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我为帝 兴霸天

第八十章 请君入瓮(求订阅!)

    继余元败清虚道德真君后,阐教截教双方又各出数位较量。

    总体来说,胜负相当。

    封神演义中,截教无论是仙人数目,还是单体实力,似乎都完全凌驾于阐教十二金仙之上,简直堪称完暴,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夸张。

    截教之所以显得那么亮眼,是因为他们在某个方面往往极为突出,比如法宝,比如神通,一旦对方应付不来,道行再高也得落败。

    但相较而言,阐教更注重道行,在各方面发展较为均衡,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极稳,因此如果看单场胜负,十二金仙也许被锤爆,但战斗次数一多,他们胜率就上来了。

    当然,由于之前云霄送来了解药,饶了清虚道德真君一命,即便是下手狠辣如太乙真人,也不免留了几分余地,双方都是伤而不死,毕竟做得太过,再惹出余元来,谁能挡化血神刀之威?

    在这种友好不算友好,凶狠不算凶狠的奇怪气氛下,十余场战斗打完,碧霄终于按捺不住,乘花翎鸟,上前叫骂:“燃灯老贼,你为夺神珠,袭我兄长,何等下作,愧为仙人班首,可敢下场一战?”

    她口吐芬芳,双方精神一振,如杨戬等人顿时激动起来。

    重头戏来了。

    燃灯飘然而出:“道友之言差矣,非贫道强夺神珠,乃是令兄自取惹事,天数如此,终不可避,神珠易主,可免灾殃,此乃福报,切勿步其后尘,自取死也!”

    碧霄怒极而笑:“且看谁自取死!”

    话音刚落,已然祭出金蛟剪,起在空中,化作两头太古金龙,阴阳相合,生死相逆,往燃灯一剪而下。

    这件杀伐至宝一出,两教众仙全部屏息凝神,感到自身仿佛都浸入那无边的杀伐煞气中,仙体昏沉,不辩东西,不禁懔然。

    尤其是阐教阵营中的太乙真人和截教中的小哪吒。

    犹记得当年他们大闹东海,打死东海龙王,最后引出碧霄,就领教了金蛟剪的厉害。

    不过那时的碧霄,完全是依仗法宝之利,自身的修为还不如太乙真人,但现在短短十年不到,她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归元至境大能,金蛟剪更被祭炼如意,恢复了太古金龙的本来面目。

    金蛟剪本就是由两头大能级金龙自愿以龙魂融入,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华所铸,单就杀伤力而言,比起定海神珠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没有定海神珠化生世界,可助成道的功效。

    此刻燃灯面对的,就是加强版的碧霄。

    他地位辈分都比碧霄要高,本来还想端起高姿态,不料那无比凌厉的压制扑面而来,第一时间就被逼出了最强手段。

    五色毫芒绽放,定海神珠嗖然打出,曾经令阐教金仙颤栗的至宝再现。

    可碧霄早有准备,金蛟剪使了个玄妙绝伦的变化,循着不可思议的弧度,将定海神珠彼此分割。

    二十四枚定海神珠合力,确实势不可挡,可单枚神珠还远远抵不住金蛟剪之威,瞬息之间,就被弹开。

    燃灯面色一变,狂风骤雨的攻势已经逼至。

    定海神珠本来就非无敌,它们伴随赵公明数千载岁月,祭炼参悟,才有了之前碾压之威,燃灯论及道行,确实在赵公明之上,但他得宝的时间太短,终究不能随心所欲,反被碧霄的金蛟剪所克。

    此刻碧霄得势不饶人,连连进逼,一时间漫天金龙游走,围着燃灯狂攻,那种无孔不入的狂猛,仿佛只要抓到一个微小的机会,就能将燃灯拦腰剪成两截。

    在这种风雨飘摇的巨大压力下,燃灯终于被逼出了压箱底的手段,琉璃古灯内现出金身,二十四枚定海神珠环绕,化作佛门二十四诸天,里面有无数信徒在咏诵佛经,众生愿力汇聚。

    其实这是未来之景,现在里面屁都没有。

    不得不说,燃灯日后能成上古佛,不是没有道理,他对于佛法参悟已经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仅在西方两位教主之下,得了定海神珠后更是如虎添翼。

    此刻佛光闪耀,金身不动,那金蛟剪再也无法纵横来去,速度逐渐缓慢,仿佛要于佛主的讲法下,彻悟本心,皈依佛门,化作护法天龙。

    燃灯逆转上风,但这一幕落入双方眼中,却显得尤为刺眼。

    身为阐教副教主,更是此次阐教众仙的领头者,反倒用西方教的法门取胜,又是什么道理?

    唯有如慈航真人等数位本就慕西方教义的,看得是目不转睛,大有收获,只会觉得燃灯对两家之道兼容并蓄,照亮了眼前的道路,其他金仙就很是不满了。

    阐教之中,隐隐分成两派。

    燃灯察觉到了这点,不喜反惊。

    他上玉虚宫请援兵时,元始天尊的态度依旧是模棱两可,是他说服众仙一同出山。

    在得到帮手的同时,也承担了责任,倘若这一战出走几位,那西方两位教主能不能护得住他,可在两数。

    有鉴于此,燃灯心生忌惮,收起了几分神通,战况又变为平局。

    “三妹,回来吧!”

    再战了数十回合,云霄开口,碧霄不情愿地收起金蛟剪,回了截教阵营。

    她依旧得到了胜利者的待遇,截教众仙觉得与有荣焉,毕竟碧霄只是三霄中最年幼的,都能和燃灯战成平手,换成更强的琼霄乃至云霄出马的话……

    显然,阐教也意识到了这点,燃灯看向十绝阵,目光微微闪烁后,开口道:“云霄道友,你我两教源出一头,总是一般,如此争斗实非我愿,不若以阵法斗智,如我教败阵,贫道将定海神珠拱手奉上如何?”

    云霄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扬:“善!”

    ……

    ……

    朝歌。

    摘星台上。

    苏妲己看着顾承笔走龙蛇,屏住呼吸。

    这部小说家的著作,已然接近尾声。

    而顾承的额头,现出汗迹。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在她心中,陛下永远都是那副一切万事万物了然于心,尽在掌握的模样。

    但这一刻的压力,确实大到极致,更让苏妲己花容失色的是,下一刻,就听啪的一声,顾承手中的笔,赫然折断。

    诸天我为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