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貔蚯

1082.扼杀与新生

    “陈总严重了!”马韫略带歉意:“其实我应该跟你一起到深港的。只可惜手头遇上了一些问题,才没能赶上你的好戏呀!”

    陈晋点点头,对他说的心知肚明,应道:“马总之高瞻远瞩,外人是看不明白的,令我万分佩服!”

    “办了件人事罢了。”马韫轻描淡写的回道,随后便跟着陈晋一起上车了。

    而郑嘉淳直到这时才从惊讶中缓过劲来。

    虽然早就知道晋涵集团跟翔云集团是联系紧密,陈晋跟马韫也肯定认识。但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马韫忽然现身深港市,其中的用意就很值得玩味了。

    尤其是……深港市还有另一位小马哥呢!

    而且他对于两人之前谈话中的“那件事”,还是有些不太理解。

    “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吧。”陈晋见他一副抓耳挠腮的模样,笑着说道:“马总,想必你对郑公子也早有耳闻了吧?”

    “何止是耳闻呐~”马韫再一次伸手与他握手道:“2007年,我到香江筹备上市的时候,曾经跟郑公子有过数面之缘……”

    话说到这,郑嘉淳才猛然想起来,翔云集团旗下的翔云网络公司,早在2007年就已经在香江上市了。

    只不过当时的翔云集团,还不是现如今这个炙手可热的互联网霸主,所以香江的资本对这个动作并没有太重视,无非是在一些公众场合有交集而已。

    可是尽是不同与往日,现在的马韫已经是让任何资本家都不得不引起高度重视的人物了!

    “马总~”郑嘉淳开口道:“不知道刚才你与陈总所说的事情,是什么事情?是否与我们这一次的计划有关系呢?”

    闻言,马韫看了陈晋一眼,见他微微颔首,才微笑着应道:“当然有关系了。我最近,刚刚着手进行了企业拆分,把翔云集团旗下云钱包独立了出来,进行了私有化!”

    “同时,我还在集团内推行了合伙人制度,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股东没办法再插手集团具体经营了……”

    “一句话,想赚钱,就得听我的!”

    郑嘉淳皱眉回忆了一下,确实在前两三个月里,关于翔云集团的资产拆分以及合伙人制度,一直都是资本圈内关注的热点。

    只不过翔云集团一直以来的主战场都不是香江,所以以四大家族为首的香江资本并没有引起重视。

    然而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陈晋在这个时候把马韫给搬了出来!更新最快 手机端::

    要知道,翔云网络公司就在香江的股票市场里,那可是名正言顺的资本流通渠道!

    这时,郑嘉淳才明白陈晋那句“有人进得去”的意思……

    “其实~”陈晋开口道:“马总拆分业务的举动,才是这一次风波的关键。郑公子,你应该知道一直以来,翔云集团的最大股东,一直都是和国阮印集团的孙峥亿吧?”

    被陈晋如是一提醒,郑嘉淳顿时就想通了所有关键!

    其实真相很简单……晋涵集团的永不上市,以及翔云集团的拆分公司,说白了,都是在做同样一件事情:抗拒国际资本影响内陆金融环境!

    尤其是云钱包的剥离,在现在可能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知道阮印集团会因此损失多少个亿?

    同理,马韫本人的短期损失同样大得无以复加!

    可是……那又如何呢?他现在还是来了,跟着陈晋一起,准备联手反攻香江!

    那么,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马韫和陈晋没有打扰郑嘉淳,把所有的思考空间都留给了他自己,只是小声的耳语着。

    “陈总,你在深港市的项目进行得如何了?”马韫问道。

    “深港市府今天已经开会表决,通过了我的批文申请。换句话说,我这次可能要赚大发了。”陈晋不太好意思的应着。

    马韫玩味一笑:“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的,只要踏踏实实的,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的做,钱永远都赚不完。哪像我?被处处掣肘。”

    “可马总的手段也已经证明了,没有什么事情拦得住你!”陈晋问道:“我倒是挺好奇的,云钱包可是翔云集团现在的核心产品,用你自己的话说,那是天塌下来都挣钱的。就这么被自己给扼杀了,遗憾吗?” : :

    “恰恰相反!”马韫摇头道:“我不觉得这是扼杀,而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新生!”

    “我们所在的国家,建国距今短短60来年,同时还是在人类文明进入第三阶段(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信息文明)后的产物。我们的改革跟信息技术的发展几乎是同一个时间段出现的。”

    “所以,我们将会具备任何国家都不具备的超高速发展通道,跟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几乎会呈现一个持平的速度。”

    “于是我赌了一把大的!我赌现在还没普及的移动支付,以及信息终端平民化会在华夏最先出现。”

    “在这样的判断下,让国际资本来对云钱包指手画脚?那只会让它受到损害。我们的未来,就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呐!”

    “我们自己的土地上!”

    马韫的声音很轻,就连边上的郑嘉淳都听不见,却让陈晋觉得振聋发聩!

    这一番见解,是他从前未曾关注过的切入点,但同时也点醒了他其实国内的市场变化速度,远比他想象得要快得多!

    “所以我来了~”马韫接着说道:“陈总,我其实也在你身上下了很大的赌注。我赌的是,你最终可以善始善终。”

    陈晋顿时心中一震!

    “原来,你都看出来了。”陈晋笑道。

    马韫点点头:“我是因为我从事的行业,注定了当走到一定程度后,就无法再继续走下去了,但我现在却不得不继续走,所以我将来需要一个善终。”

    “而你,也一样。所以,我们之间的合作,其实应该更加的真诚!”

    “完全同意!”陈晋认真应道。

    马韫的话,意思非常的明确。

    云钱包的蓬勃发展,必将导致货币虚拟化的飞速出现,这将会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而当一个私有化的企业出现这种影响力的时候,最高意志是不会允许的。

    于是到了最后,马韫必然急流勇退,在一个最恰当的时间脱离一切,安安稳稳的退休,这也是他善终的唯一选择。

    至于陈晋,则是更加明显了!

    短短的一年内,他就已经膨胀成为了一家现金流过千亿的实体企业。

    只要再给他时间和机会,一旦陈晋想要到资本市场里去搞风搞雨,那么他的资本倍数将会是天文级的。

    这同样是不允许出现的情况。

    他们两个人都想要善始善终的话,联手是再简单不过的选择了。

    “我想回去试着劝一劝我父亲,让他脱离李氏的大船……”郑嘉淳忽然开口了。

    马韫和陈晋对视了一眼,同时默然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