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七章 相逢(203)外卖赠的饮料还没从遇到好喝的

    程松阳看向周游的眼神,有如芒刺般尖锐:“不错,你脑子转的不慢……今天到场的这些观众们,全都被种了尸虫的卵,只等着我发出指令,他们便全都会被激活……呵呵,陈导什么样,你也见到了,如果现场这么多的观众都那个样子,跑到街上去……”程松阳竟然微闭了双眼,咂了咂嘴,一副陶醉的模样:“那副情景,我想想都觉得激动啊……”

    苏也在一旁听的亦是汗毛倒竖:“程松阳,你是变态吗?放你的尸虫在别人身上,这已经会害死宿主了,你还要把这些尸虫散布到外面……尸虫爬出来也会咬人,引动人身上本来休眠的尸虫,然后这些尸虫又……你……你疯了吗?”饶是苏也,此时也被程松阳口中描绘的庞大计划给惊到不知说什么好了。

    周游的惊恐程度不在苏也之下。尸虫咬噬的痛苦和后果,他太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更不要说,现在的尸虫是被程松阳改造之后的,比原本生在人体内的尸虫会多些什么旁门左道还真难讲。眼下,仅仅陈导一个人身体里的尸虫就给他和苏也两个修习者造成了这样大的困扰,若是整个体育场的观众……而且这些观众还要走出门,去到九江城,乃至城外各个地方……

    周游不敢想象这样做的后果。

    钟阿樱果然布的大局啊。她的目标,似乎从来都是这世间的人,被波及到的人越多越合她的心意,从恙虫所带来的大瘟疫算起,音乐节、我不是咸鱼的决赛、迪迪的出道演唱会,乃至追溯之前因她而起的天启爆炸……每一次钟阿樱制造的事件,似乎都是冲着扫清人类去的!

    似乎,生在这世间的芸芸众人,在钟阿樱眼里只是碍眼又麻烦的害虫,恨不得一扫而空!

    周游只觉得自己牙齿都在打颤,但心中还是抱了一线希望:“可是这么多观众,你怎么可能保证在他们进场时完全种上尸虫呢?”周游由衷的希望,程松阳只是在虚张声势。

    对于这个问题,苏也亦是心存怀疑:“对啊,要让尸虫现在能被发动,你就得在演唱会开始进场时就要种下尸虫,可是这么多的人……你怎么可能在进场时完成呢?”难不成,像老冯这样的毫不起眼的手下,还有许多?如果像这样的喽啰今天都分布在演唱会现场,那可就防不胜防了。但是,即便如此,程松阳也没把握能将尸虫种满全场观众吧?

    程松阳嗤的一笑,道:“你们不相信?呵呵,告诉你们,我保证这满场的观众,一个不漏,全都被种上了,而且根本不用我们的人出面,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做到……”

    “怎么做到?”苏也仍是不信。

    程松阳保持着不屑的笑,道:“这些观众进场时,都领到了一个礼物袋,袋子里装了给迪迪应援的荧光棒、姓名牌,纪t恤,宣传册……以及一瓶水。在这瓶水里面,便装了尸虫的卵,做到这一步,我们只需要派出两个人守在门口发礼物袋便成了。”

    竟然如此轻易就做到了!

    周游惊到无话可说。

    可苏也心细,往陈导大张的嘴巴那边摆了摆头,急道:“你在胡扯!尸虫的卵如此显眼,放在水里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程松阳优哉游哉道:“尸虫卵一旦寄生于人体内,会在寄生进去的瞬间变展开生长,也就是说,你们现在看到的陈导身上的尸虫卵,也是经过一段时间生长后才呈现出来的状态;在没有遇到宿主时,处于休眠状态的尸虫卵是极微小且透明的,放在水里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苏也嘴巴张大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说唯一值得安慰的,那就是他和周游等人因为享受了“vip”待遇,没从正门走,才没拿到那个礼物袋。不然的话,袋子里的瓶装水,恐怕毫无防备的自己也一样会喝下去的。

    可苏也仍不愿相信观众们被尸虫寄生了的事实,道:“就算他们喝下了带尸虫卵的水,如果不发动的话,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威胁,而发动尸虫卵,我记得是靠你特殊的声音吧?仅靠你一个人的声音,要发动所有人身上的尸虫,我不相信!别的不说,就说楼下观众们的声浪都能把你的声音个淹没了,你怎么可能把声音传递给尸虫们?”

    从楼下传上来的吵闹声来看,苏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程松阳冷冷一笑,道:“这就是主人叫我和路西冯搭档的原因了。我的声音有限,所以我把发动尸虫的特定音律教给了路西冯,这样他就可以用的术法把这音律传递给所有观众身上的尸虫了。”

    不错,路西冯的术法就是利用音声作为武器。

    所以,现在程松阳只是在等待着路西冯的复原。只要他的真气一旦理顺,尸虫将马上被发动,那么,楼下那些没能走掉的观众们……

    周游使劲儿挣扎着,可依然还是无法挣脱藤蔓的束缚,反而,他越挣扎,藤蔓越要往他骨头里勒去,简直骨头都要断掉了。

    程松阳很得意自己的话诱发了周游和苏也的恐慌,笑道:“急了?急也没用。”说着,他把手臂张开,好像在招呼周游和苏也来到什么热闹的嘉年华似的,道:“你们听,楼下的呼喊声,和刚才演唱会的盛况有什么区别?在我听来,这可比什么歌声要悦耳的多……”

    的确,楼下吵嚷的声音越来越强了,似乎观众们对于无路可走已经由愤怒转为了焦躁不安,那嗡嗡的人声,简直要把楼板给掀塌!

    周游停下了无谓的挣扎,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睛,对程松阳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观众们应该提前被清场了的!”

    “可是,很明显,他们没能走掉,对不对?”程松阳甚至有些怜悯地看着周游。

    周游记得,一开始是陈导在疏导观众们离开,即便陈导出了事,那会场那边还是有老师牛五方和那少年镇场的,怎么可能会让观众们全都滞留在这里不得离开呢?

    他们那边,发生了什么?

    一丝凉意从周游心底慢慢氤氲而上,几乎要凉透他的身体。那边是不是也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

    他们会不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