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我为帝 兴霸天

第六十九章 飞马牧场(第二更求订阅!)

    竟陵西南,长江的两条分流,漳水和沮水交错而过,划出大片沃原,两河潺潺(hán),灌溉良田,以致于这里常年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

    其中一处巨大的原野上,牧草更是特别丰美,四面环山,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可谓天然屏障,易守难攻。

    这就是飞马牧场。

    “哇,好美啊!”

    顾承和碧秀心策马而来,就见在充满悦目色彩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点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翠的牧草争相竞艳,生机盎然,令人赞叹。

    “这里的天地元气,竟然比外界浓郁?等等,此山格局,龙凤环抱?”

    碧秀心看的是自然风光,顾承看的则是风水之道,双目一赤一白,阴阳轮转,穿云破雾,直射那云雾缥缈的环山上。

    他看到了山势起伏,恍若蟠龙,更有山峰凸出,如凤头高昂,左右张开两翅,若揽若抱。

    此乃龙凤之局!

    不过东西两条峡道一开辟,龙凤之气就将流逝,无法孕育出真龙天子了。

    “机缘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顾承念头一动,突然想起此方世界原剧情中,评价李世民年届二十,必能济世安民的那位奇人。

    按照历史,李世民还有三年才会出生,当然李渊被杨坚所杀,就连李建成都在李阀的争权夺利中丧命了,更没李世民什么事,但定真龙的那位相士,可不会消失。

    “袁天罡!推背图!”

    顾承嘴角微微扬起。

    到了他这个层次,除了覆灭突厥高句丽,扫清四夷这种国家大事,很少有能入眼界的了。

    但对未来的预知,仍旧是不可触及的领域。

    推背图是中国第一预言奇书,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就是袁天罡和李淳风这对师徒在编写预言时,李淳风上了瘾,根本停不下来,将中国后两千年的命运全部算出,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天机不可再泄,才猛然惊醒,方有此名。

    而这推背图共有六十篇图像,实现近三分之二,对于安史之乱、靖康之耻、慈禧当政等等大事件的准确预测,真的不能用运气或牵强附会来解释,至今仍是谜团。

    孙恩的黄天大法,虽然是不逊于道心种魔大法和慈航剑典的破碎级绝学,却也不值得顾承御驾来此,但加上袁天罡,就足够引发他的兴趣。

    此世的未来已经改变,那袁天罡能否再作推背图?

    “你们退出十里!再唤一人前来!”

    顾承开口,魏进忠顿时对着四周挥了挥手。

    无数大内高手身形闪动,向着远方而去,同样那里还有一万禁军,保护圣驾安危。

    这些人一退远,那真就是微服私访,顾承的气质还瞬间大变。

    原本的他毋须冕冠纁裳,帝皇架势,就是天地中心,任何人都不敢有丝毫忽视和不敬,但现在气息收敛,面色恬淡,却是如同游山玩水的翩翩佳公子,嘴角扬起一抹如沐春风的笑意,谁都升不起提防之心来。

    同样即便是画像对照,也有莫名的不同,一时间根本联想不到皇帝身上。

    “咦?”

    碧秀心回过来,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你又要骗人了么?”

    “就你聪明!”

    顾承哈哈一笑,握住她的手:“走吧,陪本公子买马去!”

    “坏人!坏人!”

    碧秀心娇躯轻颤,明媚秀眸露出羞意,乖乖跟上。

    “贵客来访,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正式进入飞马牧场,一队人很快迎了上来,为首的老者威猛高大,扫了眼顾承华贵的便服,目光一亮,顿时拱手道。

    “好说!”

    顾承下巴微昂:“我自弘农而来,听说飞马牧场的千里马天下闻名,特来见识一番!”

    “老夫商明,见过公子,快请进!”

    老者不敢怠慢,再度行礼。

    虽然如今关陇世家衰败,最强的独孤阀苟延残喘,李阀宇文阀直接覆灭,剩下的几家也是全部蛰伏,但由于杨素的掌权受宠,弘农杨氏还是颇为显赫,飞马牧场哪敢得罪。

    “入堡不急,先看看马!”

    顾承雷厉风行,一指牧场中央,那里正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灰的牛以及棕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

    “好吧!”

    每年都有世家子弟来牧场挑选千里马,对付起这些人,商明早就驾轻就熟,向手下使了个眼神,前面引路。

    “公子请看,我飞马牧场所产骏马之优良,即便是突厥,也仅仗以数目压制!”

    近了后,就见不同种类的禽畜被木栏分隔,牧人来回奔驰,叱喝连声,商明指着那些高大神骏的马匹,露出骄傲来。

    “嗯!”

    顾承脸上不置可否,心中知道,商明并未吹嘘。

    这飞马牧场的良驹确实厉害,与塞外苦寒之地的战马比,耐性略差,其他方面却是犹有过之。

    别的不说,李靖训练的轻骑营战马,正是飞马牧场提供,在顾承登基之时,由现任场主商青雅进献。

    飞马第一代场主名为商雄,乃是晋末武将,那时正值刘裕代晋,改国号宋,天下分裂,商雄为避战祸,率族人南下,机缘巧合找到这处隐蔽的谷原,在此安居乐业,建立牧场。

    这近两百年间,飞马牧场经历七位场主,均由商姓一族承继,他们能在乱世中存活下来,单靠天险可不行。

    不参与帮派斗争,依附掌权者,才是生存之道。

    也正是因为飞马牧场懂事,否则今日不用来,早就被灭去了。

    游览了一圈牧场,众人准备入堡,不料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马鸣声突然响起。

    顾承目光如电,望向西南边,就见那凤首山峰上,突然冲下一匹神骏奇伟的白马。

    在其他人眼中,起初只是一个白点,忽然间就变成一匹马形,再接着无匹的劲风袭来,纷纷变色,下意识地就要躲闪。

    然而那白马前蹄踢空,如龙飞天,竟是于空中调转马头,优雅地落下,长嘶一声,露出人性化的得意来。

    “此乃老场主所养的飞马,生性顽劣,罕有人能驯服!”

    牧民早已习惯,很快各行其是,商明看着顾承,眼珠一转:“公子可愿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