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败家系统在花都 风雷煮酒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入城

    是的,异人被碰触那些的异处,除了愤怒,不死不休之外,还有另一种态度,以身相许。手机端

    相当于古代的那种看一眼胳膊就得嫁人的感觉。

    吕小布嘴角抽抽,这还平白无故的得了一个人?

    而且,看这丫头的样子好像还不拒绝?

    也是了,救命恩人嘛,总是会被优待的。

    “少主,要怎么办?”万剑无奈的说道。

    “愿意跟着就跟着吧,多一个女人伺候也挺好的。”吕小布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说道。

    无所谓了。

    “可是……”万剑指了指猫耳娘的脖子。

    猫耳娘看到他的动作,脸色也是煞白,她刚才左思右想的都忘了这件事了。

    她脖子上可是有项圈的。

    这个项圈是控制她的,能爆炸的,最重要的一点这是易记府的标志,要是被易记府的人看到了,那不光是她,就连救命恩人都会被连累的。

    她低下了脑袋,两只猫耳朵也合拢了起来。

    “哈哈。”吕小布看着这丫头这个样子,心中愈发的觉得好玩了“怕什么?他们不就是卖奴隶的嘛!大不了我出钱买下来。”

    “真的?”猫耳娘的耳朵立刻就弹起来了。

    这让吕小布又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看着猫耳娘那再次红润的的小脸,笑道“这有什么真的假的。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来到这边,除了打打杀杀就是打打杀杀,我都快忘了花钱是什么感觉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

    他现在有钱,但是却没地方花钱。

    他现在的方式就是我看见,我征服。

    城市都是他的了,他怎么可能还花钱买东西?

    所以,现在能有个花钱的机会,他还是挺开心的。

    “谢谢少爷!”猫耳娘连忙说道。

    她走运了,碰上了这么好的一个人。

    她可不知道吕小布的想法,而是觉得吕小布就是在安慰她。

    “走吧。”

    吕小布摆了摆手说道。

    不过,他却注意到了万剑的神色和以往不同,居然有一种淡淡的暖意。

    这让吕小布有点诧异,但是他也没多问。

    三个人一边飞,一边聊天,猫耳娘主动的接过了侍女的工作,倒也灵巧。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吕小布出声问到。

    “我……我忘了。”猫耳娘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显然,她不是忘了,而是不愿意去回忆。

    吕小布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那你就叫小柔吧。”

    他随手给了个名字,反正名字这东西就是个代号。

    “小柔谢少爷赐名!”小柔明显很开心。

    没过多久,一座城池就出现在了三人的眼中,三人降落下来,往城池走去。

    城市都有的禁飞令,所以没必要强行去破坏规矩,那样是百害而无一利。

    “站住,你们是哪里来的?修为多高?”

    护城军拦住了三个人的去路,而眼睛却眯了眯看着小柔的脖子。

    显然,他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才相信的盘问的。

    “葫芦腰,南山城,金丹初期。”万剑出声简单的说道。

    “葫芦腰?”护城军听到这个地方,脸上明显的出现了轻蔑的神色“就是那个连元婴期都没有,穷的丁棱当啷的葫芦腰?”

    “对,没错。”万剑淡淡的说道。

    吕小布三个人听到护城军的话都没什么情绪,人家说道的确是事实,这个没啥说的。

    难道要梗着脖子说,我们可以杀元婴期?

    然后真的惹来两个元婴期,打一场,赢了输了都没好处?

    那是脑子秀逗了!

    “好了,进去吧。”护城军看到三个人没敢生气,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叫下马威。

    虽然他只是筑基期,对方都是金丹初期,但是在这里,金丹初期很少吗?!

    遍地都是!

    就连他家里还有一个金丹初期的美娇娘呢!

    每天都得乖乖的服侍他!

    所以,金丹初期?算个毛!

    一边说着,护城军一边掏出了三块牌子递给了三个人“不要惹事,这里不是你们的那种地方,出了事谁都救不了你们!牌子随身戴好!”

    三个人接过牌子,走进了城中。

    他们走了之后护城军盯着小柔的背后看了看嘀嘀咕咕的说道“这葫芦岛的人真的是飘了啊!居然也敢养奴隶了,也不怕西葫芦那边收拾他们!”

    走进城中。

    吕小布的第一感觉就是人多!

    这里的人比西葫芦岛的人多很多,而且有不少的小世界的人。

    他们都带着项圈,很好认。

    大部分都是异人,但是也有一些正常的人但是也被套上项圈的。

    看来,这里的奴隶不都是异人。

    而这些人完全取代了牲畜的功能,拉车扛货当保镖无所不能,每个人的眼中都是麻木的神色,麻木之下却是隐藏极深的暴虐。

    相信要是有朝一日得以解放,他们暴虐的怒火将会焚烧整个城市,甚至是整个岛屿。

    当然了,这边的人也知道这件事,所以,这里的项圈的解法,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甚至每个城市的项圈的解法也都不相同。

    这就可以一定程度上的控制这些奴隶,就算是某个主人善心大发想要给予自由,但是却也无法解开这些项圈。

    生生世世,永为奴隶!

    当然,世事无绝对,也有奴隶重返自由的,可是,可想而知他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都有谁可以解除项圈?”吕小布一边看着沿途叫卖的食物,一边出声问道。

    “城主,易记府的管事,还有黑市上的一位大佬,除了这三个人,没人再会,连这里的大将军都不会。”万剑摇头说道“所以,买下她就好了,不要想着解除项圈。”

    “少爷,没事的,我还觉得挺好看的。”小柔笑容满面的安慰道。

    但是,她眼中却有一抹深深的绝望。

    如果不是无可奈何,谁想要天天无时无刻的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呢?!

    每次只要做梦梦到脖子上的项圈炸了,她都会直接惊醒,一夜睡不着。

    甚至她都亲眼见过那些被吓疯的异人们。

    然后,就是当场爆炸,尸骨无存!

    那种恐惧直到现在想起来,她依然会觉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