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837.快要当爹的孩子!(2/2,万字求订阅!)

    这一夜很漫长。

    沈馨月经历过很多难熬的漫长的夜,比如高考前夜,比如出国的前夜,比如知道母亲生病的那一夜……

    可那些时刻,跟这一刻比起来,却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因为改变是在不知不觉之间降临的……

    沈馨月足够漂亮,面容姣好,身材火辣,周围转着无数的追求者。

    只不过其中的绝大多数男人,似乎都认为像她这样的女人,价码就是应该高一些的。

    那些送给她的礼物,讨欢心的小玩意儿,也变得越来越昂贵起来。

    从她第一家任职公司同事送的巧克力和一朵玫瑰花,到她现在任职公司副总经理送的一克拉钻戒,中间也仅仅才过了一年多而已。

    而这已经是她跳槽两次以后了。

    她曾经的做法,是极尽可能性的避免自己被外表或者身材给定义和定价。

    所以她后来接受了彭杰的追求……

    除了随叫随到和每一次例假都绝对准时送到的红糖姜汤之外……

    原因其实有点可笑,那就是彭杰比较穷,却又不那么穷。

    他的月薪时高时低,平均大约能达到3万左右。在东海市,算是可以不那么窘迫的生活了。

    虽然送不起起步就是六位数的钻戒,却可以帮助她分担母亲的一部分治疗费用。

    尽管买房遥遥无期,但他依然在积极的朝着自己的目标而努力。

    “经济适用男”,这是沈馨月在心里偷偷给他下的定义。

    结果……

    已经很明确了。彭杰依然还是在给她定价,只不过付出的不仅仅是金钱那么简单了,还有心思。

    平心而论,彭杰足够好了。在没有性关系支撑下的情侣关系,可以熬过一年,还付出了那么多金钱……

    只不过当杨靖芳出现之后,他的危机感爆发了!

    如果是大钻戒?又或者是车子,甚至是房子,彭杰都自认为是可以达成的目标,只不过需要的时间成本会相对高。

    但是一张口就是沈馨月母亲的肾源,再加5000万的酬劳,还有龙仓集团高管的职务?

    这种碾压级别的强势,让他的心态彻底扭转了。

    强扭的瓜是不甜,但无论如何,先扭下来再说……

    他唯一犯的错误,就是急于收回自己的成本了。所以才会说出那句话……

    让一切都成了泡影。只不过这无可厚非,作为一个贵金属的客户经理,这本就是他的工作风格……

    彭杰是在压力之下乱了阵脚。

    而沈馨月,却是悲哀的发现……自己一直在拒绝被定价,结果却是自己在一直在给自己定价。

    又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除了生死之外,又有什么是不可以被定价的呢?

    …………

    “他对我太好了!”

    “口红一套一套的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去哪旅游就去哪旅游!”

    “的发……还每周一个包包!天呐!男友力MAX~”

    “我靠!这谁受得了啊?那你还不沦陷了?这简直是真命天子呐!”

    “是的,我已经沦陷了~(害羞脸)”

    …………

    这是沈馨月曾经在网上看见的段子,一张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图,发生在两个女孩之间。

    当时她还暗自嘲笑,原来男人这样对你,你就会沦陷了吗?

    那份对你好的背后,无非就是金钱在做支撑而已嘛。

    可是现在,当她自己再一次莫名想起这个段子的时候……

    她终于明白过来,一切都只不过是成本和回报的问题罢了。

    男人追女人,愿意花多少钱,花多少时间和心思,有时候就是简单粗暴的跟女人的外表成正比!

    而被追求的女人,判断男人是不是真心……不也是根据对方愿意花费的金钱和时间吗?

    真爱这两个字……似乎只有到了白头偕老,生命即将逝去的时候,才有资格被定义?

    沈馨月不知道别人是不是都这样,但是至少,她现在想明白了。

    既然这样的话……

    …………

    …………

    杨靖芳看着面前的沈馨月,微微的蹙眉,有些愕然。

    昨天自己在她面前提起这一茬的时候,她的反应非常激烈……

    尽管杨靖芳知道自己赌对了,事情大概率还是会成功的。

    可是现在,沈馨月坐在她的套房客厅里,阳光洒在脸上,表情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争扎和犹豫!

    “馨月,你……真的想通了吗?”杨靖芳忍不住开口问道:“别怪姐姐,当着你男朋友的面说起来……”

    “我已经跟彭杰分手了。”沈馨月道:“芳姐,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我还有条件。”

    杨靖芳抿了抿嘴:“你尽管说。”

    沈馨月点点头之后,认真道:“芳姐,你想要我勾引的男人,是晋涵集团的董事长,陈晋吧?”

    “喔?猜到了?”杨靖芳更加诧异了。

    “新闻很多,稍微查一下,不难知道。而且陈晋这个人,最近又这么火~”沈馨月应道。

    “谁说不是呢。”杨靖芳叹道。

    今天一大早的新闻就播了,随着陈晋送的房子越来越多,作为新闻热点的那些幸运儿的事情自然也会被挖掘出来。

    落魄的大学教授,艰辛创业的乐观女孩,丧偶悲剧的单亲妈妈……

    原本是媒体为了寻找晋涵集团暗箱操作,所以拼命挖掘,结果挖出来的全都是满满的正能量,反而坐实了陈晋所言非虚。

    这一下子,媒体们也反应过来了,黑是黑不动了,赶紧捧吧!

    于是乎,陈晋现在不但是仗义疏财,更有点做慈善的味道了……天知道他那些客户都是上哪找来的?一个比一个可怜,一个比一个故事曲折。

    就在陈晋的声望水涨船高的时候,杨靖芳就更加需要沈馨月了。

    只听她开口道:“要勾引陈晋的难度很高,我看过新闻,他的老婆本身就很漂亮……”

    “这你不用担心。”杨靖芳道:“他老婆现在怀孕了。要知道,这是男人最容易出轨的阶段!”

    “额~”沈馨月一时语塞。

    杨靖芳笑道:“我就那么一说,你的要求,尽管继续提……”

    “好!”沈馨月也不客气:“无论这件事成与不成,我母亲的肾源,还有所有的治疗费用,你都必须负责。”

    “可以。”

    “另外,如果事情成了,我要一个亿!还有欧洲的绿卡。我要带我母亲移民!”

    “…………”杨靖芳沉吟了片刻,依然点点头道:“没问题!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一定要怀上陈晋的孩子,而且要生下来!”

    “最后,还要把事情闹开,闹大!”

    沈馨月沉默了!

    杨靖芳站在窗边,也不说话,安静的等着。

    好一会之后,沈馨月应道:“成交。”

    “哎~”杨靖芳这才叹了口气道:“馨月,你也不要怪姐姐……”

    不等她说完,沈馨月就笑道:“芳姐,别说了。就像你昨天说得一样,如果真的能做成那样,陈晋能给我的,也一样不少。”

    闻言,杨靖芳认真的看了看她,凝重道:“馨月,你变了。”

    “只是变得务实了。”沈馨月讪讪一笑,接着就追问道:“那我母亲的肾源和手术……?”

    杨靖芳点点头:“我会立刻安排的。”

    “谢谢!那我接下来从哪入手?”沈馨月又问道。

    “你只要……”杨靖芳把计划全盘跟她说完之后,沈馨月有些疑惑道:“这样时间不会太久吗?”

    “这件事又急不在一时。”杨靖芳笑道:“只要在9月份之前,你能走到陈晋的身边去,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哪怕最后做不成,最起码,你也可以是一个眼线。”

    沈馨月只能点点头,答应下来。接着她道别了一声,就走出了杨金芳的房间……

    “咔哒~”

    房门自动关上之后,走廊里的沈馨月腿一软,靠着墙壁,缓了好一会。

    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答应下来的事情,将会对她的人生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那种心理承受极限的压力,让她几近虚脱,只不过在杨靖芳面前不肯表现出来罢了。

    而房门里的杨靖芳,同样也是沉沉的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昨天一个晚上的时间里,沈馨月和彭杰发生了什么,但她能够明白的是,同样身为女人,自己却把这个曾经可爱天真的妹妹推向了未知的命运……

    念及此,她摸出手机来,在一个之后包括她自己在内,只有四个人的微信小群里发了一条消息:“人已经派出去了。”

    …………

    …………

    这一阵子陈晋的生活似乎好了一些,至少在厉菲彻底认怂了之后,方方面面都安静的很。

    而且根据他的观察来看,似乎是梅广连的警告起到了作用,就连那几个实力强劲的对手,也都偃旗息鼓了。

    龙仓集团和兆基集团宣布将会以合作的形式参加7月份的土地招拍,海地集团和田旺公司也是一样的情况。

    然而7月份?

    想起这个陈晋就觉得搞笑……

    如果把6月1号拍卖的地块比作是霓裳羽衣的话,那么7月份招拍的地块,完全就是乞丐身上的破补丁呐!

    “由得他们去斗吧~”陈晋暗道,随后抬手看了看表,才是下午四点而已。

    于是在又一次送走了成为幸运儿的客户之后,他就跳上了劳斯莱斯,对查木林道:“回东江市。”

    查木林一听,人就有些激动起来。

    陈晋见他脸涨得通红,笑道:“回去之后,你有一晚上的假。”

    “谢谢陈哥!”查木林兴奋得一脚地板油,玩了个弹射起步!

    在爆改劳斯莱斯的彪悍性能下,才一个半小时,车子就驶入了东江市的市区。

    今天是周末,所以陈晋抽了点时间,赶回来看看蒋艺涵……

    对于不能在孕期陪在老婆身边,他已经有些羞愧难当了,赶路的这一点点疲劳,根本不值一提!

    …………

    …………

    “来来来,洗手吃饭。”蒋爱君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

    看见陈晋回家吃饭,她是打心眼儿里的高兴。毕竟她可不希望女儿跟她一样,整个孕期都见不到自己的男人,连产检都要一个人去做。

    陈晋笑嘻嘻的耍赖般先伸手从她盘子里刷了一块肉片塞进嘴里,才屁颠屁颠的跑去洗手。

    蒋艺涵白了他一眼,笑骂道:“都要当爹的人了,自己还跟个孩子似得!”

    “诶~”蒋爱君抢道:“涵涵,他就是因为在家里,所以不用端着架子呀。”

    “妈~还是你理解我,对我好!”陈晋在厨房洗着手,有些得瑟的接嘴。

    蒋艺涵被这一对丈母娘和女婿弄得有些无语,但心底里却翻出一股浓浓的暖意!

    其实她也希望陈晋可以多回家。但她并不是为了占有陈晋的时间,而是希望他能够多一些时间放松自己。

    虚伪的人总有千百种笑,那么陈晋为了对付这些人,自然就要陪笑。

    然而笑多了,也是会累的。

    看着陈晋坐到餐桌前大快朵颐起来,蒋艺涵便忍不住道:“要不……我现在也不上班,就去东海市住算了?”

    “别闹。”陈晋开口应道:“你就在东江。这里有你爸妈,我才放心。东海市……缓一缓吧。”

    “噢~”蒋艺涵显得有些委屈扒拉的。

    …………

    …………

    楼下单元门口,吴小军正坐在花坛边守着呢,听见一阵响动,回身瞬间抓住了砸向自己的矿泉水瓶。

    “不错,没退步。”班长卢俊,也就是带队保护蒋艺涵的队长笑着从后面走来,自己手上也拎着一瓶矿泉水。

    “喝吧,知道你压力比我大。”他笑道。

    吴小军拧开瓶盖灌了半瓶,才看着卢俊道:“班长,其实我觉得,你的压力更大。”

    “陈哥他……是个重情义的人。我能看的出来,就算他自己受伤了,都可以保证理智。”

    “但如果他的老婆孩子有什么意外……我怕会怪罪到你们头上来。”

    卢俊一怔,认真应承下来,随后问道:“看来,这几天你在他身边看见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

    “是的。”吴小军毫无顾忌的开始对班长倾述起来。

    等他说完之后,卢俊再次点头道:“起码不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这我也就放心你了。”

    “就算真有什么事,也不可能就那么不管你了……”

    吴小军知道卢俊在担忧什么,但他还是恼道:“班长,我军装都被扒了。他们不能干净杀绝吧?”

    “那帮人,可不好说。”卢俊有些凝重。

    “…………”吴小军楞了片刻,忽然狠狠道:“他们只要敢出现在我面前,我照样收拾他们。”

    卢俊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从口袋里摸出几个包子塞进他怀里就起身走开了,拐了两个弯之后,便没的踪影。

    吴小军知道这附近的花坛草丛里,指不定哪儿就趴着自己的兄弟呢,两队人组合在一起,安全不用担心,也就开始啃起包子来。

    有口吃食,有口水喝,只要父亲无碍,他就无牵无挂!

    …………

    …………

    吃完饭之后,陈晋原本想连夜赶回东海市的。但是看见蒋艺涵嘟着嘴可怜楚楚的模样,只好再陪她过一夜。

    这一次虽然是光明正大的住在了丈母娘的家里,可蒋艺涵怀孕还不到三个月,不到稳定期,所以尽管很是骚动,却又什么都不敢做。

    就连蒋艺涵提出来要帮他“防防空”,他也害怕蒋艺涵会累而拒绝了……

    “你这样憋着,我就有些心慌。”蒋艺涵郁闷道:“这完全是给别的女人机会嘛。”

    陈晋呵呵一笑,搂着她亲了一下,没有应话,只是无比轻柔的帮她按着腰肢……

    怀孕的女人,是最容易腰酸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