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705.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两个人这顿夜宵一直吃到了后半夜三四点,聊了许多许多,似乎是想要把这半年来没说的话都补上一般。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在陈晋看来描写美女未必贴切,但用来表达跟挚友交心,却再合适不过了。

    所以两个明明酒量都很好的人,却还是有些心甘情愿的醉了~

    最后陈晋问了一声,蒋艺涵领着艾静住在他家里了,于是他就在大马的带领下,钻进了一家名叫“威尼斯”的洗浴中心,洗了个澡,躺在大厅里继续胡乱扯着,直到将近五点才沉沉睡去。

    现在陈晋也发现了,恢复了运动后,自己的精力旺盛了许多,只要稍微睡上两三个小时,至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累晕了。

    所以早上7点,他就被生物钟唤醒了。一看边上的大马,竟然也已经睁着眼睛在拿手机发短信了。

    “你小子……”陈晋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该说的昨晚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他们结账出门之后,陈晋问道:“你去哪?我送你。”

    “你忙你的去,不用管我。”大马应道。

    陈晋点点头,开车离开。大马则是又打了个电话之后,叫了辆出租车。

    他没有去刚刚开始营业的公司,而是到物美超市里去买了点东西,接着又去了辣家餐厅。

    这种事情他自己就做过,所以对那帮人的做事风格很了解。昨天晚上刚给过教训,趁热要打铁,今天势必是还要再上门的。

    到了餐厅之后,只看见老蒜。老蒜告诉他昨天蒋艺涵今天要去大批量采购各种调料,并且还要跟酒水供应商碰面,所以白天应该不会来了。

    于是大马就在马路边晃悠着,默默的抽着烟,安静的等着。

    果不其然,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姜山又带着人上门来了。

    大马一见他,就看出来了。因为对方几个人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显然是带了家伙的。

    看来小小的惩戒过后,要是再不就范,对方就要上硬手段了。

    “喂,老头,你们那个大美女老板娘呢?”姜山一进去就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还把脚翘到了桌子上。

    老蒜正在收拾柜台呢,一见他就皱眉了。

    这时大马跟了进来,直接坐到姜山身边笑道:“大哥,有话可以慢慢说嘛,怎么称呼?”

    边说着,还边递烟过去。

    姜山一看是利群逍遥,露出笑容道:“好说,我叫姜山,你是哪位?”

    “我也是这家餐厅的合伙人,山哥叫我大马就成了。”大马应道:“昨天的事情,他们都跟我说了。哎……昨天也就是我不在,不然哪能闹成这样,真是的。我当时就说他们了。”

    一听这个合伙人口气软,比较上道,于是也和颜悦色道:“对嘛。你们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我们管委会收管理费也是合情合理的,大家相互配合嘛。”

    “再说了,收了你们管理费又不是不干活。你们开餐厅的,难免碰上喝醉了酒拎不清闹事的。这些事情就都可以交给我们摆平,你说是这个理不?”

    大马连连点头。

    姜山乐了,拍了拍他道:“那就别墨迹了,掏钱吧。”

    “这个嘛……”大马故作为难:“我那两个合伙人比较轴,对这事还是唧唧歪歪的,我又有其他的生意,不常在店里。我怕我一个人答应下来,以后还要闹误会呀!”

    姜山一听,脸色就开始冷了下来:“怎么个意思?就还是不行呗?”

    “不不不!山哥,你看这样行不行,现在也到饭点了,我请你先吃顿饭。你容我两天。让我劝劝他们就好了。”大马赔着笑。

    姜山眯着眼想了想,本着能不动手最好还是不动手的原则,而且这大马看模样也挺上道的,才点头道:“行,那就边上御龙坊吧。”

    这是附近一家高档饭点,有人请客,姜山自然是要宰一顿的。

    大马眉开眼笑的点点头,起身跟众人又一起离开了。

    柜台后的老蒜看了看,也没闹明白这后生在玩什么套路,只能把这事通知了蒋艺涵。

    蒋艺涵听说之后,只是笑道:“交给大马就行了,没事的。”

    …………

    到了御龙坊之后,姜山是真心一点都没跟大马客气,生猛海鲜点了一大桌子,还点了两瓶五粮液。

    光是这么一桌,就得大几千块的。但姜山看大马始终神色如常,丝毫没有肉痛的模样,才真正放心起来,觉得他会配合。

    毕竟每个月交1000而已,光请自己吃饭就花了大半年的管理费的,还能在乎那1000块?

    甚至姜山还决定了,这个大马可以结交一下啊,很是上道,以后还能继续宰的嘛。

    所以姜山变得很松弛,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酒过三巡之后,开始吹牛比……

    大马心中却是不停的冷笑。

    他忽然有些能体会到陈晋做事情的乐趣在哪里了!

    要是按照大马以前的行事风格,说不准就是拉齐了人马,直接跟姜山硬怼了。

    但是在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尤其是陈晋当时在医院给他分析的那些话,以及昨晚陈晋又把自己做事的根本套路都跟大马吹牛比一般的说了之后,大马也想试一试,自己行不行?

    毕竟打打杀杀的事情,终究是粗劣的手段。做事,还是得从出发点着手嘛。

    比如现在,姜山就开始吹嘘他家里的亲爹是姜村的村长,当初花了多少多少钱选了村长,自己家里在姜村怎么怎么牛逼烘烘,姜村地盘上,哪家哪家店,都要老老实实交管理费……

    大马一开始还有种在智商上碾压了姜山的优越感。哪怕花了不少钱,也丢了些面子,可胜在自己爽呀!

    结果到了后来,姜山为了装比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大马呐~我跟你说~嗝~你可别不信!”

    “说是村子村子的,但我们姜村可是东江市城**西的市中心了,你知道有多少油水吗?”

    “嘿嘿,我就这么告诉你,我家里的房子、股份加起来,起码上亿!”

    “以后你要在姜村地头上混饭吃,有我罩着,你就瞧好吧……”

    “姜村派出所所长是我堂哥,姜村工商所所长是我表叔,姜村税务所所长论起来,还得管我叫舅舅呢,哈哈哈……”

    “不然我怎么搞的起这个管委会来?跟你说,捞钱,得找对方法!”

    “…………”

    大马听得一头的黑线!

    他确实是想从姜山嘴里多套点话出来,却没想到几杯马尿下去,该说的不该说的,姜山全都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然后就“呕”的一声,真的吐了!

    “山哥,你喝醉了!喝醉了……”

    等姜山吐了个干净,还不忘对大马叮嘱道:“记得开发票,写姜村管委会的抬头……我好~好报销!”

    大马自然全都照做了,他刷卡消费,开了姜村管委会抬头的发票……

    …………

    …………

    在饭店门口,大马目送着姜山的几个小弟把他扶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在超市里买来的录音笔。

    昨晚他只是听陈晋提起了这么一招小动作,今天也只是心血来潮的试一试,哪知道还真被他抓到了些证据?

    就是不知道这些证据管不管用了。

    他如是想着,就掏出了手机给王守良打了个电话。

    说起来,大马跟王守良再次接触上,还真不是因为陈晋了。

    拆迁公司成立了之后,那个经理人本身就具备一些关系网的,而拆迁这种业务,在前几年往往经常要涉及到治安管理,所以那个经理人以前就跟王守良搭上了线。

    只不过当王守良听说了公司的法人叫做马岱之后,自己就上了心。

    三月份之前,晋华公司的一系列动作和新政之间的时间差,霍一博已经私下里给王守良解释过了。

    所以他现在对陈晋也是死心塌地的,对于陈晋的兄弟嘛,自然也就要亲切得多了。

    大马主要是并不知道这事接下去该怎么处理了,所以才向王守良求助的。

    王守良听大马把事情说完,有些无奈道:“大马,如果光是录音的话,是不能作为什么证据的。司法上的手续也很麻烦,更何况不归我管。”

    “这事不归市局管的吗?”大马瘪瘪嘴:“那应该找谁?”

    王守良应道:“检察院,反贪局都可以。别拿村长不当干部,这同样算是贪污受贿,同时纵容包庇他人违法了。查起来,也是很严重的事情。”

    “不过,你手里的证据不够哇。”王守良再次提醒道。

    大马只能叹了口气:“这家餐厅可是我嫂子开的呢!要是事情办不好,我可就丢大人了。”

    “要不……我找人收拾他们一顿,你保着我?”

    他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回到了老本行上。

    王守良却惊讶道:“你嫂子开的……陈晋的女朋友?蒋艺涵?”

    “对啊!”大马不解道:“你也认识?”

    “…………”之前大马只说了开店被人敲竹杠,可没说店主是蒋艺涵呐!

    韩开弘的女儿被人敲竹杠?

    这还得了!反了天了!

    王守良立刻道:“大马,你再想想,有没有跟他们发生直接的金钱来往?”

    大马叹道:“没有哇。我哪懂这一套,就请他们吃了顿饭。”

    “要说这帮人还真是抠门呐!竟然还让我开了他们这个破管委会抬头的发票……”

    “有发票?”王守良喜道:“确定是你付的钱,但抬头开得是他们的吗?”

    “没错!”大马非常确定。

    王守良笑道:“那就行了。这样吧,你把这些证据都交给我,剩下的就都交给我来办吧。”

    “今天之内,我就给他搞定!”

    大马闻言,应道:“好!那就麻烦王局了。”

    “嘿嘿,不麻烦,不麻烦。”王守良笑得更开心了:“我还得谢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