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墨唐 将臣一怒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医家之争

    “夺天下之财而富一村!”

    当儒刊发行天下,整个天下一片哗然,墨家村富甲天下,大唐百姓人人羡慕,然而经过儒刊一挑拨,天下百姓顿时觉得墨家子所赚的财富是他们的,而墨家子却用他们创造的财富,养活了墨家村,而没有顾及他们。

    虽然如今大唐渐渐强盛,但是普通百姓的日子依旧清贫,相比于天下第一村的墨家村,那可谓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别说是普通百姓,就是长安城的百姓又何尝不羡慕墨家村呢!

    仇富!

    无论在任何时代都存在的,更别说在儒家不患寡而患不均理念的影响下,大唐百姓顿时将自己的苦难都归结于墨家身上,一时之间,墨家的声望急剧下降,墨家的货物纷纷被抵制,甚至出现不少敌视墨家的行为。

    尤其是一些使用墨家专利的作坊,更是借此理由不再付给墨家钱财,同时大量的作坊开始盗用墨家墨技,而且肆无忌惮。

    “哈哈哈!孔家出手果然不凡,从大义上开始批判墨家,这一次,墨家在劫难逃。”儒刊中,韦思安大声狂笑道,他痛恨墨家子断了他的仕途,原本他是有机会成为驸马,最后因为墨家子只能屈居于儒刊,如今他要靠着儒刊让墨家子身败名裂。

    “孔祭酒英明,墨家想要兴盛,那就必须需要钱财支撑,然而墨家有钱,那就会受到天下百姓的仇富,如此自相矛盾,我看墨家子怎么化解。”马总编得意道。

    “东家,不好了,墨刊发行了!”突然一个编辑急冲冲而来道。

    “墨刊发行了,又如何,我就不信墨家子还能翻天。”韦思安冷哼一声,伸手拿过一张墨刊一看,不由愣在那里。

    “先富带动后富!。”

    马总编也接过一份墨刊,不由脸色一遍,谁也没有想到墨家竟然推出了能够不患寡而患不均相抗衡的而理论。

    墨刊直接对比墨家复兴以来长安百姓的生活水平,十年前,长安城的普通人工钱大约是一百文一月,而如今的长安城已经普遍三百文一月,有的甚至能够达到五百文,一千文,这个价格可是远超大唐其他地方,包括洛阳。

    儒刊甚至反问,天下百姓愿意过一月一百文的日子,还是一月三百文的日子,甚至日后更多的工钱的日子,甚至直接抨击儒家千年来并未带领天下百姓走上富裕之路。

    马总编和韦思安顿时沉默,虽然儒家宣称不患寡而患不均,颇得人心,但是平心而论没有人喜欢过贫穷的苦日子,墨家的理念虽然贫富不均,但是哪怕是最低的标准也比儒家高,更别说以后的日子会更好。

    墨刊刊发之后,长安百姓一片哗然,百姓议论纷纷。

    “不患寡而患不均!”

    “先富带动后富!”

    这两种理念在长安城相互碰撞,要说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当数长安城,然而这种差距仅仅是相对的,相比于其他各地,长安城的生活要优越的多,

    如果说墨家复兴墨家村受益最大,长安城百姓是墨家复兴第二大受益者,依靠紧邻墨家村的优势,长安城这些年飞速发展,每当有先进的墨家产品出世,长安城总能最先受益,长安城的商家并且抢占先机,获利不菲。

    虽然说有洛阳城不断追赶,但是洛阳城依赖是便捷的交通运来四方的财富汇聚,而长安城则是更多的依赖墨家墨技,因此才能和洛阳相持不下,否则早就被洛阳所超过了。

    长安城百姓不是瞎子,而且长安城商业氛围浓厚,他们自然是倾向于先富带动后富的理念,而且墨家村并未虚言,在长安城周围的村庄,有很多百姓都因墨家而受益匪浅。

    一时之间,儒家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理念虽然在整个大唐盛行,但是先富带动后富的理念也在扩散,甚至在长安城中,墨家先富带动后富的理念,已经胜过墨家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理念。

    “好一个墨家子,竟然公然批评儒家千年来尸位素餐,没有带领百姓过上好日子。”孔府之中,孔颖达看着墨刊的内容,气的吹胡子瞪眼,在他心中至高无上的儒家竟然在墨家口中成为阻碍天下富强的罪人。

    “墨家子一派胡言,历朝历代哪个没有盛世,没有中兴之时,这些不都是我儒家的功劳治天下的功劳。”于志宁冷哼道。

    一旁的孔惠索不禁一叹,历朝历代的确是又中兴盛世之时,然而每一个王朝都是一个轮回重新回到一穷二白的日子,按照这个理解,墨家子所批判的并没有错,但是这个想法,他在心中也只是想想,毕竟他还是孔家子弟,必须维护儒家的利益。

    孔颖达冷笑道:“墨家墨辩大成让墨家子躲过一劫,但是他别高兴的太久,此话正中老夫之计,墨家子不是说要先富带动后富,那就鼓动天下作坊,要求墨家开放手中的墨技。”

    “孔祭酒所言甚是,墨家子不是说要先富带动后富,那就让他好好的带带。”于志宁冷笑道,只要墨家失去了墨技的优势,那墨家根本不足为惧。

    “还有医家那边也要加快了,必须要瓦解医家和墨家的联盟。”孔颖达念头一转道。

    于志宁自信道:“孔祭酒放心,且不说墨五并非医家出身,就说他年少居高位,早有德高望重的医家人士不满,再加上医家内部并不和,不少郎中都信奉医家五行理论,墨五和华大夫主张墨医,早就有嫌隙,太医令已经向许某保证,不出几天,就可以让墨五逐出医家。”

    孔颖达冷笑道:“好!医家千年来都依附儒家,怎么可能短短十年就心向墨家了,一旦医家归心,墨家仅剩道家外丹一脉,我看墨家如何同儒家进行文理之争。”

    只要能够将医家争取过来,就会断墨家一臂,还可以增加儒家的实力。

    “孔祭酒运筹帷幄,这一次于某相信定然可以胜过墨家。”于志宁恭维道。

    于志宁和孔颖达相视一笑,不由有些自得,虽然于志宁和孔颖达在政见上有所分歧,但是在对付墨家立场上乃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