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来 烽火戏诸侯

第六百八十章 解契

    霜降站在台阶上,看着那个摇摇晃晃往下走的年轻人,正在重重捶打心口。

    陈平安每一拳下去,心口处就会金光流溢,如铁匠抡锤子炼剑胚,每一下都会火光四溅,搅乱光阴长河的流逝,使得陈平安四周光线扭曲,明暗不定。

    由于陈平安位于高处,拾级而下,所以哪怕眼帘低敛,站在低处台阶上的霜降,依旧能够清晰看到那双异于常人的金色眼眸。

    陈平安踉跄而行,心脏那边的动静实在太大,炼化了那颗神灵遗骸的心脏之后,就像搬了整座火浆熔炉搁放在心室。

    捻芯从金箓玉册上剥落的那些文字,哪怕品秩极高,字字蕴含道法真意,仍是在陈平安一拳之后,就有数个文字,当场被金光熔化,消散空中。

    霜降问道:“不该这么快炼化成功的,你是不是还藏着什么秘密?”

    陈平安默然,既不愿言语,事实上也无法开口。只是一拳一拳砸在心口,竭力抑制心窍处的擂鼓声。

    霜降侧身让出道路,与陈平安同行,霜降始终望向陈平安的侧脸,运转神通,细致查看陈平安人身小天地的内里气象。

    陈平安停步,双手捂住嘴巴,呕出一口金色血液,微微仰头,咽下全部鲜血,继续前行,重新一拳拳捶打心口。

    霜降有些抓心挠肝,古怪,太古怪了,哪怕陈平安用那两粒龙睛火种作为炼物引子,又有武运相辅助,使得神灵遗骸不至于太过排斥陈平安的身躯魂魄,可还是不该如此顺遂,按照霜降的预料,捻芯拆解掉三万六千条经纬丝线,陈平安都未必走得出那道小门。

    这就像一个天赋异禀的读书种子,翻看一本圣贤书籍,一时半刻之内,兴许看得明白含蓄微妙的圣贤言语,却无法真正抓住精深切要的义理。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陈清都偷偷摸摸出手了,大道显化,不惜牵引整座剑气长城,亲自帮着陈平安炼物。

    还有一种,陈平安是与这副神灵遗骸大有渊源的某位神祇转世,一半传承,一半炼化。

    只不过霜降觉得这两种可能性都微乎其微,陈清都不是那种随便施舍之人,陈平安若是远古神灵转世,早年长生桥被人打断,多少会留下些痕迹,霜降多次游历其中,应该有所察觉才对。

    陈平安的眼眸逐渐恢复正常,金光缓缓褪去,心口处的动静也越来越小。

    出拳渐轻,脚步渐稳,心境渐平。

    整座牢狱也随之安静下来。

    陈平安转身登高,白发童子只好跟着。

    这次陈平安路过一座座囚牢,五位上五境大妖,五位元婴剑修妖族,都纷纷现身,只是谁都没有说话。

    看待那个年轻人,如人看妖。

    陈平安来到牢狱入口处,坐在台阶顶部,这座天地是天明地暗、上昼下夜的格局,牢狱之外,一直是白昼。

    霜降忍不住又道:“隐官老祖,真不能说?说了就算一桩买卖,当我欠你三颗雪花钱。”

    先前两人“合计合计”,订立了双方买卖规矩。一颗雪花钱,等于一位地仙修士。一颗小暑钱,可以买卖一位玉璞境的性命,等到攒够了一颗谷雨钱,陈平安就可以去跟陈清都求情,保住它这头化外天魔的性命。霜降已经准备好了,所珥青蛇,道法口诀,法宝器物,无奇不有,应有尽有。在这牢狱,还是积攒下来一些家当的,只是以前只看眼缘,很快它就要去拼命捡漏了,真要狗急跳墙了,它连那刑官麾下的捣衣女、浣纱鬟、葡萄架、十二花神杯,外加杜山阴的蠹鱼神仙书和那枚剑丸、全他娘的都要搞到手,来隐官老祖宗这边换钱!

    年轻隐官有一点极好,让霜降大为心定,那就是陈平安一旦诚心诚意与人做出约定,就绝不反悔,比什么狗屁誓言都管用。

    霜降突然自顾自笑起来,说道:“言必行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

    陈平安会心一笑,不计较化外天魔拐弯抹角的骂人,只是说道:“你知道我在剑气长城开过酒铺,剑仙饮酒,概不赊账。而且就只有三颗雪花钱?这桩买卖不做,太亏。”

    霜降背转过身,鬼鬼祟祟掏出一块好似闺阁之物的绣帕,轻轻摊放在地,双指捻出一件珍藏已久的心爱之物。

    绣帕之上,涟漪震颤,被霜降捻出一把极长的狭刀,霜降从捻刀柄变为双手握刀姿势,刀鞘顶端抵住绣帕。

    比起稚童模样的化外天魔还要高些。

    霜降收起绣帕,站起身,踮起脚尖,伸手推刀出鞘寸余,瞬间光芒绽放,有五彩色,绚烂似丹霞。

    刀柄裹缠有细密的金色丝线,狭刀圆形护手,精美绝伦,圆环之外有一串金色古篆铭文,光流素月,澄空鉴水,终古永固,莹此心灵。最后二字,为“斩勘”。

    霜降推刀入鞘后,双手捧刀,“如何?我用这把刀,跟隐官老祖换那答案。”

    陈平安伸手笑道:“可以。”

    霜降毫不犹豫将这把狭刀递给陈平安。

    陈平安横刀在膝,极重,一手握刀,一手双指并拢,抵住刀柄,缓缓推刀出鞘,凝神望去,只是很快就推回去,记起那个不算陌生的“斩勘”二字,疑惑道:“是上古斩龙台的行刑之物?”

    霜降蹲在一旁,点头道:“那可不!就是遗落之前,坏了些品相。估计剁掉过不少孽龙恶蛟的脑袋,所以煞气有点重。反正隐官老祖不怵这个,我就当宝刀赠英雄了!有一说一,此物在斩龙台上,不算最好。可如今搁在浩然天下,还是很能让上五境兵家修士抢破头的。”

    陈平安笑道:“赠?”

    霜降立即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改口道:“卖!”

    陈平安双手按住刀身,轻轻说道:“答案就是我也不清楚,真不骗你。”

    霜降如遭雷击。

    陈平安提起狭刀几寸,“我做买卖,向来童叟无欺,受之有愧,还你便是。”

    两两无言。

    你他娘的倒是把刀还给我啊。

    原来陈平安提刀些许,就没有下文了。霜降总不能一把夺过,关键是看那隐官老祖的架势,五指攥紧,可不像是会松手的意思。霜降更不会客气言语半句,因为一旦自己客气了,对方肯定不会客气。

    陈平安将狭刀抛给化外天魔,“这是看在你帮我在门口留下咫尺物的份上。”

    不然他得光着身子去那行亭建筑,就要遇到半路上的捻芯。

    霜降捧刀而立,问道:“就这么点小事?值得拿这么一把已经到手了的好刀来换?”

    陈平安伸出手,笑道:“一颗小暑钱。开门大吉,好兆头。”

    霜降递过狭刀,欢天喜地。

    陈平安站起身,佩刀在左边腰侧,缓缓而行,没有返回牢狱。

    霜降问道:“先跻身远游境,再炼化本命物,就可以顺便锤炼武运,都是早就想好了的?所以对于缝衣一事,才能不那么着急?”

    陈平安摇头道:“其实没想那么多。有你在身边,我先前一直刻意拘着念头。”

    霜降一个双膝跪地,扑倒在地,双拳捶地,行云流水,干嚎起来,“我造了多大的孽啊。”

    陈平安没觉得滑稽可笑,反而忧心忡忡。

    化外天魔,随心所欲,纯粹自由。

    一道剑光转瞬即至,悬停在陈平安前方不远处,然后朝着那溪涧茅屋方向掠去。

    刑官主动邀请登门做客?

    陈平安便第一次以武夫第八境,御风远游。

    霜降在陈平安身边,窃窃私语道:“这枚刑官瞎了眼送给杜山阴的剑丸,也能值个一颗小暑钱。”

    刑官炼化的剑丸也好,陈平安刚刚得手狭刀也罢,俱是价值连城的仙家重宝,只不过在他和化外天魔的买卖当中,算账方式不同。牢狱当中,机缘、宝物遍地都有,霜降那条飞升境性命,更值钱。陈平安曾经听说中土神洲有座极为隐蔽的魔道宗门,与人买卖,只收取对方心中的最珍贵之物,可以是某位挚爱女子,甚至可能是某种坚持,某个道理,比如最为惜命之人,就要自己交出那条命去交换。

    陈平安飘然落在葡萄架那边,依旧不露真容的剑仙刑官站在葱茏碧色中,说道:“我们要离开此地了,与隐官打声招呼,那两位祖钱化身的女子,你可以任选其一,留在身边。”

    陈平安说道:“无功不受禄。”

    刑官说道:“久居此地,终究沉闷,隐官问拳出剑再炼物,我看了几场好戏,应该有所表示。除此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她们对你比较心生亲近,都自愿侍奉隐官,只不过杜山阴以后修行,需要其中一位在旁辅佐,不然你都可以带走。”

    石桌那边,捣衣女子与浣纱小鬟依依不舍,只是她们望向年轻隐官,又嫣然而笑,明眸流光。

    听到这里,陈平安恍然大悟,有些明白为何这位云遮雾绕的刑官剑仙,对自己莫名其妙就不待见了。

    钱。

    浩然天下的修道之人,绝大多数,看待每一座洞天福地,眼中所见,皆是神仙钱。尤其是那些不知天外有天的福地之人,在谪仙人眼中,最不值钱。

    陈平安也懒得解释什么,摇头道:“刑官还是将她们带在身边好了。”

    刑官更加干脆利落,以袖里乾坤的神通,收起了茅屋溪涧、葡萄架花神杯、和那白玉桌石凳,御剑远游,杜山阴与浣纱少女尾随其后。

    却留下了那位捣衣女,她朝陈平安施了个万福,婀娜多姿,仪态万方。

    陈平安也不矫情,总不能一把扯住女子,丢给刑官,于是向她拱手致礼,然后望向那白玉桌方向,轻声道:“连条凳子都不留下啊。”

    根本不给捡破烂的机会。

    收人礼物馈赠,难免欠人人情。包袱斋捡漏,却是脑袋拴裤腰带上,凭本事挣钱。

    金精铜钱显化而生的捣衣女子,闻言愈发笑容动人,柔声道:“奴婢贱名长命,主人若是不喜此名,随便帮奴婢取个名字就是了,奴婢只会荣幸至极。”

    陈平安转过身,摆摆手,与那女子笑道:“长命道友,以后你我平辈。实不相瞒,我还真有个去处,在那宝瓶洲,名为莲藕福地,适宜道友久居修行。只是道友将来离开剑气长城之后,到底去往何方,要不要去那莲藕福地,单凭道友心愿。”

    女子眨了眨眼睛,抬起一手,天地四方,许多散落各处的神灵尸骸,腐朽不堪的庞然身躯,不断崩裂稀碎,然后皆有金色沙粒连绵成线,最终聚拢在捣衣女子四周,如同一座金山,大小如那宁府斩龙崖。

    霜降轻声提醒道:“这座金山,在那青冥天下,足可炼制出三四位江水正神、水仙府君的金身了。在隐官老祖的那啥福地,终究才是个中等福地,只会金身神位更多。”

    陈平安竭力忍住笑,终究是没能忍住,抱拳道:“好吧,恳请长命道友一定要去宝瓶洲做客,好歹当个拘束不多的记名供奉。”

    那些神灵遗骸被光阴长河磨砺出来的金沙,最终缓缓依附在捣衣女子的衣裳之上,半点不显异样。

    陈平安心中深以为然,财不外露,就该如此。果然是同道中人。身边那个招摇过市处处摆阔的白发童子,没法比。

    她好奇问道:“隐官主人,不返乡吗?”

    陈平安微笑道:“再说。”

    她便不再多问了。

    俨然还是以婢女自居。

    随后陈平安独自闲逛,不过分别之前,她伸出手指抵住额头,取出一枚金精铜钱,交给了陈平安。

    霜降拉着女子去捡宝,双方合计一番,霜降起先是打算自己找着的,当然全归自己,她找着的,双方九一分账,不曾想那个境界稀烂的臭娘们,不知谁借给她的狗胆,竟然想要五五分成。只是她的境界修为不值一提,却是金精铜钱的祖钱,就算被自己打杀了化身法相,也会在陈平安收入囊中的那枚金精铜钱显化而生,到时候告刁状,吹枕头风,霜降估摸着自己消受不起,就陈平安那脾气,就喜欢在这种小事上斤斤计较,十之八九会直接请陈清都一剑剁死自己。霜降只会好言好语与她商量,最后好不容易谈到了四六分账,霜降小赚些许,只觉得比纠缠老聋儿八十年还要心累,不曾想她犹不满意,哀怨嘀咕一句,奴婢真真无用,害得主人白白失去了一成收益。

    霜降差点给这位姑奶奶跪下来磕头。

    陈平安来到那座天然孕育出水运雨珠的云海之上,躺在云海上,双手叠放腹部,闭目养神。

    芥子心神,巡游四方。

    最终人身小天地当中,陈平安来到心湖之畔,略微心动,便多出了一座稳固异常的拱桥。

    真身已在云上酣眠。

    陈平安的心神,就站在这座长生桥一端,只要过桥,这一走,到了那一端,天地间,应该就会多出一个洞府境练气士了吧。

    骑火龙的金色小人儿来到陈平安心神旁,双臂环胸,扬起脑袋。

    那条座下火龙,在锤炼武运之后,茁壮成长,若说先前火龙只是纤细筷子大小,这会儿就该是手臂粗细了,气势凌人。

    陈平安轻声道:“莫要骂人。”

    金色小人儿冷笑道:“你不一直在自己骂自己?骂得我都烦了,还不能不听。”

    陈平安说道:“都说人力终有穷尽时,关键我还一直很信这个,所以骂得好没道理,对吧?”

    金色小人说道:“你在害怕无法离开,害怕自己成为第二个陈清都,同时又没有陈清都的本事。你怕离别无重逢,你生平第一次害怕所有的所作所为,在自己这边,都不得半点回报。”

    陈平安蹦跳了几下,以拳击掌,打了一套王八拳,最后伸手呵气,望向那座拱桥,“是个人都会如此,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金色小人沉默片刻,然后用一番骂人言语,表达着安慰意思。

    听着久违的家乡小镇方言,陈平安顿时开心起来,眼神清澈得像那家乡溪涧,些许忧愁似那小鱼儿,一个甩尾,窜入水草中,再不与人相见。

    最终陈平安心神退出小天地,从云海上站起身,御风去往牢狱入口。

    过桥一事,不是什么燃眉之急,等到剑气长城和蛮荒天下两地武运彻底炼化、完全融入人身山河再说。

    该是自己的洞府境跑不掉。

    到时候洞府一开,小天地与大天地相接连,牢狱天地夹杂浓郁剑意的充沛灵气,就会洪流滚滚,涌入各大关键气府。

    只是那份皮肉、魂魄之苦,兴许会被寻常下五境练气士,视为畏途,看作是一道极难逾越的生死门槛,可对于陈平安而言,真不算什么事情。

    陈平安这一次路过牢笼,大妖云卿再次露面,面带笑意,打趣道:“先前武运在身,如今炼化神灵尸骸至宝,又要与隐官道贺了,等到跻身洞府境,还要再道贺一次,有些忙。幸好不是在蛮荒天下,不然光是庆贺的赠礼,就要送出三份。”

    陈平安停下脚步,笑道:“在浩然天下,一位上五境山巅神仙的大驾光临,就是最好的登门礼。”

    云卿望向那把狭刀,赞叹道:“好刀。”

    陈平安以手掌抵住刀柄,说道:“分量足够,确实好刀。”

    云卿感慨道:“与隐官言语的机会,看来不多了。”

    陈平安沉声道:“不是在浩然天下,遇到云卿前辈,大憾事。”

    云卿笑道:“不是在蛮荒天下,邀请隐官饮美酒,亦是遗憾。我那旧山头,风景绝佳。”

    白发童子满载而归,身边跟着女子长命。

    金沙此物,有她在,得之容易,更多需要霜降出力的,还是那些远古大妖尸骸的存留之物,零零散散的,挺费劲。天地至宝,多通灵性,不会像神灵遗骸、大妖尸骨这样不挪窝,哪怕是霜降卯足劲头去寻觅,也很麻烦。所幸那女子,不愧是祖钱化身,冥冥之中,运气极好,最终收获,超乎霜降的预期多矣。后来有了经验,霜降就刻意远离她,等她撞见了机缘,再与自己打声招呼,他一扑而上,兢兢业业,捕获那些乱窜如剑仙飞剑的天材地宝。

    双方约好了,今天只是刨地三尺了一个方向,以后每天去往一处,至多一旬光阴,就能粗略搜刮一遍,下个一旬,再好好查漏补缺一番。

    女子是第一次进入这座牢狱,所以难免好奇。

    大妖清秋见着了陈平安身边的女子,娴静柔美,确实不俗,啧啧道:“隐官大人好艳福,就是口味重了点,先是个剥了皮的女子,这会儿又换成了个皮囊血肉皆不真的精怪,隐官大人你怎么回事,牢狱当中不是关着头七尾狐魅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其她女子修士,还是有几位的,这都不够你吃的?”

    陈平安笑道:“都快要死了,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

    真身是那青鳅的大妖讥笑道:“就凭你?加上那把破刀?伸长脖子让你砍,你砍得动?”

    陈平安推刀出鞘寸余,“试试看?”

    大妖清秋瞬间没入雾障中。

    霜降捧腹大笑。

    女子长命,告辞离去,牢狱之中,污秽煞气太重,她不愿继续游览了。

    来到捻芯那边,陈平安等待她抽出一根纬线后,说道:“借你法刀一用。”

    捻芯将手中法刀直直递给陈平安。

    陈平安接过法刀后,笑道:“在我们家乡那边,给人递送剪刀、柴刀,都会刀尖朝己。”

    捻芯置若罔闻,问道:“决定了?”

    陈平安点点头,先取出那张承载金箓玉册文字的青色符纸,因为文字太多太重的缘故,纸张显得凹凸不平。

    陈平安一手摊放符纸,一手手持短刀,刺入心口,将一位练气士视若真元的心头精血,一滴滴从刀尖坠在符纸上,然后以碧游府水神庙那道炼水诀,驾驭血滴,如小楷写经一般,一笔一划,规矩端正,神意饱满,最终“写出”一篇解契书,内容简明扼要,意思浅显却措辞精确。

    尤其是最后署名之时,还从三魂七魄当中,分别剥离出一粒本命灵光,注入“陈平安”这个名字当中。

    陈平安将法刀递还给捻芯。

    捻芯接过法刀,皱眉道:“早知道就不与你泄露此事。”

    先前她初次见到这个年轻隐官,就十分疑惑为何与蛟龙之属那么纠缠不清,后来就下了些功夫,加上与化外天魔的一番闲聊,给她揪出了一桩骇人听闻的密事。陈平安身上,有一份隐藏极深的结契,双方身份平等,不是主仆,但是双方性命攸关,效果类似一般山上修道之人,结成神仙眷侣之时的契约书,当然陈平安这份契书,不曾涉及任何情爱,而且书写一方,可谓占尽便宜,几乎没有任何约束。

    陈平安脸色惨白,却好像如释重负,了却了一桩极大的因果恩怨。

    既为自己,求个心安,也为自己那个学生,能够在宝瓶洲倾力施展手脚。

    霜降蹲在一旁,惋惜道:“隐官老祖这桩买卖,亏大发了。不该这么爽快的,换成是我,就狠狠敲一笔竹杠。”

    陈平安将那张符纸递给化外天魔,说道:“也就是我知道得晚,不然早就应该这么做了。霜降,你转交给老聋儿,他离开牢狱后,捎给风雪庙魏晋,帮忙送去宝瓶洲,只能是交给一个名叫崔东山的人。”

    霜降却嬉笑道:“还是让捻芯送给老聋儿吧,他们俩刚刚认了亲戚。”

    陈平安扯了扯嘴角,保持原有姿势。

    就知道这头化外天魔,早已认出了这张青色宝光浓郁的符纸根脚。

    霜降举起双手,“你别试探我了,我反正打死不碰这符纸的,不然一个不小心,又要被你算计,折损百年道行。”

    化外天魔不喊隐官爷爷、隐官老祖的时候,往往是在说真心话。

    陈平安这才将符纸交给捻芯。

    捻芯一闪而逝,去交给老聋儿,转瞬即返,她说道:“亏得去早了,老聋儿刚要离开牢狱。”

    有些话捻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本来是想劝说杀妖缝衣一事,让陈平安抓紧些。只是话到嘴边,捻芯还是作罢。

    陈平安点点头,去往那座行亭建筑,独自一人,抱膝而坐。

    霜降站在远处台阶上,看着那座建筑那个人。

    此地是年轻人的心境显化。

    所以陈清都去得行亭,甚至捻芯愿意的话,也可以去,因为在陈平安内心深处,他认可捻芯这位魔道中人,唯独他这头化外天魔就绝对不被允许。

    天圆地方一行亭。

    立足处,是陈平安由衷认可的那些大小道理。

    四根亭柱,分别是陈平安在人生远游路上,逐渐化为己用的四条根本脉络。

    而亭顶,象征着陈平安心心念念的大剑仙。

    年轻人看待人生,所见之人,就是一座行亭的暂留客,迟早都要与他分别,有些打招呼,有些不曾说。

    他就守在原地,如那行亭,愿意为人做些遮风挡雨的小事。

    霜降大声喊道:“隐官老祖,你那心爱姑娘,晓不晓得这份契约?”

    陈平安瞬间回过神,故作镇定道:“这桩契约,关我屁事。”

    霜降高高跳起,伸出大拇指,“隐官老祖,你老人家理直气壮说着心虚话,特别读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