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之军师崛起 晨风天堂

第二二一节 追贼

    韩王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逃贼?”

    “王诏,贼奴文熹从秦大河君伊川庄园被人救走,致使大河君护卫多人受伤,秦大河君已经点齐三千兵马追赶,韩国各城守将派兵抓捕,若有藏匿者斩立决。”

    韩王努力让自己演的更真的一些,好不容易才装出一副震惊的神情。

    然后韩王看了看文熹,又看了看王诏,眼睛往上一翻晕倒。

    副将大喊:“拿下贼人。”

    文熹以及救她那些最后一位活着的被扔进了大牢之中。

    大牢之中,两间牢房分隔着文熹与那位救他的人。

    文熹哭的死去活来,她越来越后悔从伊川庄子逃出来了,她感觉自己必死。

    “在下,赵春。为赵王座下近卫,相信接应我们的人已经进入野王,今日的情况还有一丝生机,这生机在姑娘身上。”

    “我!”文熹止住了哭泣。

    “请姑娘不要害怕,还有机会。”

    赵春很清楚,自己这次当真是九死一生,不过文熹这样哭下去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半点好处,先稳住文熹身说。

    再说韩王并没有回居所,而是住进了军营,命令加强守卫。

    赵王确实在野王派有人手,却不是为了救文熹,而是为拿下野王布置的细作。

    这位细作听闻野王守将住进了军营,便夜探将军府。

    其目的只有一个,拿到野王城的布防图。

    可这位细作一进到野王守将的屋中,傻了,呆呆的看着屋内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他看到了什么?

    整个屋内,贴满了文熹的画相。

    这是有多痴迷文熹?

    至于布防图自然是没有找到,这名细作却是立即上报自己见到的一幕。

    负责野王攻略的是赵王亲信,当下就决定派人想办法进入大牢,与文熹取得联络。

    大牢是那么好进的?

    不过有韩王故意安排之下,赵王的亲信还是花了大量钱币进到了牢中。

    赵春当晚就开始高喊,有紧急军情要告诉野王守将来换取自己活命。

    韩王亲自来到大牢之中,唯有一件事情他不是装出来的,那就是看文熹的眼神,那是真的一种爱慕。

    可惜,文熹必死。

    为了大业,韩王没什么舍不得。

    赵春说道:“在下荆春,燕国人,我家姑娘愿意追随将军,但将军可有办法自保?”

    “自保,把你们的人头献上,自然就自保了。”

    赵春摇了摇头:“纵然能保命,能保住现有的地位?将军难道不知道,秦大河君作事是何等的霸道。”

    韩王问道:“你有什么高见?”

    “带野王城降了,乐毅将军眼下距离此地不足百里,燕国与魏国结盟,秘密图谋韩国……”没等赵春说完,韩王一甩衣袖:“可笑,区区弱燕,能保住本将,笑话。”

    说罢,韩王就准备离开。

    赵春急了:“将军,我随身的物件当中,有一只竹筒水壶,破开水壶内有一块金令,那是我王信物。”

    “本将不信。”

    “我王是赵王,赵、魏结盟将军总是相信吧。若将军有心,我王会将文熹赏赐给将军,并保将军一个千户君位。凭那金令,相信会有足够身份的人来见将军。将军,你承受不住秦大河君的怒火。不如求一个富贵。”

    韩王缓缓的点了点头:“好,我给你三日时间,秦大河君从宜阳调兵再到野王需要些时日,三日内本将见不到诚意,就杀掉文熹以求自保,虽然……”韩王一脸怜惜的看着文熹,这眼神完全就是真实的。

    这么一个美人,三大名姬,韩王不用演戏也深深的感觉到可惜。

    正是韩王这眼神让赵春信心十足。

    两天后,白晖的部队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一座桥断了,要么绕路,要么修桥,这会耽误很长时间的。

    而韩王城北约三十里,一处秘密的营地内。

    韩王假冒的野王守将终于见到了正主。

    赵国,公子胜。

    若是赵王亲自前来,怕是有七成的机会能认出来面前的人是韩王,但公子胜却不行,他见过韩王的次数只有一次,而且还是距离很远的地方。

    赵奢更没有见过,他此时的身份还没资格站在韩王面前。

    “将军眼下有一个万户侯的机会,秦大河君有句话,男儿功名马上求。万户侯……”

    公子胜的话把韩王吓住了。

    整个交谈的过程韩王都是半呆滞的,他作梦也没想到竟然引出了这么一个计划来。

    “万,万户侯!”

    “当然,将军难道不想贵到极致吗?”公子胜信心十足:“更何况,天下三大名姬会甘心委身于一个寻常的将军?”

    韩王真是被吓到了,语气也有些结巴:“当,当真?”

    “卫国就是将军的封地。”

    “干了!”韩王大叫一声,却掩饰不住他额头的汗水。

    当晚,野王城西,韩王见到白晖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

    “小咎,有这么辛苦吗?”

    “不,不!”韩王一把抓住白晖:“赵国公子胜想杀你。”

    “杀我?”白晖冷笑几声:“我承认,这个公子胜勉强算是一个人才,但他想杀我,他能吗?他的计划是什么?”

    韩王急急的说道:“他的计划是,我强硬的拒绝你入城,要请示韩王。然后逼你带兵在野王城西北方向布防,以防止我把文熹送走,接下来他会带两千精锐,然后住我野王的兵马包围你,最后我献上野王城,还有你的人头,文熹归我。”

    “有意思。”

    “他真的想杀你。”韩王强调了一句。

    白晖背着双手抬头看着月色,良久之后缓缓说道:“来人,传本君令,告诉王龁,赵国打算设计要我的性命。秦军有十年不攻之约,眼下唯有他,他能否给本君出这口恶气。”

    “得令!”白晖的亲卫这抱拳的动作用力极大。

    想杀白晖,这等同于给秦军至少三成将领上眼药,王龁领军,铜戈等将也已经过去,这次打着韩军的旗号,一定要给赵国一点颜色看看。

    白晖下完命令后对韩王说道:“这赵胜想死,我就助你韩国拿下晋阳,当真以为我的性命那么好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