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768.歪打正着

    在场的几个人脸色都有些明显的变化,看来陈晋提出跟海地集团合作的事情,着实给大家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哪怕杨靖芳和李港盛背后所属的集团,暂时还没有大张旗鼓的打算,但既然来了,肯定是有各自商业目的的。

    摊子都还没铺开呢,两个劲敌就强强联合?

    这绝不是他们愿意看见的局面。

    稻叶清见是最郁闷的!

    当初在东江市,海地集团跟晋涵集团的竞争是摆在明面上的。包括刚才,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也非常浓。

    按照他对陈晋性格的了解,这种时候无论如何都应该强力镇压海地集团才对嘛!

    合作算几个意思?

    也太不按照套路出牌了吧?

    …………

    薛放闻言,饶有兴致的问道:“陈总,能具体说说吗?怎么个合作方式?”

    “合作开发呗。”陈晋笑道:“虽然对于我们两家来说,都完全有单独开发的实力。但强强联合,噱头更足嘛!”

    “海地集团原本就在东海市有非常良好的群众基础,而我却具备舆论导向能力。”

    “薛总,我这么说话可能有点臭屁,但丝毫不夸张的话,我一条微博,就能让这个项目的销售量上涨不少!”

    “而且海地集团跟晋涵集团的合作,不也正好能证明你们传统东海企业有容乃大的博大精神嘛?”

    “自从1979年之后,东海市的标签,不都是挑战与机遇并存吗?”

    “…………”

    陈晋开始阐述一些具体的合作理念,越讲越细致,到最后连户型配比都开始说起来了……

    这么一来,反而把薛放给搞得有些迷糊了!

    他一开始只是以为陈晋是随口说说的呢,谁知道陈晋就像是已经做好了一份计划书似得,在对照着ppt讲解而已。

    而且经过陈晋从大到小,由粗至细,以点带面的详细阐述之后,薛放已经不是当作“随口说说”这样去听了,而是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来陈晋仅仅是口述计划的可行性。

    甚至他已经在脑补如何用海地集团和晋涵集团的资源进行对接了……

    在场的几个人也都在心中疑虑起来,这陈晋……怕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要这么做吧?

    “乓……”

    猛然间一声脆响,却见杨靖芳手似乎不小心碰落了摆在茶几上的香槟杯,落在地上砸了个细碎。

    陈晋的侃侃而谈,也因为这一个插曲而被打断了。

    “不好意思!”杨靖芳带着歉意微微躬身笑道:“陈总你继续说。我对你的经营思路也十分感兴趣呢!”

    陈晋挑眉看了她一眼,依然看透了她的用意。

    杨靖芳,紧张值88!

    坐在她边上的李港盛,紧张值75!

    显然,李港盛比杨靖芳要沉得住气一些,并没有什么举动。

    但陈晋却透过两个人的情绪值,判断出了一些事情……

    打破一个杯子而已,薛放倒没觉得有什么,依然怀着期待看着陈晋。

    如果说利益分配之类真正紧要的事情能够办妥,那么借陈晋来炒热一个楼盘,并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至于两个人之间的竞争关系?

    他和吴德民不同。他本质上是一个真正的商人,没有那种颐指气使的霸道。

    利润,才是重中之重!

    …………

    陈晋顿了顿之后,摆摆手讪笑道:“不说了,这些话……我跟薛总还有的是时间聊。”

    他又道:“稻叶清先生,我倒是比较好奇,除了价格之外,你们田旺公司,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今天毕竟是交流会嘛。我还是很希望能跟你交流一下,和国在房地产开发方面的先进和特别之处?”

    “呵~”

    杨靖芳没忍住,轻笑了一声便立刻闭嘴了。

    但从其他人的表情上,稻叶清见也能看出明显的揶揄神色。

    陈晋这分明是在拿90年代初期,和国的房地产泡沫破裂,经济大倒退在讽刺他呢!

    而且……

    现如今的华夏已经超过和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这完全是来自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嘲笑呐。

    稻叶清见心道,你哪能不清楚?明显是和国内的市场接近饱和,竞争太大,才导致了田旺的国际战略出现,主要投资地也都不在国内。

    “先进和特别”?

    那完全是个笑话。

    不过他并不打算就此认输,而是接过了话头道:“陈总,我们田旺公司是做商业地产的,论住宅,当然不能跟你们这些本土的企业相比了。”

    “毕竟华夏现在的市场也很微妙,不是么?”

    陈晋眯了眯眼,冷笑一声。

    另外三个人也有些凝重起来了。

    泡沫!

    稻叶清见虽然没说,但话里话外,指向的就只有这两个字。

    这是所有房地产开发商都不愿直视,却又不能漠视的两个字。

    稻叶清见接着又问道:“陈总觉得,你们国内现在的放假,是否就已经到天花板了呢?”

    “根据贵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人均gdp是在2007年才突破20000块/人的,到去年,才不过增长到了30000块。”

    “而现在的房价……?”

    …………

    陈晋默默看了边上的几个同胞一眼,随后又看向稻叶清见,心中笑开了花!

    自己总算是激怒了稻叶清见,或者说……是让他的情绪波动剧烈起来了。

    如果按照年纪计算的话,和国国内经济大倒退后的萧条期,正是稻叶清见刚刚踏上社会的时候。

    显然,他应该没有对那个年代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吧?

    但是……

    这与陈晋都没有关系。

    其实他刚才一开口提出跟海地集团合作这个话题时,无非就是在顾左右而言其他罢了。

    虽然能一下子说出来那么多详实的内容,纯粹是平时累计的结果。

    陈晋现在已经亲手打造了一整个东江市的烂尾项目再开发,积累下来的经验和眼界,绝不是一般的开发商能比拟的。

    只不过说着说着,他发现了几个人的情绪变化……

    薛放是真的心动了!

    而杨靖芳和李港盛的紧张,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陈晋心想,就算这次没有自己跟田旺公司的搅局,恐怕拍卖也不会那么顺利……

    至于稻叶清见?

    陈晋已经打定主意了……

    自己鞭长莫及也就算了。可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是绝不会让华夏任何一寸土地,被和国人打上烙印的。

    虽有理想化有时候很偏执,很可笑,但陈晋就是准备这样做!

    哪怕暂时放弃自己的其他计划,也在所不惜!

    你可以说陈晋幼稚,也可以说他无聊,但在他的心中坚定的认为,在自己有实力之后……

    也就别怪我欺负人了!

    …………

    “稻叶清先生是怎么看的呢?”陈晋笑道:“如果你们认为目前我们国内的房价已经到了天花板,也不会带着大笔资金来投资吧?”

    “否则岂不知要亏本?”

    “真要是那样的话……”

    “说得不好听一些,那就是……”

    “连吃口屎都赶不上热乎的嘛!”

    …………

    “噗!”

    杨靖芳直接笑喷了,李港盛也是一脸的精彩。

    薛放更是直接拍起大腿来!

    陈晋也不管稻叶清见的表情如何,接着又道:“以前都是大段大段硬邦邦的,现在恐怕只剩一点稀的了。”

    “稻叶清先生,你吸管用得习惯吗?”

    “啪!”

    稻叶清见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刚要爆发,却见陈晋目光一凛,死死的盯着他!

    “…………”

    “呼~”稻叶清见深呼吸了一口,轻笑道:“陈总,这里毕竟不是东江市!”

    陈晋耸耸肩:“恐怕对于你们来说,哪里都是一样的。”

    言罢,他就站起身来说道:“我想,恐怕没有再继续讨论下去的必要了。”

    说完他就转身出门了,另外三个人也对稻叶清见点点头,跟了出去。

    这时外面稻叶清见的随从走了进来,对他一鞠躬道:“社长,你的讲话还有10分钟就开始了。”

    “取消!”

    稻叶清见无奈而又恼怒的应道。

    他甚至都可以立刻摆脱被陈晋侮辱的怒气,只是郁闷于今天的失败……

    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陈晋刚才到底看出来多少东西?

    又或者陈晋所说的,要跟海地集团联手合作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

    “陈总,接着聊聊吧?”刚走出vip包间的大门,薛放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陈晋应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杨靖芳和李港盛,已经朝另一侧走去了。

    那边虽然也有通往楼下的电梯,离得却比较远了。

    陈晋微微一笑,跟薛放一起下了楼。

    角落里的孔阙其实一直都在等着陈晋出来,所以她站的位置虽然属于大厅的角落,却是挨着电梯的。

    然而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陈晋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上前。

    孔阙点点头,下意识的看向正站在人群里像花蝴蝶一般飞舞的张君凝……

    陈晋也看了一眼,哼笑了一声。

    薛放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瞥了一下,根本没去搭理,而是对陈晋热情道:“陈总,你刚才说的合作计划,能跟我更详细一点说说吗?我很感兴趣!”

    陈晋瘪瘪嘴,跟他一直走到了大厅外面的甲板上,摸出烟来叼着,散给薛放一根,笑道:“薛总,我那都是忽悠和国小矮子的,你也信?”

    薛放:“…………”

    他苦笑道:“可你说的一套接一套,有板有眼的,我很难不相信呐!”

    “而且我觉得你的计划可行性很高!”

    “原本确实只是忽悠。”陈晋这才笑道:“不过现在不是了。”

    薛放眼前一亮,忙道:“陈总请说。”

    陈晋哼了一声,忽然认真道:“薛总觉得,在东江市,吴家如何?”

    “蛤?”薛放有些不懂陈晋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一茬来。

    他在东江市的根基并不深,只知道陈晋跟吴家一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却不清楚其中的详细情况。

    至于后来东江市的大动静,这唇齿相依的两座城市,他自然是知道的。

    于是薛放想了想,应道:“树大根深,八风不动。只不过……命不够硬,所以撑不住这么大的局面。”

    “那薛总觉得,你们海地集团在东海市,比之当初吴家在东江市又如何呢?”陈晋接着问道。

    薛放:“…………自然是不能比的。陈总,这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我们毕竟只是生意人,只是棋子而已。或大或小……”

    “你既然明白就好,省的我浪费唇舌了。”陈晋接嘴说道:“吴家……老想着搞死我。所以我就只能把他们先搞死了。”

    “!!!!!!”

    薛放瞬间就愣住了!

    这可比陈晋要跟他合作跟让他惊讶!

    不仅仅是惊讶,还有心中猛然升起的警惕……

    陈晋轻笑一声:“所以,一切的前提,就是你不要再去想,再去做那些不该想,不该做的事情。”

    “否则的话……这里是东海市,是你的地盘没错!可你海地集团,比当初吴家在东江市又如何呢?”

    他又问了一次这个问题,把薛放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陈晋却没说完,接着道:“当然了,你也可以完全当我是吹牛比的。”

    “然后我接着看戏就行了。”

    “看戏?”薛放皱眉问道:“陈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

    …………

    从另一侧电梯下楼的杨靖芳和李港盛,远远看见陈晋和薛放去了甲板,便一转身进了通往客房的通道。

    今天这艘游轮是被田旺公司包下来的,并没有住客,所以这条通道里并没有人。

    杨靖芳在前面走着,后面的李港盛跟着,再次拐过一个弯后,才停了下来。

    “杨总,你怎么看?”李港盛直接开口问道。

    看表情神态,与杨靖芳非常的熟络,全然不似在众人面前的生分。

    只见杨靖芳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包女士烟来,将细长的香烟点燃后,凝重道:“不好说,听陈晋的计划,十有八九是确有其事了。”

    “那我们的计划……?”李港盛皱眉道:“还要继续吗?”

    “如果只是海地集团一家的话,我们两家联手,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可要是再加上晋涵集团……”

    “陈晋在这个地区的号召力,确实非同一般!”

    杨靖芳在沉思着,没有立刻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