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 醛石

第648章 扭转

    有人请吃饭那就去呗,于是简恒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原本贺业说是坐司婉的车,但是简恒不是太乐意,蹭一个不太熟女人的车,让他觉得别扭,于是贺业也只得跟着简恒上了老款的劳斯莱斯。

    吃饭的地点自然是县城最好的地方,县城中心的五层小楼,原本是工人文化宫,后来被私人老板买了下来,改成了餐厅,经历的几任老板后来传到了现在老板的手中。这位花了大把子力气,这才成了整个县里最好的餐厅,一般来说讲究的,或者求人办事的都会把局选在这里。

    贺业自然不是想赶着它的名气,贺业就是随口问了一下吃饭哪里好,听人一说这地方不错,于是便把地点定在了这里。小县城也没有没什么定位子不定位子的,消费的能力在那里摆着,像是这样的场所每天都不会坐满的,上座率哪怕有七成,老板都要偷笑了。

    一行五人分坐两辆车子,贺业这边来了自己的保镖兼了司机,司婉那边同样有个女保镖,也兼着司机,只有简恒是光杆一人,自己充当自己的保镖,两辆车一前一后到了吃饭的地方停了下来。

    劳斯莱斯一出场为刻就引起众人行起注目礼,小县城嘛,劳斯莱斯那都是有数的,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一辆,大家看着车牌又不是本地的,便很好奇,哪家的大老板又来县城投资了?

    简恒仨人自然是没有兴趣去关心这个事,仨人下了车便往里走,贺业报上了名字,便被服务生领到了包间。

    仨人到也是简单,都没忌口的,所以贺业这边捡着大菜点了四五个,便转头问道:“喝什么?咱们晚上来点儿白的!”

    “我还是老样子,洋河”简恒吸溜了一口面前的茶盏,冲着贺业说道。

    发现贺业看了一眼自己,司婉说道:“我随便,洋河茅台都可以!”

    司婉说完冲着简恒找话题道:“在国外那么久,也没有养成喝洋酒的习惯?”

    “去酒吧的时候会点一些威士忌,其他的时候一般有白酒的时候就是白酒,说实话喝外国酒我也是花了挺长一段时间适应的,一开始的时候还真不适应那个味道,总觉得这帮子老外没事干弄这么怪味的酒干什么,不过那时候也没的选,想喝酒就只有那些玩意儿”简恒随口的说了几句。

    司婉听了,点了点头:“的确挺不容易的”。

    现在司婉已经知了简恒的一些简单的信息,像是她这样的人查人很简单的,几个电话一打,只要是有名有姓的都能知道一点,所以她现在知道简恒是被当成‘苦力’被蛇头给卖到了美国伐木去了,至于最后是怎么脱身的她不知道,但是她却知道简恒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像她这样的人听过了社会阴暗面真是太多,用脑子想一想便明白了。

    “还行吧,我这人见风便舵惯了,也没有受什么罪”简恒笑了笑。

    贺业这边却是合上了菜单,冲着站在自己旁边的服务员说道:“菜就这样,不够的时候我们再加,酒呢两瓶m6,再加一瓶飞天茅台!”

    “一人一瓶多?”司婉一听这架式立刻奇怪的问道。

    贺业笑道:“一瓶茅台是给咱们的,两瓶m6是给他的!”贺业伸手指了一下简恒。

    简恒听了笑着冲服务生说道:“一瓶吧,别两瓶了,随意喝点意思意思就行了”。

    “你这么能喝?”司婉这边望着简恒问道。

    “他不是能喝,而是我从来没见过他醉过,真的,五瓶白的下肚都纹丝不动的主儿”贺业伸手指着简恒说道。

    司婉不太相信:“有这么厉害?”

    “喝酒有什么好炫耀的”简恒笑了笑。

    仨人这边正聊着喝酒的事情呢,突然听到了门吱呀一声响了,转头一看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邹县长,您怎么过来了?”简恒一看来人立刻认出来了,正是本地的父母官。

    “听说你过来吃饭,我正好在隔壁,于是过来看看,贺公子”邹县长这边自然不是为了过来看简恒的,很快把话题转到了目标人物上。

    贺业并没有起身,只是冲着邹县长微微一笑。

    很快邹县长这边便发现了司婉,原本以为这就是一个陪客的女人,但是定睛一看便知道这女人不简单,这是不普通人家的孩子,有些气质不是装可以装的出来的。

    不过皱县长也没有打听,以他的城府还至于这么搞,只是坐下来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便起身说了一句等会过来喝两杯便告辞了。

    邹县长刚出了门,立刻就有又摸了进来,这一次是不是别人,正是现在负责育马场电死人案子的秦副局长,这位秦局长现在对这案子那可是上心的很,一门心思的把这个案子办的漂漂亮亮的,因为他明白啊,天大的机会就摆在自己的脑门上,只需自己张嘴咬就能k叼下来,这要是办砸了那不是傻么?

    他郑怀东年青没有经验,老秦副局长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到不是秦副局长认出了简恒,而是现在转投秦副局长的一个小警员,今天正好过来请客人吃饭,看到简恒从车里出来了,拍马屁的给自家领导打了个电话,报了信,于是秦副局长这边便过来拉拉感情。人嘛,只要认识了,多相处几次,多多走动,自然也就越来越亲近了。

    看到这位进来,简恒给秦副局长介绍给了贺业,至于司婉简恒只是报了个名字。

    一听到名字,秦副局长便暗呼这次来对了,正主儿就在桌上坐着呢,于是秦副局长不露声色的聊了几句,同样说留下来了一句过会过来敬酒,然后离开了包间。

    当第四个人从包间出去的时候,简恒苦着脸说道:“这饭吃的!”

    “你是太有名了”司婉真是见惯了这种场面,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

    “我哪里有名,我这是狐假虎威,正主儿在这边呢”说着简恒伸出了双手冲着贺业比划了一下。

    “算了,就这样吧,到时候你挡着一点”贺业笑了笑说道。

    桌上的菜一上,仨边喝边聊差不多吃了十分钟后,回来敬酒的人便陆陆续续的来了,头一个自然是邹县长,他来到了包间坐了差不多一刻钟,按着小县城的习惯,每人喝了四杯,同时逗的司婉哈哈直乐,这才离开了包间。

    望着邹县长的背影,简恒笑道:“还真不知道邹县长居然那么幽默”。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邹以前可是部队搞文艺的,以前文工团的嘴皮子溜着呢,不过你别小看他,这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博士毕业,不是那种样子货”贺业笑道。

    “艺术博士?”

    “不是,光电学的博士”贺业笑道:“没想到吧?”

    “真没有想到!”简恒这哪里想的到啊,一般来说官场人想拿个文凭,不是经济学的就是政治学的、法学的这种文科博士,理工科的博士真不是太好拿,专业性太强啊。

    吱呀!

    门一响,秦副局长又进来了。

    只见他手中拎着一个分酒器,笑眯眯的说道:“唉,躲一会躲一会!”

    看他进来,贺业和简恒都闭上了嘴,听他抱怨自己被人灌了,什么一帮子人都是酒桶太能喝了这种话。

    场面话,大家也就是听听,秦副局长歇了一分钟便开始敬酒,先敬的贺业,一杯酒下肚,伸手捏了一下桌上的毛巾。

    “简总,这案子真的走流程?要是这家人一直折腾真的太麻烦了,现在网上的网友可都站在您这一边呢”秦副局长说道。

    简恒听了和贺业相视一眼,同时哦了一声。

    “您二位这还别不信,和这家子有隙的人邻居发了一篇贴子,把整个事情在网上了说了遍,最为重要的是还提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去年十月份,这老头被送到了医院急救,医生救过来了,一家人堵在医院的门口骂人家医生,说医生把老头给救过来,这位可不光是这么说,人家还有视频……”秦副局长说道。

    简恒听了诧异的问道:“还有这种人?”

    司婉听了也不是个滋味:“这种人现在多了去了!”

    秦副局长这边也是刚得到的消息,老实说秦副局长听了之后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心想哪有这样的王八蛋子女。

    听到司婉这么一说,跟着长叹了一口气:“是啊,那家人围着医院闹,最后院长说要把这事情给暴光,这家人才把老人给接回去,现在这老人摸了围墙的低压电死了,有些网友还怀疑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就目前来看整个形势都翻转过来了,几乎所有的网友都支持不赔”。

    秦副局长现在的心情很好,既能把案子给办了,又能顺应民意,这是多好的结果啊,简直是双赢,哦不是是三赢。

    “其实啊,是大家的心里闷的太久了,社会上的一些人利用法律的空子,成了既得利益者,反正别管错不错,只要是死了人我就是占了理,我就要拿钱,反而是正常的,守法人的利益受到了不法份子侵害,这个事情到了要纠正过来的时候了”简恒点头感叹的说道。

    简恒觉得现在社会风气的败坏,很大程度是这些坏蛋获得了利益,大家长久都看到这一面,于是越来越没有人想做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