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607.不请自来的债主们(1/4)

    “真的把房子还给以前的客户了!我就在现场!”

    “大手笔啊!就算他是砸钱买人气,我也愿意做他的一生粉!”

    “果然,说到不如做到,够爷们儿!”

    “维护更广大购房者的利益,就冲这句话,陈晋我要给你生猴子!”

    …………

    重开现场的情况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出去了,在无数人关注着的情况下,陈晋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在场的人也都很激动,虽然销售处面前依然排着长队,但是其他人可以先到学历审核处核查学历,领取相应的优惠证明。

    一小部分硕士学历以上的客户,也已经开始办理无息贷款的手续了。

    关于网络上那些陈晋是不是沽名钓誉的讨论,在这时不攻自破。就连一些键盘侠这时候也不敢乱说什么了。

    毕竟犯了众怒,是有可能会被人肉的……

    吴亨亮混在人群当中,对身边的柯成龙问道:“这个陈晋是不是脑子烧坏了?真这么玩的话,有多少钱都不够亏呐!”

    “未必。”柯成龙望着销售处,喃喃道:“他实在太聪明了!”

    “嗯?什么意思?”吴亨亮不解道。

    柯成龙指着那些竖立着的房源表解释道:“他是规定了优惠时间的,到大年三十之前。从今天起的话,满打满算也就只有8天的时间。”

    “那又怎么样?”吴亨亮接着问道:“8天时间,还不够这些客户把他生吞活剥吗?”

    柯成龙不禁有些无奈,虽说吴亨亮确实是他的大金主,自己也确实是因为他头脑简单容易控制才傍过去的。

    但自己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他却还是不能理解,确实有点让人绝望呐!

    他只好继续解释道:“吴少,你看那那房源表,能看出什么来吗?”

    “能有什么?开盘不都是这样的吗?”吴亨亮耸耸肩道。

    柯成龙却摇头道:“这五个项目加起来的可售房源,都不到3000套。还要减掉一千多套已经卖掉的,算下来也就只有不到2000套的可售房源。”

    “换句话说,陈晋亏的,也就只有这不到2000套房子而已。可五个楼盘加起来,有将近20000套房子呐。用这不到10%的亏损,换取剩下那90%的大卖,这笔帐怎么算都是稳赚不亏的。”

    听完柯成龙的解释,吴亨亮也渐渐觉出味来了。

    他疑惑道:“那还有剩下的这么多客户呢,能答应吗?这摆明了到手的房子啊!为了钱,别人这帮人现在把他当祖宗,转眼就能把他骂死!”

    “陈晋有一个完美的借口……”柯成龙应道:“剩下的那些房源,还不符合领取预售证的标准。”

    “他大可以冠冕堂皇的解释说,他愿意继续让利,可是政策就是政策,他也不可能违反的。”

    “艹!”吴亨亮呲牙道:“也太鸡贼了吧?”

    柯成龙耸耸肩,表示无语,实际上心里却对陈晋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陈晋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

    周一在拍卖会上失利后,他第二天就抓紧了解过这些项目的情况。到了现在他才发现,陈晋简直就是个天才!

    撑死几个亿的短期损失,陈晋却换来了名声,换来了号召力,换来了关注度!

    再加上因为“无息贷款”的存在,哪怕优惠期过后,依然会有大批的高学历人士选择购买晋华公司名下的楼盘。

    光冲着这一点,就能带动大量客户的购买积极性。

    你想啊,将来这左邻右舍住的不是硕士就是博士,对自家的孩子是多么好的鼓舞?那可真是名副其实“别人家的孩子”呐。

    更何况高学历人士大概率都是各个行业的精英阶层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求上别人,远亲不如近邻的,话也好说点不是么?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不就是混个圈子么?

    而且,柯成龙总觉得陈晋还有其他的后手,虽然他并不知道是什么。

    “哈哈!”

    边上的吴亨亮一阵笑声打断了柯成龙的思绪。

    “笑死了我,小柯你看,农民工讨债来啦!”吴亨亮笑道:“这下可算有好戏看了!”

    柯成龙循着他目光望向宴会厅的门口,只见一群皮肤幽黑的中年人有些心虚的走了进来,有男有女,衣着虽然普通,但都很干净。

    见到这个情景,柯成龙忽然想起来,陈晋确实在访谈里说过,曾经为这些烂尾项目工作过的建筑工人们,都可以凭借当初的合同和身份证明来领取相应的酬劳,甚至补偿……

    可是,现场可没看见这样的地方呐?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并没有安排在今天?

    就在他思索的这一小段时间里,一群人已经生生的插入人群,涌到了台前。

    陈晋还跟施杰站在幕后讨论着呢,忽然听见工作人员跑来说了这事。

    陈晋一听,先是看向施杰:“杰哥,是你安排的吗?”

    施杰一脸懵逼的摇摇头道:“我没安排过这件事呀。咱们昨天不是商量好了吗?要低调处理。怎么?不是你安排的?”

    “那怎么会……?”陈晋皱起眉头,却没有耽搁,立刻从幕后走了出来。

    只见一群人工人里似乎有个领头的,正在跟现场的工作人员说些什么。同时边上的各路媒体也像闻见肉腥味的苍蝇一样,亦步亦趋的跟在边上,长长的收音话筒早就架起来了。

    尽管陈晋确实已经兑现了一部分的诺言,把属于购房者的房子还给了他们。但作为媒体的立场来说,当然希望陈晋如此完美的人设下,出现一些污点。

    毕竟流量才是王道呐!

    陈晋没去管媒体们,而是认真看了看领头的人,发现这人他竟然认识!

    那人这时也看见了陈晋,急急忙忙就要过来,却被边上的保安给拦住了……

    陈晋连忙迈步上前道:“没事没事,这是我老哥。”

    保安这才放开手,让人群涌到了陈晋面前。

    “老哥,你怎么来了?”陈晋看着眼前的老茶笑道。

    老茶搓了搓手,似乎在犹豫是该先握手还是先说话,陈晋却直接拉起他的手道:“嫂子孩子还好吧?回家了吗?”

    “嗯,托你的福。我让他们都先回去了。”老茶腼腆道。

    “那你今天来是……?”陈晋问道。

    “额~”老茶挠了挠头,咧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边上的人早就按奈不住了,都催促道:“老茶,你快说呀!咱们可都指望你了!”

    “就是~老茶!你不能自己拿了钱就不管咱兄弟们了!”

    …………

    事已至此,陈晋要是还猜不到老茶是来干嘛的,也就算白混了。

    不过这种事,还是需要当事人来说出口比较好。

    只见老茶被人群拱着,表情颇有些无奈。但他选择了领着人群来这,原本就是骑虎难下了。

    沉默了半晌,他只好开口道:“陈总,是这么回事。你前些日子不是在电视上说了,愿意把以前老板欠的工资补上么?”

    “没错,这话是我亲口说的。”陈晋点点头应道:“而且我保证做到。”

    老茶不住符合着点头道:“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跟大家说的。只不过以前一起在工地上干活的几个老兄弟,也都在等着钱回家过年呢。他们听说我拿了你的钱了,就找我帮忙……我这才留了下来。”

    他接着道:“后来……听说这事情的人越来越多,都是以前在这几个工地干活的人。大家寻思着,既然我拿了你的钱,应该能跟你说上话,就让我领头找你来了……”

    陈晋闻言,点了点头。虽然老茶自己认识的老乡并不多,但因为上一个开发商跑路了,一些工友还是会聚在一起交换讨薪的进展,事情自然也就传开了。

    这时老茶尴尬的笑了笑,小心翼翼道:“陈总!今天都是小年了,没几天就是年三十,这大家伙都等着钱回家过年呢。你看,能不能给落实一下?”

    随着老茶问出这句话,边上的一群工人们也都七嘴八舌的说开了,或是哀求,或是质疑,或是感谢……说什么的都有!

    只要能拿到钱,拿到他们应得的血汗钱,尊严和面子在这种时候,都已经不重要了。

    边上等着正式开售的许多客户,也早就把围得水泄不通了,都在看热闹,也在看陈晋。

    毕竟这世界上很多话都是说说容易做起来难的。农民工们被拖欠薪水的事情本就屡见不鲜,许多黑心老板,就是看准了这个群体知识水化水平相对较低,维权能力不足,才敢肆无忌惮。

    所以,也不排除陈晋拿他们在做文章的同时,也是一样的行事作风。

    更何况,这么大批的工人加在一起,薪水总额可不是什么小数目!陈晋真的能说到做到吗?去承担这笔本就跟他没关系的开支?

    闻风而动的媒体记者们早就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等着陈晋的回答……

    陈晋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笑道:“老茶,是不是大家都怕我说话不算话,所以才挑了我开盘的节骨眼找上门?”

    “啊……”老茶一愣,随后有些汗颜道:“我早都跟他们说过,你一定不会说谎的。可大家还是不放心……我也是没办法。陈总,这都怪我。要不是我把你给了钱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你也不会这么为难了……”

    “老茶!”陈晋大声打断了他的话,同时抬了抬手,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随后才再次开口道:“各位,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早就应该先落实你们的事情……”

    “但是实在是不巧呐!今天确实没有安排这件事情,所以这里也没有准备现金。只能请各位再稍微等一等了!”

    陈晋话音刚落,人群就炸了!

    “什么?又等!”

    “我们都等了大半年了……”

    “不行!今天你必须付钱!是你自己亲口说过的!”

    “别忽悠我们了!你是不是也想跑?”

    …………

    随着工人们的骚动,现场逐渐有些混乱起来。记者们更是完全激动了……

    等了大半天,陈晋终于还是食言了啊!

    拖字诀,是每一个黑心老板谎言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