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生就会跑 丧尸舞

第一百五十章 臭小子

    “教练,全国男子200米的青年纪录是多少?”

    从混合通道区出来的时候,叶钦一眼就看到了已经等在这里的聂方平,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也让聂方平有些惊讶。

    “怎么突然想起问全国青年男子200米纪录的事情了?”聂方平扔给了一瓶事先准备好的水,笑着开口问道。

    叶钦方才在田径场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他没去打扰,赛前也没多事的说叶钦要如何庆祝什么的,那是叶钦获得冠军之后的荣誉时刻,自然而然也是叶钦自己赢下比赛后的真情流露。

    他是叶钦的教练,他欣慰于叶钦的表现,也乐于看到叶钦去享受那一瞬间的荣光。

    “就是想问问。”叶钦摇了摇头,“看下我差了多少?”

    刚才在跑道上跟自己的成绩合影的时候,他其实多少有些感觉不太好意思,如果打破了全国纪录或者全国青年纪录,拍照留影的时候,心情可能都会安然一些,而仅仅是打破全国少年纪录,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不那么舒服。

    就是刚刚拿到冠军的喜悦,随着时间推移,也渐渐冲淡了几分,反而纪录的事情时不时浮现在脑海里。

    “全国青年男子200米纪录是20秒86,2000年杨耀在全国青年田径锦标赛创造的。”

    聂方平见叶钦说的认真,接着稍稍顿了顿,似乎回忆了一阵,接着和叶钦说道,“你跑的20秒93,离这个成绩距离不远了,不要太心急,接下来一两年你应该能够打破这个纪录了。杨耀创造这个纪录的时候,已经是十九岁了,你到他这个年龄,肯定能跑得比这好。”

    杨耀是1981年出生,而叶钦是1987年出生,按照年龄上来算,今年叶钦也不过是16周岁多些,17虚岁这样,以叶钦的成长,在聂方平看来,以叶钦正常的成长轨迹,打破全国青年男子200米纪录和400米纪录,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聂方平一直没有以国内的各种纪录之类的来要求叶钦,他本意上更加希望叶钦能够专注于自我成绩的增长。如果把目光放在了全国青年纪录上,那还不如直接以全国纪录为目标,而且即便是全国纪录,在聂方平看来未免都有些小家子气。

    在叶钦这个年龄,还远没有看到天赋的时候,他觉得还是不要给出具体的条条框框去限制,以免真有一天达到这个成绩的时候,运动员突然发现目标实现,名利都有了,心情骤然放松下来,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动力。

    毕竟全国纪录才20秒58,但亚洲纪录就是今年6月份日本选手创造的20秒03,而离19秒32的世界纪录,那就更遥远了。

    “20秒86!”叶钦低头默默地念了一遍这个男子200米的全国青年大赛纪录,确实离他刚才跑的城运会200米决赛成绩20秒93相差不多,想到这里心里的那点小疙瘩也就过去了,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参加过一些比赛,他的眼界多少已经打开,对于全国青年男子纪录甚至全国纪录,其实都没有特别的去在意。

    想想世少赛的那个牙买加黑人少年,20秒40的世少赛纪录,对方比他大了一岁不到,那才是他想要追赶超越的目标。

    不过,叶钦还是有些好奇地朝聂方平问道:“那这个青年纪录的杨耀呢,他现在还有在比赛吗?”

    算时间对方2000年创造全国青年纪录,今年刚好二十二三岁这样,正是个人运动生涯的巅峰,如果没有退役的话,应该成绩还会更好。

    “杨耀啊……”聂方平声音拖长了一点,想了想才说道,“我离开体校后,倒是不太有去了解,不过去年亚运会他应该是拿了第二还是第三吧,算是当前国内最好的200米选手,你离他们也不远了,不过,不要骄傲,继续努力,你可以前面的路还长着呢。”

    离开了体育系统后,聂方平对于国内田径的消息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灵通,对于叶钦说起的杨耀这名选手,他想了一阵,也就记得对方去年亚运会好像还跑得不错。国内当前的男子200米和400米的水平,从九十年代开始到现在千禧年初,算是有所提升,但这个提升其实很有限。

    1996年金陵全国田径锦标赛中,韩朝明创造的20秒54的全国男子200米纪录,1998年在全国田径大奖赛上周维创造了10秒17的男子100米全国纪录,2001年东亚运动会,徐志宇创造了45秒25的男子400米全国纪录。

    但这些纪录的刷新其实和前面的国内选手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跑出来的成绩进步并不算大,反观亚洲其他国家,尤其是日本,从九十年代的男子短跑项目一再突破,有10秒整的百米亚洲纪录,20秒03的200米亚洲纪录,国内的男子短跑项目,此时算是在式微阶段。

    叶钦点了点头,听到这里心里大概也算是了解大致的情况,他离现在国内最好的短跑运动员,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这个差距并不算大。

    如果叶钦没有去参加过世少赛,可能对现在自己的成绩可能会沾沾自喜,对于在他这个年龄,能够跨入国内差不多是最优秀的短跑运动员行列,不论是谁,心情都难免有那么几分膨胀。

    刚刚在城运会赢下了男子200米的全国冠军,叶钦在赛场上的表现几乎和其他选手没什么两样,但稍微冷静下来后,他就认识到了自己这个成绩,真不算什么。

    如果没有参加过世少赛,没有见过高山,没有见过跑200米被人拉开了十几米远的天才少年选手,叶钦大抵也不会滋生出什么其他想法。

    但他去参加过世少赛,见过别人能跑出什么样的水平,才知道自己离别人还差得远。

    正如方才在通道内和他打招呼的何俊,在十六七岁拿到全国青少年田径锦标赛冠军的时候,何等风光,但到了国外,参加第一届世少赛,连决赛的没能进。

    那种巨大的落差,是很能够影响一个人对于今后参赛的心态的。

    这也是当初聂方平,千方百计都想让叶钦去参加世少赛见世面的原因,少年人的视野要打开,不要只局限于眼前的这片天地。

    “好了,赶紧把衣服穿上,我们的城运会之行算是告一段落了,等会可以去看台上看后面的决赛了。”

    看着叶钦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疑问,聂方平将叶钦的行李包扔给叶钦,提醒他穿上外套长裤,十月底的星城市天气还比较温和,不过夜间已经多少有了些凉意。

    “后面还有什么比赛好看吗?”

    叶钦从行李包内翻找出了自己的外套,囫囵地套在了身上,朝聂方平问道。

    “男子110米栏,今晚的比赛里有世锦赛铜牌获得者参赛,你可以看看,短跑选手的起跑是共通的,很多兼项的选手起跑方式有采用的是跨栏选手的方式。”

    “跨栏?”叶钦将衣服套在身上,眼里露出几分疑惑,他还是第一次听聂方平说起这个。

    “就是跨栏。”聂方平点点头,接着道,“男子110米栏的起跑要求比百米和200米更高,要算步数和发力点,我们可以观察下,再过两年你上了大学,以后的训练你就得学会自己动脑去观察和分析自己的情况了。”

    “行!”

    叶钦一时间倒没想到聂方平会提起两年后的事情,不过聂方平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很有兴趣观察。

    穿好衣服后,原地轻轻蹦了蹦,突然打量了聂方平的脖子一眼。

    聂方平眉头挑了挑,“看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叶钦摇头笑了笑,突然伸手轻轻在聂方平胸前划了圈,然后退开了一步,似乎左右端详着聂方平胸前有什么东西一样,“我是看等下金牌挂上去好不好看。”

    “什么?”聂方平一时间似乎没听明白叶钦在说什么。

    叶钦却在这个时候已经笑着蹦蹦跳跳跑了开去,声音传了回来,“教练,全国冠军!”

    聂方平稍稍愣了愣神,随即醒悟了过来,看着叶钦的背影,轻骂了一句,“臭小子!”

    脸上却挂起了笑容,跟着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