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七章 相逢(96)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哎,我可没这么说啊……”那少年坐起来了些,显然是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

    但苏也根本没给他这机会,不等那少年再说什么,她的嘴已经像机关枪一般突突出了一串:“我跟你说我就一直跟着你,想背着我约会,没门儿!想偷偷把重要的东西给一个危险分子,更没门儿!”

    “咱们还是说说眼前的事儿吧!”周游急忙打圆场,道:“毕竟饭得一口一口吃,事儿得一件一件的办,对不对?他现在真气全无,想来哪里也去不得,什么也做不得,咱们就……哦,小也你就多费费心,多关照关照他……”

    周游对着那位正向自己投来略带生气眼光的少年挤挤眼,道:“咱们还说回夭蜂寄好不好?如果他们想繁殖出夭蜂寄,难道是又想对观众们下手吗?”

    “没发生的事儿,我怎么知道?”少年闹脾气了,本来就坐不直的他,干脆躺了下来,用枕头压住自己的脑袋,道:“我累了,想睡觉了!”

    真是孩子脾气。周游无奈地摇摇头。不过想想也是,眼下都只是他们的推测而已,至于钟阿樱那帮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能是如那少年所说,拭目以待了。

    周游想到这里,便起身告辞,道:“这一晚上折腾也着实累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

    他这句“我这就回去了”还没说完,就看见床上装睡的少年好像一只刚刚被压到底撒了手的弹簧一般,嗖的从床上弹了起来,把一旁的苏也都吓了一跳,苏也怀中安静卧着的奶牛,都被他唬的一下子跳了开来。

    “你怎么了?”周游对着这样一惊一乍的少年,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防守的姿态。

    少年跳下床,站到周游身边,道:“我跟你回去呀。”

    “跟我……”周游不自主地看了苏也一眼,眼见着苏也脸上阴的要滴出水来,他赶紧一口回绝了:“不行不行,我家太远……你这里离体育场近,明天去看演唱会也方便不是?”

    “演唱会要下午才进场,一上午的时间,我就算用两条腿走路,也能走到了不是?”少年竟一下子搂住了周游的胳膊。

    “嗳,别,别……”周游一边瞅着苏也的脸色,一般使劲儿往下扒拉那少年的手:“你现在真气尽失,而我修为极低,气脉还是刚刚被你修复的,如果……万一遇上什么意外,你说咱们两个是你救我还是我救你?大约只能是束手就擒吧!”

    少年却将头摇成了拨浪鼓,道:“不会的,钟阿樱那些人,不管有什么目的,现在他们的注意力肯定都在演唱会上,没时间来顾你我两个,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他细长的眼睛一狭,看了看从床边站起身的苏也,自作聪明道:“小也你也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我现在没有真气,这个时候找着那怪物去赴约,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你就放心吧,我在真气恢复之前,绝不会去赴约的。”

    也不知道他是真心的,还是在装傻?难道苏也坚持要陪着他,就真的只是像她嘴里所说的一样,奉领导之命跟踪他的行踪而已?

    周游心中微微叹口气。这事儿,自己都能看穿,那少年又如何不能?总归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但真的是无情这样简单吗?想起少年前日在山上的诸般表现,周游却忍不住又看一眼少年紧紧扒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也许只是不能有情。

    苏也的声音打断了周游的小心思。只听她冷淡的声音说道:“小游,把你家的钥匙给我。”

    “啊……啊?”周游一愣,抬起头看着苏也,道:“钥匙?”

    苏也眉头微微有些皱,语气却满是装出来的不经意:“明天左右是要去演唱会的,也还不知道会不会碰上硬仗要打,我也便不回庭山那边了……今晚我就去你家里凑合一晚,这里留给你们。”

    想了想,苏也有补充一句,道:“你家离这里也有些距离,可他真气损耗严重,体力极差,不适合太多的奔波劳累,所以你就陪他在这儿休息吧。”

    少年马上撒开了搂住周游胳膊的手,对苏也笑道:“好走,不送。”

    苏也哼了一声,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只招呼了奶牛,走出了1314号房门,对送出门外的周游叮嘱一句“有事儿及时联系”,便自行去了。

    周游看着苏也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正要折身回屋,却忽然觉出腿边一片湿凉。正是裤兜的地方。

    周游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了晴雨瓶。只见这光洁莹润的瓶身上,不知何时竟结出了一层细密的水珠。

    走进房间,周游看见那少年早已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床上,眼睛似闭未闭。周游只是抱了肩,站在床脚看着他。

    少年又没真的睡着,他将眼睛缝露大了些许,只是把眼神隐藏在浓密的睫毛之下,好像一只在茂密的草丛后偷偷窥视的小兽,小心,警惕。

    “你为什么总要这样伤人的心?”周游不跟他兜圈子,直截了当。

    “我没有。”少年眼神一闪,随即翻了一个身,将自己的脸藏在了蓬松的被枕之间。

    周游叹口气,把手中的晴雨瓶放在了小桌上,道:“苏也给我的晴雨瓶,结出了水滴,都把我的衣服弄湿了。”

    “哦,”少年身子一动未动,只是说话声略带了些鼻音,也不知是不是被枕头所压导致的:“我回头送你一个乾坤袋,嗯就是像孙悟空用过的那袋子一样,不管多少东西,都能装,还不占地方……你不是问我,许多东西装身上都看不出来吗,其实所用的术法原理就跟这个乾坤袋差不多,有了他……”

    周游实在忍无可忍,打断了那少年,道:“我跟你说这个的意思,就是为了跟你抱怨身上东西没地方放、不好携带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恕我愚钝,不能领会。”少年答的不咸不淡。

    “你是明知故问。”周游气鼓鼓道。虽然,他希望苏也的眼睛不要总是粘在这个少年身上,但是,看见苏也因为这个人而黯然神伤,却也让周游顿生打抱不平之心。

    可是这个人,偏生又是这样的一个人……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