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924.汪洋大海!

    在古代,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说的是信息闭塞,通信不流通的年代,说不定自己绿帽子都戴了八百顶而不自知。

    但是现在不同了……借助于网络,各种消息的传播,顷刻间就可以覆盖是世界上的角角落落。

    所以当下面的信息一层一层回报到时泉松这里时,他已经知道所有该知道的事情了……

    于是并不算太大的四合院里,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就连平时最受宠的时志成,也是正襟危坐,脸色凝重。

    这个场合下,没有他说话的份,只能坐在最外围,静静的听着父辈们跟爷爷商量……

    “爸。”他的姑父开口道:“现在这个情况,用谋略恐怕是没办法逼陈晋就范了。要不要我出面来搞定他……”

    姑父,邵康来,康浩投资创始人,董事长。

    康浩投资这家企业,并不存在于大众的视野中,但真正的上流人士都知道,这家公司,参股了国内绝大部分的通信公司,还有数家重工业。在行业内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至于隐在幕后的邵康来,知道他真正身份的,加起来也不超过两只手。

    “通信、重工业……”边缘的时志成瘪瘪嘴,这个时家女婿可是个卧薪尝胆的狠角色呀,熬了整整二十年,才得到今时今日的成就。

    但是,他搞不定陈晋的。

    “你拿什么搞定他?”时泉松说话也很直接:“他做的是房地产,而且现在还是实业和网络有机结合,你影响不到他的生意。”

    “更重要的是,晋涵集团没有上市,你就算有再多的资金,也拿他没办法。”

    邵康来闻言,懂事的闭嘴了。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拿陈晋是没办法的,但老爷子在气头上,他需要表忠心。

    谁让他是个赘婿呢?就连自己的儿子都要姓时。要不是这二十年来的苦心经营,他自己发展壮大,现在恐怕连进这个四合院的资格都没有。

    “叔叔,要不要干脆派个工作组下去?”另一个中年人开口了。他名叫时继仁,是时泉松的侄子。

    同时,他也是费喆的顶头上司。当初查办吴青山的时候,还是他亲自把费喆派到东江去的。彼时的陈晋,还只是笔录上面一个不起眼的小商人,谁知道才没过几个月,忽然就变成了时家的眼中钉。

    所以,这其实是他的失职!

    而且,也只有他的身份,是最适合处理陈晋这件事情的……

    可时泉松还是微微摇头道:“继仁,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出面的话,难免又要牵连一批人了。梅仕忠虽然是焦启寿的人,但他们家这次还算配合,我们再动,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那……”

    时继仁皱起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时家很大,但是吃公家饭的,只有时泉松和他,剩下的,包括他的兄弟们,全都在经商。通信、重工业、农业、实业、旅游业……就是没有做房地产的。

    不在一个领域,要是贸然闯进去,说不定还没把陈晋怎么着呢,搞不好会被他反手将军。

    就在他思考间,时泉松又开口了:“不过说话回来,你们今天……怎么忽然全跑来了?”

    在场的众人顿时脸色一变,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大家的事业其实早就已经上了轨道,轻易也不需要老爷子的援手了,所以平时除了逢年过节的问候,这个四合院都是很清静的。

    但是晚饭之前,时继仁,时往恒,时开荣,时来耀四个堂兄弟就到齐了,在老爷子这蹭了顿饭。到了晚饭之后,邵康来这个外戚也来了。

    其中时继仁和时开荣是亲兄弟,他们都是时泉松的亲弟弟,时岩毅的儿子,但时继仁生的早,在这一辈里行大,时开荣最小。

    剩下的时往恒和时开荣是亲兄弟,时泉松的亲儿子,他们还有一个亲妹妹,时秀月,也就是邵康来的老婆。

    时往恒就是时志成的父亲。而时开荣的运气就差了点,生的是个女儿。或者说其他几人运气都不太好,生的全是女儿。

    时秀月虽然生了个儿子,虽然也姓时,但亲疏毕竟还是差了一点的。

    所以以时泉松的传统思维,时往恒这个生了第三代唯一男丁的家庭,是最舒服的。

    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在其他兄弟的产业里占着股份就行了,现在在个清水衙门里混着。

    一群同宗兄弟之间,虽然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但时泉松还在,那时往恒就稳。

    可要是哪一天时泉松不在了呢?

    所以时泉松,要尽可能在自己作古之前,让时志成站到台前……

    毕竟在利益面前,宗亲骨血什么的,都是要往后靠的玩意儿。

    “怎么不说话了?”时泉松见众人沉默,冷哼一声道:“怎么一个个年纪大了,脸皮还薄了呢?”

    “爸”亲儿子时开荣蹙眉道:“大家都没碰过房地产,但是这两年的行情……我们都有点心动呐。要不是去年开始限购限贷,说不定大家都进场了。”

    “就是听说,这个限购限贷,最近会有变化?”

    “对嘛。”时泉松笑了笑:“直说就好了。没错,现在告诉你们也不算晚。9月1号,限购限贷会取消。”

    “嘶”

    除了时往恒、时志成这对父亲之外,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个心道难怪了,小小的一个陈晋,老爷子竟然要亲自出面收拾,感情是要抢最肥的这块肉啊?

    他们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来了时志成的身上……

    当年,为了时泉松的前途,在最敏感的时候,他们都必须遵守计划生育的规定,生了女儿之后,不但不能再生,还得老老实实的去结扎。

    可到了现在嘛……老爷子偏心的厉害呐!

    “叔叔,那……我们进场没问题吧?”最小的时来耀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时泉松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你们不要亲自进场,借兆基集团的壳子吧。”

    “可是,兆基集团……”时来耀有些郁闷:“他们也就是在百越省还行,往北了吃不开。在东海市不就碰的头破血流吗?”

    “所以,你们要给予适当的帮助嘛。”时泉松应道:“现在晋涵集团是肯定碰不得了,一个不好就要出事。借兆基集团的壳子,你们能做到什么样,就是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碰不得?”

    大家的心里都有些纳闷。今天来的目的,不就是想争取到出面对付晋涵集团的机会,算是立功,在顺理成章的进场吗?

    碰不得,还怎么玩?

    “志成。”时泉松懒得回答,朝孙子唤了一声。

    时志成见大家的目光都追了过来,讪讪一笑道:“真的碰不得。”

    “为什么?”邵康来追问。

    “理由嘛……”时志成耸耸肩,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转过来对着大家道:“这个时间,本来应该是对晋涵集团捅最后一刀了。”

    “但是现在,这刀不但捅不进去,可能还递到了陈晋的手里。”

    说着,他开始把准备好的页面,一个一个打开给叔伯们看……

    …………

    …………

    主流媒体不同于网络媒体,可以不那么负责任的去传播一些消息。他们一旦要报道,就必须有实锤。

    然而今天的雷霆数段,被陈晋用一堆炸药和几张申报单轻飘飘的搞定之后,这些媒体没了实锤,一下子就傻眼了。

    但是陈晋的安排早就落在了前面东海报业集团的总经理,周琪。

    是他帮晋涵集团打通了许多主流媒体的渠道,原本预备着的,是等陈晋一百天连续一百单的壮举完成之后,要进行一波铺天盖地,影响全国的宣传。

    巧就巧在,李港盛通过兆基集团,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只不过给的是黑料。

    于是乎……黑料没了实锤,但周琪的安排却有了其他的妙用。

    最后的结果就是,时家人齐聚一堂,一起观赏了一个多小时的“陈晋专题夸奖”……

    看完了这些之后,时志成才轻轻合上电脑,开口道:“才半天的功夫,陈晋的微博粉丝就上涨了600多万。他现在是在真正的风口浪尖上,舆论风暴的风眼里。”

    “所以在这个阶段,他只能平安无事,谁都不敢对付他。甚至,如果有不开眼的要动手,我们还得帮忙拦着……”

    “否则的话,他这个所谓的购房者意见领袖一旦出了点什么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抓出来拍死。”

    “……”

    屋子里一片死寂!

    好半晌,时泉松开轻声道:“人民群众就是汪洋大海呐!这是国之根本!所以现在陈晋越吃亏,他的声誉就越高……明白了吗?”

    “除非,你们自己可以在正面战场上打败他!”

    听老爷子总结了情况,大家也都明白了,这已经不是遭遇战了,而是拉锯战。

    时家,要全军出击了!

    既然知道了结果,一群人也就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了。一个个恭敬道别,转身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出门之后,时泉松叹了口气,对孙子说道:“志成,爷爷能帮的也就到这了。”

    时志成闻言,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虽然是帮大家分析清楚了现状,可陈晋……就是他抬起来了,上哪说理去?

    甚至时泉松这一次之所以会亲自出手,都有点替孙子擦屁股的意思。

    所以原本是时志成一个人独吞的市场,现在只能让大家一起出手,群策群力了。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哪怕成功之后,胜利的果实也必然要分出去一大半。

    对于此,时志成觉得很窝火!

    “爷爷。”他阴沉着脸道:“其实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时泉松一凝,皱眉,略一思量,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