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仙帝归来当奶爸 拼命的鸡

第一百七十七章女儿,粗中有细?

    宇文拓的剑已经举了起来,日月星辰,山川草木的虚影,在剑中浮现,

    而后,一剑劈出,携带着一股恐怖,似乎足以破碎山河的力量,对着铜铁墙壁席卷而去,

    似要将面前,一切斩灭。

    铜墙铁壁后的缥缈将军不信,他的铜墙铁壁,一个时辰内,都是不可攻破的,

    这铜墙铁壁,可不是一般地方“收服”来的,而是来自于曾经的圣境“漆吴山”,

    山中没有花草树木,多出产可以用作棋子的博石,不产玉石。

    博石,铸造为金铁之色,再堆积为铜墙铁壁,

    一个时辰内,在缥缈将军看来,防御无敌。

    “灭”!

    宇文拓喝了一声,剑猛然刺了出去,长空寂静,

    这一剑,带着无与伦比之威,凌空而出。

    “这”

    铜墙铁壁后的缥缈将军,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大恐怖,头皮都要炸裂了,

    好像,这铜墙铁壁,真的挡不住宇文拓这一剑。

    “不”!

    “我必须要相信自己。”

    “相信我的铜墙铁壁。”

    可他这么想的时候,

    那轩辕剑的剑芒已经到来,

    铜墙铁壁,好似豆腐,轻易的被劈开,

    而后,

    自缥缈将军眼前横扫而过。

    “不。”

    缥缈不甘大叫,然而,一切无用,

    脖间,一抹极细的血痕浮现,随后鲜血喷涌,缥缈倒下,自此陨落!!!

    “将军死了?”

    “不。”

    “将军。”

    至尊天域,

    副将们一一叫道,

    缥缈,对于士兵们太严厉,然而对待副将们,却是有知遇之恩。

    副将们怒喝,一一朝着宇文拓飞奔而上!

    宇文拓,目光冰冷,没有看缥缈的尸体一眼,直接继续率军,斩杀而去,

    一道道剑芒,璀璨的足以照耀九天,一剑斩下,轩辕剑锋,不知宰杀多少生命,那几个缥缈的副将,自然也死的不能再死。

    此刻的宇文拓,就是无敌之将,所向披靡,无人可敌。

    宇文拓,大发神威,他这边的士气如虹,

    海岸口,一片厮杀之声,一整天过去,海岸上,尸体堆积如山。

    “烧”!

    宇文拓一声令下,

    “是。”

    士兵们应声道,

    跟随宇文拓的乃是大陆边缘的各大势力派遣到花果山上的人,

    他们有些是士兵,有些是家族子弟,宗门弟子。

    大陆边缘,平静许久,这一次还是这些人第一次的杀伐,满地尸体,鲜血横流,

    他们才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战斗。

    这就是一场洗礼,

    士兵们整体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宇文拓一声令下:“这些战船,以后是我们的了,你,回去花果山通知陛下,他们可以过来了,至尊天域,呵呵,失去了缥缈将军,其他的,就不是什么威胁了。”

    缥缈将军,风云横的关系,好比周瑜和孙权。

    孙权失去了周羽,

    呵呵,

    他还能干什么呢?

    花果山上,

    “哇靠。”

    小家伙看到了重伤的周不同,大吃一惊,胸口都被打穿了一个洞,现在的周不同有多惨,就有多惨。

    周不同一回山,

    小家伙便是跑了上去,一脸担忧的问:“疼吗?”

    “不疼。”周不同道,

    这不是说假话,

    被缥缈那里的医者用了针后,这两天里,都精神百倍,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不疼啊,那就好了。”

    小家伙松了口气。

    周不同也是笑了笑,暗道这位小公主,其实还是很善良的,平时虽然很折磨他们,但关键时候,小公主也会关心人。

    “你说不痛那我放心了,你没事的话,那我找老爸玩去了。”

    小家伙脚丫子一开,立马跑了。

    这是要独占吴天的时间的意思,

    “不,不,不。”

    周不同大急,追了上去:“不是这样的,我虽然不疼,但是时间一到,我会死我真的会死啊。”

    小家伙,周不同一起跑到了山顶,

    见到了正在弹琴的吴天,

    轩辕剑,根据使用者实力,而发挥出一定的力量。

    也就是说宇文拓也没有将轩辕剑的力量百分百发挥出来。

    而伏羲琴?

    则是因为使用者琴艺,琴德多少,

    而发挥多少,

    同样的,吴天也没发挥伏羲琴的所有力量,

    此刻,山顶之上,弹琴一曲,百鸟来听。

    小家伙,周不同一起到了吴天的面前,

    小家伙哼道:“周不同,我的徒儿,区区小伤,哪里需要麻烦老爸,我出手即可。”

    周不同摇了摇头,

    不干!

    这关系到了命,怎么能让小家伙试呢?

    “好了,好了。”吴天停止弹琴,

    手掌一翻,

    羊脂玉净瓶出现,而后丢给了女儿,对周不同道:“其实救你,很简单,不需要我出手,有羊脂玉净瓶就好了。”

    这句话意思是谁有羊脂玉净瓶,

    谁就能救你。

    周不同觉得吴天师父,好坑啊!

    配合他女儿一起坑自己。

    周不同只能求饶的看向了小家伙。

    “哼。”小家伙撇了撇嘴:“刚才是谁说,不需要我救你的?”

    “是别人掌控了我,是别人说的。”

    周不同看吴天父女都无耻,

    他能如何m?

    也只能无耻了。

    “算了,我玩去了。”

    小家伙拿着羊脂玉净瓶,跑了。

    周不同呆住,回过神来,立马追去。

    “师父。”

    “祖宗,我的小祖宗。”

    “我还不想死。”

    周不同这个老顽童,也是怕死的。

    “求求你救救我。”

    吴天则继续弹琴。

    秦宇涵知道了此事,也很快来找吴天。

    “你怎么将羊脂玉净瓶给了宝宝?你难道不知道宝宝贪玩,万一害死了周不同可怎么好?”秦宇涵担忧道,

    “不会的,小家伙粗中有细。”吴天道,

    可话一出,自己也觉得不对,自己女儿如此可爱,自己怎么能说她粗中有细?

    罪过!

    罪过!

    他就希望自己女儿别听到,

    否则啊,又要缠着自己,晚上,吴天想跟秦宇涵在一起钻研黄帝内经,

    就麻烦了。

    “而且”突然想到了什么,吴天笑道:“周不同,前世为太白金星,呵呵,他不满山跑,怎么能体会到当年太白金星请孙悟空当弼马温,当齐天大圣时候的辛苦呢?不这样,他如何记得前世今生?”

    “原来这样。”秦宇涵点头,原来吴天所作所为,都有大意——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