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七章 相逢(151)深秋的味道就是满街的糖炒栗子

    “小也!”

    正专心盯着近在眼前的黑影的周游,原本无暇顾及周围的情形,但这声急切却充满了担心的叫声,却像春日里新绽的花香般,无孔不入,直直渗进周游的耳中脑内。

    是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

    虽然叫的是苏也的名字,但这喊声里无法教人忽略的关切甚至说是命令的意味,却绝不会让苏也误解这份沉重的担心是给她的。

    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快从苏也心头掠过,但她无暇细细品味。苏也完全清楚那少年这样急着唤她所为何事。

    其实早在那少年喊出声时,苏也早已飞身而起,手心翻转,一符亮在手中,几乎同时她已经快速手指结印,按在符上,然后,几乎和那少年喊声的末音同时,苏也将此符抛向舞台边缘的黑影!

    只见那符纸在半空中化作一支着了火的利箭一般,穿过黑影两臂间的空隙,倏地刺向他的心窝!

    符纸之箭的速度比周游的速度更快。就在周游横出的手臂边缘要对上黑影纹丝不动的双掌时,符纸之箭刺入黑影,只听“嗤”的一声,黑影就此化为一团乌有。

    倒是用了全力的周游不及收势,猛然冲过舞台,就地在地上滚了三圈才将将停了下来。

    周游稍显狼狈地起身,站到了苏也身边,道:“那是什么?”

    苏也手一招,落在地上的符纸嗖的飞回她的手中,像一只训练有素的小鸟。她手指轻轻一捻,符纸化成了一缕轻灰,从她的指缝间抖落,手心里只剩下了片五彩斑斓的东西,只不过南瓜子大小,薄如蝉翼,形状颇像是蝴蝶的半只翅膀。

    “影蝶之翼……”苏也从紧紧抿着的嘴唇里吐出几个字来。

    周游顿时觉得自己的直觉还是很不错嘛,果然是蝴蝶的翅膀!不过,这翅膀也太小了点吧?难道是特殊品种?

    “影蝶是什么品种?有攻击性的蝴蝶吗?”周游勤学好问的精神不论何时何地都会积极地发光发热。

    苏也对他翻个白眼,道:“差点把你打成废人,还什么品种?这东西是修习者豢养的特殊虫类,从喂养开始就用了真气修为,所以,即使是这样一片翅翼,也能发挥极强的攻击力,其作用,简单说,就像是修习者的分身一般,不仅与修习者的真气一脉相承,而且修习者所修炼的术法乃至格斗技能,这个分身全能干。翅翼越大,分身的力量越强。我见过最大的,有成年人的巴掌那么大。”

    说到这里,苏也没再说下去。周游摸摸后脑勺。看来这影蝶的主人根本没拿自己当回事啊。才南瓜子大小。

    “没想到小也年纪轻轻,倒也算是此中行家了……这年头,能知道影蝶之翼的人可真不多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vip座位区传过来。

    这声音,周游即使不用看也能听出来是谁。

    老刘翘着二郎腿,仍旧坐在他的座位上,好整以暇地望着舞台上的周游和苏也。此时整个体育场的人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多半,剩下的人也都是在往出口处拥挤着,谁也没注意舞台上出了什么幺蛾子。

    但是,从拥挤的人群流动中,却有十几个人明显逆流而动,朝着老刘的身后慢慢聚集过来。

    显然,那些人曾经是被撒在整个演唱会的眼线,此时又将成为可供老刘驱使的走卒。

    “刘叔,还带帮手?”周游抱着肩冷冷道。心里却是颇有些羡慕,自己这边的特别调查科要是能再多些人手,也不至于一直以来这样的辛苦了啊。

    苏也却将眼睛睁大了些,看着坐在老刘身旁的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你怎么还坐着?屁股被粘上了?”

    那少年的坐姿几乎与老刘如出一辙,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一伙呢。少年冲苏也温柔一笑:“你可是淑女,别乱说话。”

    “哼!”苏也明显很纠结,又想关心他,又不太想理他。

    少年伸出一根指头,指了指后台的方向,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片破翅膀就把你们吓住了?”

    周游这才回过神来,相较于打听老刘的底细,现在去救迪迪显然是更紧迫的。苏也跟他想到了一起,两人对视一眼,立即转身就走。

    “别介,找什么急啊!”老刘岂肯放过他们两个,说时迟那时快,他话中的“啊”字刚刚出口,老刘那总是微微佝偻的皱巴身体似乎猛然拉长,肌肉充气,像怪兽变身似的,身子骤然大了一圈,但动作却又无比轻盈,像一条被风吹起的纱帘一般,飘飘摇摇但又极其迅速地往周游和苏也身后飘了过去。

    周游只觉自己身后冷风袭来,就好像万千钢针如雨般齐齐扑向了自己的后背,无比凌厉,无比迅疾!周游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这真气也太彪悍了吧!

    想必苏也亦感觉到了这种强大的威胁。她还念着周游重伤初愈,恐不能承受这种级别的攻击,随即伸出胳膊来,一把将本来并行的周游拉到了自己的身前,用自己的身子为他挡住了老刘那一泻千里的真气!

    周游差不多将脑袋靠在了苏也的胸前,女性特有的温暖的香气若有若无的透过他脸颊的皮肤,穿进他的脑中。本来正在紧张无比的周游,顿时觉得脑子里轰然作响,好像里面的构件全被一道温柔之火烧了起来。

    他顿时口干舌燥了起来。

    不过,多年的训练,还不至于让周游昏了全部的头脑。被苏也挟着,周游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但想来往前应该是没错的。他握住苏也的手腕,用尽全力想要将苏也顺势拽向自己的身前。

    怎么能让苏也替自己挡攻击!

    但是,就在此时,周游突然感觉来自后方的凌厉真气,竟在一瞬间静止了。

    这种感觉很特别。周游清楚的感觉的到,老刘的真气仍然在身后阴魂不散,但是他那真气来势汹汹的攻势,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就好像被高高的水坝拦住了的洪水。

    老刘的真气在原地暴躁又不耐烦地打转,但就是突破不了那道水坝,过不来。

    周游抓住苏也的手不禁松了下来。苏也亦将周游放了开来。

    两人同时不解地往后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