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1081.有人进得去!

    许庆和郑嘉淳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虎躯一震,王霸之气油然而生的气势,陈晋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在陈述一个最基础的事实,比如1+1=2那样,最简单,最直接。

    却是真理!

    “你还真是……”

    “大言不惭!”

    两人笑着说道。

    陈晋耸耸肩:“拭目以待呗,做不到的话,我就回去安安稳稳的当个富家翁,也挺好的。”

    “至于现在么,许室长,你是不是先研究一下这些申请?”

    许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知这一环始终是绕不过去的,只好又拿起那些文件来应道:“我先组织一次班子会研究一下吧,相信你自己也明白,我不可能现在就答应你。”  

    陈晋点点头,冲着郑嘉淳一招手,转身准备离开。

    但是在临出门前,他停住了脚步,再次开口道:“许室长,就我个人而言,对你在深港市做的贡献,十分敬佩!”

    许庆一愣,怔怔的看着敞开的门,听着那由近而远的脚步声,幽幽叹了口气……

    “没想到,还是挺有默契的嘛。”他兀自一笑。

    其实他对于陈晋的申请批文并没有那么抗拒。

    首先,地块拍卖成交的溢价率,全都超过了200%,直接就定性了两个地块所在板块的商业价值。

    尤其成交的公司还是港江公司。在外界看来,港江公司可是晋涵集团、华电集团以及新世纪集团三家巨头同时注资的企业。

    仅仅就凭这份商业地位,就能够刺激到潜在客户的投资心理。

    那么就算正式立项之后的售价偏高,对于客户来说也并非完全不能够接受的。

    只要这两个项目能够得到成功,那么深港市府接下去再对板块进行开发,就要顺理成章得多了,前景也要大得多。

    所以从这一点出发的话,深港市府和港江公司的利益是一致的。

    而陈晋最后的那句话,就是在告诉许庆我知道你的用意,所以我们就全力配合吧。

    念及此,许庆再次露出笑容,叫来了自己的秘书,让他把那些文件整理成了电子档,再经过他本人亲自做的一些细微的,更合适的改动,发给了汪光荣,随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喂,你好!”电话很快被秘书接了起来。

    “我是许庆,麻烦帮我找一下老汪。”

    “好的许室长,稍等。”

    片刻后……

    “老许啊,什么事?”汪光荣接起了分线。

    许庆笑道:“老汪,我刚刚发给你的那些批文,你看过了吗?”

    “正在看呢。”汪光荣应道:“刚要打电话给你。”

    “嗯,你有什么想法?”许庆追问。

    汪光荣沉吟了片刻,开口道:“老许,不是我要打击你的积极性呐。你关于郊区建设的计划是很好的,我也绝对赞同。”

    “可是,像现在这样搞的话,以后的工作恐怕就很难做了。”

    “如果以后每拍出去一块地,开发商就来提这样那样的要求,那我们成什么了?售后服务吗?卖地包政策?”

    “老许,我得提醒你,中枢关于土地市场所滋生的腐败现象,可是盯得非常死的!”

    “我相信你不是出于个人利益要做这件事,但你得考虑和后果……”

    许庆严肃道:“我已经考虑过了!”

    “你……”汪光荣有些愠恼道:“老许,欲速则不达!”

    “欲速则不达吗?”许庆喃喃道:“可是,中枢也是这样做的!”

    汪光荣顿时没了动静。

    许庆却自顾继续说道:“放任香江资本进入内陆,无异于引狼入室。老汪,你也知道,香江的资本跟国外资本一直都不清不楚的。”

    “既然中枢都放任了,那我们又何苦还要坚持呢?毕竟,口子可不是我们开的。”

    “老许,你……”汪光荣凝重道:“你这可是在玩火啊!”

    “倒也未必吧。”许庆笑了:“总而言之,你看我们下午是不是召开班子会议研究表决一下?”

    汪光荣叹了口气。

    所谓的会议也只是走个流程而已,只要自己跟许庆都点头了,其他人哪有反对的道理?

    他其实也不想答应,毕竟就连在严洛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也定死了一条底线。

    可是这条底线,正如许庆所说的一样……被放任了。

    “我相信……”许庆又道:“放任国际资本进入内陆,除了有促进经济发展的考量之外,也必然有促进国内企业在碰撞中进一步成长。所以,我们这样做……是没错的!”

    闻言,汪光荣缓缓道:“好吧,下午开会。”

    挂断了电话之后,许庆不得不佩服陈晋对局面的敏锐洞察力。 : :

    诚然,他是想把汪光荣取而代之,目的是为了能把深港市建设的更加繁荣,更加伟大。

    所以尽管他跟汪光荣之间存在相反的利益,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汪光荣是拎得清楚的。

    而这一切,陈晋都算到了。

    “他到底还有什么算不到的呢?”许庆如此感慨着。

    …………

    郑嘉淳跟陈晋坐在同一辆车上,皱着眉思考着。

    “郑公子,有什么不明白的吗?”陈晋笑问道。

    郑嘉淳应道:“我们真的就对其他事情不闻不问了吗?”

    他有些焦虑:“人家轰轰烈烈,做的都是战略投资。可我们呢?还在深港市纠结这一两个项目?有什么意义?”

    “不在深港市做出基础,又怎么进军香江呢?”陈晋一句话把郑嘉淳噎得死死的。

    “你要去香江?”

    “我有身份证,有通行证,又没有被通缉,为什么不能去香江?”陈晋反问。

    郑嘉淳错愕道:“香江……你进不去!”

    “你说得没错。”陈晋微微一笑:“但不代表别人进不去。”

    “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他应该下飞机了。”

    “谁?”

    “到了不就知道了?”

    陈晋对查木林吩咐道:“去机场。”

    一个小时之后,陈晋的车经过VIP通道,直接开到了机场内的一辆私人飞机旁。

    不多会,在人群的簇拥下,有一个矮小的身影走了出来,径直来到了两人面前……

    “马……马韫?”郑嘉淳难以置信。甚至在握过手之后,依然还保持着僵硬的状态。

    “陈总!”马韫跟陈晋终于再一次握手。

    陈晋也有些激动,笑道:“马总,我终于把你给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