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七百九十章 将日光兰花球茎的粉末加入苦艾浸液里会得到什么?

    记者们虽然有些失望自己没能得到拉文克劳的眷顾,但就算不提霍格沃茨的创始人罗伊纳·拉文克劳竟然还以某种方式活着甚至可能成为一名真神这种听上去过于天方夜谭的消息不说,就光凭今晚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艾伦·哈里斯得到了拉文克劳赐予的凤凰,这可是一条足以轰动整个魔法界的新闻再次之前,现在这个时代世界上只有两只被巫师驯服的凤凰,而今晚过后则刚好是第三只了。

    他们急匆匆地架起摄像机,许多人的话筒都伸到了艾伦的面前七嘴八舌的开始提问。

    “抱歉各位。”艾伦礼貌地摆手拒绝道:“我们出去说,在这里接受采访未免有些太不尊重拉文克劳女士了。”

    见证了刚才种种‘神迹’的众人纷纷称是,一群人呼啦啦地涌出室外,艾伦直接走到了连接四楼和五楼的平台处方才停了下来,记者们又立刻围了上来,层出不穷的问题扑向了刚成为艾伦。

    之前那个面色红润的男巫并没有跟随众人出去,他留在了室内,显得有些落魄孤寂地看着拉文克劳的神龛,目光深邃,拉文克劳的神迹确实是真的,他刚刚感受到的那种力量和魔法截然不同,这也让他更为心生不诧…

    “直到刚才,你才算真正相信我的存在。”一个缥缈而严厉的女声传来,神龛再度发出幽幽的蓝光。

    听到声音,红脸男巫阴郁的瞳孔一下放大,他猛地看向神龛,蓦地从自己不止何时屈服于对方力量开始颤抖的身体中意识到,罗伊纳·拉文克劳女士再度显圣了。

    男巫嘴唇闭得紧紧的,他没有任何理由反驳,他狐疑地看着神龛,怀疑自己的思维被对方查看得一清二楚,他疯狂地运转大脑封闭术,就在刚刚,他想到自己来了如此之久,每日祷告却还抵不过艾伦·哈里斯的一个照面,满腹不平之意,觉得这拉文克劳的选择可能有些不公平,拉文克劳这话明显就是对自己怀疑的一个解答。

    他是个聪明人,无需拉文克劳多说,他自己心知肚明,虽然自己每天都有到神龛面前祈祷,来得最早,离开得最晚,貌似虔诚,但是直到刚刚自己亲身体会对方的力量,亲眼见证了神迹的发生,内心才真正相信拉文克劳的确还真实存在,而且自己刚刚的质疑本身就有愤世嫉俗的性质,从这些方面看来,自己的的确确并不比其他人更为虔诚。

    可是拉文克劳女士为什么会出声对自己解释呢?三个名额被对方亲自选中,高傲的神明又怎么会对自己质疑进行回复?

    “因为你是我创办学院的教职工,西弗勒斯·斯内普。”

    利用复方汤剂变身的霍格沃茨黑魔防御课教授斯内普,此时伪装形象上的红润脸颊一下变得有如他往日因为常年呆在地下室不见阳光的本来形象一般苍白,他自己的思维被看得一清二楚,在这么几十年来还是头一次,他恐惧的发现自己的大脑封闭术在此时毫无用处。

    没等情绪有些失常的斯内普作出回应,严厉的女声再次传来:“有一种东西,当它被很多人拥有时,它会变得衰弱,当没人拥有它时,它会死亡,它是什么?”

    明白了拉文克劳女士回应自己的原因,知道对方这是在给自己机会的斯内普,来不及习惯性多疑和细想,用手随意擦了擦流到眼皮上的冷汗,低着头全力思索起这个谜语的答案。

    “荣耀?萨拉查那个老猴子会很高兴他学院的院长会有这么斯莱特林的想法。”拉文克劳严厉的声调此时带着一丝有如斯内普在课堂上讽刺他人时的嘲讽意味,“一个比较接近的答案,但就像梅林爵士团那些勋章带来的荣耀,每过一年就有更多的人获得它,但它并没有变的衰弱,你的确是一位斯莱特林,但我是拉文克劳。”

    让正在男巫的嘴唇闭得紧紧的,他知道他的大脑封闭术在对方面前毫无作用了,而且对方这种在他开口前就否决他所想到答案的做法明显是在额外给自己一个机会,但对方这种傲慢的态度让习惯傲慢的斯内普暂时冲破了对方精神层面的压制,内心有些恼火,但一想到自己的目的,他又不得不按捺下来仔细根据对方的提示思索,回忆起大名鼎鼎的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鹰状青铜门环所流露在外的那些问题,意识对方的谜题从来都不会只有一个正确答案,它从来不会询问诸如数学或者像斯内普他自己在哈利他们一年级时,听从邓布利多吩咐设置的那种纯粹只考验逻辑的死板题目,它的问题和答案都充满了哲理,只要你能说服鹰环即是正确,并不存在所谓的标准答案。

    “秘密,我的答案是秘密,女士。”远比一般纯血更善于这方面的斯内普选择了自己心中另外一个自认为更贴近拉文克劳风格的答案,他自信地昂首看着神龛,等待着对方的反应但实际上,哪怕到现在这个时候,他对对方的身份还是将信将疑,就算是对方是真正的罗伊纳·拉文克劳本人,斯内普还是怀疑对方可能是掌握了一般巫师不知道的力量让自己存货到了现在。

    “秘密的确是个不错的答案,知道的人越多,它就越不神秘。”拉文克劳说道,“男巫,你身上有很多秘密,不过你现在为他人所求的这一个,去找我的选民艾伦·哈里斯。”

    “女士,我应该算是答对了,你不先了解下我的心愿吗?”斯内普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语气,声音因此显得有些压抑,眼神里满是狐疑,自己还没有说心愿,她就把自己打发去找艾伦·哈里斯?

    “我的选民能解决你想要替那位格兰芬多解决的问题。”从雕像的口中传来轻描淡写一般的声音。

    斯内普已经开始习惯对方能探究自己脑中秘密,但邓布利多都拿哈利脑袋里的魂器都没有办法,都只能做到引导哈利在适合的时候牺牲自己,艾伦·哈里斯就能行?不过已经获得了心中所求的魔药课教授,对着神龛的神像行了一个利落的巫师礼,不发一言的便转身离去,他身上的黑袍随着他的大步走动而翻滚。

    “接下来,是为了你自己所求的那一个了。”

    神像的的提问止住了斯内普的前行步伐,但他头也没回滴用他那特有显得过于拿捏有些讨人厌的强调回复道:“女士,我早已无所求。”

    “将日光兰花球茎的粉末加入苦艾浸液里会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