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五百九十章 中世纪 (诚挚感谢盟主离人一曲笙歌落)

    虚弱的艾伦没有挑剔的余地,这一晚艾伦过得很糟糕,关于卢娜遭遇的噩梦和伤口的隐隐作痛让他的睡眠不断被打断,而且下了整整一晚的雨,哗啦啦的雨水敲击着帐篷,空气湿漉漉的。

    早饭后,罗伊纳?拉文克劳将一碗冷掉的肉汤倒掉了,她再次变出了那个漂浮碟,飘到了和艾伦的床平行的位置,她的头对着那个漂浮碟点了点,示意艾伦躺上去,艾伦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勉强让自己滚入了漂浮碟。

    “带油膏不够用,不能把你脸上的疣猪牙全拔了,等回家后我去邻居花园里摘点新鲜的草药重新做。”为艾伦解释了一句,罗伊纳?拉文克劳就带着漂浮的艾伦离开了帐篷,艾伦无神的眼睛打量着这顶孤零零的帐篷周边的景色,这是非常偏僻的一个小山坡,到处是暗沉沉、雾蒙蒙的荒凉景色。只有几块田地横隔在他们和黑糊糊的小山之间。那些田地几乎没有很好地开垦,一些荒芜和贫瘠的石楠丛生长在岔路的两边。

    这片山坡的表面看上去很是平坦,只是色彩有些变化。长满灯芯草和青苔的沼泽地呈绿色,而只长石楠的干土呈黑色。乌云压顶,天色越来越暗,这些差别也只是明暗的不同,因为颜色已经随着日光的消失而褪尽了。

    艾伦的眼睛在昏暗的山坡上寻找,并且沿着山坡的边缘向更远的地方追寻,这时,艾伦的瞳孔不自觉地放大了,一个全身被烧得黑黢黢的、已经炭化的女人被绑在大火燃烧后的焦黑的木头架子上,肢体痛苦地扭曲着。

    在拉文克劳用魔杖指挥着收回帐篷和外面的一些炊具之类的杂物的时候,无所事事四处张望的艾伦才注意到那帐篷从外面看来小小的,从外面看似乎只能容纳一个人在里面。

    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的尸体,拉文克劳耸耸肩对着艾伦说道,“这个麻瓜农妇被当成女巫烧死了,原因是这些麻瓜不小心食用了被污染的黑麦根据我远亲多年前的研究那不过是黑麦容易被一种真菌寄生罢了,但麻瓜们不会这么认为,因此很多所谓的‘女巫’就这么被烧死了。”罗伊纳?拉文克劳轻描淡写地说道,就像是司空见惯一般,“很多魔力暴动的小巫师和本领不够高的巫师学徒会因为暴露身份而被教会迫害,麻瓜们特别喜欢这种烧死巫师的场面,或者说处决任何人的场面,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流行的娱乐方式,通常有人被处死时,全镇的人都会去看,但等到处决后,行刑地就又成了人人躲避的地方了你看起来好像对此反应挺强烈的,这么说你的年代麻瓜们总算进步了一些?”

    艾伦犹豫片刻还是对着拉文克劳点了点头,他没办法说话,所以不能告诉拉文克劳实际上在他所处年代的百年之内都还是偶尔会‘巫师’被迫害处刑的事件……

    “嗯?看来也没好多少?不过这倒是给我带来了便利,虽然不是害怕那些麻瓜,但等他们处刑完毕后我扎营在这里,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唯一在这附近能看到的就是刽子手,麻瓜们让他被迫住在村外,法律也不会为刽子手提供保护,他们亦不得涉足澡堂、酒馆及其他公共场所,所以被石化一两天是没有麻瓜会发现的。”罗伊纳?拉文克劳的手指了指在荒原边处那呈几何形分布、大约有二十多栋矮小房屋、被篱笆包围起来的村落。那些矮小的房屋有着灰突突的茅草屋顶,墙壁的外围抹着黏土。还有一些非常狭小的半地下小屋一间盖在地面上,台阶向下延伸到里面的屋子,上面覆着一层简单的茅草屋顶,这些地方是穷人的家园和避难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艾伦觉得眼前的拉文克劳觉得比昨天亲近了少许,并且对比卢娜,对方似乎很喜欢找不能说话的自己聊天虽然对方似乎只是想找一个倾听者而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对这些话题有所回应。

    收拾完毕,罗伊纳?拉文克劳过来重新控制他身下的漂浮碟时突然靠近了艾伦对他嗅了嗅然后瘪瘪嘴,“真干净,看来你也是住在城堡里的大贵族出身?男孩你运气不错,我小时候养成的习惯让我最近几年住的那个树屋里也有个大浴盆你可以随意招呼我的家养小精灵帮你准备,不过我不会混浴,另外你就算是没带剑的骑士我也不会服侍你洗澡的。”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显得有点生硬,拉文克劳顿了顿语气稍微故意缓和了一些,“现在我自己都更习惯用清理一新节约时间,虽然事实上我每六七天也会洗一次……因此我邻居嘲笑我太爱干净了。”

    躺在漂浮碟上的艾伦发现自己幸好不能说话避免了这场尴尬……也让他想起了中世纪的一些风俗,和一般人误认的不同,实际上虽然教会通常反对清洁身体,牧师或者修道士每年只被允许洗两次澡在圣诞节和一些被选中的守护人的节日。但尽管如此,稍微有点规模的城镇里都有公共澡堂,人们不仅仅是去洗澡的,也是为了社交。与今天的观念相反,当时的人们并不是很拘谨,特别在中世纪早期中期,男人和女人一起共享澡堂。而贵族的大浴盆或者更奢华的大浴池社交性质甚至更重,让一群高尚的女士服侍一位骑士洗澡在西欧中世纪屡见不鲜,因为骑士在洗澡时享受女主人或者主人家女儿们殷勤的伺候是对这位骑士莫大的尊重,热气腾腾地洗澡在这里象征着盛情的款待事实上在黑死病时期这种行为大大提升了交叉感染的机会,也让教会借机大肆宣传过疫病是因为洗澡带来的……

    而在艾伦胡思乱想的时候,拉文克劳已经用她的魔杖向着前方一指,一匹由阴影组成的大型半真实的马形生物被她凭空创造了出来。

    暗影马匹有着黑色的头和身体,无实体的黑烟一般颜色的鬃毛和尾巴以及四个更加雾化的蹄子,行走起来,它们不会造成任何声音。它身上看上去还有似乎是由黑雾组成的鞍座、马嚼子和缰绳之类的东西。

    “还是魅影驹坐起来舒服多了,那天突然察觉到自己居然和人定下了血盟,等幻影移形到了那个溪涧附近,我害怕是个陷阱,为了节约一点魔力准备战斗而选择骑那些扫帚真是个糟糕的主意。”罗伊纳?拉文克劳骑上了这匹阴影坐骑发出了一声舒适的喟叹后让它在地面低空缓步飞行。

    艾伦在拉文克劳塔楼里也学习过这个魔咒,但是近代巫师因为飞路网、门钥匙以及有了坐垫咒后飞天扫帚的普及,已经让这种难度大需要消耗更多魔力的召唤坐骑类魔咒消失了。而艾伦本人更是因为掌握了类似摄魂怪那种让自己飞行的能力,所以这种类似的坐骑魔咒他从来没有实际运用到现实生活中过。

    不过,这个魔咒是根据巫师的实力的提升实际效果的,低级巫师们只是可以用它毫无困难并不减速地在沙地,泥泞地,沼泽地上奔驰,提升实力后也不过是能做到在水面上行走之类的事情,而拉文克劳直接让这匹由暗影组成的马临空飞行而且显得毫无费力,这也说明了罗伊纳·拉文克劳现在虽然刚成年,但所展现的天赋已经注定她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四个巫师之一了。

    艾伦扭头判断了一下大概方向,发现他们正在往南飞去,然后在漫长的旅程中拉文克劳就几乎没有再说过话了,艾伦看着自己前面那烟雾般的马尾巴摇来摇去,很快又在完全没有颠簸感的漂浮碟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