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1012.书房

    1012.书房

    先前杨靖芳和李港盛在小区门口看见两辆豪车停着的时候,并不知道别人并不像他们那样幸运,电话一打就接通了,并且在这大半夜的时候,陈晋还刻意邀请他们前去见面。

    就好像几个人之间已经默认了,对方都是夜猫子,睡觉是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一般。

    一直到在电梯口见面了,杨靖芳狐疑的看了蔡鸿飞等人好几眼,才难以置信的惊诧喊道:“千墅集团,蔡总?”

    反而是蔡鸿飞对她并不陌生,笑应道:“杨总,李总,好巧,幸会。”

    “额~幸会!”李港盛也是懵逼了,下意识的掏出了名片发了一圈,也趁着这个机会把几人逐一认了一遍。

    杨靖芳则是问道:“蔡总,原来刚刚门口的是你们?”

    “是的。”蔡鸿飞很好的掩饰了尴尬,并没有说自己等人已经等了好一会了。

    最直接的是周邦宁。他好不容易终于进来了,立刻按下按钮想要上楼。因为邦美集团跟房地产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李港盛礼貌道:“你好,在下李港盛,请问……?”

    “周邦宁,邦美集团。”周邦宁不太耐烦这些客套。除了陈晋是父亲特意叮嘱之外,其他人他并不想假以颜色。

    但是听见他自报家门,李港盛立刻跟杨靖芳交换了一个眼神,流露惊讶,瞬间又升起了无数的猜想。

    邦美集团好大的名头,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陈晋忽然又莫名其妙的跟一家做服装的企业扯上关系,就有点诡异了。

    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是对方主动贴上来?

    蔡鸿飞几人也在猜想,这杨靖芳和李港盛明明是晋涵集团的竞争对手,这个时候出现,又是一副礼貌自谦的模样,恐怕是不会再跟晋涵集团作对了。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更不能在这个时候被赶下船了。

    否则的话,天知道会亏多少钱?

    周邦宁虽然没有装客套,但心里也不免在猜想,这大半夜的,陈晋家门口还门庭若市,恐怕都是冲着利益来的。

    也就从侧面证明了,合则两利,分则己害。

    一行人在电梯里各自怀着心思,看着数字不断跳动,最终停了下来,门开,出来就是陈晋家了。

    只不过客厅里却没见陈晋的身影,只有吴小军侯着,见人进来,也不说话,只是一招手,领着众人进了陈晋的书房。

    在此之前,还从没有人见过陈晋的书房长什么样,然而在刚一走进来的瞬间,所有人,甚至包括周邦宁在内,忽然就有些明白过来,凭什么有那么多天赋异禀,并且资源丰富的人,可到头来成功的却是陈晋了……

    陈晋的书房,首先的一个特点是大,巨大!

    至少有50个平方以上的面积,摆满了书柜,书柜里塞满了书。而且从那些书的模样来看,就算没有全部都看过,至少也是全部都大致翻过的,而且肯定不止一次。

    书桌也很大,厚实的红木书桌,赶得上一张双人床的面积,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资料,资料上也全都有注解。

    此外,另一个特点是乱,极其乱!

    桌上,地上,随意扔着很多文件夹,桌子上有好几支笔,方便需要的时候随手就能抓到。

    总而言之,这样一间书房,似乎才能担得起“书房”这两个字的意义。不像很多有钱人家的书房,都成了一个装比的摆设,书柜里的书甚至连封皮都没有拆掉……

    “陈哥,人来了。”吴小军开口道。

    此时陈晋正伏在桌前看着一份报表,听见声音之后抬头,随后站起身道:“各位,实在是抱歉了,刚才一直在忙,就把手机铃声给关了,害各位苦等那么久。”

    蹩脚的借口。

    “我信你个鬼!”在小区门口苦等的几人心中吐槽,却又不可能揭穿,只能默认。

    倒是祁旭光最为敏锐,立刻问道:“陈总在看什么?那好像不是集团内部的报表……”

    “嗯,是我个人通道的报表。”陈晋平淡的应道,吓了祁旭光一跳。

    他一眼就能认出来那张报表不是集团内部使用的格式,可是“个人通道”?

    难不成是说,陈晋在除了下属汇报的渠道之外,自己还有一套信息接收体系?

    见鬼了!这到底是办企业还是办朝廷啊?还有言官的吗?

    陈晋微微一笑,知道他们都好奇得紧,于是伸手递了过去道:“你们也可以看看。”

    站在边上的杨靖芳伸着脖子偷瞄了两眼,只看清楚几个字“天坤+”,心中便有了答案。

    只见祁旭光跟蔡鸿飞一起,看了几眼之后,表情凝固,完全愣住了!

    这样的一份成绩单,而且还是在一天之内达成的……

    “怪不得,当初陈晋要把晋房网独立出去。”祁旭光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虽然晋房网是晋涵集团旗下的公司,但实际上是由陈晋一个人完全掌控的。

    晋房网公司的股东,也只有陈晋和臧军两个人。这在当时看不出任何问题,可是到了现在……

    除了陈晋,谁都碰不到晋房网了!

    难不成,在当时陈晋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如今貌合神离的情况了吗?

    祁旭光和蔡鸿飞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担忧在这一刻,陈晋给自己看这份成绩单是什么意思?

    炫耀?示威?警告?

    都有可能。

    “陈总,我就直说了。”周邦宁却不管现场的暗流涌动,开口道:“今天晚饭的时候,是我孟浪了。实在不好意思!”

    “这个,就当作是我的赔礼吧。”

    他说着,把手中的礼盒摆到桌上拆开,露出了里面的礼品。

    那是一套纯手工线装的四大名著。这倒是其次,关键在于,那些线,似乎是金线……

    陈晋看了一滞,随后哈哈大笑道:“宁少,你怕不是听说我喜欢看书,想投其所好?”

    “可未免也太low了点吧?真以为我跟你一样,就是个土大款吗?”

    这话说得相当不客气,或者说是刻薄。

    但周邦宁除了脸色一沉外,却不敢回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