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八百一十九章 资格

    “好孩子,快喝点热茶一会再去洗个澡。别害怕,现在你们安全了。”哈里斯塔楼中,摩根勒费伊指挥这温热的红茶飞到了赫敏和卢娜的面前为她俩各倒了一杯艾伦的母亲已经养成习惯能忽略掉卢娜的真实身份了。

    “谢谢你,哈里斯太太。”赫敏对摩根勒费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头发蓬乱,形容有些狼狈,礼节性地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后,将茶杯放到了一边,手指忍不住在沙发上弹跳着,望着挂在客厅的时钟有些出神。

    卢娜把手中的本来给艾伦准备的生腮草汁冰淇淋递给赫敏:“拜尔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心不在焉赫敏顺手接过了冰淇淋,看也没细看就吃了一口,随即便被刺激得浑身一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冬天吃了口冰淇淋…而且这口味太奇怪了,感觉被冻到了脑子的她苦着脸捂住了鼻梁,尝试缓解被冰得生疼的颅腔。

    “卢娜,我只是在想,那个魔鬼明明可以杀我,却故意迟迟没有动手。而且,他大声宣读交易内容,就像是故意要人去察觉交易中的漏洞一样,当时他却又用震慑把我定在原地,我根本没有机会说出来,还害得普派和布鲁托丢了性命。”赫敏随手将自己蓬乱的头发全都掀到了脑后,身体前倾,“而且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明明是神秘人和魔鬼做交易,是食死徒们提供的贡品,但是那魔鬼却故意大声说是一些英国纯血家族来误导在场的巫师,如果他真是想挑起我们和纯血家族的矛盾,杀了我效果不是更好吗?”

    “魔鬼狡诈,习惯性地隐藏自己的真实目的。”闻讯赶回来的约瑟芬·哈里斯坐到了赫敏的身边,揽住了赫敏的肩膀试图安慰她。

    “他是想先看看我恢复神力与否后再作最终决定。”卢娜轻轻舔了剩余的一点冰淇淋,然后嫌弃的把它丢进了垃圾桶:“变成硫磺生腮草味了。”

    “那个拜尔总算没有真的对赫敏下手,不管怎么样,你们平安就好。”摩根勒费伊拿出了一把梳子,站到了赫敏的身后,轻柔地梳理她那头蓬乱的长发。

    “只是,为什么他在确认之前要杀死那么多的傲罗呢?普派、布鲁托都因此而死…”想到为保护自己惨死的傲罗,赫敏强自抑制住内心不断翻涌的伤悲和愤怒,双手抓得身下的皮沙发都变了形。

    “因为他们并没有被拜尔放在心上,除非特殊情况外,比他厉害的人才会获得他的‘善意’,拥有足够力量的人会被他当成平等的交流对象,没有力量的…”卢娜用摩根勒费伊之前泡的红茶在嘴巴里漱了几下口,很不文雅的又把它们全吞进了肚子,“就像是你也察觉了漏洞,但他却不会给你机会利用这个漏洞,哪怕这个漏洞是他故意说出来想让人发现的。”

    “他既然有所顾及,那他就不担心被你和艾伦报复吗?”约瑟芬疑惑的问道,作为吸血鬼的她对黑暗力量比哈里斯其他人要敏感的多,她了解自己侄子和卢娜身上日益强大的力量。

    “正是因为他担心他这次试探被报复…所以才用这件事来告知艾伦和卢娜,如果想爆发他的话就要冒着家里人被突袭暗杀,死后灵魂还不得安宁的风险。也许他拿艾伦和卢娜没办法,但如果诚心想对我们出手…”暂时抛开了对普派和布鲁托的内疚,想通了的赫敏的内心更不甘和愤怒了,“他也许不知道我们在神秘人那有间谍,如果我们被杀了,艾伦肯定不会放过那些纯血家族,愤怒之下过激的手段也许会让艾伦走在一般人的对立面…而现在,闹剧一样收场后,他的那些言论就是留给我们的补偿,让我们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个来对抗纯血家族在这次袭击时间上的刁难…”

    本来正在宽敞的客厅中打盹的三只小独角兽们察觉到家里气氛不对,挤挤挨挨之后,一个个顺着楼梯溜回了地下室里的宠物空间。在柜子上,本来躲在茶杯里的小鸟蛇悄悄探出了头,左右看了看,圆溜溜的小眼珠转了转,又缩回了脖子。

    “我曾经在和他的多次交易和赌约中都占了上风。”卢娜瞪着凸眼睛看着赫敏,“这次他知道了我的情况后决定前来试探只要我和艾伦都具备一定实力才足以去拜尔老巢找他麻烦。”

    赫敏有些了然的点点头,拜尔决定着这个交易的完成方式,如果卢娜没有恢复神力,那么他就会真的动手杀了自己和卢娜艾伦的实力自保没问题,但如果失去理智想去对方老家报复弄不好还得把自己搭进去,反之,就会像是现在这样闹剧一般地结束。  

    “背后应该是死神的阴谋。”艾伦因为不放心赫敏,将分身留在了霍格莫德,本体回到了塔楼。更新最快 电脑端::/

    “你遇到死神了?!”摩根勒费伊停下了为赫敏梳头的手,神色紧张地打量艾伦,今天对她来说太过刺激了,赫敏遇袭不说现在她的小儿子竟然遭遇了死神…

    “我没事妈妈,这只是他的一个化身,够不成威胁。”艾伦安慰了下母亲,接着继续对因为听到了死神的名字惊讶的家人们说道,“应该是死神对拜尔流露了在冥界里卢娜使用光了神力的信息让这只魔鬼起了小心思,然后他本人则故意抓住了拜尔要完成契约的这个时机出现在对角巷和我谈判,他希望我能劝说卢娜放弃吸纳信仰的计划,而我不再研究耐瑟卷轴,交换条件是他将‘大度’允许我们在凡间长生不老…结果是打算在背后用他对付三兄弟中卡德摩斯·佩弗利尔的老套路对付我。”

    察觉到艾伦内心的恼怒,站在艾伦肩上的凤凰安卡不断地用自己的头亲昵的磨蹭艾伦的面颊,它柔软的翎毛触及艾伦的脖颈,让他有些发痒,艾伦伸出手抓了抓,便轻轻抚摸了安卡的脖子肉。

    “只有我们自己掌握了足够的力量才有和这些存在交流的权力。”卢娜盯着舒服的眯起眼睛的安卡,把视线重新聚焦在摩根勒费伊,“别担心摩根勒费伊,他在凡间的分身对我和艾伦来说并不算什么威胁,作为一个神,他也几乎不会冒着被会永远杀死的风险让自己的本体轻易降临凡间。另外,也许因为神职本身的关系他更习惯引导他人走向死亡,而不是直接亲自出手带给他人死亡,这次行动后短时间他不会有什么行动了。对神来说时间的概念和凡人不一样,他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来谋划下一次。”

    “就像是他发现了我在阅读耐瑟卷轴后才提出了交易,而不是之前。”艾伦的手指慢慢点在桌子上弹了弹。

    而赫敏的内心今天受到了冲击,她攥了攥自己的那把龙心腱秘银魔杖她精通学术、用功好学,能变身魔法阿尼马格斯,虽然同时又有些书呆子气,但因为管理保护伞公司带领它逐渐蚕食了巫师界多个领域的生意,被其他人认为是天才,这几年特别是在古代魔法决斗课上对其他同龄人的辗轧让她信心十足,认为自己即使比不过艾伦卢娜或者邓布利多伏地魔也不会完全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赫敏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泡在塔楼里的图书室,很容易就记下读过的每本书的内容她的知识在在许多的冒险旅程中被证明十分有用,但直到今天,她才警觉自己其实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内完全变成自己的力量。

    摩根勒费伊看着自己的梳子再一次被赫敏的卷发纠缠住,试了几次,好不容易将梳子从头发的包裹中解救出来,疼得沉思中的赫敏龇牙咧嘴,于是终于放弃了将赫敏头发全部理顺的念头,她抬了抬眉头偏了偏头,轻轻拍了拍赫敏的肩膀建议道:“亲爱的,你还是去洗个澡吧,一会吹蓬松了再梳理应该会容易一些。”她又看了看一旁因为在地上打滚满身灰尘的卢娜,“卢娜,你也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