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八章 独酌(60)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的人都不缺钱

    尚不知他名姓第一卷第983章独酌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的人都不缺钱“你……你说什么?”庞大宽顿时石化在了当地,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你不是……我请你来……不是我给……给你一两……一两吧?”

    那少年朗声笑道:“庞庄主,您是用一两银子雇了我来给您的宝物‘驱邪’的,不过,现在这一两银子我不要了。”

    庞大宽还是没反应过来:“你要给我白干活?”

    想得美!“晴空之石”替那少年腹诽。

    少年又是无声一笑,道:“不是,庄主,你这驱邪的买卖,我不做了。”

    “啊?别别别……”庞大宽一听便急了,忙道:“咱们好商量,价钱好商量……我刚才只是太着急了,说的气话,咱们好商量……”

    那少年笑道:“庄主,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

    庞大宽一愣:“啊?啊,您说,您说……”

    少年眼眉略弯了弯,好似林梢的新月,道:“庄主,在下吴有确是无名之辈,当初不请自来,却蒙您信任托付了驱邪一事,在下心中顿感荣幸,当时便想,定要倾尽自己平生所学,为庞庄主驱除麻烦、扫平障碍……”

    这通马屁拍的,连庞大宽这样自以为是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忙拱手道:“哪里,哪里……”

    “晴空之石”却在心中微微一笑。这少年说话显然是欲扬先抑,后头肯定给那土财主预备着大反转呢。只是,不知这少年要说什么?还有,他还提到过自己反过来给庞大宽银子,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听那少年又道:“不过我见了您所托付这物件,却顿感汗颜。”

    “怎么说?”庞大宽已经是糊涂了,只好顺着那少年问下去。

    “这物件实非凡品,我这点道行,恐怕不能解决庞庄主的心病。”少年平静道。

    “啊?”庞大宽三角眼都瞪圆了:“你干不了?所以就撂挑子了?你当初上门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你玩我是不是?我告诉你,姓吴的,别以为我庞大宽面和心善的就好糊弄!来人……”

    “庞庄主!”少年提高了声音,不算太大,但正好盖住庞大宽乱喊乱叫的声音,道:“您听我说完再发表意见成不成?”

    “……行。”庞大宽也纳闷了,这少年看起来要本事没本事,要银钱没银钱的样子,连跟人吵架都慢声细语的,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自己怎么就愿意一次次的相信他呢?他想不通,却也没心思去细想,只胡乱挥了挥手,让门外候着的几名家丁退了下去。

    少年的笑容一如既往:“我呢,替您驱邪的这个交易肯定是做不下去了,但是,我想跟您做另外一桩买卖。”

    “什么买卖?”庞大宽只要一听见“买卖”这两个字,就条件反射的来精神。

    “我想买你这颗‘宝石’……”少年的眼睛看似很随意地往锦盒中一瞥,却无端的让“晴空之石”感觉自己生出了动物才会有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休。

    “……用三百两银子的价格。”只听那少年接着又道。

    三百两已经比庞大宽抄底买来“晴空之石”的价钱高出五六倍了。这财主使劲儿咽口唾沫,强自镇定了,问道:“你要买我的宝石?为什么?”

    少年噗嗤笑出了声来:“庞庄主这是什么话?您到处找人来给这块所谓的‘晴空之石’驱邪,不就是为了把它卖个高价吗?我虽然不是为了买它而来,但亲眼见了此物,倒也觉得有些眼缘,便临时变了心思,想要将它收入囊中。不知这个原因,能解决庞庄主的疑问吗?”

    他和我有眼缘!“晴空之石”听了,登时觉得自己无形的心脏跳的更快了,简直要从冰核的最内里蹦将出来。

    “倒也是……”庞大宽捋着他下巴上怎么都长不长的零散胡须,打起了算盘。那吴有说的不错,他庞大宽本就是为了要尽快出手这块倒霉石头的,现下有人想买,价钱也还不错,那还管他本来是干嘛来的干嘛,还管那倒霉物件是石头还是冰块?再说了,这东西的行情一直看跌,又刚遭了水灾,能有几个人出得起合适的价钱来买此物?

    只要能脱手,就是烧高香了!

    想到这里,庞大宽张嘴刚要答应,但财迷的本性让他话到嘴边又换了句话来问:“你一个走江湖的,能有三百两银子?”

    少年笑道:“嗯,走江湖是没多少钱,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眼看着庞大宽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少年才哈哈大笑道:“好了,庞庄主,跟你开玩笑呢!走江湖卖艺的确挣不上钱,不过好在我祖上还是给不才在下很是留下了些家底,不算多,但足够我一辈子四处云游用了。”

    感情是个纨绔子弟!庞大宽松了口气,同时,他立刻从嫌贫爱富切换到坐地起价模式,重新换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对那少年道:“既然是这样,咱们就谈谈价钱,只要价钱合适,这块天下独一无二的‘晴空之石’就是你的了!”

    怎么还要谈价钱?“晴空之石”听了一愣,不是都说了给他三百两银子了吗?这庞大宽还要怎样?

    庞大宽这种贪婪做派,就连他的管家都看不过去了。这位一直站在庞大宽身边不言不语的干瘦管家凑到他主子耳朵旁,急急道:“老爷,三百两不少了!够咱们再置个庄子了!再说,这年月,想要再找个合适买主儿,恐怕不太容易……”

    “你给我闭嘴!”庞大宽头都没回,直接对管家呵斥了一句。他只觉得管家太谨慎了,眼前这个吴有,一看就是个好吃懒做的世家纨绔,这种年轻人拿钱不当钱,他们的钱最好赚了,所以,不狠狠坑他一把,他庞大宽都对不起自己!

    少年懒洋洋歪在矮桌边上,一只胳膊拄着脑袋,似笑非笑地望着庞大宽,悠悠然道:“既然要谈价钱,那庞庄主就出个价吧!”

    庞大宽咬咬牙,恶狠狠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数来:“七百两白银!”

    “啊?”管家在庞大宽身后都快跳起来了:“老爷……”他看看庞大宽无动于衷的脑后勺,心里着实担心煮熟的鸭子就此飞了,遂急忙对吴有道:“老爷说的这个只是个大概价格,具体的,咱们还可以商量……”

    对于管家的好心,那少年却只是报之以一笑,却伸出一根手指略摆了摆,道:“无妨,就七百两。”

    “啊?”庞大宽和他的管家同时僵在了当地,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似的。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