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737.什么审时度势?无非窥探人心罢了!(7k)

    “陈晋疯了吗?怎么会连这种合同都答应下来?哈哈”

    “之前不是还在微博上怼市政呢吗?现在怎么就怂了?”

    正坐在家中吃饭的金骏突然看见手机上直接推送的新闻,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的父亲也同样收到了新闻推送,点开来认真看了看,哼道:“高帽子哪是这么好戴的?就算能抗一时,但只要市政给出了相应优惠条件,他再不答应,就变成他沽名钓誉了。”

    “羽毛越是漂亮,就越是爱惜嘛。更何况他为了现在的名声,投入了多少成本?”

    “更何况,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已。老吴这招,够狠辣呐!”

    金骏得意道:“不是已经公布了今年的地图供应计划了吗?只要陈晋想买,我们就顶,顶到他高氵朝为止!”

    “傻帽!”金胤无语道:“就算都让陈晋按照底价拿地又如何?”

    “30000套房子呢!光是成本就不止一百个亿了!”金胤道:“今年接下来的行情,都会很差。陈晋赚来的钱,也只能往里面补贴。”

    “这是在帮我们拉平差距!懂吗?我们隔岸观火就行了。”

    作为一个浸淫房地产行业的老油条,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核心问题。

    可当他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

    “额老领导?”金胤诧异的接了起来。

    对面的吴青山直接说道:“我刚开完会。有个消息必须告诉你……”

    金胤听着他的解释,最后一脸凝重的挂断了电话。

    “爸,怎么了?”金骏关切道。

    金胤沉声道:“20的个人所得税,有很大可能不会执行了。”

    “哎……本来以为有一两年的安生日子好过呢!没想到,这么快又要怼上陈晋了。”

    他感慨着,心中是真的有些发怵。

    虽然联合商会在三月份的行情中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但好在借着二月份的势头,他们就已经完成了资金回流,并且开始收缩防守了。

    以金厦集团的实力,两三年之内不开发新项目,只要零星的接一些官方的工程,或者做一些写字楼项目,都是能够稳住局面的。

    所以金胤原本的打算,是等这一波行情低谷过去,再徐徐图之。

    毕竟商人是做生意,不是乱花钱。暂时的收缩是为了更好的扩张。

    可哪想得到,吴青山竟然告诉他,新政最最严苛,对市场打击最大的一条,竟然不会在东江市执行?

    那也就意味着,只要一段时间的观望期之后,市场反而会接收到“明压暗抬”的信号,开始放量。

    现在不进场,可就晚了!

    然而……面对陈晋?

    如果到了现在都不能正确认识陈晋的实力,真是活该他倒霉了。把别人的成就都归结为运气好?

    拜托!运气好的人,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机会来临时,碰巧最好了准备而已。这叫运气好!

    作为一个大集团的掌门人,金胤不会失智到这个程度。他这段时间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潜心研究陈晋的发展轨迹。

    但他越是一步步的深入去研究,越是把自己代入到陈晋那时那刻的处境上,结果却都发现,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

    会死无葬身之地!

    尽管吴青山也透露过,陈晋身后是有某个大佬在支持的。

    但陈晋能获得这种大佬的支持,难道不是本身能力的体现吗?

    所以金胤真的有些信心不足了。可是青山都已经亲自发话了,要他去跟陈晋争抢市场份额,要死死的把陈晋按下去,甚至他也会配合自己。

    自己还能说什么?除了硬着头皮上之外,别无选择。

    …………

    …………

    就在父子俩对话的同时,祁旭光也已经赶回了金阳市,赶到了蔡鸿飞的面前。

    他进屋的时候,蔡鸿飞正好也在看手机上的新闻。

    所以祁旭光一进屋,蔡鸿飞就问道:“陈晋是什么态度?”

    “要么拿钱出局,要么彻底绑死!”祁旭光有些沉重的应道:“董事长,我的个人建议……”

    “是彻底绑死吧?”蔡鸿飞笑道。

    祁旭光有些诧异!

    蔡鸿飞接着道:“你是跟陈晋接触最久的人了,你来说说看,陈晋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运气呢?还是实力呢?”

    听见他的问题,祁旭光眨了眨眼道:“董事长,虽然这么说有些扯淡,不过我现在有些相信古代人说的,气运加身那一套了。”

    “喔?仔细说说。”蔡鸿飞好奇的笑道。

    祁旭光解释道:“如果要说能力的话,董事长你想想看,我们,金厦,吴家,还有黄家,说起来都是整个楚南省里赫赫有名的企业或者家族了。”

    “他这么一个小跳蚤,蹦跶来蹦跶去,硬生生的被他弄出了今天的局面。这个人对于形势的判断和利用,绝对是举世无双这个水平的。”

    “可偏偏在他弱小的时候,在不管是谁只要动动手指就捏死他的时候,却谁都没有动手……”

    “我无法理解,只能解释为气运了!”

    说完,祁旭光有些怅然,可能是在感伤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气运?

    不过蔡鸿飞却摇头道:“要说气运,是有。不过是倒霉的气运。”

    “你想想,他如果生在古代,还不连皇帝都弄一个来当当?”

    “他今年才多大?”

    祁旭光:“…………”

    他是万万想不到,董事长对陈晋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蔡鸿飞却自顾道:“我原本还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押宝的时候了呢。没想到哇……”

    “年纪大了,胆子反而小了!”

    他说着,拿起了手机,直接拨了出去……

    …………

    …………

    “蔡董?”陈晋丝毫不意外的接起来应道。

    蔡鸿飞笑道:“陈董,我这个老头子,以后可就要仰仗你啦!”

    “不害怕吗?”陈晋问道。

    “我半只脚都进棺材的人了……”

    “打住!你60对都没到呢!”陈晋笑道:“正当壮年!”

    祁旭光发现蔡鸿飞脸上的表情有些陌生,安安静静的等两人打完电话之后,才问道:“董事长……?”

    “什么审时度势,无非窥探人心罢了。”蔡鸿飞笑着,似乎颇有些兴奋!

    陈晋一句“正当壮年”,就彻底把自己争强好胜的野心给勾起来了!

    一瞬间,蔡鸿飞只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几十年前,满腔热血的时候!

    …………

    …………

    陈晋乐呵呵的挂断电话,揶揄道:“听见了吧?看看,这就是跟你打同一个主意的人。”

    黄赫坐在他对面,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小陈,你跟我说说呗,你身后……到底是哪一位?”

    “我身后?”陈晋一挑眉,反问道:“我敢说,你敢听吗?”

    黄赫一愣,神情尴尬!

    他是想借着陈晋壮大他老黄家,可没打算一定要陪着陈晋一块死啊!

    他瘪瘪嘴道:“不敢听。”

    “其实我身后是……”

    “停!”黄赫一抬手:“规矩我都懂,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幸福。”

    陈晋耸耸肩:“这可是你自己不听的啊!”

    他哈哈大笑!

    自己的身后?有谁?

    韩开弘如果不是他老丈人,搞不好都要被陈晋给绕到圈子里面去。

    可自己的身后……空无一物!

    陈晋平时不是个喜欢心灵鸡汤的人,但唯有一句话,是在他看来也算至理名言的。

    “你必须拼命努力,才能看上去毫不费力!”

    当然了,这句话是要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就是横向比较!

    比如有的人会说,如果别人是富二代,一生下来就有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那还需要拼命努力吗?

    很可惜,答案是,需要!

    要是拿富二代和低保户去比较,自然是没有可比性的。

    可你要是拿富二代跟富二代去比较呢?

    有的富二代,在家道中落之后,除了憎恨命运玩弄之外,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但有的富二代,却可以在同样的情况下,为自己的家庭撑起成片天空!甚至比父辈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什么?

    …………

    “对了。”黄赫又问道:“你到底安排小冕去做了什么事情?这段时间有黑夜没白天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了!”

    “…………”陈晋沉吟两秒后,笑道:“你等着他给你惊喜就好了!或者,连我都会惊喜也说不定呢!”

    言罢,陈晋想着黄冕跟他打电话时的兴奋!

    章遥的产品已经进入最后的调试阶段了,估计很快就可以上线推广了。

    而黄冕带着晋涵集团的资金进入之后,也已经成为了新公司的最大股东。

    虽然目前还什么都看不出来,但黄冕还是十分的兴奋!

    因为以往他都是站在陈晋的肩膀上看世界的,这次才是他真正从无到有的自己去面对一件事情。

    …………

    …………

    4月1号是愚人节!

    许多人都喜欢整蛊身边的朋友,图个乐子。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东江市,乃至整个楚南省,也跟大家开了个大玩笑!

    因为新政执行的阴影一直都笼罩在所有购房者的头顶上,让人无暇估计其他。

    以至于连晋涵集团将供应30000套公租房这样的消息,关注度都比正常的时候小了很多。

    可是等啊等啊……

    等啊等啊……

    一直等到了晚上,也不见任何一个官方有对新政的报道!

    这不是开玩笑么?

    直到4月2号!

    尽管这一天是周六,但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清明节的三天小长假了,所以各个单位都调班,今天还是工作日。

    一大早,房管局的门口就被各家媒体给堵上了。

    大家都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新政的实施,到底是怎样的结果?

    一直到上午10点多,房管局的局长才敢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面对一大堆的话筒和摄像机,他开口道:“接上级通知,新政的具体实施细则还在报批当中,在实施细则未出台之前,按照原有政策进行交易受理。”

    话一说完,他也没等记者们开口采访,就闪回了办公室,同时在心里不断的吐槽着……

    工作难做呐!这新政,怎么跟开玩笑似得?

    可就算是按照原有政策进行交易受理,还是对市场产生了无法估量的影响!

    毕竟未知……

    才是最可怕的!

    昨天,是因为房管局暂停受理,所以整个东江市的成交量直接清零了。

    而到了今天,截至到记者发稿前,除了有少数几套新房成交外,二手房成交依然是零。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客户敢去赌20的高昂代价!

    …………

    …………

    对于这些已知的事情,陈晋并没有去过多的关注,甚至连借着供应公租房的事情,再炒一波热度的念头一冒出来,就被他按死在了萌芽中!

    他只是非常认真的,在看着桌子上那一大堆的宗地图……

    施杰和贾琼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有像以往那样谏言了,因为他们也隐隐感觉到了陈晋的一些特殊。

    这批宗地图,都是霍一博传给他的,全部列入了东江市2011年的商品住宅用地供应清单中……

    所以陈晋其实是在研究,到底让霍一博先招拍哪一块地皮?

    以陈晋目前的优势,如果不借助这种资源去把控开发节奏,犹如锦衣夜行一般。

    目前进入陈晋视野的,有四块地皮。

    其中一块,位于听涛区闻一路和学府路的交叉路口,占地面积大约是6万平方米。

    这里是一个拆迁项目,然而需要拆迁的,却是东江市的老牌学校,东江师范大学,也就是王政翰的母校。

    这一块地皮的拆迁难度倒是不高,有政府在大学城那边划拨的地块,再加上开发商帮忙新建教学楼,捐赠设备什么的,分分钟就搞定了。

    至于学生……

    大部分管事的人,并不太在乎学生的想法。叫你搬你就搬,哪那么多废话?

    只不过这块地皮,不太符合目前陈晋的情况。

    因为与市政的合同规定了,每个项目的公租房配比不得低于10。

    可这块地皮的地段太好了!属于城西听涛区的核心区域,升值潜力太大。

    划拉10当公租房?规格未免也太高了一些吧?

    另一块也是在听涛区的。只不过就已经到了听涛区最西侧,靠近郊区了。

    那里要是作为公租房倒是不错,只可惜太小,只有十几万方,拢总也就能造几千套房子。哪怕拿出50来,也解决不了多少公租房的需求量。

    至于另外两个地块,倒是比较符合晋涵集团目前需求的。

    一个位于南江区,彻彻底底的不属于市区了。占地面积达到了32万平方米,体量巨大。

    如果是按照要求全部建造紧凑户型的话,总套数能达到2万套以上。

    最后一个地块,也是不属于主城区的,位于莫山路最北端,挨着良山镇。占地面积达到28万平方米。

    光这两个地块加起来,就能提供近4万套的房源了。一下子,就可以解决掉剩下来绝大部分的指标。

    …………

    “这两个地块,虽然位置极差,升值空间也很小。但胜在价格便宜,体量大。用来应付公租房的指标,再合适不过了。”

    陈晋如是想着,在综合对比了几个地块之后,已经有了决定。

    他要先用一些利润较低的项目,把合同指标先完成,然后再入手高利润的项目。

    只有这样,才最符合晋涵集团目前的情况。

    接着,他就把自己的决定通知了霍一博。

    …………

    …………

    下午三点左右,霍一博拿着赶制出来的招拍计划,找到了荆旻的办公室里。

    “老荆,这是这个月招拍的两块地,麻烦你了,高抬贵手啊!哈哈”霍一博进门就笑道,同时做了一个抬手盖章的动作。

    东江市的市、、长位置空悬,所以荆旻这个常务平时就掌管着图章。

    然而荆旻接过资料来看了看,皱眉道:“这些地块,现在符合招拍标准了吗?”

    “当然了,这不都是在会上讨论过的吗?”霍一博对于他的质疑,心中泛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只见荆旻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吴青山。

    说了几句之后,挂断电话对霍一博道:“那个……要不还是再开个会讨论讨论吧?”

    “…………”霍一博沉住气,点点头道:“好。”

    地块招拍,本来不是吴青山该插手的职责范围。他不是这个系统里的。虽然肯定有权过问,可上次开会的时候,开还好好的。

    但现在是荆旻在负责主持市政的日常工作,他不给你落实,事情就办不下去了。

    “你先回去吧,我通知一下,明天上午开个政会议,再研究讨论一下。”

    荆旻摆摆手说道。

    霍一博点点头离开,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之后,忧心忡忡的给陈晋打了电话。

    “应该是反应过来了吧?”他苦笑道。

    陈晋应道:“这要是都反应不过来,他这些年不是白混了么。”

    他接着道:“只不过我没想到他连这种小事都要管了,确实有点出乎意料。”

    “对了。”霍一博道:“金胤说要请我吃饭,家宴。”

    “这就合理了。”陈晋笑了:“看来,老吴是准备把我的手下败将重新请上台了。去吃呗,金胤的家宴,啧啧啧,怕是不会输给国宴的。”

    霍一博直接就把后半句屏蔽了,问道:“你有办法?金厦集团……也不比你晋涵集团差多少。他们要是出手了,你估计也挺麻烦的。”

    “看他们明天出什么招再说吧。”陈晋平淡道。

    …………

    …………

    第二天上午,霍一博准时到了会议室。

    推门的时候他还吐槽着,这算怎么回事呢!

    好好的小长假,自己本来还想着去钓钓鱼过过瘾,哪想到还得来开会。

    然而推开门后看清楚状况后,立刻皱起了眉头。

    只见吴青山稳稳当当的坐在首位,当仁不让!

    “丧心病狂!”他在心中暗骂道。

    今天召开的明明是政工作会议。按理说,如果讨论内容没有特殊需要,吴青山是不用参加的,甚至没有理由参加。

    而现在吴青山坐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

    他要dang正一把抓了!

    一瞬间,霍一博眼前似乎冒出了这些年来,东江市走马观花一般,来来往往的那些什长理解一下,以后会大量运用错别字大人们的身影。

    那么多人,无一例外的都被家空了!

    有面子有里子的,都调走了。

    面子里子不够硬的……甚至有两个选择了自降。

    毕竟坐管做到了这个份上,手里没有半点的石泉,是不可能甘心的。

    可那时候,吴青山的动作毕竟都还只是潜伏在水面之下,暗中操作。

    现在……

    真的是连掩饰都不做了!

    怪不得呢!昨晚在金胤家里吃饭的时候,金胤也挑了两个地块,希望霍一博能给予支持。

    而且,金胤似乎也是吃了定心丸的。与其说是求霍一博办事,倒不如说是……

    在命令霍一博!

    …………

    “难道陈晋给他带来的压力,真的大到了这个地步?”霍一博想着,按照自己该坐的位置坐好。

    会议在吴青山的主持下开始了。

    今天就一个议题:确定四月份的招拍地块。

    所以吴青山直接道:“一搏,你是主管复试长。你来说说看,选择这两个地块的理由。”

    霍一博点点头,开口道:“是这样的。选择这两个地块,实际上是我跟晋涵集团商量以后的结果……”

    他话都没说完,荆旻就皱眉道:“一搏,你一个堂堂的复试长,竟然要去迎合开发商的需求吗?”

    “还是说,你吃了拿了?”

    霍一博的大脑在飞速的转动着,荆旻皱着眉义正严词的直接扣屎盆子,他便更加不悦道:“能听我把话说完吗?你一个堂堂的厂务复试长,不懂尊重不懂礼貌吗?”

    “你……”荆旻一时语塞。

    霍一博也不管荆旻是什么反应,立即接着道:“实际上,根本原因还是相应新政的号召。”

    “我们跟晋涵集团签订了公租房供应合同。那么这30000套公租房,当然是越早交付,就越能给广大市民一个安慰和交代。”

    “这也是我们身为父母管应该做到的。”

    “这两个地块,体量很大。如果是建造紧凑户型的话,说不定立刻就能完成指标了。”

    “所以我问心无愧!好了,我说完了。”

    既然已经完全暴露了,那他也就没什么好装的了,所以哪怕吴青山在场,霍一博也没什么好怕的。

    甚至跟他本人的意愿来说,30000套房子越早供应越好!

    因为那才是最根本的为群众谋福利!

    听完他的话,荆旻似乎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反驳,制高点全在霍一博那边。

    这时吴青山轻轻咳嗽了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开口道:“我还是赞成一搏这个看法的。”

    “只不过……哪怕是我们跟晋涵集团有合作,那也应该是有原则有底线的给予方便,哪能像这样串通一气?”

    “一搏,这个问题你以后还是要注意!”

    霍一博点点头应声,心中却在冷笑。

    这是赤棵棵的警告呐!或者说是愤怒的传达……

    吴青山接着道:“所以,我们还是要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一视同仁嘛。”

    “依我看,一搏挑选的两个地块可以招拍。另外,可再加两个嘛!”

    “东江市又不是只要晋涵集团一家开发商了,难道紧着他们挑?让整个行业都参与进来嘛!”

    霍一博:“…………”

    他终于知道吴青山打的什么主意了!

    陈晋的想法跟他说的很明白,就是要先解决公租房的指标问题。

    所以两个大体量低成本的地块是最符合他目前利益的。

    吴青山自然不会让陈晋就这么如愿以偿了。在陈晋忙于解决指标问题的时候,其他开发商,自然就可以趁机夺取优势地块了。

    陈晋这两个项目注定是赚不到多少钱的,那么此消彼长之下,就能一点点的磨平本就不大的差距……

    怪不得昨天金胤要找自己呢!原来是在这等着!

    很显然,在经过了三月份的判断失误后,金厦集团也需要用一些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能量。

    如此,才能继续的把联合商会里那些开发商继续绑在自己身边。

    “一搏,你觉得我的建议如何?”吴青山开口问道。

    霍一博只能点点头道:“是我之前想的太狭隘了。”

    说罢,他又自嘲的笑了笑:“主要是我看了上个月的成交数据之后,发现一手新房竟然几乎要被晋涵集团垄断了,所以思维陷入了僵化。是我的错。我检讨!”

    听见他服软,吴青山微微一笑道:“诶这都是难免的嘛。”

    …………

    …………

    陈晋听完霍一博的转述,笑道:“老霍,你未免也太钢了一点吧?”

    “就这么跟老吴怼啊?”

    “我怕他个球!”霍一博道:“这不还有你呢吗?”

    陈晋:“…………”

    他忽然有点佩服起霍一博的整治嗅觉来。现在霍一博似乎是吃准了,自己能稳稳的吃住吴青山呐?

    有这么敏锐的嗅觉,难怪能一直打着太极走到今天!

    “所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霍一博问道。

    陈晋笑应道:“还能怎么办?人家逼上来了,那我们就只能出击吧!”

    “你是打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