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七章 相逢(207)只为争一口气的死磕算不算愚蠢

    老刘以为是牛五方劈偏了砸到地里的真气,竟像是触底反弹的利箭一般,冲出烟雾,直冲着九虺奔了过去。

    老刘万万没想到牛五方还有这一手,结印的手竟僵了一下。虽然那道真气看起来并不算太强,但老刘现在实在是搞不太清楚状况,生怕牛五方又藏着什么峰回路转的“阴招”。

    可是,那真气却和当初发出来时一样,正冲着九虺的两个脑袋中间飞了过去。

    本来紧张到眉头都皱起来的老刘,肩头骤然一松。峰回路转有什么用,还不是没击中?

    可是老刘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完全展开,又再一次凝固在了脸上。

    只见他那条宝贝九虺,本来双头还对着牛五方猛扑,但是那道真气一上来,双头竟齐齐转了过来,对准了那道并不丰厚的真气,拧着脖子便是个饿虎扑食,完全忘了原本已经近在咫尺的牛五方。

    牛五方早在那道真气反扑回来之前,竟已暗自收敛了真气,就任自己的身子像块大石头一般往地上坠去。

    看着牛五方宛如自杀般的行动,以及好像蒙了头不辨目标的九虺,老刘这次是真的楞了。这是要搞哪出?

    被藤蔓捆的动弹不得的少年却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出来。老牛这样做,没问题了。

    只见九虺的两个脑袋全都对着牛五方留下的那道真气,狠狠张开了大嘴,贪婪地朝那道真气吞咬了下去!

    牛五方仗着自己的一身肉,硬生生来了个硬着陆,就地一滚,格外矫捷地直起身来,手臂一摆,将那道眼看就要落入九虺口中的真气,竟倏地收了回来。这一连串的动作是行云流水,要是周游在场看了都得重新认识自己的亲师父。

    少年看了在一旁笑道:“老牛你也太小气了,竟是一毛不拔。”

    牛五方头都没回,只理直气壮道:“反正这条大长虫只能落得自杀的下场,我干嘛要浪费自己的真气?”

    就在他们两个说话间,就见九虺的两个大脑袋因为要吃那道真气已经碰到了一起。本来它们的嘴巴早都张的老大,眼看就要把那道真气像吸面条似的吸溜进去了,谁知道却被牛五方突然撤了回去,猝不及防间,九虺的两个头生生撞在了一起。许是这条九虺一直饿着肚子,两个脑袋都是铆足了力气使了蛮劲往前扑的,所以这一下撞的,竟撞出了金石相击的嗡鸣之声,其中一个头还被撞的歪到了一旁直晃悠。

    大约这就是传说中的死磕吧?

    九虺的性情是极为暴躁的,而且,别看它体形巨大,但脑子完全和它的身体不成正比。因此,九虺似乎从来都没有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有两个脑袋的事实。在那刚硬且音效奇绝的“死磕”之后,九虺的两个头,对于眼前的另一方,都出离愤怒了。

    不管人还是虫,只要饿着肚子就准没好脾气。未能将真气吃到嘴的九虺,格外狂躁。它那两个脑袋,互相都把对方当成了敌人,都认为眼前的这个敌人蛮横不讲理地抢走了自己已经到嘴边的肥肉,而且还给自己脑袋敲了一下子。所以,一声伴随着骨骼裂开的撞击声之后,两个巨大的头颅同时往后仰起,巨嘴大张,吼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声威吓,然后,粗壮的脖子狠狠一甩,带着各自的头,往对方脑袋上咬去!

    为什么九虺很少见呢?因为它们都有两个脑袋。因为这两个脑袋始终搞不清楚它们在分享同一个身体的实际情况。所以,九虺的下场,往往都是自尽。

    自己把自己咬死。

    老刘这才晃过神来,终于明白牛五方打的是什么主意了。九虺虽然是食肉的,但对于经过训练的九虺来说,相对于血肉之食,它们还是喜欢追逐更加纯粹的真气,不管是一开始追着牛五方,还是后来争夺那道“峰回路转”的气息,都是因为内里的真气才会让九虺有所动作。

    牛五方就是掐准了这一点,先用一道真气引开了九虺,自己再隐藏了真气,让九虺失去了主要目标,就只能去追逐那唯一的一道真气。然后,在九虺的两个脑袋势在必得的时候再拿回真气,让那两个脑袋互相猜忌,自相残杀,他就能左手渔翁之利了。

    当然,牛五方这么做也是冒着一定风险的。九虺凶猛且又是经过了训练的,所以牛五方释放的真气必须要拿捏好方向、尺度以及时机,否则不仅不会挑起九虺双头的争斗,而且甚至会引火烧身把自己搭进去。

    老刘脸色变得铁青。他也不言语,只沉着脸翻转手印,想要控制九虺那两颗暴走的脑袋。然而,处于暴怒状态下的九虺,已经完全脱离了老刘的控制,只是一意孤行的,将两个脑袋缠斗在一起,拒不接受老刘的安抚。

    九虺身形巨大,它那双头的争斗也便是在半空中展开的。随着它那双头互不相让的撕咬,夹杂这断鳞碎肉的血腥,像一场急雨,从空中倾泻而下,被藤蔓仍旧挂在半空中的少年,首当其冲被淋了一头一脸。

    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扭扭身子,似乎对于血雨加身很是难受。可他偏偏又无从躲避。他转了转唯一能动的脖子,尽量把淋在脸上的血水甩到一边,对在他下方不远处的牛五方道:“我说,我再助你一臂之力,让这蠢蛇迅速做个了断好不好?”

    听见少年的话,牛五方将目光从九虺身上收回来,双足在地上轻轻一点,竟带着胖大身子从地上飞了起来。

    “依我看,助我一臂之力不如你亲自来干!我还是先把你解下来才是正经的!”说着,牛五方像一颗外形和动作都和优美不沾边的炮弹,径直冲着那少年撞了过来。

    少年把脸扭到一旁,似乎这样就能躲开牛五方的奇袭。好在,牛五方飞跃的势头虽然猛,但他还是能控制着力道的。

    眼看就要撞到少年身上的时候,牛五方手臂轻舒,一把攥住了少年背后的黑色藤蔓。

    “老牛,别!”少年一惊,没想到牛五方会直接上手,这下语气立马急了起来:“这藤蔓邪门的很,别用手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