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蠢蠢凡愚QD

第965章:在爷这儿,没那套规矩!(复更)

    李宪是从后面回来的。

    不仅经历过中国经济全面腾飞,见识过国货行销天下一双中国解放鞋在国外都卖出潮牌价的场面。作为一个实际上的九零后,也亲眼见证了进口商品的神话破灭。

    但是在当下,中国做出口的商人是自卑的。

    这种自卑体现在哪儿?

    就体现在了出口商品报价方面。

    很多国内企业总认为自己的商品能上外国市场是“高嫁”,所以往往在价格方面一让再让。

    但其实是这么回事儿么?并不是。

    虽然在96年这个节骨眼上大部分的国内商品虽然工艺技术上存在欠缺,但是和中低档的国外商品比较其实大差不差。

    就比如说新北的手下败将宝洁。

    这家跨国企业在中国也有几年的时间了,目前旗下的香皂,洗发水和化妆品系列产品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热销。

    但是在深挖市场和供应商的同时宝洁在干啥?

    疯狂的收购国内的竞争品牌!

    企业规模和营销理念仍在一边先不说。

    商业竞争的基本原则放在这里,如果宝洁的产品真的从工艺,技术成本等各个方面全面的压过国产品牌,那还收购个屁?

    再比如饮料行业,啤酒行业、等等等等,都是这样的。

    天府可乐比可口可乐和百事味道差么?

    不见得。

    可以说现在国内的企业除了造不出高精尖之外,其他的商品特别是日常消费品,品质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低即使大部分的外国企业都认为国产货和这个刚刚进入市场经济的国家一样落后。

    说句挺悲哀的话,当下看除了那些外商之外,中国企业家自身和部分的国内消费者也都看不起国货。

    至于为什么造成这种局面,说起来那就复杂了。

    但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下西方和平演变政策的延续。苏连老大哥刚刚败在演变黑手之下解体,吃到了这个甜头,在刚刚全面开放的国内经济领域,这种套路也大行其道。

    说件最简单的青岛,下水道。井盖,油纸包。

    这种影响了整整两代人的软文,很多都是西方枪手的手笔。

    而这种精神毒药,即使是在二十多年之后,也同样经由公知之手,大量存在中国的互联网上。

    一方面是对己身的自卑,一方面是对进口产品的神话。

    使得很多本应该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的国内品牌最后在国际市场上折戟沉沙。

    直到多年之后中国真正的富强起来,对进口产品失去了仰望角度的人回头看,才会发现错过了太多的机会,走了太多的弯路。

    深知这些的李宪,自然不会和费舍尔这样的出口承包商客气。

    代理老子的产品,用老子的产品赚钱,还得让老子给你丫当孙子?

    在李宪这没有这个道理。

    赚钱对于当下完成了原始积累,铸就了商业帝国大致基石的李宪来说太容易了。

    在这个时候,要是再跪着赚钱。

    自己回来折腾这么一遭还有个屁用?

    从孙子成了二大爷,长一辈儿了嘛不是。

    跟司杨交代了下去之后,李宪也就没再继续关注这个事儿。而是鸠占鹊巢的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跟薛灵还有张大功等人通了电话,就近期酒业公司啤酒并购项目做了一番沟通。

    啤酒业务这一块目前进展的比较顺利。

    牡丹江花河啤酒厂前两年的企业改革进行的非常曲折,内部问题一大堆,再加哈尔滨啤酒和大庆几个酒厂的市场冲击,带死不活已久。

    这一次被邦业收购,也算是解决了地方上一个难题。

    酒业公司做啤酒业务,就是想在酒业行业内两条腿走路。

    邦业白现在有市场知名度,有覆盖全国28个省的经销网络,啤酒项目上马之后盈利这一块李宪不担心他想要的,是全国啤酒市场一块大肥肉。

    眼下,黄宏年那面也在搞啤酒整合这一块。青岛啤酒厂日前已经被黄宏年的投资集团拿下,正在整合准备上市融资。

    如果历史没有偏离,在四五年之后,青岛系啤酒就要占据中国啤酒市场的半壁江山。

    想抢在青岛酒业形成规模之前,提前一步占据啤酒这个吸金常青树,为新北集团酒业2.0时代铺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在电话里和薛灵张大功等人聊了一个多小时,商定了“包装花河尽快打响邦业啤酒第一枪,继续物色地方酒厂布局北方啤酒市场,初步从地方政府关系更加融洽的黄岛附近开始,首选崂山”的路线之后,李宪才放下了已经被自己手捂热了的电话话筒。

    “李总,定下来了!“

    李宪这边儿刚刚撂下电话,办公室的房门就被人一把推开。

    看到站在门口兴致冲冲的司杨,李宪勾了勾嘴角。

    “费舍尔那王八犊子怎么说?”

    “说?他说个屁!我刚正想联系费舍尔呢,市场部那面就接到了梅利德商贸公司的电话,对于三十三美元一件的报价,对面连个波尔都没打!唯独要求咱们,要保证未来五年的全球代理权。和对国外的广告投入成本”

    听到这,李宪微微一笑。

    唯你卫生巾目前的出厂成本,大约是一件150元左右。根据生产原料价格浮动,上下不差两块钱。

    国内省级代理商的价格是175元每件,利润也就是25块钱。

    现在出口价提高到三十三美元,按照当下7.6:1的汇率,折合人民币可就将近250块钱!

    也就是说每出口一件货,利润能达到100块人民币左右,13刀。

    外加出口商品返税除了必要的人情花销之外还能拿回来将近十五个点,这里外里的利润,可就厚了!

    这一次华尔街的广告,没白打!

    略微思量了一番,李宪对司杨问道:“这个梅利德体量怎么样?”

    “新贸易公司,做国内业务不久。体量上一般吧。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想吃下咱唯你的代理权。”

    听到这些,李宪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有了决断:“给对方回复,广告推广这一块我们不能全部负责。”

    “李总,刚才电话里面对方明确表达了对咱营销手段的欣赏。推广这一块咱们要是不负责,那面不一定能答应。”

    司杨马上提醒到。

    李宪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你告诉他们,新北是一家生产企业。我们在未来,会致力于全球范围内的品牌推广,会在势必到来的入世浪潮之后,成为一家全球性纸业品牌。

    作为合作方,推广这一块我们肯定会做。但是他们必须参与进来,如果达成代理,我们可以和他们共同出推广方案,可执行必须是他们执行。没听说过我做东西还得自己吆喝的。

    不过作为优惠,新北纸业旗下的其他商品可以和他们优先考虑合作。在代理费和后续代理政策方面给与优惠。”

    李宪的决定,让司杨挑了挑眉毛。

    “李总,你这是想把贸易公司给吃定,变成咱新北的专用跑腿儿啊!”

    看着恍然大悟的司杨,李宪打了个哈哈。

    “你就问他梅利德想不想赚钱就完了。”

    将李宪刚才说的几点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司杨乐了:“成!我这就去联系!”

    看着司杨大步而去,李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见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便拎起搭在椅子上的西装,招呼了正在看故事会的周勇一声回了家。

    梅利德商贸的事儿,他不在意。

    新北的广告在华尔街打响其实意义不大,但是《唯你像女孩一样奔跑》这个广告背后的意义,可就太大了。

    它意味着,新北唯你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在西方世界留下品牌印象的企业。

    不夸张的说,这个现在看只能说是热闹的事儿,很有可能将会成为中国商业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商业媒体,对于新北的这个广告会持续的制造热度。

    携新北刚刚在国内市场上让宝洁折戟沉沙的势头,中国第一卫生巾品牌这个名头,新北唯你是坐实了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有了这么个一大光环在,新北选择合作出口经销商的主动权,可就太大了。

    这一点李宪心里明镜似的,而且他也相信,那些个急于在中国没有加入WTO之前,抓住国内优质商品资源的外贸公司,不会看不懂这点。

    果不其然。

    回到宅子中,和沈静冰小玲玲一起吃了饭。

    下午三点多李宪正躺在院子里听着虫儿轻鸣闭目养神的功夫,就接到了司杨打过来的电话。

    梅利德那面的代理合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