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966.一套组合拳!(5K)

    又是一天上午,陈晋刚刚才到公司,前台就告诉他,有人在等他。

    看了眼来客登记,竟然是最近打了极多交道,熟得不能再熟的两位领导东海市城管的彭小荣和东海市环保的范思才。

    一看见这两个人的名字,陈晋就知道今天肯定没什么好事了。只不过具体会有多不好,还得看他们怎么说。

    于是陈晋快步走向了会客室,推门高声笑道:“彭局,范局,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有什么事情,通知一声,我自然会上门受教嘛。”

    “哎~陈总~”彭小荣见他来了,跟范思才对视了一眼,轻叹道:“我们俩今天其实是来联合执法的。鉴于晋涵集团旗下的三处工地存在扰民的情况,投诉已经到了市府了。”

    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张执行单,递给陈晋。

    上面的内容不外乎是勒令停工整顿,时间为30天。

    “终于还是来了嘛。”陈晋故作无奈道:“两位领导,讲道理,工地周围的居民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几千万真金白银砸下去,给了多少好处?”

    “还是这样投诉,我真的是……哎……”

    范思才看了看他,明白陈晋在暗指些什么。

    一个多月的昼夜施工自然是会遇到很多阻碍的。但陈晋除了打点周围的居民之外,可没有放松对他们两个人的“尊敬”。

    事实上,之前要不是他们两个人在帮衬着,按理说早就应该停工了。

    既然都持续到现在了,那就说明是有外力介入了。

    “陈总,你也得理解我们。”范思才认真道:“这是是市府下的死命令,而且还要实地检查呢!”

    “是老梅吗?”陈晋直接问道。

    “应该不是他。”彭小荣道:“我们也是接到命令就赶来了,具体还不清楚。但是之前关于你的事情,肯定是请示过他的。他没有表态,我们才……”

    陈晋点点头,明白了。既然不是梅广连的手段,恐怕还是时家了。

    关于9月1号的政策变动,时泉松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所以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知道,但是眼看着晋涵集团的项目即将满足申领预售证的条件,自然会稍微卡你一下。

    只是这么卡一下,就能导致晋涵集团错过最佳的开盘时机了,实在是简单而又狠辣的一招,相当于一刀捅在了陈晋的要害上!

    其实,原本只要梅广连肯帮他顶着,这些就都不是问题。然而现在的形势,对方绝对是准备袖手旁观了。

    好在,陈晋早就学会了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毕竟那种选择太弱智了。

    只有自己才可信!

    “两位领导~”陈晋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难办的。执行单我签收确认,你们回去也可以交差了。”

    闻言,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他们是真怕陈晋把三个人之间的“交往”摆上台面了,闹到最后只能把雷顶在他们的头上。

    “陈总明白就好,我们也是无可奈何的。将来如果还有其他事情用得上,尽管跟我们说。”彭小荣非常热诚的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扰陈总,先走了。”

    范思才也跟他是一个心思。这张执行单简直烫手的很,既然陈晋肯接,他们立刻就想甩手闪人,生怕陈晋再变卦。

    陈晋也很干脆,帮他们签了确认单之后,就目送着两人离开,看着步履匆匆的两人,露出冷笑……

    如果是在梅广连力挺晋涵集团的时候,像这样的小角色,陈晋恐怕连理都不会理。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没有了梅广连的支持,要不是看在陈晋本身就有巨大社会影响力的份上,恐怕他们也没那么好说话。

    …………

    到了地下车库之后,彭小荣对范思才感慨道:“哎,谁能想到,前一阵还风光无比的晋涵集团,一下子就变成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呢?”

    “要是换了两个月前,陈晋肯不肯见你我这种级别的都不一定呢!”

    范思才笑道:“所以谁都别得意。今天他痛快接了执行单也是聪明。否则真要闹起来,撕破了脸皮,谁都好受不了。”

    “对了。”彭小荣忽然想起什么似得说道:“你说,陈晋他不会表明上接了执行单,却不执行吧?”

    范思才一愣:“不能够吧?难不成想逼市府强制执行?那可就相当难看了!”

    “而且那几个工地周边的居民投诉可是实打实的,真闹大了,找了媒体来曝光一下,就算是陈晋自己的声誉恐怕都要受影响?”

    “再说了,他不是公众人物嘛!闹成那样得算丑闻了吧?”

    两人忽然之间都有些疑虑起来。但是随即就又想到,是陈晋本人签收的执行单,那么无论结果如何,至少都不是他们的责任了。

    一想到这,情绪又开朗起来,关我们毛事?

    而就在两人走后,收到通知的秦珍也匆匆赶到了陈晋的办公室。

    “陈总,要勒令我们停工吗?”她问道。

    陈晋点点头,把执行单递给了她看:“停工30天,整顿。暂时还没提到罚款什么的。”

    “30天!”秦珍凝住了。

    她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桌上的台历,今天已经是8月15号了。

    本来就非常紧的工期,真要是停工30天的话,再复工……再申领预售证……

    那怎么都要拖到10月份了!

    “陈总,我们怎么办?”秦珍有点慌了。虽然她并不知道陈晋为什么要赶9月1号,但肯定是有布置的。

    与此同时,齐慧川也拿着厚厚的一叠资料进来了,另外臧军和施杰也跟着一起来了。

    几个人见状,相互之间对视了一下,就知道各自来的目的了,不约而同的苦笑起来。

    “怎么?一个个的这么悲观?”陈晋笑了。

    齐慧川首先开口道:“陈总,根据各地统计的报表,一个月来,盛世联盟已经在绝大多数城市都签下相当数量的合作者了。我测算了一下,他们的市场占有率,大概达到了30%。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中……”

    “我们再拖下去的话,恐怕,要追不上了。落后,可是要挨打的。”

    陈晋点点头,看向施杰。他是主要负责开发商拓展的。

    施杰也上前道:“陈总,这一个月,我把国内几个大城市都逛遍了。有一部分开发商已经被盛世联盟拿下了,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选择了观望。”

    “我们以前的成绩给了他们不少信心,但是相对的,盛世联盟的底蕴比我们更强也是事实。跟齐总那边的情况差不多……”

    “难道我是唯一一个来说好消息的吗?”臧军笑了:“陈总,得益于跟翔云集团的法拍房项目,晋房网的流量在最近一个月来节节攀高。”

    “唯一让人比较担心的一点,是最近盛世联盟的流量也有增加。虽然我们还没受到太多影响,但是不能不防。”

    “而且,还有消息传出来,为了增强影响力,获得更多资本发展,盛世联盟,也就是盛世集团已经准备借壳上市了。”

    陈晋一挑眉,大笑道:“还是这帮人会玩啊!就要上市了?”

    几人都忍不住想要翻白眼,暗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乐观?

    秦珍的工作是最紧要的,便急道:“陈总,那工地那边……?”

    “继续施工,不管。”陈晋道。

    “不管?那执行单……?”

    “当成废纸就行了。”陈晋傲然道:“我倒要看看,东海市府敢不敢真的对我强制执行!”

    见另外几人也要开口,他抬手道:“别急,时机差不多了,我们也来一套组合拳吧。”

    “组合拳?”

    陈晋双手交叉,手指关节在扭曲间发出一连串的脆响,随后认真道:“臧哥,联系周琪,为晋房网的覆盖式广告做准备。”

    “这个没问题,随时都可以。”臧军应道:“之前就一直在协调这件事呢,只不过你没发话,就一直按着没动。”

    “现在开始吧,三天以后,我要看见晋房网的广告铺满全国的主要城市!收视率前五的电视台,我要所有的黄金时段,还有各大视频网站……反正你能想到的一切方法,在不做冤大头的前提下,往死里打广告。”

    臧军忍不住扭了扭脖子,浑身颤抖的激动道:“好!”随后就跑了出去。

    陈晋接着道:“杰哥,开发商方面,把合作佣金提到5%,不谈价格!”

    “……”施杰一愣,不明就里的点点头。3%都签不下来了,5%?

    最后,陈晋笑道:“慧川,配合晋房网的广告,更改天坤+平台的加盟方式。”

    “将传统的加盟费方式,改为收取月营业额。根据区域不同,范围在8%-12%之间。另外,收五万块现金作为保证金,退出加盟可以退还。然后,每一家加盟店,都给予五万块的装修补助。”

    “但是有一点,所有天坤公司的直营店,和加盟店,所有的员工,不允许在网络端口上发布虚假房源。”

    “我们要做100%的真房源真实存在,真实面积,真实价格,真实照片,真实委托!”

    “各地的分公司都要成立一个核查部门,专门核查网络上的虚假房源。发现一套,就处理一套。每发现一套,罚款当事人100块,当事门店1000块。”

    一连串的命令下来,让齐慧川凝固了片刻,稍微消化了一下陈晋所说的内容之后,他眨眨眼,难以置信道:“陈总,我们这样做……跟传统的做法,差别可就很大了!”

    “维护更广大购房者利益嘛!”陈晋笑了:“这句话,我们是白喊那么久了吗?”

    “明白!”齐慧川回过神来,也激动不已的跑去落实了。

    几个人都出去了,唯独剩下秦珍还在陈晋面前,脸上带着疑虑。

    她和贾琼的做事风格,一向是本本分分的。相对于贾琼,她更多了一种女人天生的担忧。

    陈晋看出了她的担忧,也不等她发问就应道:“就按我说的做吧,别担心。市府方面不会怎么样的,反而是那些居民……”

    “闹起来的话,也是有办法的。”

    “好吧。”秦珍忧心忡忡的去了。

    …………

    …………

    当晚10点。

    位于市区的几处工地依然灯火通明,各种大型机械轰鸣,要是拿着分贝仪测试的话,绝对是超过规定范围的。

    但是工地里却没有半点要收敛的模样,故我而行。

    大概在晚上11点左右,几辆印着城管和环保的车子来到了工地外,却见工地大门紧缩,上前拍门也没人应答……

    带队的队长一脸的尴尬,又带着值班的人,去了另外的工地,情况都一木一样,没人刁他!

    他们都是职能部门没错,但却不具备暴力执行的能力。或者说,是对晋涵集团这样的企业,不具备暴力执行的能力。毕竟他们在小摊小贩面前,可是相当暴力的。

    于是到了夜里12点多的时候,彭小荣和饿范思才都从睡梦中被唤醒了。面对下属汇报的情况,他们做不了主,也只能一个电话继续向上汇报,同时在心里不断叫苦……

    市府的大佬和晋涵集团怼上了,却要他们夹在中间!

    苦不堪言呐!

    消息就这么一层一层的,很快传递到了当事人的耳朵里……

    作为大管家,梅广连是第一个知道的。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梅广连忍不住哈哈一笑,只觉得有趣,心道陈晋可真是个精细鬼啊!

    作为他,又何尝不知道市府不敢真的动陈晋呢?不说别的,这么一个雄踞长三角的超级开发商,光是拍地就砸了几百个亿,外加之后会形成的税收和积极作用,又哪里是这点扰民的小事可以掩盖的?

    陈晋自然也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明目张胆的跟市府对着干的嘛!

    但事情已经出了,该处理还是得请示嘛。所以他又一个电话打到了市府的二号人物姚光华那里。

    “什么?”姚光华一听就有点火大:“晋涵集团不顾执行令,还在继续开工?”

    梅广连道:“是的。老姚你看……怎么处理呢?”

    “这~”姚光华也犹豫了。身为东海市经济建设的总指挥,像晋涵集团这样的企业,难道真的用强?

    见鬼!人家一生气拍拍屁股走了怎么办?就算姚光华自信东海市的市场能够吸引陈晋,但是他不敢赌哇!

    更何况,东江市最近可传出来不少陈晋活动的消息呢。不说别的,光看那个法拍房网拍的项目,就知道东江市府跟陈晋是穿一条裤子的,还要加上翔云集团的合作……

    “坐席繁忙吧……”姚光华最后无可奈何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梅广连险些笑出来!

    所谓“坐席繁忙”,指得自然是城管和环保的投诉电话,会一直繁忙下去,打不通了。这是掩耳盗铃,眼不见心不烦的办法。也是最差的办法了。

    “有什么事情,明天开完会再说。”姚光华说完就挂断了,惹得梅广连好一阵暗笑。

    …………

    第二天一早,在市府办公室里碰面的时候,姚光华的眼袋藏都藏不住,显然是一夜都没能睡好了。

    在小范围讨论后,终于得出了结论……想了另外一个办法。

    接着,就是在市府的指导下,城管和环保那边对投诉的居民进行了一个引导:找媒体!

    鉴于对这些职能部门办事效率的一贯缓慢,有一部分居民看了看曾经收到的柴米油盐和超市卡,念了个好,放弃了。

    但也有一部分人,觉得那些东西不够了!必须要征讨更多的赔偿……

    他们觉得,不管你是不是提前打过招呼了,不管我是不是答应过不介意了,你既然犯了错,我就要惩罚你!

    嗯,不对,就要通过让别人惩罚你的手段来捞到好处……

    脑回路相当的清晰!

    于是乎,《生活315》这档最近大火的栏目,投诉电话被打爆了……

    接到同事的消息之后,潘千芮有些不信:“你再说一遍,确定是晋涵集团吗?”

    “没错!”联络部的同事道:“就是我们报道过的那个晋涵集团。这可是最近的大新闻呐,已经从城管和环保那边确认了,最近投诉都炸了,但他们依然没有停工!”

    “小潘,看来你又要火一次了啊!”同事道:“想当初,是你帮晋涵集团挺起来一片喝彩的,现在再亲手把他们踩下去……”

    闻言,潘千芮却一点事业巅峰的感觉都没有。

    她只是觉得奇怪。因为以她对陈晋的了解而言,没理由会做这种损害周边居民利益的事情吧?

    鉴于此,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到现场去采访一下居民,明确一下事实再说。

    于是她甚至把原定于今天的另外一个采访都调换掉,喊上人马带上设备,就赶往了市区的某个居民小区。

    如果事情真的像投诉里说的那么严重,那么就算她个人再怎么佩服陈晋,她也要为居民们讨一个公道!

    就算对方是晋涵集团,也不能这样目无法纪的违规施工,以致于造成了恶劣影响……

    大约在上午10点左右,采访车就到了市区的“南国春景”小区。

    在小区的门口,已经有一群人在等着他们的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