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九百八十六章 转移方案

    “现在请听我说,我们首先需要确定的是时间…”邓布利多举起手:“汤姆既然这样重视在这个暑假的时机,想要在此期间解决掉哈利,那么我们必须得考虑到一种可能他会花全部精力尝试在保护魔咒失效之前找到哈利的位置,我们不能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一个魔咒上面,哪怕它的力量来自最强大的爱,而且如果汤姆没能提前做到,那么他一定会在最后那一天尽全力…所以我们不能等到哈利的生日那天再撤离…”

    “既然我们提前转移意味着哈利还没有成年,他身上依然带有踪丝,所以不管他是自己幻影移形还是随从显形,只要施法的话…魔法部如果想追踪的话就一定能追踪到。”金斯莱轻轻敲了敲桌子提醒道。

    “邓布利多,你的福克斯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卢平的一只胳膊放在了沙发倚靠上,面向邓布利多轻声问道。

    凤凰社成员们的视线聚焦在邓布利多身上,邓布利多平静地说道:“如果我们要提前行动,那么就等不到福克斯长大到能带人转移了。”

    穆迪显得很是懊恼和惊讶:“狡诈的哈里斯!莫非他当时就计划好了?”

    邓布利多再争执再起前就伸手止住了众人:“阿拉斯托,安卡是一只野生凤凰,艾伦在我尝试让它们交流的第一次时就提醒过我这种危险性,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飞路网!”亚瑟的声音突然响起,“哈利的姨父家里有壁炉,当初为了接哈利,我们曾经将他姨父家的壁炉同飞路网临时联在了一起…当然,严格地来说,麻瓜的壁炉是不应该联网的……但是我在飞路管理小组有一个很管用的熟人…”

    “很遗憾,亚瑟,但这次飞路网不能使用。”金斯莱深沉缓慢的嗓音响起,直接否决了亚瑟的建议,“魔法交通司飞路网办公室的艾克莫夫人在福吉和乌姆里奇之后,现在又已经完全投靠了哈里斯,而艾伦哈里斯知道哈利姨父家的地址,我们没办法保证它不会被监控到。”

    “不过我很高兴,那天我在对角巷的弗洛林冷饮店吃冰淇淋的时候,看到了玛丽埃塔恢复了容貌,她脸上的那些紫色脓包组成的告密生。”邓布利多回想起那个有一头泛红的金色鬈发的女巫,对她曾经的背叛行为没有丝毫在意,“施放这个小诅咒的格兰杰小姐真是出色的女巫,不管是在魔法还是在经营上。”

    虽然凤凰社行动要这么瞒着魔法部让韦斯莱先生有些别扭,但他还是微微摆动着双手,快速转动脑筋:“用魔法汽车呢?不需要念咒语就能飞行,这样踪丝是无法探测到的,我和珀西都有一辆,已经飞得挺熟练了。”

    “我新买了一辆摩托车也可以!”小天狼星赞同地拍拍手掌,“旧得那台我送给海格了。”

    “我必须得提醒,邓布利多,我们的对手是神秘人和魔法部,他肯定会安排一两个食死徒隐藏在附近的地区往天上巡视,你知道他手下有很多人并没有暴露身份,还有很多纯血家族在支持他…所以除非神秘人脑子坏了,换了我也会这么做…”穆迪的魔眼定定地看向邓布利多,“而魔法部是正当光明在附近巡视,我们得以防万一他们故意把消息透露出去以便引来神秘人…而且巫师汽车的麻瓜驱逐咒只能让麻瓜们看不见,对巫师可不管用!所以如果我们靠近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们两边人发现…一定会被围追堵截…”

    “得混淆他们的视听,让食死徒们分不清真正的哈利在哪里,所以我们不能仅仅安排一两辆魔法汽车或者摩托。”金斯莱紧接着说道,“飞天扫帚、夜骐和小天狼星的轻型摩托都是适合使用的交通工具。”电脑端:

    “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多地出动人手。并且服用复方汤剂,确保每一组都有变成哈利,每一组不管在天上还是在地上,都需要前往不同的安全防场所…”邓布利多抽出魔杖对着茶几一指,桌上堆放的那些散乱的羊皮纸卷、高脚酒杯、空酒瓶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倒了桌子尽头,空出了一大片空间。邓布利多在那堆羊皮纸中挑拣出了一张最大的羊皮纸,平摊在桌面空出的位置。

    “我的房子可以作为一处安全屋,这很可靠,自从那该死的小克劳奇在我家袭击了我之后,我重新花了大力气,将我掌握的所有保护房屋不被人侵入的咒语都施展了,还买了不少魔法陷阱,非常安全。”穆迪大声说道。

    “如果真那么多的话,你怎么能保证我们自己人不踩上他?”小天狼星看着穆迪挺直了脊背,看他的样子仿佛随时准备好了作战,“还有这里也可以作为一处安全屋,哈利离开那里以后可以和我一起生活,这里才是他的家。”

    “不行,小天狼星,你这套房子不合适,现在已经很多人都知道这套房子的地址,更何况,你的堂姐贝拉特里克斯还是一名忠实的食死徒。”金斯莱摇头拒绝,“你不是也告诉过我们艾伦哈里斯能通过一些别的手段绕开保护咒传送过来?这里太冒险了。”

    “这些安全屋都应该和凤凰社有某种联系,并且采取最好的保护措施,让它们看上去都像是我们准备藏哈利的地方,比如戈德里克山谷。”邓布利多的魔杖在羊皮纸上点了点,戈德里克山谷的一栋房子便出现在了羊皮纸上。

    金斯莱也抽出魔杖,在羊皮纸上点了点,“我也能提供一座安全屋,不过老实说因为是家族的产业,我不能完全保证我家族的成员们会不会有什么手段检查到,所以只能是作为混淆视听用。”

    “我的陋居还有莫丽的穆丽尔姨妈家都可以。”亚瑟也提供了两处。

    很快,这张大大的羊皮纸上就写上了十多处可以作为安全屋的场所。

    “在安全房屋过了哈利的生日后,哈利就可以不受踪丝困扰,幻影移形到任何地方…”邓布利多的手指在长桌上轻轻敲了敲,“等到哈利开学回到了霍格沃茨,就可以安心了,艾伦可能会愿意利用暑假在校外利用哈利来吸引汤姆,但绝不会让把汤姆引到学校,他不会允许霍格沃茨在他刚接手后就出现任何纰漏。”

    “我们还需要散布一些虚假情报,迷惑神秘人和魔法部。”金斯莱低沉的声音响起,“比如可以放出风声,我们将在30号,也就是哈利满十七岁前的那个晚上进行最后转移。”

    “另外我们得小心,虽然魔法部给了我们行动上的许可,但我们不能干扰魔法部的执法…”金斯莱低沉缓慢的嗓音显得非常有说服力,“魔法部很早的时候就以保护哈利为由在哈利姨妈家附近安插了一些力量,而哈里斯掌权前也一直知道哈利所在的这个位置,到时候我们能避开他们就避开,只要不是真正的哈利被拦下,就千万不能够和他们正面冲突,不然他们正好将会以法律为武器,以此为借口,对我们凤凰社出手…”

    卢平摇摇头:“金斯莱,别这样,别忘了我们主要是防御神秘人…”

    “艾伦他只是提出一个方案,并不代表他一定就会做什么。”亚瑟忍不住反驳到,刚刚又被艾伦救了一个孩子的他对凤凰社对艾伦过份警惕的态度感觉非常别扭。

    “哼!亚瑟,别忘了斯多吉的事情,邓布利多为了让被下了夺魂咒夜闯魔法部的他重获自由,不得不答应了福吉一伙人让艾伦哈里斯去德姆斯特朗当交换生的事情。”穆迪重重点头,“而现在狡诈的哈里斯比福吉他们更善于利用法律,我敢打赌他们正等着我们犯错,好名正言顺的逮捕我们,那坏小子在魔法部大战的时候就想这么干了!”

    “他那不过是一个恶作剧,真要抓你的话,你现在还呆在阿兹卡班呢!”小天狼星和穆迪杠上了似得,一直在找机会对这名疯眼汉。

    “你们两都停下,抱歉卢平亚瑟,但这次我们不得不把情况假设到最糟糕的一步,神秘人和魔法部这次我们都必须得防备到位,但光指望我说的,放出虚假行动信息是不够的,让他们这样就把日子搞错是不现实的。”金斯莱阻止了又开始争执的两人,“我们不能侥幸以为神秘人和魔法部到时候都会没有任何察觉,所以我们必须做好战斗的准备…邓布利多,现在有个很关键的问题,到时候由谁来保护真正的哈利?”

    “你说得对,金斯莱,我不得不承认,就算哈里斯不行动,但魔法部我们也必须有所防备…魔法部虽然被哈里斯家族掌控,但并不是在所有位置上都是他们的人…”小天狼星叹了口气。“纯血和哈里斯之间的矛盾斗争日渐突出,傲罗办公室的派系斗争已经台面化,哈里斯派和有着纯血家族支持的斯克林杰派互不相让…艾伯特和斯克林杰经常下完全相反的命令互相给对方找麻烦,这也是为什么食死徒对麻瓜世界的袭击这么顺利,不仅仅是他们放一把火就跑,也和这有关系…”

    “是的,但不要误会斯克林杰,他本人一生致力于打击黑巫师,我认识他很多年了,我相信他的为人,他就算知道哈利的行踪又被神秘人逮到,也绝不可能将哈利的消息透露出去…”金斯莱对小天狼星的这句说辞很是认同,“但是斯克林杰现在的手下也汇聚了众多有其他纯血家族背景的巫师傲罗…我怀疑不,我很确定其中有部分人的家族已经和神秘人达成了联系,那么如果魔法部得知了哈利位置,这些纯血家族很有可能会将这个消息转手就卖给神秘人…所以不管是神秘人和魔法部,我们得必须有所防备。”

    卢平听到这几个熟悉魔法部和纯血内部信息的凤凰社成员们剖析后,不再纠结艾伦的问题,他大声说道:“我认为不能是邓布利多带着真哈利,只要邓布利多露面,他就会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目标,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凤凰社里实力最强,由他保护哈利的可能性最大…那么显然如果仅仅是我们在座的这些人,人数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通知蒙顿格斯他们吗?”

    在场的凤凰社成员们知道卢平的意思,蒙顿格斯弗莱奇不太值得信任,而另外一些成员要么在战斗上帮助不大,要么脑袋不太灵光容易把事情说漏嘴。

    “我会邀请米勒娃过来,另外可以算上海格、德达洛和斯多吉他们,不过蒙顿格斯我认为可以先替我们散播一些谣言…到具体行动前我会在临时再通知他。”邓布利多说,摇了摇头,长长的、银白色的胡须微微颤动着,“我不得不向你们求助,如果你们有值得信赖的人选,我们到时候可以把他们安排在女贞路附近一起出发…虽然根据我对汤姆的了解和掌握的情报,食死徒们不敢抢在他们的这位主人对哈利使用什么致命魔咒,除非他们能确定谁是真谁是假,但我不得不强调的是,这次行动具有很高的危险性…”i