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六章 迷雾(151)从哪儿爬起来的就从哪儿跌倒

    “简单来说,就是我咬断了她的连接!”面对刘若明的询问和白衣少年的称赞,黑子表现的很低调沉稳:“详细情况,咱们待会儿再说……我说,咱们是不是该乘胜追击?”

    “虽然还谈不上胜利……但是,的确得乘这个机会给她……来一下!”白衣少年口里一边说着,手中已然动作起来,只见他此时松开了一直握着刘若明的手,两个手往身前空气中一捋,那柄长剑随即凭空现出,只是不见了之前的金光,复归于不起眼的黑沉沉、乌涂涂的颜色。

    就在长剑刚一显形,甚至剑柄还未完全显现的时候,白衣少年便将长剑往空中一掷,口中迅速而清脆地喝道:“住!”

    伴着少年的语声,凌空飞起的长剑好像一只伶俐的大鸟,在空中一个急停,仿佛在瞄准地面上的猎物,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地下扑了过去!

    地上的钟阿樱,现在还沉浸在根脉突然被斩断倒毙的残酷现实中不能自拔,猛然听得空中凌厉的破空之声往她头顶处灌下,不由的心惊肉跳,抬头看了一眼,就见那长剑马上就到眼前,慌的她也顾不得仔细判断长剑方向,自己只胡乱往旁侧跳开,一不留神,脚底还被那些横七竖八倒下的根脉绊了一跤,差点摔个狗啃屎,颇为狼狈。

    “噗……锵……”

    说时迟,那时快,长剑嗖的钉进了地上最粗的那根根脉之上,差不多有一多半的剑身深深没入根脉之中,露出的部分,因为余势未消,兀自带着属于金属的嗡鸣,微微颤动着。

    钟阿樱稳住了身子,回头一看,长剑插入的位置,和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差了大约有五步之远,即使她刚才站着不动,长剑也不会损她分毫。钟阿樱见状不由讥笑道:“就这准头,你们还想跟我斗?”

    明明她刚才还害怕的差点摔倒,结果现在转头就笑话别人,黑子很是不屑钟阿樱这种行为,愤愤道:“就这准头,也吓得你跌一跤呢!再来一下,我就不信你还能站着说出话来!”

    黑子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立马被钟阿樱盯上。她怒气冲冲地对着黑子一伸指头,喝道:“死耗子胆子不小!竟然敢在我的根上动土,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说着,钟阿樱袖子一撸,双手一张,显然是又想放出那些藤蔓出来,抓过黑子绞成肉泥!

    黑子本能的往刘若明脖子后面一躲。

    谁知,意料之中的藤蔓并未出现。

    钟阿樱一呆。这显然是在她的意料之外的。

    黑子从刘若明脖子后面探出头来,看见钟阿樱一脸意外的模样,不由很是幸灾乐祸的笑道:“话说的那么狠,我当您有什么厉害招数呢,合着就只是嘴炮?”

    钟阿樱脸一拉,也不再打量她自己的双手了,有些不管不顾的,迈大步就要走到刘若明跟前,看她那表情,似乎是要一把抓住黑子,放在嘴里嚼烂吃掉似的!

    看见钟阿樱走过来,刘若明本能的双手结印,想要给那阴恻恻的小姑娘来个了断,谁知,手刚抬起来,却又被身旁的白衣少年一把按下。

    “你的气息刚刚开始理顺,这个时候不适宜做剧烈的真气调动。”白衣少年微笑道。他那个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钟阿樱正在从朝他们这边走过来一样。

    刘若明不由冲对面钟阿樱的方向摆一下头,道:“可是,她……”

    “她现在根本不是问题……”白衣少年打断了刘若明,头微微一歪,笑道:“我赌她十步之内必然摔倒。”

    刘若明嗤之以鼻,刚要问那少年谁给他的信心,却听耳侧“哎呀”一声娇嗔,抬眼望去,果然见那钟阿樱扑倒在了地上,看她那样子,就好像是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结结实实的摔成了个大字,印在泥土断枝的一片狼藉之中。

    “糟蹋了阿樱的身体……”黑子看着眼前扑倒在地的钟阿樱,不由恨恨道。它始终不能接受不能原谅这个神秘人侵占了阿樱的身体的这个事实。

    刘若明没心思欣赏钟阿樱的狼狈相。他转头看着白衣少年,问道:“似乎,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一切谈不上,”白衣少年笑嘻嘻道:“就眼前的状况来说,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求明示。”刘若明一拱手。

    对于看起来比自己年龄要大许多的刘若明的相请施礼,白衣少年老实不客气的受了,大大咧咧的笑道:“你想知道哪一点?”

    刘若明看了一眼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但是总也爬不起来的钟阿樱,遂往她那边一指,道:“这个钟阿樱,现在为何会如此狼狈?”

    “哦,这个啊,”白衣少年也瞥了钟阿樱一眼,随意道:“我用长剑钉住了她的主根……这就好比她刚才用根脉勒住你的气脉一样……主根被我的长剑控制住,她的真气,需要由根脉运送至她周身的真气,此时难以为继,当然她就无法发出任何的攻击了……甚至,”白衣少年笑道:“连正常的走路都没办法利利索索的了……谁叫他用了别人的身体呢……”

    “主根?”刘若明不由暗自赞叹白衣少年的眼光锐利,但嘴里还是继续问道:“你是怎样分辨出,哪一根根脉是她的主根的?”

    “这个嘛,我还真没这个本事,”白衣少年也不贪功,笑眯眯的一指刘若明的肩头,道:“这应该是黑子的功劳……如果不是它,我也没办法发现钟阿樱的主根藏在哪里……”

    听了白衣少年的话,刘若明这才猛然想起一个关键之处。钟阿樱功力术法的表现,前后差别如此之大,从之前的为所欲为,到现在的狼狈不堪,简直是云泥之别。但是发生这个转变的转折点,刘若明这才意识到,正是黑子声称断掉钟阿樱的“连接”之时!

    正是因为黑子断掉了钟阿樱的“连接”,刘若明才九死一生,没有同白衣少年落得两败俱伤的地步;也是因为黑子断掉了所谓的“连接”,钟阿樱当成是终极大招的根脉,刚被召唤出来就被撂倒在了地上,成了没用的烂木头。

    一切的一切的关键,就是这个“连接”!

    难道,这个“连接”就是钟阿樱的主根?

    感谢支持,请多指教!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