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679.量身打造的规划修改!(先来一万字求个赏,今晚还有!)

    这世间最宝贵的是时间,然而最容易在不经意间溜走的,也是时间。

    大家似乎都还没能从春节的亢奋中恢复过来,转眼间竟然就已经到了三月份。相比之下,二月份总是如此的短暂。

    不过注意到这一点的绝大多数人,也只是笑着在心中略微感慨一下,就撕掉日历上的一页,仿佛已经过去的二月份,也就只是日历上那薄薄的一张纸罢了。

    当金胤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两个妙龄女郎。

    “这个小兔崽子……”他暗骂一句。

    昨天的活动都是让儿子去安排的。以金骏的德性,自然也就只能安排出这种吃吃喝喝睡睡射射的流程了。

    不过好在,那群人也都喜欢这个调调。金胤本人……其实也挺喜欢的。

    毕竟有本钱嘛,床头贴心的摆着一板蓝色小药丸,也都没有开封。

    “老当益壮嘛!”他有些得意,看了眼床头的手表,发现竟然已经8点多了。

    想起今天还有个会议,金胤连忙强打起精神,穿好衣服刚准备走,脑子里的一根弦忽然绷紧……

    他默默退回了房间,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摸出几叠钞票,随意扔在了床上,这才出门。

    3月1号,是东江市房管局召开“东江市房地产开发商研讨会”的日子。并且今年还严格规定了,必须是企业负责人到场参会。

    这种会议,每年的年初都会有。说白了,就是跟大家打声招呼,接下来的一些注意事项,让大家不要犯忌讳。

    同时也让开发商们说说,新一年当中的主要计划安排,大家互通有无,不要撞车撞的太厉害了!

    原本这个会议是不需要企业负责人到场的。但是昨天上午干江区商业用地第178号地块拍卖结果公布后,一些大型媒体又开始宣扬起来,唯恐天下不乱,声称开发商用超过住宅售价的价格拿商业用地,代表着东江市又一轮房价上涨将要开始了。

    再加上整个二月份的成交量爆发,以及新房二手房都有小幅度的价格上涨,这种说法得到了许多市民的认同!

    这还得了?

    国家都在大力调控房地产呢,房价上涨在目前的形势下,可是政治不正确的铁证呐!

    于是乎,为了保证政治正确,房管局方面才做出了今年企业负责人必须到场的要求。

    虽说像金胤这个级别的开发商已经完全不用看房管局的脸色了,但面子总得给不是?

    更何况,房管局可是霍一博直管的。他可是陈晋那头的人……

    一想到这个,金胤就乐不可支起来。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也够霍一博喝一壶的了。

    等他叫起儿子,一起走到停车场,才发现昨晚的小伙伴们也一个个带着宿醉的黑眼圈走了出来,相互之间打着招呼。

    看着他们一个个扶着腰的模样,金胤再次有些得意起来。

    “都是一帮软脚虾嘛!”他想着,把手插进口袋,企业摸出来一板空了的药片包装……

    金胤顿时觉得脚下一软,同时腰部也无法抑制的酸痛起来!

    “爸,你年纪也不小了,顾着点身体呀!”边上的金骏揶揄道:“昨天喝多了,非要玩一龙二凤,你也得受得了呐!”

    金胤黑着脸,钻上车子,一言不发。

    十几辆车相隔着开出了酒店,谁都没把今天的会议放在心上,只当是去应付一下。

    到了房管局之后,众人你谦我让的,上楼进了大会议室,却见除了他们之外,东江市里上了一定规模的开发商们都已经到了。

    而最前端,则是给规模最大、资金最充沛、实力最雄厚的几位安排好的沙发椅。

    这些人相互之间也都熟识……

    他刚一坐下,边上的陈晋就笑道:“哟?金总?昨晚上挺嗨呐!是准备给小金总造个弟弟吗?哈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金胤应了一句,心中却有些奇怪。

    今天陈晋看上去气色非常好,却不知道是因为年轻,睡一觉就补回来了,还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

    薛放坐在边上扑哧一下笑了。虽然没能拿下178号地块有些许遗憾,但看着晋华公司和金厦集团针尖对麦芒,也是极为有趣的。

    另外几个大开发商最近都没什么动作,采取龟缩的守势,所以也都关注着两家的动态。

    毕竟谁都知道干江区的胜负,是有可能影响到未来几年房地产市场格局的,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呐!

    这时房管局方面的几位领导入场了,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霍一博。

    到场的开发商们都有些诧异。

    往年的会议,莫说是主管副市长了,怕是局长都未必到会。今年不但要求负责人到场,连大佬也来了?

    几位领导坐定后,房管局局长拿起话筒道:“各位开发商老板们,都到齐了吧?时间差不多了,咱们立刻开始。”

    言罢,工作人员轻点了一下人数,随后关上了门,由房管局局长开始发言。

    冗长的官腔永远是最好的催眠曲,接近半个小时没有任何干货的发言,让台下几位昨晚疯过了头的老爸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霍一博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瞪了一眼房管局局长。

    后者赔笑,连忙几句结束了自己的发言,然后让工作人员唤醒了那几位,才道:“我的话就这么多。大家也看见了,今年连霍市长都亲自参会了,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将一些关于规划上的事项对各位进行通报。”

    “下面有请霍市长!”

    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众人都振奋起精神来。毕竟从不出席这个会议的大佬都来了,肯定是有些不寻常的地方。

    果然,霍一博开口第一句就是:“我跟在坐的大多数都认识,就不废话了。直接进入正题。”

    “咔嚓~”

    投影上的ppt终于跳过了欢迎页面,进入了下一页。

    台下的一群老板刚看清内容,不由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关于市区新建道路规划的改动报告》。

    众人的目光无法控制的转向了陈晋……

    谁不知道霍一博跟陈晋的关系好呢?

    那么这些道路规划改动,是不是双方的默契?

    霍一博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2011年,市政府方面拟定新建数条主要干道、高架桥路以及地底隧道。

    这是去年中旬就公布的计划,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东江市早就位居全国第一,并且还日益在爬升的拥堵指数。

    作为一座高速发展中的省会级大都市,交通状况的恶劣是不和谐的,也是阻碍城市发展的难题。

    但是在一众开发商眼中,这份规划的意义可就不止于此了。

    虽说没办法像地铁那样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如果项目门口多一个高架桥入口,又或者是成为一条隧道的重点,可以让自己的客户得到交通上的便利,也确实是相当不错的利好消息。

    尤其是几个本就冲着这些规划拿地的开发商,对这份规划修改则更是重视!

    然而……

    随着霍一博一页一页的翻过ppt,讲解起规划修改的内容时,众人却慢慢觉出了味。

    为了陈晋!

    这份规划修改,完完全全就是为陈晋一个人量身打造的!

    乍一看,似乎每一处修改都无关痛痒,不是这个高架桥的入口改了一个路口,就是那条隧道新开一个出口。最莫名其妙的,是增加一条高架桥,直接衔接绕城高速路。

    但一旦对比陈晋拿下的那20处烂尾项目,就会发现,每一个,每一个项目的交通都方便了不少。

    比如原本要绕两公里才能进隧道的,可以从家门口直通了。

    又比如,从某条高架桥,可以直通小区大门口的道路。

    最夸张的,竟然是将原本被快速路隔断的两个小区,用人行天桥给链接在了一起。而被链接在一起的不仅仅是行人,还有公办小学的就读划片。

    在经过了这份道路规划修改之后,原本一无是处的烂尾项目,在开发商们的眼中渐渐变成了一个个香馍馍!

    “原来是在这等着呢!”金胤看着霍一博,不由得冷笑道。

    今天是规划修改的报告,而不是征询会议,所以这已经是定局了,容不得反驳。

    但金胤并不在乎,那20个项目离建成交付还远着呢,更何况这些规划修改,只不过是把它们从无人问津,变成了具有那么一丢丢的购买价值而已。

    之于陈晋的现状?

    屁用都没有!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霍一博才将这次所有的规划修改讲完。

    台下的人除了对陈晋有些羡慕之外,确实也如金胤的想法一模一样。

    远水解不了近渴呐!现在晋华公司的问题是那些不知道哪年才能上市销售的项目吗?

    是干江区的四处楼盘嘛呀~

    可霍一博也没多说,继续按动遥控器,屏幕上画面一闪……

    “!!!”

    “蛤???”

    台下立刻就哄闹起来!

    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关于东江市2011年公办学校的规划》

    标题下面是一张东江市地图,然后用红点标出了将要新建的公办学校位置。

    依然……

    是为陈晋一个人量身打造的!

    人群开始不淡定起来了。如果说道路规划只是蝇头小利的话,公办学校的设立所带来的影响力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不如重点学校来的那么夸张,但要知道,这些烂尾项目很有可能因为几项利好而被盘活!

    到时候陈晋想要以此再贷款,可就要容易得多了。甚至想要把这些项目打包出售,也是一条出路。

    一想到这,金胤就坐不住了!

    那批项目要是被陈晋以这种方式处理掉的话,晋华公司的资金状况立刻就可以得到缓解。

    只要有资金回流,干江区的项目,也就可以继续扛下去了!

    “死而不僵!”金胤狠狠的想着,决意不能让陈晋就这样死灰复燃,于是立刻举起了手。

    霍一博停了下来,点点头道:“金总有什么想说的吗?”

    “霍市长!”金胤气势汹汹道:“你作为东江市的副市长,是主管城乡规划建设、土地出让、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等等事关民生大计的父母官,难道要以公权谋私利吗?”

    闻言,霍一博的脸色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