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獒唐 苍山月

第五一零章 萌公子也不是吃素的

    不得不说,萌公子绝对走了一步好棋。谁也不会想到,这货会躲到吴老十赴任吐蕃的队伍里去。

    其实,当吴宁把寻找吴长路这个任务交到他手里的那一刻开始,萌公子就憋着劲儿呢!

    真当吴老九身边没能人了呗?还被人盯死了?倒看看那些暗藏之人是怎么盯住他萌公子的。

    此时,吴启一脸便秘地看着武崇训,脑子里不由得把这个赏花玩古,一点正事儿没有,整天围着李裹儿的二货和自己妹妹联系到一块儿。

    虽说吧

    虽说萌公子肯定没有表面上那般不堪,在一众纨绔之中算是深藏不露,但是但是吴老十怎么总觉得配她妹妹差了那么一点点呢?

    可是,问题来了,武崇训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真把他和巧儿拆开?把这货绑回京去?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无论吴老九,还是吴老十都在明处,如果萌公子这趟真的躲过了暗处的眼睛,绝对有奇兵之效。

    “我说,崇训啊!”

    最后吴老十觉得还是妹妹比较重要,“要不你回去吧!”

    萌公子一怔,把正在给巧儿献殷勤的动作收了回来,“为什么要回去?现在不是很成功吗?”

    “你看哈!”吴老十晓之以理。

    “你做到现在这一步,确实挺成功了。谁也没想到,你萌公子胆子这么大,被老九忽悠的连名声地位都不要了的给他卖命。”

    “更想不到,你会借我的队伍出京,一路暗访。多半的情况下,你这趟能走成,且行藏隐秘。但是呢!!”

    但是来了

    “但是,就算你走成了,老九和暗处的人都没找着你。可京城就这么大,每日进出多少人总有痕迹。真查不着你,就算一个一个的排除,也会想到是我的队伍出了问题,对吧?”

    “到时顺藤摸瓜,我这队伍里又是人多嘴杂的,根本藏不住事儿,你还是跑不了吧?”

    “所以”吴启打发瘟神一般继续道,“所以,你趁早回去得了,把我妹子赶紧送回去!”

    “嗯!嗯!!”吴巧儿一说十哥这么说,极是配合的用力点着头,“咱们回吧!”

    却见萌公子神秘一笑,“没用!”

    巧儿和吴启都是一怔,“什么没用?”

    萌公子道:“找到你这也没用。”

    吴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下一步我已经斟酌详细,暗处那些人就算查到你这,都没用。”

    吴启更是不解,“怎么会没用?崇训啊,你要知道,肖老道那个人不是一般角色,他摸老九的心思都摸得极准,何况是你?不管你跑到哪儿,那老道士只要真想找你,一定找得到。”

    “我知道啊!”萌公子点着头,“我也没想过要躲开那老道士啊!到河州,我和巧儿与你分开之后,本公子一路北上,去凉州找我爹,我看那老道士还跟不跟着我了?”

    吴启:“”

    巧儿:“”

    好吧,兄妹两人不得不佩服,萌公子确实有点料。

    去凉州找武三思他们怎么没想到?

    只要萌公子到凉州去投靠了武三思,任肖老道士心眼儿再多,再聪明,也不会继续在武崇训身上下工夫了吧?

    包括吴老九想把武崇训抓回来,也绝迹想不到这货除了躲在吴启这儿之外,还有下一步。而下一步,正是去凉州。

    这是一个看似不合理,但却最合理、最有逻辑性的选择。

    怎么说呢?吴宁知道武崇训要出京,出京的目的是彻查吴长路的下落。

    如果肖老道也盯着武崇训,也对他起了疑心,那肖老道的思维模式当然也是此人可疑,背后有妖。

    他们最有可能,也是最符合逻辑的思路也就是往南找,甚至吴长路曾经出现过的地方必成重点,包括房州等地。

    谁会想到,萌公子的思路不是吴长路,而是顺着闯祸出逃的假象走的。

    想想吧,一个纨绔公子打了太子、闯了大祸、逃出了长安城,还带着个歌伎,他会去哪?他能去哪儿?

    本能反应当然是投奔自己老子武三思,以借梁王之贵帮他摆平。

    吴宁和肖老道是绝迹想不到,萌公子会反向去凉州的。

    而肖老道就算顺着吴启的队伍查到了武崇训的行踪,那他会怎么判断武崇训出逃这个疑点呢?

    他还会觉得萌公子出京和他担心的问题有关吗?还是坐实了,武崇训只是因为得罪了太子,不敢在京城呆了。才跑到武三思那里避难呢?

    这才是萌公子高明之处,就算有人查到他的行踪也没用,只会更加的排除他的嫌疑。

    “放心吧~!”萌公子此时大包大揽,一副志得意满的做派。

    “我和巧儿去我爹那躲一阵子,然后再南下暗查。”

    “”

    吴启无语了,突然有种挫败感。

    我吴大公子才是老九之外最聪明的那个,好不啦?怎么这萌货认真起来,也是个机关算尽的主儿呢?

    吴老十有点憋屈,看着武崇训在巧儿身边献殷勤更不自在了。

    上前一步,一把拉起自家妹子,“你你你你你离他远点!”

    附到巧儿耳边,“他们玩计谋的,心都脏。”

    巧儿偷笑,自然知道吴启为什么怨念这么深,还不是被吴宁和上官婉儿联手算计,带了一群老妈子赴任给闹的?

    至于武崇训

    萌公子听见了,但是没搭话,神色渐敛,慢慢严肃起来。

    从吴启的角度来说,他现在等于是已经默认了武崇训的思路,更默认了让巧儿与他一同行事。

    那么接下来一段时日,他暂且不用为行踪的事情劳神。可是,吴宁交给他的那个任务,也就是寻找吴长路,他应该从何处下手呢?

    很难找,萌公子要好好想一想对策。

    就这样,武崇训随吴启一路向西,一直到了河州才与巧儿二人独自改道向北,直奔武三思所在的凉州而去。

    临别之前,吴启一再嘱咐巧儿防着武崇训,他总觉得这货没按什么好心。

    “放心吧!”对此,武崇训倒是反过来安慰起吴老十。

    “保咱妹子吃香的,喝辣的,只有享福,没有受罪,落不得半点委屈。说不定半个月一个月的,我们就大大方方地回京了呢!”

    “嗯?”

    吴启一怔,哪有那么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