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血债血偿

    书斋中突的异常安静。

    连一直淡然的老者,也显得很吃惊……

    似他这般宦海沉浮,历经数朝之人,历来谋算都是将对方摆在理智的情况下的。

    也就是说,他不会将人想成一个白痴,或者想成一个疯子。

    因为只有白痴和疯子才没有理智。

    而在他的布局之中,陛下一定是个极清醒的人。

    齐国公权势滔天,力主废除八股,可齐国公因此而遇刺,皇帝定会觉得,这废除八股,实乃极凶险的事,只是传出谣言,尚且如此惊天动地,这时候的选择,理应是搁置此事,尽力不去触怒这些愤怒的读书人。

    可偏偏……他千算万算,竟没有算到,陛下竟会跳脱出他的预料,直接绕过了内阁,不与大臣们进行任何的商议,反手之间,直接下达旨意。

    老者皱了一下眉头,咳嗽了两声,才道:“陛下此举,难道不知这样做的后果吗?他难道一丁点都不担心?”

    那人这才又道:“陛下同时还有其他的旨意,现在京营已经伺机而动,京师诸门,统统换了生面孔的禁卫,宫城之中,统统由勇士营接管了防务……除此之外……还有英国公、成国公、定国公、黔国公人等,也发了旨意去……甚至连边镇的都司、总兵官……”

    几个翰林顿时露出了诧异之色。

    老者又拼命咳嗽,接着摇了摇头:“陛下……想来是怒极了吧,不过……你们不必担心,这不过是陛下一时怒极而已,等陛下理智过来,清醒了一些,自会知道这大明需要八股,需要读书人,到了那时候,自然也就顺天应运了。我等在此,静观其变就是……”

    …………

    朱厚照近日清闲得很。

    清闲了就要找点事做,他是闲不住的人。

    老方又不在,这令他很是遗憾,几次冒出了要去南通州寻老方的念头。

    这监国太子,干的一点滋味都没有啊,好不容易盼到父皇回来,结果……

    他现在在医学院里。

    医学院里隔三差五,总会有一些病人送来。

    不过作为医学的大宗师,朱厚照看病是挑人的,他喜欢给人治不孕不育。

    在蚕室里,光身的汉子躺在手术台上,手术的器械已越来越高明了,什么无菌环境,什么无影灯,还有那手术刀,也越来越锋利。

    汉子已经吃了臭麻子汤,迷迷糊糊的,口里则在反反复复的道:“大夫,割了没有,割了没有……”

    朱厚照淡定的捏着手术刀,身后数十个医学生,一个个用贪婪的目光盯着这锋利的刀锋。

    能看着太子殿下亲自动刀子,对于任何一个医学生而言,都是一次弥足珍贵的机会。

    几十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个屏着呼吸,心要跳到了嗓子眼里。

    朱厚照头也不回,淡淡道:“都看准了,这个有些小,所以下刀时,尤其要注意,若是差了那么一丁点的分寸,人家可就真的要绝了香火,可大有大的割法,小有小的割法,为医者……最紧要的就是……”

    在他说话之间,手术刀已迅雷不及掩耳一般,划过了一道惊鸿。

    以至于所有人眼前一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却在此时,外头传来了嚎叫:“殿下……殿下……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是刘瑾的声音。

    刘瑾居然直接闯了进来。

    他脸上布满了泪水,眼睛已经哭肿了。

    顾不得这蚕室里的规矩,直接进来,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而后……他拼命的捶打着自己的心口,撕心裂肺的道:“不得了啦,不得了了啊,殿下啊……殿下啊……南通州……南通州出事了……”

    哪怕是再如何的吵闹,朱厚照这一刀,依旧下得极稳当,手起刀落,该切的便都切了,不该切的,也都保留了下来。

    他依旧沉稳的道:“针。”

    一旁的助手取了针。

    朱厚照依旧盯着手术部位,迅捷无比的开始缝针。

    同时,却是慢条斯理的道:“狗东西,叫什么叫,南通州怎么了,是方继藩死啦?这么着急上火的样子。”

    刘瑾几乎要哭晕过去了,他是真的伤心悲痛呀!

    他对自己的干爷爷,是真的很有感情的,干爷爷虽然凶巴巴的,可是没少照顾他啊。

    当然,这还不是最紧要的。

    做为一个宦官,刘瑾时刻都存在一种危机感,哪怕太子殿下素来信任他,可他依旧要瞻前顾后,他害怕一不小心,自己遭了什么无妄之灾,他也害怕太子身边其他的人将自己取而代之。

    他有太多太多的顾虑了,可自从拜了方继藩做自己的干爷爷,这等顾虑却是消失了,他有了安全感了,可以好好的尽自己的职责了。事情办好了,他也不怕没人为自己请功,事情若是办砸了,固然有人会责罚,但是这责罚,看在自己是方继藩干孙子的面上,别人也往往会留有余地。

    他甚至不再担心谷大用这些人想要在太子殿下出风头,更不必防备东宫有其他人敢拖自己的后腿,更不怕朝中的清流嚼自己的舌根。

    这种日子过得踏实呀,可现在……

    他脸色青白,伤心之色显然于色,哭的要昏厥过去,却努力道:“干爷爷……干爷爷他……死啦……真的死啦……他在南通州遇刺,有人烧了他所住的宅子,尸骨无存了……殿下啊……我干爷爷没了……”

    朱厚照的手……猛地一颤,针头直接狠狠向下猛地一刺。

    这一次,刺中的位置有些特殊。

    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虽是吃了臭麻子汤,却也突然感觉到了异样,两腿一紧,一种莫名的蛋疼让他有所察觉。

    他不禁嗷叫:“是不是刺错了,是不是刺着了俺的子孙袋子?大夫……好大夫……你说个话,你告诉俺,给俺一个准话呀,要不你眨眨眼,你眨眨眼中不中?刺错了你便眨两下……”

    没人理会他。

    蚕室里很寂静。

    针拔出来……

    汉子啊呀一声:“俺的娘咧。”

    朱厚照突然咧嘴,似觉得这汉子格外的好笑,便嘴角轻扬,笑了起来:“本宫早说什么来着,早说什么来着,让他多学一些弓马,好歹也可防身,至不济还可以强身,他总是不听,你看现在……被人杀了吧,活该了吧……哈哈……”

    朱厚照乐滋滋的样子,丢掉了针。

    汉子在手术台上道:“大夫,你倒是缝啊,俺感觉俺在流血,不是说要先缝针,还有上药,保证安全的吗?大夫,大夫……”

    朱厚照不理他,自言自语的笑着道:“也好,也好,这样世上就少了一个祸害了,你看他多会害人,一肚子的鬼主意,也不知是哪位义士所为,本宫真想见见……”

    他移动了脚步,脚步很想轻快,可越发的沉重。

    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口里继续平静的道:“以后也没有人和本宫抢牛肉吃了,没人成日背后说本宫坏话了,本宫瞧见他,就很生气,成日日上三竿才起来,开口就是你妹呀你妹的,这狗一样的东西……”

    西字出口。

    朱厚照眼里团团转的泪水,却是猛地夺眶而出,他吸着鼻子,鼻涕也出来,于是卷了袖子擦了擦,继续吸鼻子,此刻,他眼睛已经花了,向前的步子,变得踉跄。

    手术台上的汉子继续嚎叫道:“大夫,流了好多血呀,俺觉得应该抢救一下,哎呀呀,哎呀呀,俺头晕的厉害,大夫,俺要晕厥过去了。要不这么着,大夫你看中不中,俺加钱,俺加钱,大夫,你讲一点良心,你开个价呀。”

    朱厚照已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蚕室,外头的日光,炫得他本是泪汪汪的眼睛极难受。

    他却打起了精神,仰着脸,不使这不争气的眼泪继续落下来。

    而在这一刻……

    整个医学院,已经沸腾了。

    到处都听到病人们的嚎叫声。

    求医问药的,发现大夫们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看诊台。

    在蚕室里做手术的,却见大夫们丢了手术刀,人已不知所踪。

    刚刚交了银子,预备取药的,发现给他取药的人一下子没了踪影。

    师公(师祖)遇刺了。

    消息来得如此之快,又如此之突然。

    顿时,这些年轻的大夫们,一个个脸色僵硬。

    有人已是泣不成声。

    愤怒的人发出了咆哮:“是何人,究竟是何人,这是欺师灭祖之仇,不共戴天,不诛凶贼,我等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

    苏月心情悲愤到了极点,忍着巨大的悲痛道:“先治病……先治病……师公在天有灵,一定希望我们先治病救人,先将刀收起来,听我一言,先把刀收起来,我们是医者,医者仁心,有什么仇,有什么怨,先给人治好了病再说。”

    朱厚照则拖沓着沉重的脚步,不理会这些闲杂的声音,他泪水涟涟落下,猛地,泪眼朦胧的眼眸一张,而后又用长袖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

    他将自己的脸抹花了,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紧接其后,朱厚照脸色冷然的张口道:“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