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尚不知他名姓 吃碗大锅粥

第九章 观复(1)我有来言你有去语总接话茬是什么意思

    讲到这里,江月心忽然停了下来。

    “后来呢?”张小普意犹未尽地追问道。

    “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对吗?”周游也问道,“是不是……种子?”

    “你怎么知道的?”江月心本来就嗓音粗粝,此时听见周游问话,更是蓦然多了几分凌厉的逼问。

    “你紧张什么?”周游好笑道,“我不过随口一问。”

    “你怎么知道是种子,而不是别的?你怎么知道?”江月心仍然紧绷着,就连旁边的张小普都能看出来这位奇奇怪怪的姐姐从里到外都绷着。

    周游实在是拿这个水人没办法,他只好叹口气,道:“我又没亲眼见证当时情景,怎么会知道?我之所以这样说,只不过是根据你的诉说,所做的推理罢了。而且,就凭你现在的反应,我想我知道,或者说是所猜测的,显然是没错,不仅没错,而且较之于刚才,又更多明确了一点。”

    江月心瞪了他一眼,道:“先说你是怎么猜测到种子的事儿的?”

    周游笑了笑,道:“很简单,你说过你对青莲先生动了恻隐之心,你不想他遭受太白飞金之术的折磨,所以先用冰剑结束了他的性命,然后才施用了术法。这么做的确能让青莲先生少受些罪,可是同时你也会丧失掉最恰当的攻击时机。即便你认为你的速度够快,快的足以在青莲先生断气的一瞬间便完成太白飞金之术,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中间终究是有一个空档的,无论你多么快,哪怕快的比呼吸,比天上的闪电都快,这个空档终究还是存在的!无论这个空档是不是毫秒之间的微小,只要有这个空档,那个诡异的种子就有机会逃出去,这一点你是有所担心的,或者说你在潜意识里始终是明白的。”

    江月心看着周游:“还有呢?”

    “还有就是,”周游微微笑了,道,“你刚说了,送走了青莲先生之后,你并没有马上离开,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你在河水里看见了东西。对吧?”

    江月心定定看着周游,很是盯了会子,才幽幽道:“还真被你猜中了。我已经够快了,可那鬼东西竟还是从青莲先生的身体里撤了出来……”

    周游叹道:“你也说了,那东西的种子完全长到了青莲先生的血脉之中,也就是说,青莲先生的身体也就相当于是那种子的身体,一旦青莲先生身体开始失去生命,那种子一定同时察觉,既然察觉了,它自然就不会坐以待毙的……”

    “这些我当然知道,只是,只是当时心存侥幸了。”江月心低了头,声音似乎存了些懊恼。

    周游见水人这般模样,反倒忍不住想安慰他:“我看,你倒不是侥幸,只是不忍。你终究是不忍青莲先生受太大的罪。”

    “也许是吧,”江月心没反对,只略带叹息道,“太白飞金之术,还要活着施用在人身上,那真的是一种非人道的折磨……”

    “可你自己也不算是……”张小普忍不住插句嘴,但话说了一半,瞅着江月心的脸色,他终究是没敢说完。

    “我虽然不是人,但我感同身受,并且同情心爆棚,不行吗?”江月心瞪了张小普一眼,才继续说道,“那种把人整成零碎的痛楚,我相信是和那个人在月圆之夜所遭受的痛苦,完全不相上下的,也不知……”

    听到这里,周游也忍不住问道:“总听你们说起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在月圆之夜的遭遇,但此次都是含糊带过。到底在月圆之夜他会遭遇什么?他要经受怎样的考验?他又是为了什么,非要忍受月圆之夜的特殊呢?”

    周游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都是很关键的,但江月心显然是一个都不想回答。水人眼睛瞪的像是杏核,口气冲的像是点着了的火药:“你们成心的是不是?就是不想我一次把话说完是不是?”

    水人这脾气,周游和张小普自忖,似乎谁都惹不起。于是,二人齐齐道声老老实实的歉:“对不起,我们错了。”周游再补充一句:“以后您不发话,我们绝不插嘴。”

    江月心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不过这水人还是把话头扯回了那种子的逃脱上来:“就算我是一念之仁吧……话说我下定决心要这么做时,很是觉得自己仁慈无比。但是,当我正要离开大定河,想要走的时候看见的那一幕,那点自以为是的仁慈立时被后悔击了个粉碎。”

    江月心看了看身旁的周游和张小普,见这两人伸长了脖子,紧闭了嘴巴的样子,不由又觉得好笑:“此处可以插嘴。”讲故事嘛,总得有人经常发问才有意思。

    听见江月心发了话,周游已经在嘴边游荡着的问话脱口而出:“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你不是猜到了吗?”江月心反问他一句,又道,“是从青莲先生身上逃窜出来的种子。当然,它那是并非是以它种子的原形存在的……也许是在青莲先生身上寄生时日过长,那东西,那东西逃到水里的一瞬间,竟然拥有青莲先生的模样!”

    “什么?种子变成了青莲先生的样子?”张小普失声叫道,这种事情,也太离谱了吧?这简直就是分身啊!

    周游虽然一时没说话,但他脸上的震惊也是不亚于张小普的。他虽然想到了种子的逃离,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种子竟会以青莲先生的模样逃走。

    江月心对着两人的震惊表示理解,因为他本人在那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的。水人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临时抱佛脚学来的太白飞金之术没用到位,以至于让青莲先生劫后余生了呢。但他马上又意识到事情不对。就算他术法不精,那也只能是让青莲先生粉碎的块头大一些而已,绝不会让诗人的身体完整保存下来!

    所以,他眼前所见的这个“青莲先生”,绝不是真正的青莲先生!

    如果不是青莲本人,那就只能是寄生在青莲身体里的那怪东西了。

    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糟了。那少年明明警告过江月心的,结果却还是不幸被他言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