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六百六十五章 在回忆中

    被释放出灵魂宝石的爱乌泰勒佛懵了一瞬,艾伦坐回了椅子上,将他现在的处境以及和他祖父的渊源大致的告诉了对方。

    爱乌泰勒佛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传来的触觉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虽然早就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当被人明明确确告诉自己,自己已经死亡,并且竟然成了灵魂状态,而且人在死去之后,不是去看自己的神明,也不是堕入地狱,而是被一个巫师变成了画像里的肖像继续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想到了一种可能,他迫不及待地问向艾伦:“我还可以看到我的妻儿吗?”

    “很抱歉,你的妻子和儿女不是巫师我想是没有机会进入霍格沃茨的,我很快就会离开,没有时间来让你们团聚。”艾伦看透了他的心思,没等爱乌泰勒佛问出口便继续道,“你成不了幽灵,但如果你只是试图以灵魂的形式出现在凡人的世界,而不是在画作中,恐怕很快就要被冥界吸走,那样的话…按照麻瓜的能理解的方式的话,就是你现在的记忆和情感都不存在了。”

    “他们不是巫师。”爱乌泰勒佛悲伤而肯定地回答道。他的目光中弥漫着哀伤和迷茫,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了,她们不知道会过上怎样的生活,起码威廉公爵对手下虽然很严苛,但对自己这种战场上阵亡的骑士家庭比其他贵族要好多了,自己的儿子成年后起码能继承自己的骑士爵…

    不过之后漫长的岁月中,陪伴自己的只有无尽的牵挂和思念了。

    乌泰勒佛长叹了一声,这样也好,哪怕见了面显然这位巫师也不会把自己的画像留给自己的妻儿,不然知道了自己的状态又不能随时相见的话反而徒增悲伤,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就不会沉浸在失去自己的悲痛中了。

    红发骑士呆愣良久后才反应过来的他向艾伦施礼道谢,虽然对这些事情都不了解,但起码他还是明白了他现在的处境比直接死掉后去另外一个世界要强。

    随后,爱乌泰勒佛便按照艾伦告诉他的方法,进入到了画卷上面自己的身体中。

    仔细打量了眼前的树屋片刻,爱乌泰勒佛他推开了那道绿得几乎要流淌出来的圆形大门,走进了那间圆形的、布置温馨的房间。他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摆设,这是一个有着淡淡泥土芬芳的低顶房间,就像是一个隧道般的管形大厅,周围的墙面都镶了木板。地板上铺着瓷砖和地毯,屋里摆着锃亮的桌椅,四周钉了很多衣帽钩以接待上门光顾的客人们。通过圆形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摇曳的青草和蒲公英,以及远处办公室内的景象。很多地方都有光洁锃亮的铜饰,还有很多或从天花板垂挂下来或放置在窗台上的植物。

    走廊两侧所有的房间都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右边的木门紧闭,左边则能听到里面做饭的动静,晃眼看了几眼,发现在这个酒窖、食品储藏室和厨房融为一体的房间内,墙壁上的铜灯发出温暖的光线,显得温馨而宁静,黄黑两种颜色的椅子上空无一人,看来这家酒馆只有他自己一个客人,这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胖胖的红头发女士笑容温和地在吧台后面看着他。

    这正是酒馆的主人赫尔加?赫奇帕奇,她对着爱乌泰勒佛友善的打了个招呼,“欢迎你骑士,想吃点什么?你来的有点早,这个时间还没人会来串门。”

    还不理解画像里怎么串门的红发骑士发现女店主说着一口他家族老家的威尔士口音:“我没有带钱。”接着,他条件反射地说道,爱乌泰勒佛面色窘迫,他想起自己的身上可是身无分文,哪里有钱吃饭……

    赫尔加?赫奇帕奇看了看他红色的头发和五官,柔和地问道:“那么你会吟唱诗歌吗?如果会的话,你可以用唱歌来抵当饭资。”

    “当然,我家族里的人都会吟唱,在我之前我的先祖们都是诺曼大公的宫廷诗人。”爱乌泰勒佛受过战火洗礼的沧桑面颊上流露出了怀念之色,没有战争侵袭,那段和平宁静的时光,是多么幸福。

    想着当骑士之前的宫廷诗人生涯,爱乌泰勒佛不禁有些懊恼,如果没有做什么白日梦想当骑士就好了。

    “那真是太棒了。”赫尔加偏了偏头,让爱乌泰勒佛随意找地方坐下,走回了后厨,爱乌泰勒佛顺从地坐到了沙发上,呆呆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当赫奇帕奇再出来的时候,爱乌泰勒佛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她端过来的食物,这一眼便让他茫然的目光聚焦,这食物的外观水果和燕麦粥的混合物,如此眼熟……

    他迫不及待地拿起了一把银色的小勺子,舀了一块放入口中,这口感……他眯起了眼睛,仔细感受着蓓蕾上的熟悉感受,这是只有自己家里人才知道配方口味的布丁!想到刚刚的那位仿佛自己所有心思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的巫师,他将这一切都归功于魔法。

    爱乌泰勒佛一口一口地咀嚼着,温热的布丁滑入胃中,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仿佛抚平了战争给他带来的创伤、死亡给他带来的痛苦、也缓解了他对家人的无限思念和眷恋。

    将所有的布丁吃光后,他半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往日和家人相处的那些美好的场景,一一从她的心头划过他的嘴角不由得上翘,他感觉到非常的温暖,有一种浑身暖洋洋的、被幸福包裹感觉,这是家的味道……

    良久,心神放松、仿佛再次活了过来的爱乌泰勒佛站起身来:“多谢你的款待,就让我为你唱一首我最喜爱的爱尔兰民谣《在回忆中》,这是我祖先传下来的传统曲目,我们会在圣诞节的时候就会唱它。”

    “好啊,好啊,”赫奇帕奇指挥着酒馆里的一把鲁特琴飞向爱乌泰勒佛,“曾经也有一位诗人,他在离开的时候在我这留了一把鲁特琴,你可以使用它。”

    爱乌泰勒佛一把将琴抱了起来,弹奏了一小段音乐,调试了下琴音后,半眯着眼睛侧着头,仿佛沉浸在了美好的回忆中,深情地吟唱着:“你呼的白烟,此刻正缓缓乘风,一点、一点地消失在天空的浮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