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树梨花抽两海棠 (诚挚感谢白银盟主爱爱)

    未经半点提示,一排蓝色的海浪便从艾伦心底涌起,此刻他的眼中已经完全被眼前的美景所迷住了:在明亮的月光下,绿草如茵,罗伊纳拉文克劳正趴在了草地上,认真地翻阅着她眼前的一本黑色鎏金的厚厚的手抄本,在她的身后,晶莹的湖水在魔法的作用下如喷泉般从她的头上洒落,在精准的控制下,那些水滴完全避开了书本而是洒在她的身上,打湿了她身上薄薄的睡裙,显得曼妙而活力诱人的身体弧度被勾勒得纤毫毕现,那圆润的奶油样的肩膀、像绸子一样柔嫩光滑的脊背、隆起的圆上殿下月,无一不让艾伦的视线流连。

    一条和之前拉文克劳送给艾伦一模一样的蓝色方巾系在她脖子上,让拉文克劳的胸躲开了艾伦变得贪婪的双眼但却躲不开艾伦脑海中的回忆。

    月色如水,仿佛在她的身上披上了一层薄纱,凭着敏锐的视力和过目不忘的能力,艾伦顺着记忆找到了她胁上一个微小的沉褐色黑痣,目光顺势而下,罗伊纳紧致有型、纤细均匀、肤如凝脂的小腿在空中轻轻晃动着,两只白皙精致的脚丫互相交叠在一起并微微翘起不断做着舒展动作,调皮地在空中摇摆、撩拨着那些四溅的水流。

    拉文克劳看得十分认真,她的头微微一偏,那垂在面颊旁的发丝轻轻颤动了一下,然后似乎是感受到了艾伦那灼热的视线,拉文克劳抬起头,看到艾伦时绽放出了一个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的纯美笑容。

    艾伦感觉自己的胸口因为这笑容被抽了一鞭子,眼前的拉文克劳仿佛回到了当初艾伦刚见到她时的年轻模样,带着一种肆意洒脱的迷人气息。要恰如其份地表现他这一刹那的那种颤栗、那种动了感情发现的碰撞,真是最为困难,一时之间艾伦竟然组织不出任何语言。

    “漂亮。”瞪大了眼睛的艾伦声音微颤还跑了调,这让有些僵硬、呆立在此处的他显得有些怪异,但他丝毫不觉。

    “是的,罗伊纳这地方可真漂亮这只渡鸦以前居然都没带我来过。”赫奇帕奇打量着四周的风景,艾伦挡在她的面前,她一时之间倒是没有看到拉文克劳。

    而艾伦显然这个时候是听不见赫奇帕奇的声音的……

    “罗伊纳?”察觉不对劲,赫奇帕奇也快步走上前来,看到这样的场景,她惊讶地叫出声来。

    总算听到赫奇帕奇的声音,被惊醒的艾伦转身,然后他本来就睁大了的眼睛睁的更大了,这让他的眼睛此时也显得有些凸赫奇帕奇掏出了魔杖,将其变成了一把大大的羽毛掸子。

    “罗伊纳,快跑!”反应过来意识到对方想做什么的艾伦立刻回头朝着还趴在地上带着一脸笑容的情人大叫道。

    拉文克劳的目光变得疑惑起来,直到她看到从艾伦身后钻出来、拿着羽毛掸子满脸怒气的赫奇帕奇,她脸上的笑容凝滞了。

    “你这该死的骚乌鸦!你年纪都多大了?!竟然还敢像小姑娘一样玩水!还是在晚上?”赫奇帕奇越过艾伦,她生气地冲过来,一只手挥舞着羽毛掸子,一只手提起长裙角,以和其衰老年纪完全不相符的迅捷快速地冲向拉文克劳,在草地上踏出了一串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

    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趴在地上的拉文克劳的目光在那鸡毛掸子上溜了一圈,她的笑容完全收敛了,惊恐地从草地上一跃而起。

    “海莲娜你都不负责任,你这是想感冒?还想再生一个出来?”她一掸子打在了拉文克劳的臀部,用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说道,随后羽毛掸子如暴风骤雨般地挥向拉文克劳,“还敢胡来?如果我和那小子都不在了,你病了谁来发现、照顾你?!还敢胡来?”

    咻~啪!咻~啪!咻~啪!

    “奥次!奥次!奥次!赫尔加我错了!别打!”被对方拽住一只手的拉文克劳痛呼出声,竭力躲闪着用另一只手想护着自己的圆上殿下月,但又不敢太大力度地奔跑,免得将激动中的赫奇帕奇带倒在地。

    “赫尔加,罗伊纳她不是……”回过神的艾伦连忙赶了过来想要劝阻赫奇帕奇,“赫尔加,小心别摔着……”

    而不劝还好,听到艾伦声音,意识到他存在的赫奇帕奇却猛地转身,一只手叉腰,审视着艾伦的面孔:“我好像听到你刚才说漂亮,你不担心她会不会着凉,而是也还想要个女儿吗?”随即便一掸子挥到了艾伦的身上,随后铺天盖地般的拍打让艾伦疼得龇牙咧嘴。

    咻~啪!咻~啪!咻~啪!

    “奥次!奥次!奥次!赫尔加我也错了!别打!”

    这次轮到白发男巫竭力护住自己的上殿下月了,“罗伊纳,快跑!”

    当晚,在拉文克劳位于霍格沃茨的密室内的卧房里。

    巨大的四脚床上,拉文克劳整个人趴在了铺着天蓝色丝质软被的大床上,柔软的填充了羽绒的大枕头放在了她的胸下,她的下巴放在了交叉的手臂上,身上只盖了一层同样是天蓝色薄纱覆盖在她的背上她的枕头边虽然还放着刚才那本手抄本,但不时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示出了它的主人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再翻阅它了。

    而在四角床旁边的木制的地板上,正铺着的厚厚的羊绒毛毯,艾伦以同拉文克劳一模一样的姿势趴在了上面,不舒服地翻动了几下后,他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让自己不再疼痛的舒适姿势,犹豫片刻,他干脆从地上爬了起来,偏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拉文克劳,期期艾艾地就想上床,腆着讨好的微笑试探着询问道:“罗伊纳,地板太硬了,我不习惯,我想到床上去睡……”

    闻言,还在埋怨艾伦不提前发出警告让自己丢了人的拉文克劳忍痛侧过身,直接一脚蹬了出去,啪地一声在艾伦赤裸的前胸留下了一个红印。

    因为动作牵扯了自己的痛处,让还有些羞恼的拉文克劳口中蹦出了一句带着她故乡方言口音的轻吼:“莫挨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