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之军师崛起 晨风天堂

第四七六节 一个新想法

    白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至少王龁与两名军中司马内心是惧怕的。那怕是白晖也没有真正的处罚过谁,但这种恐惧感更多的来自白晖的身份。

    就在三个人等白晖指令的时候,白晖突然沉默了。

    一个多少有些古怪的念头开始在白晖的脑袋里冒出来,那就是给赵国找一点点麻烦。

    白晖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剧,名字太久远不记得了。

    只记得电视剧的内容,似乎是在辫子朝末年,有许多人涌入东北,初期是官方强制增加东北的人口,到了中期就有人自发的前往,在东北有一股子淘金热,还有挖参人。

    还有什么呢?

    似乎当时那个故事的位置就是奉天,或是牡丹江……

    白晖不记得那么详细的东西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财富动人心,当时无数人杀往东北而去,为了财富。

    啪!

    白晖猛的一拍桌子,可是吓了三人一跳,以为白晖发怒了。

    可是,白晖却是突然的笑了。

    “我想到了,还有一个地方叫红花沟。王龁,立即给我挑选精锐秦军一千人,去一个叫红花沟的地方,去给我抓一种貂,紫色的。然后再派精锐秦军五百人,保护探矿队给我去金子,找到一块狗头金,重赏。”

    王龁立即站了起来:“大河君,我立即派人去办,末将斗胆问一句,这与我肥邑仓库有关系吗?”

    “有。一切按我的计划来,然后把……”

    白晖停下了,有些悲伤的捂了一下脸:“难受,突然发现手边竟然无人可用。”

    白晖这话让王龁与两位军中司马脸上委难看。

    突然,白晖看着两位军中司马:“你们叫什么?”

    “陆凡、甘于。”

    “陆凡?”

    王龁在旁介绍道:“他原是妫姓、陆氏,算起来是田文的堂弟,在十八年前宣王封公子田通于陆乡,其子孙便是陆氏,陆凡是稷下学宫极有才华的人,其父与田婴有过节,被杀之后他便逃离齐国。”

    王龁又介绍甘于:“甘于是甘氏一族,如果依礼法而言,武安君也称其为叔。”

    “明白了,你们二人去办一件事,去洛邑发请柬,只说我白晖有一个拍卖会,这个拍卖会在海外举行,暗拍。这次拍卖会命名为夜明珠。”

    “大河君,请问拍品是什么?”

    “机会,一个裂土封王的机会,参与拍卖的人,要在九鼎前以血立誓,并且得到我王的授权金牌,金牌你们不担心,宜阳那边制作过许多漂亮的金牌,只需要挑一批出来加工一下便好。”

    甘于、陆凡两人赶忙应下来。

    白晖又补充了一句:“我会给王上写一封密信,你们只需要办你们需要办的事情,咸阳与洛邑的事情,王上会安排人去办。”

    说完后,白晖示意王龁去门外安排一下警戒之事。

    王龁回来之后,白晖才说道:“楼烦扛不住东胡,也打不过匈奴。而大秦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去保护他们,所以在相国的安排下,楼烦西移,转到河套东弯,这样可以在秦军的保护之下。”

    王龁一听就明白了:“大河君,赵国想借机北上。”

    “恩。”白晖点了点头:“赵王章肯定是死了,我还没有得到确定的消息。但可以肯定的是,赵国眼下被赵国公族、武将集团、田文等外臣三分权势而掌握,北上是化解他们内部矛盾的一个良策。”

    王龁用一力抱拳:“大河君,我部可战。”

    “你安心给我灭了箕氏侯国,我要的不是硬战,而是在战时练兵,慢慢的强化肥邑这里。不要急,你先去处理好我安排的事情再说。”

    “诺。”

    王龁等下了白晖的马车离开后,白晖找了一个借口让车队停下休息,然后陪着宣太后到了不远处小山观海。

    “太后,我有一个想法。”白晖很直接的开口。

    宣太后说道:“本宫听听。”

    “太后,我打算卖地封伯。”

    “说的详细一些。”

    伯,代表着天子封下最低级别的诸侯,若是早几百年有人敢说这样的话,估计会被人乱刀剁成肉酱。

    白晖虽然没动,眼神却往四周看了看,自己的护卫已经站好的位置。

    这些护卫的站位,不仅仅是保护,更多的是防止有人偷听。

    确定好周围很安全之后,白晖说道:“太后,赵国要北进,而且我现在并不知道邯郸城的详细的情况,情报送到我手上怎么也要一个月之后,所以我打算作一些应对。”

    “恩,有应对的是正确的。”

    “太后感觉,咱们大秦的内部眼下安稳吗?”

    白晖这个问题就是现在,就是秦王都不敢这么问宣太后,宣太后最反感的就是内部不稳,她不介意用刀,用血让任何一个有异心的人全族死掉。

    无论是那一族。

    可白晖还是问了。

    宣太后也作出了回答,宣太后说道:“看似安稳,不过咱们大秦上等贵族的位置也就那么多。不说别的,只说有着天下第一县的孟西白三族就不甘心。早在商君时代,因为变法他们受损极重,而且被打压。”

    “眼下了,有你,你虽然不属于孟西白三族,但军中的中坚力量当中,孟西白三族占了多少人。孟西白三族在军中的军侯、百将有多少人。他们希望有更大的话语权,他们在争。”

    白晖反问:“位置是固定的,那么谁来让出这个位置呢?”

    宣太后也在反问:“对呀,谁来让出这个位置呢。荀况、屈原、邹衍、庄周那一个不是惊世大才,他们身边的人,他的学生,他们为秦国作出了贡献,却也占了秦国贵族的利益。”

    宣太后长叹了一声:“这也是有本宫在,有你在。若本宫不在了,那么你需要有血让许多人冷静下来。若你不在,谁还能掌握压制他的刀。所以,不稳。”

    确实是不稳,秦国内部有争斗。

    眼下,老秦人要拿回自己曾经失去的,新贵族们要争一个位置,老世族们也不甘心被人挤压,新来的势力更是要占据一块能够保证他们生存的空间。

    但,谁敢有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