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墨唐 将臣一怒

第九百二十九章 最公平的户婚律

    “今年的墨家村运行良好,利润较往年暴增三成,………………。”圆桌会议上,李义意气奋发,扬眉吐气道。

    和去年的灰头土脸相比,今年的墨家村形势大好,这让他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

    沈鸿才仔细的挺着墨家村的详细报表,仔细评估着墨家村的运行风险,他发现墨家村的运转制度可谓是极为先进,普通商户则是有多少钱进多少货,等货卖完了,再拿钱进货。

    而墨家村则不然,各部门联合运转,每一文钱都用到了实处,用最少的钱财办成最多的事情,原本这种模式风险极大,一旦哪个环节出错,就会造成资金危机。

    之前墨家村的几次危机就是这个原因造成,然而银行的设立则为这个模式上了一道保险,只要银行不出问题,墨家村的模式则会稳如泰山。

    “银行乃是墨家重中之重,务必确保运转平稳,一旦出现危机,其他业务可以暂停,也要务必保住银行。”墨顿环视众人,朗声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沈鸿才的身上,沈鸿才深吸一口气道:“多谢东家看重,沈某愧不敢当。”

    墨顿朗声道:“沈夫子莫要妄自菲薄,银行的职能乃是重中之重,除了负责调度各作坊的资金之外,还负责监管各作坊的异常,除了定期检查各作坊的账簿之外,一旦发现各作坊资金运转异常,可以直接带队调查。”

    瞬间墨家众人心中一紧,如此一来沈夫子岂不是要监管其他各作坊,顿时对沈夫子的重视更甚三分。

    “若是真的发现问题呢?”沈鸿才脸色凝重道,墨顿既给他充足的信任,自然也给了他沉重的担子。

    墨顿转首看向一旁的韩政道:“接下来自然是法家的事情了。”

    韩政点了点头,平静道:“沈兄有所不知,采用第三方监管乃是墨家的一贯习俗,相信墨家诸位也会尽力配合的。”

    墨家众人纷纷点头道:“二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墨家,我等感激在心,又岂能有丝毫的不满。”

    李义朗声道:“沈兄大可放心,只要有哪个不长眼的得罪沈兄,不用少爷吩咐,李某第一个饶不了他们。”

    对于李义的话,众人没有人怀疑,这个老人可是为了墨家奉献了一生,谁若是做了有害墨家的事情,李义定然第一个饶不了他。

    墨顿满意的点头道:“墨家能够走到今天,靠的先进的制度,第三方监管一方面是避免人情世故的牵绊,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墨家子弟,避免他们犯错误。”

    韩政不由点了点头,这一点,墨家做的要比任何人都要好,这也是墨家村一直兴旺的保证。

    “当然,墨家村除了成绩之外,还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墨家女子婚嫁之事。”墨顿郑重道。

    李义顿时不好意思的垂首道:“是二叔过于优柔寡断了。”

    天下哪家的闺女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是墨家村一众父母求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他也有心心软了,毕竟墨家村才过上几天的好日子,一旦嫁到外村,恐怕又要回到那种苦日子中,这才求到了长乐公主的面前。

    他们当初也是想招赘婿,可是没有想到墨顿竟然想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

    “子女婚嫁乃是关系墨家村未来,又岂能如此草率,墨家以兼爱为理念,自然容不得有任何不平等之事出现,日后向赘婿这种想法提都不要提了。”墨顿敲打道。

    “少爷所言甚是!”李义郑重点头道,这一次他一念之仁,差点没有铸成大错。

    韩政也是颇有感叹,他来到墨家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公平点的氛围,没有地位尊卑,没有趾高气昂的权贵,所有人一视同仁,这一点和法家的理念不谋而合,自然也成为了法家理想的实验地。

    “好在这一次还不太晚,韩夫子,学生想请你起草一份最公平的户婚律作为村规。”墨顿向韩政郑重一礼道。

    “最公平的户婚律?”韩政不由一愣讶然的看着墨顿,要知道大唐可是已经有了户婚律,难道墨顿对现有的户婚律不满?

    墨顿似笑非笑道:“莫非韩夫子认为如今的户婚律很公平?”

    韩政不由一阵讶然,在此之前他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可是一想到今日的议题乃是墨家村女子出嫁的问题,不由一阵恍然,墨顿这是在为墨家女儿争取权益,而大唐户婚律所保证的乃是男人的利益,对于女子却极为苛刻。

    墨顿点头道:“墨家村花费了偌大的代价为墨家招婿,自然会有相应的要求和条件,这本身也是一种公平,更何况我要的让他们遵守乃是最公平点的户婚律。”

    韩政点了点头,墨顿的要求并没有问题当下他大感兴趣道:“最公平,你想有多公平?”

    墨顿盎然道:“当然是男女在婚姻中享有同样的义务和权利。”

    韩政不由神色一顿,作为律学博士,他自然知道大唐户婚律中男人的权力多大,要想男女享有同等的权利义务,恐怕要大幅度的削弱男性的权力。

    在大唐男子可以纳妾而女子却只能从一而终;男人可以逛青楼,而女子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有的财产都是男人的,女人一旦被赶出家门,那定然会流离失所,凄惨至极。

    男人只能依附女人,默默忍受一切不公,却无法反抗,而墨家的女子则有反抗的资本。

    韩政想了想,觉得他还是有必要提醒墨顿道:“墨顿,你的出发点是好,但是再好的律法也需要世人遵守和认可,看似公平的户婚律若是除了墨家村无人认可,恐怕也讲将成为一纸空谈。”

    这样极大削弱男人权力的户婚律一旦出了墨家村,那恐怕将会成为废纸一张,无人遵守,甚至得不到官府的支持。

    “这一点,学生早有想到,自然会有办法解决。”墨顿自信道。

    “那好,你什么时候需要。”韩政不再相劝,点头道。

    “明天,墨家村大会我将宣布墨家村择婿标准,和新的户婚律作为村规。”墨顿盎然道。

    “那是法家的荣幸!”韩政哈哈一笑道,虽然他今夜注定无眠,但是依旧精神振奋,这样的律法一出,注定要在法家史书上留下重重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