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982.捐款50万!

    廖明就这么被陈晋拉着,跟着一起跑到了东海市第十五中学的宿舍。

    十五中是市级重点中学,其实早年间就已经跟其他开发商合作开发了一个小区,其中的一部分房子则作为福利低价卖给在校的老师。这是自1998年取消福利分房后,一些单位的惯用手法,也算是员工的福利之一。

    但他们要找的阙鸿则不然,到了现在还是住在几十年前建造的老筒子楼里,一间厨房两家公用,上个厕所都得下楼。他的父母加上老婆孩子,一家五口挤在两个房间里,苦哈哈的蜗居着。

    非是他不愿意改善居住条件,确实也是没钱。

    到了地方之后,廖明有些新奇的跟着陈晋下了车,张望了一圈之后,对环境感到无比诧异,忍不住问道:“按说,十五中的老师,不管是待遇还是福利,都不差吧?”

    “而且老师跟我们不同,是可以带学生的……寒暑假三个月随便开点班,挣的钱搞不好顶得上一两年的工资呢,怎么这个阙鸿……?”

    “还是现在查的严,不能带学生了?”

    陈晋笑道:“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事情。阙老师可是市优秀教师,职称也高,又是重点中学的老师。想要带学生的话,难说费用也能收出天价来。但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他的吗?”

    “怎么发现的?”

    “我的晋弘基金会成立之后,当然也有社会各界的捐款。”陈晋应道:“你恐怕想不到,他光是给基金会的捐款,就达到了50万!”

    廖明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没道理啊!他既然能拿得出50万来捐款,为什么不多凑点钱,改善一下家人的居住环境呢?”

    “怕不是脑子有病吧?”这句话廖明藏在心里,没说出来。因为他清楚,这一定是包括阙鸿家人在内的很多人的疑问,但他更加清楚,阙鸿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因为曾经职业的性质,廖明确确实实的接触过很多人,其中相当一部分甚至就是他的前辈和同事。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种人,会把个人利益摆在最低的序列上……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陈晋很认真的回答道:“我这么有钱,送房子还容易理解。可他明明那么艰苦,却把半辈子的积蓄都捐了出来,就连我也没办法理解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早不捐,晚不捐,偏偏捐给了我的晋弘基金会。”陈晋逐渐严肃起来:“廖哥,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但我认为这是一份殊荣,是我的荣幸!”

    廖明听出了他言语中的诚恳,亦是认同道:“确实是这么回事。怪不得呢,你第一个就要给他送房子。”

    “走,一起上去吧。”陈晋当先走去。

    宿舍并不是临街的,有一个小牌坊立着,上面写着“十五中教职工宿舍”。只不过房屋改革早就进行过了,这些房子也在成了私产之后,经过了许多手的交易。

    迄今还没卖掉的,基本都是在死等拆迁了,却也另外买了房子居住,将这边出租出去。

    不卖房子,不等拆迁,安安稳稳住着的,可能也就只剩下阙鸿这么一朵奇葩了。

    而且这个区域因为种种因素,恐怕没个一二十年的,也没机会拆迁。

    进了院子之后,抬头看去,是几栋只有三层楼高的砖房。其中一楼有一户人家最是显眼,因为门口停着满满当当各色自行车。都是高档牌子,最次也得是几千块一辆的。

    十五中的学生家境,可见一斑。

    廖明诧异道:“这还是带学生了?我说嘛,他条件那么好,怎么可能不想办法赚钱。”

    “还是不要妄下定论的好。”陈晋走了过去,隔着窗户就能看见并不算大的房间,被学生挤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最令陈晋觉得好玩的是,这些学生似乎都是自备了折叠小板凳,一个个抬头求学的模样,可爱极了。

    在前面的白板全是一个带着眼镜,身躯有些伛偻的中年男子,看上去起码奔六十了。

    不过陈晋见过他的照片,知道这就是自己今天的目标阙鸿。

    “北洋政府执政期间,一共诞生了十五位大总统或是代理大总统。这一时期,由于军阀混战,连年战祸不断,民众苦不堪言……”

    “不过也正是由于军阀相互之间为了利益的争斗,才为南方的国民革命军创造了发展壮大的时间和空间,为北伐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阙鸿是个历史老师,这时似乎是正复习到了近现代史。陈晋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发现他授课并不死板,还会时不时的插进去一些野史秘闻,把学生的注意力都牢牢吸引在自己的身上,着实是有一套的。

    这头的阙鸿也正讲在兴头上,忽然瞥见窗外有几个陌生人站着,都是西装革履的模样,便诧异的停了下来,让学生们自己看课本,他本人则走了出来,狐疑的对陈晋问道:“您是……陈晋先生?”

    “阙老师竟然认识我?”陈晋也有些惊讶。他现在确实很出名,但一眼就被这么一个毫无瓜葛的老师认出来,还是有些奇怪的。

    “陈先生不用奇怪。”阙鸿微笑道:“我关注你已经很长时间了。甚至,在你来东海市之前,我就开始关注你了。”

    陈晋微微躬身,执弟子礼,对他礼貌道:“阙老师厚爱,学生惭愧了。”

    “这是哪里话!”阙鸿道:“起码我捐到你基金会的钱,每一笔的去向都会对我通报,有据可查,没有挂羊头卖狗肉,光这一点,称赞你一句大公无私,心系天下都是应该的。”

    “阙老师,谬赞,谬赞了。”陈晋道:“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我想跟您聊聊。”

    阙鸿回头看了看一群正好奇张望的学生,应道:“你稍等,容我讲完这一节的内容就行了。”

    “好的,我正好旁听一下。”陈晋抬手,示意阙鸿自便。阙鸿也很干脆,并没有对他刻意亲近,自然而然的回到了学生面前。

    只一瞬间,学生们的注意力就被他抓了回去,魅力无限!

    陈晋也笑着对身边的几人轻声道:“那我们就安心等着吧。正好也听老师讲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