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砂隐之最强技师 红音也

第二百二十六章:天牢之术

    掌握七天呼法的刀狩宗次,虽是分家之人,实力方面一直让刀狩太郎忌惮,虽然占据优势,但他还是想办法分化对面三人。

    但刀狩宗次直接拒绝,让刀狩太郎面目变得狰狞起来,手上长刀握紧瞬间,两把相同长刀竟产生互相感应,一个隐藏的式术被启动。

    “你个叛徒!”

    面对责骂,刀狩宗次问心无愧,他对族长这种做法不认同,为了全族或者说他自己的利益,牺牲岛上那么多无辜之人。

    更何况在刀狩宗次眼中,风影与全新砂隐,崛起之路无法阻挡,这次刀狩一族冒出头,完全就是成为别人手中利用棋子,完全在自寻死路。

    刀狩太郎隐藏式术启动,火光缠绕中,封印骤然在刀狩宗次身上浮现,强烈的烈焰图腾产生巨大火焰灼烧之力,让刀狩宗次半跪下来。

    自身查克拉经脉都一瞬间遭受破坏,这是天牢之术完整版,比起一般封印束缚来说,刚刚自己刀上的暗手,几乎一时间废了刀狩宗次。

    “天牢之术?这怎么可能?”

    火遁天牢,乃是鬼灯城城主无为独门封印术,封锁对手查克拉,任何试图调动查克拉的手段,都会让被封印者陷入烈火焚烧状态。

    却见刀狩宗次长刀在式术启动后,长刀迅速脱离刀狩宗次手中,落在刀狩太郎手上,双刀合一的刀狩太郎,展现出强势的实力。

    这两把刀拆分开来,只是普通长刀兵器,但合在一起,却是足以对抗七把忍刀的存在。

    同时荒川岚察觉后方一人接近,迅速转身同时,无数砂时雨投射出,却见后者同样单手一转,无数巨大火雨针锋相对而来。

    沙与雨,在半空中交织出星火之势,荒川岚与雾隐上忍洌再度对上,却是生死恶斗。

    身陷死局,荒川岚没有任何犹豫,手指上凝聚出庞大沙尘漩涡轰出,却见后者施展与荒川岚相同的控沙术,一模一样沙尘漩涡互相对轰在一起。

    相同的荒川家控沙术,让荒川岚意外同时,后者便出现在后方,施展出另外一种特殊的控沙术,只见血红沙子露出狰狞巨手,疯狂攻向荒川岚。

    血沙之手?

    这是山路家的禁术之一,需要使用活人献祭,在山路凌子执掌山路家时期,便将这个术列为禁术永久焚毁,这世上还掌握这个术的人,除了去世的山路凌子外,就只有她了。

    “山路藻春,果然是你!”

    伴随着荒川岚怒吼,雾隐上忍洌伪装被识破,只见她身形扭曲过程中,变回山路藻春的模样。

    骇人的血色瞳孔中,山路藻春背后血沙涌动,化为四双血色巨手袭来。

    山路藻春脸色不变,望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恋人,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很意外吗?”

    虽然早已猜出一定真相,但荒川岚情绪依旧无法彻底稳定:“你与刀狩一族,何时联合的?”

    “呵呵,比你想象要早许多!”

    以极乐之箱作为合作条件,山路藻春数年前便与刀狩一族密谋,但要开启极乐之箱全部力量,还需要足够庞大查克拉,必须要献祭整个岛上半数生命。

    同时还需要夺回当初被森本亮治父亲拿走那把钥匙。

    山路橘莘与山路凌子,表面上一直刻意刁难森本亮治,但其父亲遗物,还是山路家还给森本亮治,并派人一直守护在森本亮治周边,让山路藻春无法下手。

    在风影关注下,楠之国很难执行这样庞大计划,直到五影大会开启,风影拜访鬼灯城,让他们找到了机会。

    夺取刀狩宗次的兵器后,刀狩太郎双刀握住,化为一道双刀流旋风,直接攻向刀狩宗次,试图斩下其头颅。

    然而刀狩宗次反应很迅速后退,但刀狩太郎攻势连绵不绝,就在这时候森本亮治手持黑剑刺出,却被刀狩太郎强势双刀能量震退开来。

    “森本亮治,比起你父亲,你的剑术太弱了。”

    同时在后方,砂忍装扮的‘山路藻春’同时出现,只见她手上凝聚出烈焰印记轰出那一刻,森本亮治转身便是一剑。

    剑芒刺出,却见另外一位山路藻春后退过程中,骤然变回本来面貌,无尽烈焰环绕下,鬼灯城城主无为,霸道出现。

    鬼灯城城主?

    “这一局,怕是连风影大人都没想到吧。”

    感受着出现之人的强大实力,森本亮治脸色一沉:“你认识我父亲?”

    “不仅是我,山路藻春还有刀狩太郎都认识你父亲,毕竟当年他可是用性命阻止我们三人半小时,导致极乐之箱最初计划被破坏。”

    无为的话,让森本亮治双眼瞳孔收缩,手掌上黑剑凝聚出巨大旋风,却见鬼灯城城主身影一闪,携带狂暴烈焰之拳轰出,森本亮治顿时遭受重击。

    森本亮治后退同时,手上黑剑收回在身侧,看到无为表情变化,他便确认一件事。

    “你们特意引诱我们前来,恐怕要释放完整极乐之箱能量,除了巨大查克拉外,还缺少关键钥匙,现在看起来父亲留给我这把黑剑,就是你们找寻的钥匙。”

    鬼灯城城主无为作为草忍村首领忌讳莫深的强者,自然有着影级水准,森本亮治虽是上忍,但面对无为这样强者,还是有点力不从心。

    “你猜对了,但又如何?”

    霸道烈焰从无为周围卷起,化为巨大火焰封锁阵,眼见局势不利,森本亮治当机立断,纵身一跃与荒川岚,重伤的刀狩宗次互相背靠背同时,取出白石特制卷轴,一枚特殊次元洞骤然升起。

    这是风影的时空忍术?

    本来引诱这三位上忍前来,这批人目的就是找寻自己身上黑剑,然而森本亮治却意外拥有白石一枚次元洞,虽只是一次性使用,但足以协助他们脱离。

    伴随着消散三人,山路藻春非常冷静:“风影的黑洞时空忍术,传送距离与范围,都不会离开这片岛屿区域,一一找寻!”

    楠之国外围,鬼灯亥月踏在水面上迅速移动,作为白石的分离体,他一直关注楠之国情况,先前晓提供情报,让白石意识到问题严重性,让鬼灯亥月前往支援。

    水面上卷起巨大水浪袭来,鬼灯亥月见状,手持戒尺迅速后退。

    “是你。”

    漫天冰雪覆盖下,雾隐上忍朱越出现,只见她双眼瞳孔早已失去焦距,仿佛一具行尸走肉,被一种独特式术控制,阻拦在鬼灯亥月面前。

    虽然被人控制,但朱越还是货真价实的冰遁血继忍者,五影大会时期她实力能够威胁到城垣司,足以说明她的实力。

    同时暂脱险的砂忍三位中,刀狩宗次情况越来越危险,无为的天牢之术产生的强烈焚烧之力,开始蔓延到刀狩宗次五脏六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