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我为帝 兴霸天

第七十九章 指鹿为马(求订阅!)

    铮!

    眼见一个胖大女子砸在地上,士兵们条件反射似的举起长戈,齐齐对准公孙玲珑。

    “面对我这个纤纤弱女子,你们紧张个什么劲呐!”

    公孙玲珑对车夫道:“去,将踏雪给牵过来。”

    “你没有听到么?”

    兵士大喝:“法令规定,不许带马出关。”

    “哎呦!兵哥哥请听我说!”

    公孙玲珑摇摆着腰肢,刚刚凑过去,那群士兵就哗啦一下退开,为首之人侧身负手,由副手开口道:“别让我们重复第三遍,否则你就别想出关了!”

    公孙玲珑将身体往后挪了挪:“兵哥哥,我不是在顶你嘴,我是在跟你讲道理,看!”

    哒!哒!

    马蹄踏地的声音传来,只见车夫牵出一头白马,毛色纯净,神骏非常。

    这匹白马自从被公孙龙借势发挥,一举成名,可被当作了宝贝,赶路的马匹经常被累死,它从来都是跟在后面溜达的。

    “此白马名叫踏雪。”

    公孙玲珑笑道:“这个世上,马的颜色繁多,白黑褐黄灰,各色皆有,但白马总是最神骏的,如果你的坐骑是一匹白马,借给人一天,结果第二天还回来一匹黑马,告诉你都一样,反正都是马,你能同意吗?”

    副手一怔:“这自然不能!”

    公孙玲珑道:“万一那人说白马是马,黑马也是马,因此白马就是黑马,那你能接受么?”

    副手下意识地道:“胡言乱语,不能接受!”

    公孙玲珑掩嘴笑道:“这就对了嘛,白马不是黑马,那么反过来说,马不等同于白马,马也不等同于黑马,对吗?”

    副手觉得不对了,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这……”

    公孙玲珑一锤定音:“既然说马不等同于白马,那我说这匹白马非马,难道有什么错误吗?法令规定,不许带马出关,又与我这白马何干呢?”

    副手道:“等等!等等!让我想想……”

    别说是他,就连那些士兵脑子里也都是马。

    乍一听起来,公孙玲珑的每句话都对,但讲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显然不太对了。

    实际上,白马非马的关键,在于“是”与“非”两字的概念。

    要硬说,白马是两个字,马是一个字,白马确实不等同于马,但人们的普遍思维中,白马又是属于马的,所以这个辩术听起来很荒谬,其中又蕴含着逻辑与哲学上的思维。

    当然,在公孙玲珑口中,这就是一种诡辩罢了,公孙龙讲述的,可要比她深奥多了。

    所以那些士兵虽然给公孙玲珑绕了进去,却不上当,沉声道:“我不管你白马黑马,反正马不能出关,给我退下!”

    公孙玲珑眼珠一转:“哎呦,我看兵哥哥谈吐不凡,又生在齐鲁之地,不会不知道儒家的祖师爷孔老夫子吧?其实他也是赞同‘白马非马’的哦!”

    副手一怔:“怎么可能?”

    公孙玲珑道:“当年楚王外出打猎,丢失一把宝弓,他的随从要去找,楚王却说,楚人失之,楚人得之,何必去找,以彰显自己的胸怀,然而孔老夫子听到后,却认为楚王的心胸还不够广阔,只需说,人失之,人得之,何必局限于楚人呢?”

    副手连连点头:“确实是圣贤之言。”

    公孙玲珑笑道:“如果楚人和人是一样的,孔老夫子又何必去纠正楚王呢?显然,他是认为楚人与人是不同的,所以才会纠正楚王的话,楚人非人,白马非马,正是不谋而合啊!”

    说到这里,公孙玲珑的脸色猛然一板:“难道你不赞同孔老夫子,那我们回去后,可要去小圣贤庄,让儒家弟子,去齐王面前好好说道说道!”

    辩论到最后,都是威胁。

    “有些不对。”

    公孙龙端坐于马车上,冷眼旁观。

    虽然孙女的诡辩,有些落了下层,但以她年龄和见识,能够如此已是不错,公孙龙也算老怀欣慰。

    不过很快,他就感到不对劲。

    因为那些士兵听了威胁后,根本不见畏惧,眉宇间还有种若有若无的讥嘲。

    “难道这些人,并不是齐国士兵?”

    公孙龙面色变化,公孙玲珑却是趾高气昂地等待着这群士兵屈服。

    “退下吧!”

    “是,大人!”

    然而她等来的,却是副手噤若寒蝉地退后,那为首之人阴鹜的视线扫视过来。

    “你是谁?”

    公孙玲珑脸色一僵,浑身寒气蔓延。

    “我名赵高,白马非马,确实是精彩的名辩,然而我也有个题目,想请名家家主破题!”

    赵高信手一挥,幽紫色真气弹出,化作箭矢,破空而射。

    就听数百步外的一道兽影呜咽倒下,抬过来一看,却是一头麋鹿。

    赵高手掌轻柔地在麋鹿头上抚摸,麋鹿伤口居然在愈合,缓缓站起后,恢复了活力。

    赵高翻身骑上,溜达了一圈,满意地道:“一匹好马。”

    公孙玲珑扬眉:“这明明是一头鹿,怎么可能是马呢?”

    “这就是马!”

    赵高冷笑,望向身后罗网的杀手们:“你们说,这是什么?”

    罗网杀手大惊,迟疑了一瞬息,就齐齐地道:“回大人的话,这是马!”

    公孙玲珑好胜心压过了恐惧,满是不屑地道:“胡搅蛮缠!”

    “胡搅蛮缠?”

    赵高冷笑道:“他日颁布律法,长角分叉为马,擅跑耐劳为鹿,三十年之后,什么是马,什么是鹿?”

    公孙玲珑猛然怔住。

    “老夫自愧不如!我们走!”

    别说是她,公孙龙都怔住,片刻后陡然露出狂喜之色,仿佛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不用回楚国了,我们去秦国,找韩非和李斯,名家的出路,在法家!”

    ……

    ……

    “赵高本色出演,完成得不错,终于悟了么?”

    寿阳府中,顾承颔首。

    “白马非马”式的辩论,可以上升为一种哲学思维,可惜对于古代,并无实际意义。

    所以诸子百家十二学派中,名家最先淘汰,但如果用后世的眼光来看,名家就是辩者,辩者就是律师,而律师要掌握的,自然是法的精髓。

    法家制定规则,不断完善,名家寻找漏洞,普及律法,两家互补而存,可定秦律!

    有此两家大道之助,则为言出法随!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