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对,他真的就是王法

    弘治皇帝铁青着脸。

    身边的百姓,则如洪流一般与禁卫擦身而过。

    一个粗汉大声嚷嚷:“喂喂喂,果然官府没骗人哪,竟真是让咱们来看戏的。咱们只听说过京里的戏,却还不曾真的见过。让一让,让一让,让我赵二来瞧瞧……”

    这赵二显得很激动。

    差役们在附近的乡里喊人。

    说是听戏,初时大家还不信。

    甚至还有人认为这许是官府借机拉壮丁来去做苦役的。

    可到了瓮城,看到那搭起来的戏台子,不少人就激动起来了。

    孩子们穿梭其间,最是快活。

    赵二在前头推搡着身边的人,却让自己的老娘躲在自己的身躯后头。

    娘的年纪大了,可经不起这般推挤。

    他身子结实,铁塔一般的身子,成了他娘的盾牌。

    “娘,来看戏,真的有戏开。”

    赵二笑得震天的响。

    他倒不想来看什么戏。

    只觉得这么稀罕的东西,自己的娘一辈子也没见过几回,有那么几次,都只不过是庄里的老爷请了草台班子来,咿咿呀呀的唱几次,就这……庄户们也是无法靠近的,只能远远的听。

    即便是隐隐约约的听着,他老娘也高兴得很,觉得是难得的享受,现在……却可就近的看到了。

    弘治皇帝听到那赵二的声音,本是皱眉,生出厌恶之情。

    尤其是赵二不断的嚷嚷都让让,将人流分开,便觉得这汉子,定不是一个良人。

    可细细看了,却见这汉子护着一个老妪艰难而行,他一愣,已顾不得埋怨方继藩真让自己大老远的跑来听戏了。

    突然,弘治皇帝一笑,对左右的刘健、李东阳二人轻声道:“有趣,有趣,人间百态,概莫如此,继藩叫朕来看戏,朕明白了,他让朕看的不是台上的戏,而是台下的戏,两位卿家,你们也要好好看看,见见这人生百态。”

    刘健和李东阳依旧一头雾水,却还是忙道:“是。”

    很快,便有禁卫给他们寻了一个好地方,是在一个角落,如此,便衣的禁卫恰好可以将陛下围在角落里,便于保护。

    方继藩却依旧卖着关子,只默默的跟在弘治皇帝身边。

    进入瓮城的人越来越多,很快便人满为患。

    可人流依旧还是洪水一般陆续往里进。

    弘治皇帝远远看见那赵二见人越来越多,竟是急了,呼道:“瞎了眼吗,瞎了眼吗?”

    弘治皇帝便朝身边的一个禁卫耳语了几句,禁卫会意,匆匆挤到赵二身旁,说了一番什么。

    那赵二朝弘治皇帝看来,随即忙牵着自己老娘往弘治皇帝这边而来。

    弘治皇帝带来的禁卫多,已围成了一堵人墙,且又在角落,这里反而并不拥挤。

    赵二进入了这角落,有禁卫给他携了一个小凳,赵二便将自己的娘安置了,感激涕零的到了弘治皇帝面前,叉手抱拳道:“多谢,多谢,不然……俺娘……”

    弘治皇帝摆摆手,只是淡淡的道:“无妨。”

    赵二便退回了老娘的身边。

    弘治皇帝坐在小凳上,方继藩寻不到小凳,便让人找了一块平滑的石头垫着坐下,贴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低声道:“真是看戏?”

    方继藩一脸认真的道:“正是,陛下先别急,很快就见分晓了。”

    弘治皇帝倒是冷静了下来,比刚才多了几分耐心。

    刘健和李东阳,则是依旧不明状况,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

    待人越来越多,小小瓮城,竟容纳了数千人。

    人们便开始鼓噪:“不是说听戏吗?俺们走了这么多路,一路到了城里,怎的这戏还不开始,不会是骗人的吧?”

    其他人也喧嚣起来。

    方继藩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人,不禁怀念起了上一世,自己还小的时候,农闲时在乡下晒谷场里听戏的场景,现在置身于此,竟好像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不知不觉,方继藩仿佛耳边听到了幼时的乡音,那时也是这般嘈杂,乱糟糟的样子,穿越了数百年的时空,竟已分不清真实还是梦幻了。

    呼……

    方继藩回过神。

    抬目,天色已有些暗淡了。

    猛地,锣声响起。

    嘈杂的声音,顷刻间戛然而止。

    来此的,都是想要看戏的人,他们这辈子,本没有多少机会能看戏。

    他们个个翘首以盼,一个个攒动的人头,一双双带着渴望的眼睛。

    戏台上,灯火通明,吸引着无数双眼睛。

    铿……铿……铿……锵!

    锣鼓齐鸣。

    人们此时爆发出了欢呼。

    紧接着,一个老生先登场,穿着龙袍,步伐稳定,头戴唐皇冕冠,开口便唱:“呀呀呀呀呀……朕克继大统,承祖宗基业,方今天下,大体承平,不枉朕辛劳一场,只是近闻赃官害民,不知是否诬告,又或却又其事,若诬告,定将这诬告之人反坐,可倘若果有其事呢?”

    老生在台上踱几步,捋着假长髯,一副愁眉苦脸状,接着叹息,又唱:“朕爱民如赤子,若果有其事,纵千刀万剐,也难消此恨!只是……如何分辨忠奸,明察秋毫?哎……奈何……奈何……”

    唱毕。

    小生登台,着蟒袍。

    “父皇……父皇……”

    原来竟是太子登场了。

    见了‘太子’,皇帝顿时喜笑颜开:“吾儿,吾儿呀呀牙……”

    他们的唱腔并不太高明,甚至……有些低劣。

    这一身龙袍冕冠,也分明是以唐朝为背景。

    可刘健和李东阳只一听,骤然色变。

    天子登台……

    这天子所唱,不正是对应了当今皇上吗?

    还有这太子……这太子……

    这玩的又是哪一套?方继藩这狗东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他居然敢将皇上和太子搬上戏台来!

    二人对视一眼,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

    在这远处的火光之下,弘治皇帝则是伸长了脖子,看得极认真,似乎真的只是个用心听戏的观众。

    坐在不远处的赵二母子二人,更是聚精会神。

    只一听开唱,那赵母的脸上,便露出满足的微笑,颇有几分总算长了见识,却又好像生恐错过了什么,浑浊的眼睛落在戏台上,纹丝不动。

    赵二也渐渐吸引住了。

    台下静悄悄的,只听戏台上太子开始主动请缨,恳请父皇准其京察。

    接着,皇帝和太子下台。

    第二幕,则是刑部主事周蒙登场,刑部主事之子,当街强抢民女,周蒙得知,对其子破口大骂,其子耷拉着脑袋,作声不得。

    人们紧张到了极点,正以为周蒙看似一身正气,要果断的大义灭亲时。

    却听这主事周蒙唱道:“本官只此一子,岂可令其身陷囹圄,罢罢罢,儿啊,那女子可曾婚配?”

    “未曾。”

    “其父为谁?”

    “其父,是个铁匠。”

    “他若得知,定要告你。”

    “爹爹,救我一救……”

    周蒙唱起旁白:“区区一个铁匠,若是要状告,却也是一桩麻烦,他若来寻女,当如何?有了,前几日朝廷捉拿盗贼,不如……本官区区手段,判官笔一勾,污他为盗,打杀了他,岂不是好?哈哈哈……此谓一箭双雕,一箭双雕啊…啊…”

    听到此处,人群瞬间开始骚动了起来。

    原先的安静,突然被打破。

    戏曲最厉害之处就在于,没有之乎者也,用的都是白话,人人听得懂,看得明白。

    何况里头一个个人物登场,对于寻常的农夫们而言,却是一个直观的印象。

    有人见了那周蒙如此唱,顿时眼中冒火,咬牙切齿起来。

    下一幕,自是那被强抢的民女开始哭哭啼啼,想念自己的爹爹,接着闻知自己的爹爹竟被官差拿了,生生打死,长袖遮面哭天抢地。

    那周蒙之子得意洋洋登场,唱道:“当初教你不从,而今还不是从了?我爹爹当朝五品,治尔一个铁匠,还不是手到擒来。王法?我周家就是王法!”

    这一句唱腔还未落下,一下子的,戏台下却是炸开了锅。

    无数人龇牙裂目,气得发抖。

    前头的人大叫:“姓周的狗东西,欺人太甚啦。”

    甚至有人想要跳上戏台,想将那周蒙之子揪下来狠揍一顿。

    “大妹子,莫怕,他要欺你,便让他从俺身上踩过去。”

    更有人恨不得冲上去,护在民女身前。

    人声鼎沸,开始推挤起来,场面一度有些混乱起来。

    人在戏中,戏又仿佛又在人中。

    人人都将自己当做了那铁匠父女,感同身受,这寻常小民,哪怕没有遇过冤屈,又何尝不曾遇过无奈的事呢。

    好在戏班子早有准备,把这戏台刻意的搭得高了许多,足足一丈多高,一时之间,激动的人自然翻身不上来。

    ……

    弘治皇帝凝视着那戏台上的人,竟是开始恍惚起来。

    心底深处,似也有一股火焰,在熊熊燃烧。

    这只区区一个主事,竟敢自称王法,他若是王法,朕是什么?

    一念至此,弘治皇帝额上青筋暴出。

    不远处的赵二,这铁塔一般的汉子,突然在此刻,掩面滔滔大哭起来,口里喋喋不休道:“这狗东西,狗东西……”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