的工作有关的,椅子上摆着的没有编制好的马鞭,做了一半的护腿垫,总之老牛仔的房间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整洁。

    “房间有点儿乱”托比一进了屋,便给简恒收拾起了一张椅子,示意简恒坐下,他自己则是倚在靠墙的桌子上面。

    美国牛仔的阶级意识在生活上的反应并是那么强烈,没有说老板说话我就一定得一本正经的听,像是目前这样的聊天方式才是常态。

    “老板,牧场的青贮不能再卖了”托比张口的第一句话就直奔着主题而来:“我们的青贮是多,但是外面需要的人更多,再留上两天,我们一磅还能卖出多20%的利润来,您这么做严重的损失了牧场公司的利益,这是错误的行为”。

    在托比的意识中,这样在国人看来是投机倒把的行为是再正常不过,我手中的商品稀缺那卖出高价来是正常行为,不干那只能证明没有生意头脑,是傻了吧叽的,而不是因为你善良。

    法律没有禁止就是合法的,美国也没有什么囤积居奇的说法,这种行为是最正常不过的商业手段。所以托比对于从昨天到今天下午仅仅两天的时间,自家老板就买出了所有青贮存量的四分之一,非常的不满。

    作为一个合格的牧场这一块的管理人,托比认为自己必须和自己的老板谈一下,与沃什和安德森牧牧的交照托比可以理解,但是连着莫雷家也能以相对‘公平’的价格买到越来越稀缺的青贮,托比觉得自己必须得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要不就是失职了,同时奉劝自家的老板,不能再干这样的傻事了。

    “我知道,享受这个价格的莫雷是最后一个!”简恒对于托比的行为很赞赏,所谓的家有吝子不败其家,国有峥臣不亡其国,手下的员工愿意站在牧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其实是一个很让人欣慰的事情。

    的确有的时候好话,吹捧话更让人听着舒心,但是真正有用的还得是这样的话。

    托比又张口说道:“我希望您下次再答应别人之前可以和我们商量一下,控制一下买出的数量还有价格”。

    简恒听了笑道:“没有问题,明天我把青贮库的钥匙给你都可以!”

    简恒现的终于发现这个钱不是那么好赚的了,从今天上午开始,自己的手机便有响个不停的趋势了,一些认识的只有能说的让话的都打电话过来,开台询问简恒这里青贮的价格,甚至有人直接在市场价格上提价求购。

    因为一场大雪灾,青贮的价格上涨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有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那就是原本正常涨价似乎是形成了一种恐慌,有些不是太需的青贮的牧场主也开始加入了购入青贮的行列,这让简恒嗅出了一点儿阴谋的味道。

    “那好!如果您有什么不想应付的人,可以直接推到我的头上,我觉得青贮的价格还会上打扬,以我的经验来看,价格还会上涨一倍,最少的!”托比说道。

    托比也从自己得到了消息中判断了青贮可能还要大涨,托比的消息来源于以前的牧场同事,以前托比因为胆小被开除,几乎大牧场里所有的牛仔都看不起这个胆小鬼,认为他简直是牛仔中的败类,有些脾气暴的直接当着托比的面就能指桑骂槐说上几句。

    但是现在尴尬的是,大牧场的牛仔们回过神来,再想想如果按着当切托比的建议来处理牧场与狼王的关系,可能会损失这么一两头牛,但是绝不可能产生目前这样的损失,要知道狼王指挥的狼群袭击最多的是种牛,对于牧场来说种牛并不是光指长的强壮健康的,在种牛的身上或许会集中一代,甚至是几代牛仔的心血。

    对于大牧场来说,死掉种牛虽然不至于说一夜回到解放前,但是绝对也算的上是伤筋动骨了。

    事实越证明狼王惹不起,那么托比的形象也就是越正面,现在不光是没有人再拿这个事情取笑托比了,一些原本对托比有敌意的前同事还能和托比相遇的时候聊上几句,甚至是有几个心中过意不去的,还当着面和托比道了歉。

    “一倍,现在的价格我都觉得有点儿疯了”简恒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青贮卖出了粮食的价格,而且还在一路的飞涨,这让简恒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涨吧,越涨的高对我们越有利!”托比根本就没有兴趣去管别的牧场的死活,甚至他在听到牧场居然存了这这么多的青贮之后,直接跳了起来,挥着拳头开心的骂了一句:法克奥哦傅油!

    “对了,野鹿、野牛什么的就不要再收容了”简恒这时候想到了一些事情,冲着托比说道。

    随着这场雪灾的来临,不光是给人的生活带来的很大的困境,给动物带来的困境更大,首当其冲的是食草动物,找不到草了,很多开始吃起了以前从来都不碰的树叶,甚至是有些动物因为大雪的原因,直接死在了找食的路上。

    对于食草动物来说如此,肉食动物的处境也很不乐观,每一次出来捕猎都要费原来几倍的体力,消耗越多的体力也就意味着要更多的食物,更多的食物也就意味着要更加频繁的出去捕猎,这就形成了一副无解的死扣。

    “雪崩还有的清理呢,最少还得要三天的时间,而且听说山口那一边的路结冰结的很厉害,而且这两天温度骤降,路面整日都有冰,就算是工人化冰进展也不是太理想”托比冲着简恒说道。

    现在两人就是聊天模式了,托比开始吐槽起了州政府的救灾力度了。

    老实说美国人这救灾的速度也让简恒觉得挺操蛋的,简恒真的不想吐糟这帮子老美了,也不知道政客们的脑洞是开在哪儿了,一帮国民警卫队员跳出来,居然不是抢着先救灾,清除积雪,勾通内外的道路,而是干起了维稳的活儿,防止发生什么打砸抢案件去了。

    简恒甚至都有点儿怀疑这帮人是不是被青贮公司的人给收买了,故意推高青贮的价格。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脑残的方法。

    明明知道内外的道路一连接起来,所有的一切都不在是问题了,而且早一天连接起来,生活也就早一天恢复正常,但是这帮人偏偏就是能装没有看到,不是今天怨天气太冷,就是借口太阳在天空呆的时间太少,一帮子大兵哥在路边缩着脑袋兜着手,愣是干起了警察的活儿。

    这脑洞开的让简恒觉得这简直就可以媲美某大国的足协啊,一拍脑袋想出了一个国家队参加联赛的主意,而且比赛时不能上外援,还居然恬不知耻的美其名曰锻炼队伍,也不知道一帮子连公务员、医生和老师组成的球队都踢不过的二傻子和一群二傻子踢,能锻炼哪门子队伍!

    这帮政治都油条也不想想,这么特么的是冬天,太阳在天上一呆大半天,还用的着你们这帮子官僚来处理山口雪崩?

    他们不知道么?他们知道,但是他们就不是干正事儿,到是有力气天天在报纸电视上扯皮,相互攻击哗众取宠。

    但是作为既得利益者,简恒却很欣赏这帮子官僚的太极功夫,因为他们太极打的越好,简恒的口袋也就会越鼓。

    事情到了现在,美国的小国难财居然到了让简恒不发都不行的地步,也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谈妥了这个事情,简恒出了托比的房间,明天早上交仓库是因为简恒这边还想着补充一下仓库里的青贮,空间里的草已经收了一批,经过外面近一天的贮藏,差不多也能拿出来往外卖了,这种几乎相当于抢的钱不赚,简恒怎么能心安呢。

    转进了仓库,直接锁上了门,简恒几乎把青贮的袋子都推掀掉了房顶,这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