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獒唐 苍山月

第五零六章 拉偏架

    吴大公子想破头也想不通,怎么就把他发配到吐蕃去了?

    这特么也太现实了吧?刚在老太太和吴老九面前说完他不想当皇帝,这就卸磨杀驴了?这就斩断因果,彻底边缘化了?

    可不管吴老十怎么想,此事已成定局,绝无转圜余地。

    吴启唯一能做的就是,准备准备卷铺盖卷儿滚蛋吧!

    不过,话说回来,不光吴老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事实上,京中近期的文武任免确实让人有些看不懂,尤其是上层的调动。

    首先,武承嗣稀里糊涂地入主东宫,这就不用说了。

    穆子究江湖出身,短短两三年的光景,一路飞蹿,掌管大周财权,甚至还混了个郡王之尊,也说得过去。

    沿海和城乡并造的两个肥缺都入了武攸宁、武攸暨兄弟手中,也还能接受。

    可是,当朝红人武三思,突然被发配到了凉州边陲,这是什么鬼?

    武氏一族中最有能力、文武全才的武载德,还有长宁郡王的亲弟弟穆子期,发配到了吐蕃苦荒之地,又是什么鬼?

    更离谱的是,楚王府的大世子李重润在家里憋了三年,一出来就接替穆子期,成了礼部侍郎,这特么是什么鬼?

    看不懂,当真是看不懂啊!

    但是,看不懂也没办法,皇命已出,不得不从。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如今国家危难,谁有异议也没用。

    最先离京的,是武攸宁、武攸暨兄弟。

    这哥俩得了肥差,离京自无怨言。不出三日,便各自启程赴任了。

    然后是武三思。

    梁王殿下显然倍受打击,走的是戚戚落落。除了两个儿子,还是武氏一门中与之亲近的边缘人物,再无人相送。

    听说,武三思走的时候,凝望长安繁华良久,方长叹而去。

    也不知叹的是世态炎凉,还是归期无定。

    武三思走了,紧接着就应该是武载德和穆子期了。

    武载德还好,平心接旨,细致准备,大有在吐蕃长驻,大干一番之势。

    可是穆子期就没那么消停了。

    这哥们儿好像是一个子就开窍了,不是让我滚蛋吗?那好吧,反正已经是吐蕃了,不可能再坏了吧?

    那就作吧!

    吴大公子也想明白了,吴老九想出来的损招儿用在他身上,肯定就没什么好事儿,再加上一个老太太,这一老一少两个“阴人”,更不是什么好事儿,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反正本公子就是不想当皇帝,反正本公子就想逍遥快活,那索性就把姿态做到底。

    咱就让你看看,当皇帝我肯定不是那块料,便是当纨绔我认第二,谁敢认第一?

    吴老十先是以即将卸任礼部侍郎的身份,直接给监国太子,还有老太太,分别上了一道奏章。

    大概意思就是:臣下这可是要走了啊,此去千里万里,能不能回来可就不一定了,太子和女皇一定要保重身体啊,等着臣回来!

    另外,两位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要嘱咐的吗?要托臣“带”过去的吗?

    毕竟吐蕃那破地方太远、太偏、太穷,您二位现在要是不交代,万一臣死在那边儿,可就想交代都来不及了。

    结果,武承嗣一看,哦操,新鲜哈!这特么是是跟本太子要钱、要粮、要女人呗?

    你看看那奏章上写的,就好像他要是不给点啥,这货到地方就得饿死似的。

    武承嗣一琢磨,虽说他是穆子究的弟弟,可是吐蕃算了,还有没有点同情心了?

    给!

    对于武太子来说,现在最不值钱的,就是这些身外之物。

    于是,武太子大手一挥,自掏腰包,给吴老十置办了送别之礼。

    而老太太那边更不用说,看着吴启字里行间的那份凄苦,老太太铁疙瘩一般的心肠都有点于心不忍了。

    好吧,主要还是吴启这货的文笔太好了,不愧是状元出身。

    于是,武则天把上官小婉叫到身边,“你去办一下,给启儿选四十宫人使女随行。”

    上官小婉一听,不由一愣,斟酌再三,“陛下这这不合规矩。”

    哪有一个侍郎出京,皇帝送四十个宫里人的?他是亲儿子这个事儿可还没公开呢!

    “要不”上官婉儿低声劝诱,“若陛下舍不得,大可收回成命,别放他出去了。”

    武则天皱眉,似有动心。

    可是,沉默良久,终还是摆手,“去吧,挑些可心、知冷热的机灵婢女。”

    “是”

    上官小婉劝不动老太太,只得下去办事了。

    吴老十搜刮完了太子和武则天,接下来那就简单多了。

    先是去了账房,要从长路镖局的账上支二百斤黄金!

    “二百斤?”账房都疯了,“爷,那可是三千多两金子,你要那么多钱干啥?”

    “废话!”吴启大眼珠子一瞪,“当然是花天酒地!!”

    “可这也”账房为难,“这也太多了吧?”

    “给他吧!”

    却是财神李文博进来了,一脸和善可亲,“九哥说了,老十要多少就给他带多少。”

    “你看看!”吴启一摊手,对着账房一脸这回你没话说的表情。

    他却没看到,李文博在身后偷笑。

    李文博现在心里想的是:

    还三千两黄金?还花天酒地?

    怎么带去的,你就得怎么带回来。吐蕃那地,李文博又不是没去过,有钱你得有地花才行。

    搜刮完了账房,吴启觉得还不够,亲自理了个单子,派人送到太平公主府去了。

    大意是“姐,要走了,还差点东西,你看看是不是给我置办置办?”

    太平看罢,被气乐了,“这个憨货!刮地皮刮到本宫头上来了。”

    一旁的高严福也不敢接话,只道:“那这单子咱们给还是不给呢?”

    “给!”

    太平把单子甩给高严福,“照单置办,一样不能不少!”

    高严福有点为难,指着单子上的一项,“可是”

    其它的那些吃喝用度、珠玉财帛倒还好说,但是上面赫然写着:“美婢二十、歌伎二十、舞姬二十。”

    这着实让高严福有点哭笑不得,“老奴听闻,太子那边的送别之礼有美婢十人,陛下也赏了四十宫人,咱们再送去六十个”

    老高接下来的话都不好意思说,这十公子要干嘛?累死在吐蕃不成?

    只见太平似有深意的一声轻笑,“这小子用的那些小心思本宫还不知道?放心,自有人治他!”

    太平府上送回信儿来,一切按吴老十单子上置办。

    吴大公子听完,愣了半天,这特么也行?

    这么过分的要求,他自己都心里没底,咱公主殿下居然照单全收?不对啊,太平不像是惯孩子的家长啊?

    可是,吴老十转头一想,如果这都可以那是不是

    还能更过分一点?

    比如,摆了临别大宴啥的,把吴王府、长孙府、王府、郭府、杨府、李府、百家姓府,反正长安城里的勋贵统统搜刮一遍,再上路?

    干了!

    吴大公子想到哪就做到哪儿,赶紧命人写帖子,长安城里只要是叫得上名儿的当官的,有个爵位的贵族,必须给我挨家送到。

    邀月楼包下来,送穆子期远赴吐蕃上任!

    当然了,每张贴子里,吴老十把武则天、太子、太平公主,还有他“亲哥”穆子究,给他置办的东西都大概说了说。

    意思很明显:太子和女皇都随份子了,你们看着办吧!

    这下可是热闹了,别的不说,长安奴市,但凡是姿色尚佳的,母的,卖断货了。

    大宴当天,邀月楼门庭若市,各家的车驾从街头排到街尾。

    楼里更不用说,三品以下的官员门都进不去,只能在门外徘徊。

    你要是个子爵、男爵,连座儿都捞不着。

    实在是,连女皇、太子,还有太平公主都送礼了,上行下效,底下的人也得意思意思不是?

    吴老十这个美啊,爽!!

    “成王殿下贺备蜀锦二十匹、宝珠十斛长安特产十轿!!”

    “庆国公贺备金瓜一对、如意一对、宝珠十斛长安特产五轿!!”

    “吏部侍郎贺备胡宝五车、骏马一匹、金瓜一对长安特产两轿!!”

    “相王、楚王等诸位李氏宗亲贺备苏锦二十匹、西极宝马两匹、西域特产十轿!!!”

    “”

    “”

    “”

    楼下那叫一个热闹。

    可是,楼上的一个包厢之中,却是气氛诡异。

    孟苍生、吴老八皆是面若冰霜;

    吴三虎懵懵懂懂,啥也不知道。

    兰晴苦大愁深,自觉地位不保;

    吴宁和太平公主则是面有邪笑,隐而不发;

    武崇训在一个劲的灌自己酒;

    李重润

    嗯,重润公子都听傻了。

    “乖乖!!”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吴宁,“老十这是这是要把半个长安搬到吐蕃去不成?”

    别看李重润也是楚王世子,可是这么送礼、收礼的,他是连听都没听过。

    吴宁笑意更浓,看着李重润道:“何止半个长安?他去建个女儿国都不成问题。”

    兰晴一听,脸色更白。

    完了,去吐蕃吴老十不带着她,却带了那么多小浪蹄子,等十公子从吐蕃回来,哪还有她的地位?

    求救般看向太平公主,意思明显,殿下,帮帮兰晴啊!

    可是,太平无动于衷,低头把玩着邀月楼的茶碗。

    这时,虎子憨憨地问了一句:“长安有啥特产啊?怎么还论轿抬的?”

    “噗!!!”一桌人都被他问乐了。

    萌公子醉红着脸,拍了拍虎子的肩膀,“我的傻兄弟,论轿抬的,当然是人喽!”

    “人?”虎子还是不懂,甩开武崇训的手,“谁是你兄弟?”他对这货就没什么好印象。

    不过,还是多问了一句:“长安特产是人?”

    “当然是人?”武崇训贼笑着,“这安城能有什么特产?当然就是美人嘛!!”

    “嘶!!!”虎子倒吸一口凉气,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这家十轿,那家五轿这得有多少人啊?

    蹦出一句:“用不了几年,十哥还不生回一个长路镖局来!?”

    嘎!!

    兰晴一听,直接翻了白眼,差点没晕过去。

    “哈哈哈哈哈!”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气氛有缓。

    唯独孟道爷,依旧愁眉不展,小声对吴宁道:“老十这么闹下去,不会出事?”

    吴宁摇头,“放心吧,他就是奔着出事去的!”

    “嗯?”道爷有点不懂了。

    只闻吴宁道:“他这是做给所有人看,也是想断了老太太和我的后路。”

    今天这一出闹下来,以后就算他是武则天亲生的事情大白天下,可谁还敢再拥他为储君?

    “可惜啊!”吴宁看着楼下长叹,“老十还是太天真了。”

    正说着,包厢的排门哐的一声被推开。

    众人回头,不由一愣,门外站的是上官小婉。

    上官婉儿此时面若冰霜,一对秀目刀子一般直瞪吴宁。

    看的吴宁有点发毛,心说,老十自己作出来那么多美人儿,你特么瞪我干啥?

    嘴上却道:“上官才人不在楼下帮着支应,怎么有空跑到我们这里来了?”

    上官婉儿不答,迈步进了包厢。

    先是扫看全场,发现李重润这个生人在,忽的面容一轻,对李重润微微一拂,“原来楚王世子也在,婉儿有礼了!”

    李重润连忙回礼,却是不见什么别的反应。

    上官小婉微微皱眉,心说,这个李重润怎么这般无眼?

    她的话外之意,有点眼色的人都听得出来,就是这屋里别人在这儿,她都意料得到,唯独没料到你也在。也就是说,你是外人。有些话当着你不好说,先出去。

    可李重润就跟没听懂一样,就往那儿一杵。

    没办法,上官婉儿只得明示,“楚王世子可否暂且回避片刻?婉儿有些话想单独与子究先生谈。”

    “不必了!”

    吴宁抢在李重润开口之前,拦下了上官小婉的话头。

    一边示意李重润坐下,一边道:“重润是自己人,无需避嫌。”

    “”

    上官婉儿怔了怔,第一反应就是,好好打量了李重润一番。

    她可从未听说,禁足三年有余的楚王世子,居然和吴老九有这么深的交情,居然毫不忌讳?

    但是,不管怎么说,吴宁既然不怕,那她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也不客气,直接到吴宁身边坐下。

    目光渐冷,“吴老九,你好狠啊!”

    张嘴就是质问,丝毫不留余地。

    吴宁闻罢,又乐了,“上官才人,此话从何说起?”

    只闻上官婉儿低吼,“他是你弟弟,你怎忍心把他送到吐蕃去!?”

    “”

    众人恍然,就说一向寡淡的上官小婉怎么这么大气性,原来是为情郎伸冤来的。

    太平看着上官婉儿侧颜,笑意更浓。心说,小婉看来是动了真情,否则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吴宁。

    生怕事情闹不大的在一旁点火,“婉儿说的对,本宫支持你!”

    上官婉儿对太平点了点头后,继续瞪着吴宁。

    虽然有些话她说不合适,可是眼见吴启明日就要启程,她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冷声继续道:“你当知陛下是何心意,若不是他淡薄权势,与陛下据理力争,大周皇位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觊觎!”

    “他视你为兄长,你怎么可以冷血至此,把他送到那种地方去!?”

    吴宁无语,“上官才人,你是不是搞错了?是陛下之意,让老十去吐蕃,这事好像和我没太大关系吧?”

    “陛下!?”

    上官婉儿冷哼一声,这等托词怎能诓骗于她?

    “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吴老九这话能骗得了谁?”

    “真的吗?”吴宁气乐了,“大家真的都是聪明人吗?”

    言外之意,我是个聪明人没错,可是你上官婉儿好像脑袋不那么灵光吧?

    “你!!!”

    上官婉儿气啊,说不过他,还干不掉他。

    “你别得意,陛下可还没有最后做出决定,你不一定会赢!”

    “错!!”吴宁脸色冷了下来。

    不能让上官婉儿再嚷嚷了,特么声再大点儿,楼下都听得见了。

    肃然看着上官婉儿,“陛下已经做出了决定!”

    “”

    上官婉儿一愣,“什,什么意思?”

    “哦去”吴宁彻底无语了。

    按理来说,以上官婉儿的敏锐,不应该看不出什么。只能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笨的!

    俩手一摊,对众人道:“我跟她没法沟通,你们谁和她说说,陛下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

    上官婉儿也是懵的,低头细思,有点心虚,难道我真的漏掉了什么吗?

    “还是我来说吧!”接话的是李重润。

    他和上官婉儿不熟,不怕得罪她。

    “上官才人,难道你不觉得,无论从哪个方面去想,吐蕃都是老十最好的去处吗?”

    “最好的去处?”上官婉儿反问,恕她不敢认同,“哪里好?”

    李重润道:“上官才人莫急,咱们可以细细剖析。”

    “首先,上官才人对于吴家兄弟多少也有了解,老十自小就被吴家捧着养,无论长辈,还是同辈都极尽呵护。哪怕吴家事逢大难,九哥等一众兄弟卧薪尝胆,只图一报家仇的时候,老十也是闲窗捧书,不曾耗费半点心神。”

    “这才养成了他闲散风流的性子。”

    上官婉儿暗自点头,确实如此。

    吴家兄弟把吴启保护的太好了,细数之下,包括吴宁在内,吴家的那几兄弟哪一个不是阴阴沉沉,显见笑容,唯独吴启

    “可这和让吐蕃受罪,有何关联?”

    李重润道:“上官才人不觉得吴启被惯坏了吗?连基业传承都可以说弃就弃。不觉得他应该被放出去,看看真实的天下,经历世态炎凉,感受一下历练之苦吗?”

    “”上官婉儿一时竟无言以对。

    只闻李重润继续道:“这只是其一!”

    “其二,吐蕃奴制新废,大周初得万里疆域,一切的皇恩、政方未得实施,正是百废待兴、万物祈春之时!”

    “是最艰难、也是最考验能力、最磨练本事的地方!”

    “老十若在吐蕃有所建树,对他在朝中地位能起到多大的影响?我想,上官才人不用重润多言吧!”

    “”

    上官婉儿这回已经开始由衷点头,这么说来,吴启去吐蕃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但心中仍有疑虑,“可是,这些和陛下做出了决定,似乎没有太大的关联吧!”

    转向吴宁,“你的意思是,你和陛下在有意培养吴启?那武载德呢?武载德也去了吐蕃,若用你的言辞,那也可以说陛下在培养武载德,难道陛下也有意让武载德承接皇位!?”

    这一切说来太过牵强,上官婉儿太知道吴宁的本事,潜意识里防着他,不被他忽悠。

    这回不用李重润开口,吴宁亲自答他。

    “正因为武载德去了吐蕃,吴启才更要去吐蕃,这就是其三!”

    “嗯?”上官婉儿再次皱眉,“什么意思?老十是去制衡武载德?去盯着他?”

    “错!”吴宁道,“武载德不用派人去看着。老太太也不是你所说,有意培养武载德,而是”

    “而是老太太在替吴启培养武载德。”

    “!!!!”

    上官小婉心中一惊。似是抓住了什么。

    不等她想通,吴宁已经替她解答,“老太太终究是姓武的,就算她最后不传位武家,也不希望武家人在她身后之时太过凄惨。”

    “况且,武氏一门这数十年间在朝中深耕细作,权势甚大,非是说拔就拔得了的。”

    “将来新皇上位,终究还是要有武家人留在朝堂上,终究还要保武氏一脉几分安宁。”

    “上官才人还不明白吗?”

    吴宁直视上官婉儿,“武载德,就是老太太留给将来的一个可用之才,也是她为武家从新皇那里讨来的一张”

    “护身符!”

    “所以”上官婉儿惊愕难明,“所以老十就是”

    “就是陛下的决定!?”

    “对!”吴宁点头,终于和这个傻婆娘掰扯清楚了。

    吴宁也是奇怪了,你说你来找我兴什么师问什么罪?你现在应该纠结的是,吴老十带这么多美女走,回来还能不能记着你这个寡淡才女了吗?

    结果,一点没错,吴宁这吐槽还没吐槽完,终于明白原委的上官小婉看着楼下左右腾挪的吴老十,立马变了立场。

    “哼!!!”

    “莺莺燕燕,呼来喝去,像什么样子!”

    然后,水袖一甩,傲娇地起身就走。

    好吧,上官小婉是没脸呆下去了,连李重润都看的通透,她这个大周女相居然没看出来,传出去人都不要做了。

    “咯咯咯咯”

    上官婉儿一走,太平公主媚笑连连对着兰晴调侃,“本宫说什么来着?叫你不要急嘛,能治他的人这不就来了?”

    兰晴听闻,面胜桃花,羞愧的低下了头。

    而太平公主也不与她多言,转向吴宁。

    “说点正经事,本宫听说,你要把崇训也支使出京?”

    吴宁点,“帮我办点私事。”

    太平挑眉,瞬间明了:“吴长路?”吴长路的事她是知道的,也帮吴宁想过办法。可惜没办法!他的公主府,似乎也被人盯死了!一有动静外面就完知道了。

    “能行吗?崇训恐怕也很显眼。”

    吴宁耸肩,“说不准,总要试试吧?”

    “况且况且咱们萌公子已经打了包票,说他有办法不引人注意地溜到荆湖去。”

    “什么办法?”太平好奇,赶紧转头看向武崇训,“跟姑母说!”

    话还没说完,却是愣住了,“武崇训呢?”

    包厢里哪里还有武崇训的影子?

    “刚才还在这自斟自饮的啊?”

    虎子、吴老八等人也是一愣,刚刚光顾着看上官婉儿被数落来着,倒是没注意萌公子跑哪儿去了。

    唯有孟苍生分神有术,指着楼下道,“那不是在那儿?”

    众人一看,更是迷糊,“他跑门口干什么去?”

    只见萌公子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擎着酒杯,见人就往身上搭,举着杯子就要干杯。

    “怎么喝成这个熊样?”太平皱眉。

    萌公子长这么大,太平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

    道爷接话,可能是他爹出京,他心里难受吧?

    难受?

    吴宁心说,难受个鬼!武三思被踢出京,就是他这个亲儿子干的好事儿,他难受个屁!

    皱眉细思,总觉得哪里不对。

    正想着,只见大周太子武承嗣殿下的车辇到了邀月楼前。

    太子殿下不但酬了礼,还很给面子的亲自来给吴老十送行。

    吴宁一看他来的,心里咯噔一声,“不好!!!”

    指向道爷:“快!快去拦住崇训!”

    孟道爷愣了一下神,也反应过来,身形一纵,直接从二楼翻了下去。

    但是,已经晚了。

    只见萌公子一看武承嗣来了,猛的眼珠子一立,怒发冲冠凭栏

    不对!气冲三花,血灌七窍。

    “武武武武武武腾(承)戏(嗣)!”

    “你你你你你捏(你)个腌臜老儿!!”

    “没没没没**儿的老老老王八蛋!!”

    “坑坑坑坑,坑害我我爹!”

    萌公子画着猫步儿,一边朝武承嗣逼近,一边破口大骂。

    “他娘的老虎老老虎”

    “诶?老虎什么来着九哥?”

    “对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喽K蹄!?”

    五迷三道,嘴里的话也就听个大概。

    “打个你个老**!!!!”

    猛的抡圆了膀子,手里的酒壶唔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武承嗣出门没看黄历,哪想到武崇训竟敢如此放肆?

    旁边护卫也没防备,一酒壶闷下去。

    “啊!!!”

    太子殿下怪叫一声,就捂起了眉角。眨眼间,殷红鲜血就顺着指缝淌了出来。

    邀月楼前的大小官员、皇亲贵胄,都特么看傻了。

    “哦操!!!”

    吴宁也蹦了起来,差点也随着孟苍生从二楼蹦下去。

    “这货手挺黑啊!”

    “快!!”

    急急吩咐吴老八和虎子,还有楼下的道爷,“快去拉架!!”

    吴老八和虎子二话不说,直接也从楼上跳了下去。

    跑出两步,虎子又停下来了,回头问他九哥,“咋拉啊?有太子近卫呢!”

    此时,太子的卫队已经冲了上来,眼瞅着就要把萌公子拿下。

    看样子是打不起来了,也不用虎子他们去拉架啊!

    “废话!!”吴老九能被这肥虎气死。

    “当然是拉偏架,崇训要是少一根汗毛,我饶不了你!”

    “”

    “”

    虎子身边不是没人,一些楼里的官员听去,也是一翻白眼。

    心说,这叫什么话?拉偏架咱能低调点不?

    “哦!!”虎子可不管那么多,懂了。

    憋足一口气,“开!!!”

    大象一般冲了起来,配合吴老八和道爷,门前众人瞬间被撞的七拧八歪。

    “保护太子!!!捉拿罪首!!!”

    虎子一边嚎叫,一边冲。

    太子近卫开始还有点慌,什么东西?直冲而来?

    可是一听说辞,一看来人,瞬间安心。

    可是!!!

    啊

    安心的有点早,还没感觉怎么回事儿,两三个侍卫就飞了起来。

    大象撞的。

    侍卫差点骂娘,特么的!长眼睛了吗?捉拿武崇训,你连我一起撞干啥?

    虎子心说,老子撞的就是你!

    把身边的侍卫撞开,捞起萌公子往肩上一扛,“闲人避让!误伤不赔!!!”

    说完,吴老八,道爷、虎子,扛起已经“醉”的不醒人事的武崇训,冲出人群就跑啊,眨眼没影儿了。

    武承嗣捂着破相的脸,眼泪和血水一起下来了。

    日你哟,你们特么是抓人,还是救人啊?

    谁也没想到,本来穆子期导演的一场出京闹剧,眨眼间就成了武崇训和太子之间的闹剧。

    萌公子最后,当然是被虎子他们送回了梁王府。

    然后,太子当街受伤,自然不能罢休。一下午的时间,大理寺、宗正寺、万年县衙、东宫律卫,一拨一拨的人跟走马灯似的到梁王府报道。

    可是,毕竟是梁王府,也不是吃素的。你要人,我就给啊!没有陛下旨意,谁能把萌公子带出梁王府试试?

    武承嗣这个气啊,没办法,只得把这个丢人的事儿上呈女皇,请老太太住持公道。

    可是,老太太老太太吧,也不是不办,实在是没空儿。

    武则天现在正听上官婉儿讲故事呢,时不时还很配合的放出几个笑声。

    “吴老九这个混小子,他真是这么说的?”

    上官婉儿点头,“嗯,九郎确实是这么说的。他说,陛下不是在培养武载德,而是在为新皇培养武载德。”

    “哈哈”武则天大笑,“这个小子还真是让朕省心啊!”

    这是老太太由衷的赞叹。

    吴启出京这个事儿,吴宁和老太太其实是没通过气的。

    吴老九把这个想法往上一说,老太太略一思索,觉得可行,也就点头。

    至于一老一少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让吴启去吐蕃,君臣二人却是一个字都没提。

    这就是省心的地方了,根本不用老太太过多嘱咐,吴宁就能把事办周全。

    “陛下,太子还在殿外侯着呢,为的是崇训公子的事。”

    “呵”老太太摇头一笑,“告诉他,朕已经睡了,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明日朕肯定还太子一个公道。”

    “诺!”

    上官婉儿料到会是如此,也不意外,躬身就要退下去。

    “对了。”老太太叫住她,“明日启儿出京,你代朕去送送吧!”

    “诺!”

    上官婉儿低着头,心说,不用您老吩咐,明天我也会去送。

    你吴老十要是能把一个母的带出京,我上官小婉跟你姓! 。

    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