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上山打老虎额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西山书院的新世界

    若说此前的论文,更多只是去观察世界的理论知识。

    那么这一篇《电能论》,则是肖静腾尝试着想要用这个发现,去将这些理论带给现实的世界。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任何动力的根本,无非就是烧开水的过程,就如蒸汽一般,用燃料点燃,将水烧开,产生蒸汽,再用机械将蒸汽转化为动力。

    这些东西,起初的时候,让外行人看着咋舌,觉得了不起。

    可在这周刊的评委们看来……不过是最简单的原理。

    而显然……这篇《电能论》,则是提供了一个新的烧开水的方式。

    当然,行得通还是行不通,只有天知道了,可至少……肖静腾的理论体系是极完整的,许多提到的方向,也能够在试验中进行验证。

    肖静腾研究这个方向,已有十年。

    他缺乏的,恰恰是一个突破而已。

    此前的肖静腾,了解到摩擦所生之物,并非是磁,而是新的物质。而这种物质,最终一旦确认为电,那么……通过被雷劈的经历,他此前所有没有头绪的研究,一下子却是串在了一起。

    原来电是可以传输的。

    原来电还有静电之分。

    既然摩擦生电,那么是否可以通过如此,而产生电力,再通过电力,转化为热能?

    若是能产生热能……那么又可以如何的应用。

    他的电能论,不过是打开了一扇大门。

    而评委们,却迅速的开始产生兴趣起来。

    若说最初的那篇《论磁石》,不过是抛砖引玉,许多人对此没有关注的兴趣。

    可现在……当一个又一个新理论出现,就足以颠覆许多人的常识了。

    某些评委心里已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研究这玩意,其实很多时候,未必靠的是苦功,因为一旦没有新的理论出现,绝大多数人不过是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原地打转而已。

    除了真才实学,运气,也是很重要。

    这个肖静腾的运气,就极好。

    倘若这个领域继续深入研究下去……那么……未必不可能在此基础上,诞生更多的可能。

    评委们几乎围绕着这些论文,探讨了足足一夜,最终下了定论,新一期的期刊,全数刊载这数篇论文,其他各科的论文,暂列副刊。

    这样的事……已经许久没在周刊出现了,除非出现了重大的发现,和颠覆性的理论。

    于是……当新的期刊出现时,各家书铺,直接挂出了牌子,本期周刊新增副刊。

    但凡是京里的学子,统统都明白,周刊增添副刊,是极少有的情况,而增加副刊,就意味着这一期,定有看点了。

    当人们纷纷买了周刊细看后,顿时又开始哗然了。

    虽然外人能看懂的不多,可是能看懂的人,心里都忍不住震撼。

    新的物质发现!

    天上的雷电,原来竟是由此而出。

    电流能产生热效应。

    热效应啊,热效应就意味着这极可能是一种新的能源。

    章涛便是拿着周刊,连续读了几遍的人之一,他在工学院一直是籍籍无名存在,总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的不妙。

    看着一个个师兄弟,渐渐崭露头角,而自己依旧一事无成,章涛除了感慨自己的学艺不精,便难免要哀叹自己的命运蹉跎了。

    可此时……他忍不住羡慕起这电能的发现者了,一看下头的署名,顿时吓了一跳。

    这个难道……就是那个被师公捆绑起来,让雷劈的肖静腾?

    肖静腾啊,他认识……当初就是和他一样,哈哈……这个家伙当初和他一样的一事无成……可心里还没开始乐,突然章涛又沮丧起来,现在连他都翻身了。难道……师公那一次……根本不是惩罚,而是……

    想到这里,章涛心里就升起了惊涛骇浪。

    师公真乃是神人也,不但无所不学,无学不精,桃李满天下,教授出来的弟子,个个了不起。最紧要的是……他将人只电一电,那人便可……

    章涛越想越是恐怖,此时,他不禁羡慕起来,若是当初被电的是他,便纵做鬼,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啊!

    章涛郁闷的叹口气后,怀着各种复杂的情绪,继续研读。

    这一读是越读越觉得稀罕。

    这时,却听到有人道:“肖静腾不得了了。”

    “什么?”听到宿舍外有人呼喊,章涛立马冲了出去:“怎么了?”

    “肖静腾的论文,师弟没看吗?这家伙……一飞冲天了,凭着这几篇论文,直接授了学士,且还从学里申请到了一大笔的钱粮,现在他已设了电能实验室,正在招募人手,快……快去,许多人都去了。”

    章涛听罢,哪里还迟疑。

    他心动了,在工学这一块,他几乎已再难有什么成就,那些有成就的人,早已占据了这一领域的许多位置,与其在此耗费时间,倒不如……

    “去。”他咬了咬牙,拔腿便走。

    …………

    此时的肖静腾,其实有些晕乎乎的。

    一下子的,他变得炙手可热起来,学爵有了,地位水涨船高了。转眼之间,便从那只有巴掌大的宿舍,直接搬进了学里提供的华宅,甚至还专门给他雇请了一个佣人,照顾起居。随后,便又被上头叫了去,西山书院自是希望他继续深入的研究。

    于是……几乎是手把手的教他写了一份建立实验室的奏报,奏报被人送上去,当日便被学中诸院士批了。

    紧接着……实验室的地址也迅速的给他选好,助手也请了几个,都是有学爵之人,平时肖静腾高攀不上的人物,现在竟给他打下手了,不只如此,人手自然还远远不足的,接下来……还需招募更多的人,于是乎……在肖静腾的要求之下,拟定出了一些条件,随即便在学里开始招募生员。

    当日收到的申请状,就有三百多份,最终肖静腾挑了七八人,结果很快,他又被某院士叫了去,吐沫星子喷在他的脸上,一顿臭骂。

    肖静腾还在云里雾里,他总觉得被电之后,自己像是麻木了一些,有些迟钝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才知道,之所以挨骂,是因为某院士觉得他太过小气。

    既然给你批了钱粮,让你来带这个头,深入的研究,要干就得干大的。

    书院已经很久没有新的方向了,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新的指向,镇国府拨发的钱粮,年年都用不完,大家都很操心啊。

    于是,某院士很慎重的伸出了两根手指。

    肖静腾惊讶的道:“招募二十人?”

    某院士恨铁不成钢的盯着他,吐出了两个字:“两百!”

    …………

    电能研究所挂牌,规模不小。

    肖静腾开始负责制定研究的计划,以及未来可能实现的研究方向,而后开始对新进的的学员们进行短期的讲解,让他们大抵知道电能的原理,于是……一切就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而与此同时……一个条子送到了肖静腾的面前。

    是师公命人送来的。

    一听是师公送来,肖静腾顿时肃然起敬。

    他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师公,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等只要看到一个方形的桌子,便能想到方,随后想到方继藩,想到师公伟岸的身躯,想到伟岸身躯下,那充满了智慧的伟大头脑,伟大头脑里,还有对自己言传身教,想到言传身教,于是,肖静腾的内心里,便仿佛升起了一股暖流,以至于这股暖流,连自己的眼睛都融化了,夺眶的泪水便要流出来,内心深处的感激涕零,还有敬仰之心交织一起,便让他不禁想哭。

    于是……他不允许实验室里用方形的桌椅,一概都用圆形,似乎只有如此,方才不会唐突了师公,更不至自己总是触景生情。

    他现在需心无旁骛,深入研究,不可分心。

    因而,手里接过了条子后,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才小心的将条子打开。

    只见上头只两个词‘发电’、‘发光’!

    呼……

    这并非是哑谜。

    因为肖静腾一看便明白了。

    发电的原理很简单,就如摩擦生电一般,当然,师公想要的,显然不是摩擦所生的静电,那么……根据电磁感应的理论,能否当真产生电呢?

    至于发光,肖静腾自然也再熟悉不过了。

    当初雷劈的时候,他就在发光,那雷电在铜线和铁片上,产生的热量和电弧,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只是……要如何转化呢?

    肖静腾很慎重的道:“请告诉师公……弟子一定竭尽所能,也一定要穷究这电能之理由。”

    说着,肖静腾将这条子小心翼翼的收好,对身边一个新招募的研究员,据说好像叫章涛的家伙道:“请个装裱匠,将这四个字装裱起来,要张挂,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章涛连忙点头:“是。”

    慎重其事的接过了条子,他知道这是师公的手笔,师公小小的点拨,就成就了肖静腾,真是令人羡慕啊。

    …………

    感谢江西老据同学打赏的五万起点币,感激涕零。那什么,可以求点月票吗,这个合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