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蠢蠢凡愚QD

第836章:诗意的年代

    九十年代是个什么年代?

    是个变革的年代,是个思想解放的年代。是一切都“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但是仍然向往“诗和远方”的年代!

    用十几年之后的思维,很难想象,在这个时代诗人的影响力和粉丝群体的体量是可以和歌星影星分庭抗礼的!

    也很难想象,会不会写诗,是女青年择偶标准之中非常刚性的一条。

    而在九零年,以新体诗闻名的汪国真,甚至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流行文化符号!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这些诗句记录着两三代人的青春。

    有人不吝其辞,赞其直白流畅的话风、励志向上的气息,认为这是真正的诗歌、人民的诗歌。更有人嗤之以鼻,指责这样的文字在诗歌本体艺术、情感和深度上与经典诗歌差距很大,只不过是“押韵的散文”、“格言式的快餐”。

    但是不得不否认的是。

    汪国真,海子,席慕蓉他们的诗曾经和vd,盗版港片,大蒲扇与大裤衩人字拖,点缀了两三代人的记忆。也批量制造了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的文艺青年群体。

    诗歌在当下的影响力大不大?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诗歌这种艺术形式会在民间拥有亿级规模的受众。

    往前一千年,往后十年。

    都不曾有过!

    却说商场门口。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那盲人老头的身前就停下了十几人。

    几乎所有人,在看到了老人阳光下的笑容和那身前的诗歌之后,都深受感触,在跟老人交流之后,纷纷从兜里掏出了或多或少的钞票。

    也就是二十几分钟,老人面前的搪瓷缸子就被花花绿绿的钞票给填满了!

    自感觉差不多了,李宪便走到了老人身前。

    将搪瓷缸子里面的钱哗啦啦啦倒出来那么一数。

    “嘿、赶巧了,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块。”

    得出了数字,李宪饶有兴趣的看向了王洪洋和罗朗格。

    “怎么样啊王教授,我这个考核,算不算过?”

    王洪洋整个脸都皱成一个包子啦!

    他死活没想到,在他看来妥妥的死局,居然被李宪如此轻易的化解掉了!

    尼玛这主意都能想得出来,是人嘛!

    “哼!”王洪洋用牙缝挤出来个字儿。

    “王教授啊,别哼啊哼啊的,您也不是我们家大花猪不是?拜师的事儿,是不是现在赶紧了啊?”李宪嘿嘿一笑,将手里的一把零钱重新扔进了搪瓷缸之中。

    看着他脸上的冷笑,王洪洋是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

    他觉得,面前这个小子,就特么是自己的噩梦!

    “李宪、你,你别太过分我毕竟是你们的教授。”

    “唉!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到底是谁过分?!”一旁的蒋晓敏可看不下去了。

    虽然她想着想着自己现在还是中欧的学员,但是跟李宪接触这么长时间,对于这个几乎可以说能“点石成金”的年轻人,她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见王洪洋两次三番的针对李宪,现在明明已经输了赌约,却还想要拿祖师重道这个老话儿赖账,蒋晓敏终于爆发。

    “你这个不要脸的我发现你啊!啊,怎么着?就行你们拿着老师的架子和身份踩乎别人,李宪还就得永远让你们压呼着,高兴就过来踩一脚呗?教授,教授怎么了?你自己个想想你般的那些个事儿,哪一条是为人师表能干出来的?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履行之前的承诺,拜师!”

    “对!拜师!”

    李宪一伙人已经在这呆了一小上午了,围观的人群聚了不少。这里边儿,可不光是中欧的学员和老师。

    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些路人都看不下去了。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纷纷声援。

    千夫所指。

    面对众人的指责,王洪洋不甚在意。

    过路的看热闹的都是瞎哄哄,这些人跟自己根本就没有利益关系,不需要理会。

    至于蒋晓敏等人

    “闭嘴!有你们什么事儿!?蒋晓敏,肖勇集,你们两个这个学期不想结业了么?”

    一声低喝,让蒋晓敏的脸色立刻变得涨红!

    “呦!吓唬谁呢?我们扎扎实实学本事,认认真真交答卷,你凭什么说不让我们结业?谁给你的权利?”

    正当王洪洋抬起手指向蒋晓敏的时候,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摄像头。

    “王教授,我是羊城晚报记者刘梅美。刚才你说的话,我们都已经录了下来,请问,您可不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百般的针对和为难你班上的学员?”

    “额!”

    突然蹦出来的摄像,将王洪洋吓了一跳!

    他求助似的,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罗朗格。

    “罗教授”

    “王教授,赌约可是你自己立下的。跟我可没有关系。”

    王洪洋没想到,他都还没说完,那边见势不妙的罗朗格直接甩了这么一句!

    说完,罗朗格便对那些个外籍教授一挥手,分开人群离去。

    他们果断的将王洪洋给扔了!

    看着那一个个果断的让人心疼的背影,王洪洋心里边儿的一根弦儿,啪一声断了。

    “罗朗格,你他妈不讲究啊!我日你姥姥!”

    见到这一幕,人群之中的李明新摇头叹了口气:“唉、这是何苦呢!好好的教授不好好教,天天搞这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到头来怎么样?让人当枪使不说这名声,怕是毁在这儿了。”

    一旁的吴敬连呵呵一笑。

    “明新啊,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看着吴敬连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李明新再叹了口气:“闹到这个地步,还能怎么处理?中欧,王洪洋铁定是不能呆了。至于原单位用不用他”

    李明新没说完。

    但是一旁的吴敬连等人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中欧目前的教授大部分都是从各大高校抽调的。但是,工作关系没挪过来,并不代表中欧开除的某个教授,对这个教授就没影响了。事实上,这个影响,可太大了!

    中欧什么地儿?那可是商务部亲自定下的项目,抽调的,那可都是国内顶尖的一批学者教授。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能跻身进入到中欧任教,对于教授本身的水平,就是一种官方认可。

    可以预见的是,成为中欧首个,或者也可能是唯一一个被开除去的教授身败名裂这个成语,怕不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